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黑猫 > 正文
第1章:瞎婶儿和黑猫
作者:钦让  |  字数:2554  |  更新时间:2021-05-01 19:02:57 全文阅读

雾里村,是陕西偏远的一个小山村, 常年与世隔绝,世人不知道它,它也不知道世人。

  村口有棵千年的老槐树,树底下常常坐着个老婶子,双眼是瞎的,村里人就叫她瞎婶儿,听说她之前不瞎,六十二岁那年突然就闹瞎了。

  瞎婶儿养了只猫,黑猫,据村里人说,那猫活了二十多年了,常言道:猫不过八狗不过十,她那只二十多年的猫,还是黑猫。

  于是村里人常说,瞎婶儿的眼睛,就是让这猫给祸害的,不过好像瞎婶儿并不在意,还是喜欢每个大晴天的傍晚,带着猫,坐在大槐树底下。

  虽说瞎婶儿眼睛瞎了,可心里亮着,谁从她眼前过,她都知道,但是她这人,嘴上没个把门儿的,老是咒别人,而且咒的还特灵验,今天说你会血光之灾,你一准会摔破头,明儿说你会破财,你钱准丢,久而久之,村里人都怕了她,每次看到她,都绕着走。

  唯独一人,敢从她眼前过,那就是王二,他是村头王木匠的孙子,本名王天,上头还有个姐姐他排老二,所以小名就叫王二,他之所以不怕瞎婶儿,一来是因为瞎婶儿从来没咒过他,还帮着他躲了好些劫,二来,是因为他爷爷王木匠的原因。

  村里传王木匠死之前,把他儿子,也就是王二他爹叫到跟前,嘱咐他,自己死后,家后头那口上好的棺木千万不能用,那是留给瞎婶儿的,一定要留给她,她能保他们老王家三代平安,说完就去了。

  王二的爹是个孝顺孩子,自然不敢怠慢,之后那副棺木,也就一直在王家放着,按王二他爹的说法,哪天瞎婶儿走了,要用这副棺材给她下葬。

  正因为这样,瞎婶儿从来不咒王二,这天,王二放学回来,又从老愧树下过。

  “王齐顺家的小王八蛋来啦?”王齐顺是王二的爹,他后来承了他爹也就是王二他爷爷手艺,也当起了木匠,只是这手艺跟王二他爷爷比差了不少,这生意嘛,着实惨淡了些。

  “嗯,是我,奶奶!”王二自小就叫瞎婶儿叫奶奶。

  “回去跟你爹说,叫他用黑狗血加公鸡头冠上的血,和着咱们村祠堂正门匾上那灰,在你的床头,请张辟邪符,不然你今晚,不好过,听到了吗?”瞎婶一问听到了吗,她怀里的猫探了探脑袋,冲着王二叫了一声:“喵~~~”,声音极是清脆好听。

  “听到了!!”王二点了点头,赶紧跑回去,今天是他八岁生日,自他记事起,每次他生日,瞎婶总会让他带一些话回去,他爹都非常的听,说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

  王二他爹一听,立马就动了起来,开始满村的找黑狗,自己家的公鸡,用针扎破了冠,可是怎么也挤不出来血,急得他爹要拿刀剁了这公鸡,这时听到屋外瞎婶儿家的猫叫了一声,那针扎的地方,立时就出了血,整整半碗。

  王二他爹虽然有些诧异,也没有多想,又去弄来了黑狗血,最后,要去村里的祠堂要那正门匾上的一抹灰。

  就在王二他爹要去拿那灰时,村长出来了,还带着一群村民挡住了他:

  “齐顺啊,这村里祠堂是供奉咱们祖宗的,你要动这门匾,可是对祖宗不敬啊,来年风不调雨不顺,你担不起。”

  这祠堂不是哪家的祠堂,供奉的是村里所有过世的人的灵位,每次祭祖的时候,全村都会过来,这次王二他爹要来动那匾,全村的老少都过来拦他。

  "对,你不能碰,明天要是出了事儿,你担不起!"

  “就是!!”

  “没错!!”

  “各位乡亲,我孩子今天八岁生日,你们也知道孩子的事儿,我要匾上的灰,给孩子渡劫!!”王二他爹都快急哭了。

  “齐顺呐,二小子出生的时候,村头寅五爷给看过相,说他活不到两岁,现在都活到八岁了,也够了,你又何必这么执着呢。”这村长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不是他家的孩子。

  “不是,村长,谁家的孩子谁心疼,他也是我老王家的骨血,您就通容一下,我不动匾,我就要那匾上的灰!”

  “齐顺,不是我不让你过,是全村不同意,自打你们二小子出生后,咱们全村就没顺过,今儿个,这匾,你动不了。”

  这话村长倒是没说错,之前村里有个老头,人称寅五爷,测字看相那是一把好手,王二他爹是老来得子,四十多才有了王二,他出生那天,他爷爷图个吉利,让寅五爷给看个相测个字,寅五爷一看这孩子,连连摆手,然后说道:“此子命犯天煞,活不过二载。”

  当时惊得王二他爷爷连滚带爬的回家,扔下孩子后就出去了,之后他爷爷回来时,脸带笑容,说着这孩子没事儿了,也就在那一年,瞎婶儿的眼睛瞎了,嘴也变毒了,可王二就这么平平安安的到了八岁。

  这八年,村里着实算是多灾多难,之前老人挺多的,后来都一个个死了,这还不算,出去做生意的赔了个底儿掉,学校高考封零,一个没中,别人家的孩子还三天两头的得病,而这一切,都让瞎婶儿一说一个准。

  王二他爹是左求不让过,右求不让过,眼看快误了时辰了,五十多岁的汉子,都快急哭了,这时,后面传来了瞎婶的声音。

  “小毛啊,瞎