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隐秘入侵 > 正文
第一章 你想死吗?
作者:了白无痕  |  字数:3319  |  更新时间:2021-07-26 14:01:00 全文阅读

“你想死吗?”

“这话问的,说得好像我不想死就能不死一样。我还想要永生不死嘞,你给我?”

广湛市,霞光区一处套房中,一个青年男子看着眼前漂浮在空中的书,黑皮白纸血字,打开首页,显露出来的血色文字,没好气道。

“你可以不死!”漂浮在空中的书上的字消失,再次显示字迹。

“哦?怎么,难道你还能让我长生不老?”青年男子喷笑道,

“自杀就好!”字继续变。

“你看我,帅气清秀,风靡万千少女的样子,像是傻子吗?”青年男子翻翻白眼,指着自己道。

“相信我,你只要你自杀,你就能永生。”黑皮书“写”道。

“相信你?信你才有鬼呢!凭什么相信你?你不知道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自杀不痛苦的方式吗?我没事干嘛找虐?”青年男子撇了撇嘴,讽刺道。

“……想要自杀不会痛的方式,七天后晚上九点去到广湛市东风海岸,去找薛定谔的猫,祂可以让你不痛苦的自杀。”

黑皮书再次变化,白纸上字的血水都要溢出来,滴落地面。

“……薛定谔的猫?而且还是祂,不是它?话说你怎么不去找说麦克斯韦妖,那样还能预知未来去买彩票呢!”青年男子一阵愕然,嘴角抽搐地吐槽道。

黑本书没有再回应,似乎懒得跟青年男子辩解,一切好像要在七天后见分晓。

青年男子再次吐槽几句后,没有看到黑皮书回应,就皱皱眉,沉思了起来。

青年男子叫谢沉,高考以后,再家里沙发躺着看漫画的他,此刻遇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

就这么毫无征兆地,谢沉身体笼罩黑白之光,极其刺目闪耀诡异,也幸好是大白天,不然就被发现了。

谢沉愕然地看着身体的变化,还没来得及疑惑发生了什么,这本黑皮白纸的书就这么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黑皮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皮,摸起来像是人皮的触感,但颜色却是黑的,纯黑那种,像是吞噬一切光亮,光芒都无法反射。

这黑皮书随即像是将牛顿的棺材板猛压着一般,漂浮于空中,缓慢打开,露出首页惨白如骨的纸片。

“你想死吗?”

像是某人咬破手指,在白纸上画出来的,血迹还滑落下来,滴落地面。

一开始碰到这样的事,谢沉自然是被吓一跳,但这本书写完字以后,就没有变化了,直定定的飘在空中,无丝毫动作,静静地展现在谢沉面前,像是有个透明的人拿着书站在谢沉面前。

咕噜!

谢沉咽了咽口水,看到这本书的那一刹那,谢沉除了惊吓外,还有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令人头皮发麻的激动。

为什么激动?

虽然谢沉已经卸下地狱黑炎使者身份多年,但这并不妨碍谢沉对于身边出现不寻常之事的渴望与惊奇。

按耐下自己躁动的心情,谢沉打算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就有了之前的对话。

……

七天后,2021年六月15号,晚上七点。

谢沉背着背包,装上那本黑皮书,出了门,晚上八点,谢沉到达黑皮书说的东风海岸码头。

来到这里以后,除了漆黑一片,昏暗闪烁的路灯以外,没什么人,更别说猫了。

不过这咸腥的海风,还有昏暗的场景,倒是让谢沉有种庞大的凶兽,正在张开深渊大口,等着他靠近的样子。

谢沉虽然好奇,但出于警惕,他还是在周围逛了一圈。

时间很快来到九点。

“他应该没必要说谎啊!”什么也没发现的谢沉,拿着黑皮书喃喃自语。

感觉自己被骗了,正要准备回去时。

路灯旁,突然走出一个穿西装的醉汉走了过来,满脸通红,酒气扑鼻,估计是工作上遇到什么消极的事,挥舞酒瓶,骂骂咧咧,浑浑噩噩的。

喵~

这时,一声柔软糯糯的猫叫声传来。

谢沉之前一直在找猫,对这样的声音极其敏感,着眼望过去。

在那个酒汉前边,路灯柱子底下,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破旧却极黑的鞋盒,而直射而下的灯光好像就被东西挡住一般,地面完全没有光的反射,一片漆黑。

鞋盒中露出一个潜藏在黑暗中的黑猫,似只有轮框的黑猫。

喵~

黑猫似乎饿了,对着酒汉可怜兮兮叫了一声!

然而,这叫声对于早已经愤怒满腔的酒汉来说,是最难听的噪音。

“它娘的,连一只猫都欺负我,你以为你是我上司啊,哈?”酒汉臭骂一声,举起手中的酒瓶就要咂下去。

谢沉还没来得及疑惑那黑猫的古怪,见状面色一变,跑过去正欲阻止。

这时。

喵~

那柔软可怜无害的黑猫,浑身毛发竖起,咧嘴嘶叫一声,极其刺耳,谢沉听到都感觉耳膜刺痛。

然后,谢沉就看到他出生以来,最刺激最血腥的一幕。

嘭~噗!

那个酒汉化为一颗颗肉眼看不到的原子分裂开来,身体“嘭”的一声逐渐瓦解消失,血花飞溅。

这诡异非常的一幕,让谢沉满脸呆滞,眼底深处一丝惊恐闪过。

逃!

谢沉此刻脑海只有这个想法。

这时,手抖动几下,那本黑皮书自动飞出,展开在谢沉面前。

“走到这薛定谔的猫面前,吓他,你就可以进行无任何痛觉死去,开始吧!”

咕噜!

谢沉咽了咽口水,这次他是真的怕了,告非,这次真的是好奇心害死猫了,只不过这次害死的猫是自己,而真正的猫很可能成为凶手。

喵~

那只毛绒绒的黑猫糯糯地叫了一声,虽然听起来极其可爱好听,但在谢沉耳中,却像是催命符一般,在叫他去送死。

冷静,冷静一下,万事不要慌,谢沉强迫自己冷静。

对了,这书刚才说让自己走到黑猫面前吓他,自己就会无痛苦地死去。

那么,岂不是表明,自己只要不走到他面前吓这黑猫,就可以存活?但还需要盖上他,竟然你是薛定谔的猫,那么……

想做就做,谢沉弯下腰,面色一狠,从盒子后面绕了过去。

谢沉跑到黑猫后面以后,那个黑猫似乎也在奇怪他的举动,深幽的眼睛直溜溜地盯着他,随着谢沉行动而转动。

谢沉被黑猫看得头皮有些发毛,但此刻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那破旧的黑色盒子周围的黑暗似乎浓稠成水了,而且正在向四周蔓延,甚至周围的血水也在逐渐消失,像是量子分解一般。

很快,谢沉连忙弯腰将黑色盒子的盖子捡起来,二话不说直接往盒子上扣。

里面的黑猫似乎是被谢沉扑过来的动作吓一跳,亦或者是害怕被盖上盒子,浑身黑毛竖起,炸毛了,撕叫了一声。

喵~

周围黑暗浓稠似水一半,沸腾了起来,就要将谢沉吞没。

可是,这时候,谢沉已经将盖子盖在盒子上。

扑!

喵呕~

在盒子盖上以后,那黑猫还传来撕裂的叫声,盒子剧烈抖动,几乎要推开谢沉盖住的双手,不过生死之间的本能,谢沉爆发最大力气,死死压住。

那薛定谔的猫无法再影响现实,盒子周围浓稠的黑暗也逐渐开始平静。

哈~哈~哈~

谢沉呼吸急促,面色惨白,后背冷汗已经湿淋淋一片。

他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接近死亡,但这一刻他还不敢松懈,那只黑猫似乎还在挣扎,盒子还在抖动,谢沉需要一直用力压着鞋盒盖子。

不过可喜的事,谢沉赌对了,他还活着。

那黑皮书此刻好像也不甘寂寞地飘了过来,打开首页,上面显示着三个血淋淋的问号,不用猜,他是在疑惑谢沉为什么不借助薛定谔的猫自杀。

告非!

谢沉臭骂一声,我怎么可能真的想死?

不过由于死人了,谢沉知道,不能久待,不然一切会很麻烦。

两手死死压住鞋盒盖子,谢沉快速向家里跑去。

腺上激素极限飙升,很快谢沉就跑到家。

谢沉随手搬来一盆景,将盖子压住。而那盒子里面的黑猫在跑的中途,好像也挣扎累了,没有再剧烈嘶叫。

哈~哈~

看到盒子被压住后,谢沉气喘吁吁,瘫痪似的躺在沙发上,看着被压在下面的黑色盒子。

不管怎样,黑猫终于平静了下来,谢沉自己也回到避风港的家,一直紧绷的精神也松懈了下来,疲倦涌上全身,直接在大厅沙发睡了过去。

……

第二天,谢沉浑身酸痛地幽幽醒来,看了看一如既往平静简洁的家,还未来得及安全感涌上心头,就看到那地面上的漆黑鞋盒。

谢沉连忙向背包看去,那黑皮书安静而诡异地躺在背包里,谢沉面色有些难看了,再次躺下,苦涩一笑。

不是梦!

“真是操蛋啊!”

躺到两点,谢沉实在受不了五脏庙的哀鸣,出了门买吃的。

然而,谢沉没有发现,在他关门以后,这被盆景压住的黑色盒子,摇晃了一下。

……

“中午好啊!老爷子。”

露出小区门口时,跟这里保安大爷老白打了一声招呼。

老白全名叫白夜明,很有深意的名字,不过大家喜欢叫他老白,而谢沉因为基本每天都起来晨跑,所以跟他有些熟络,叫他老爷子。

“哦!小沉啊!今天怎么没见早上出来跑步啊!”头发花白的老白笑呵呵地回应。

“是啊!昨晚有事,太晚回来了,所以就没有晨跑。”谢沉笑道。

“这样,如今世道变了,晚上还是尽量少出门。”老白点头笑道。

“……好!”谢沉微微皱眉,这句话似乎暗有所指啊!

昨晚的恐怖感犹在心头,谢沉有些奇怪地看着老白,随即露出爽朗的笑容,果断地走了。

随便买了一份快餐,还有一些零食泡面,以应付中晚餐,谢沉就回到家。

打开门以后,谢沉还未来得及关门,就再次看到让他头皮发麻的一幕。

一只没有双瞳,黑沉沉眼睛小黑猫蹲在沙发面前的桌子上,直溜溜地看着谢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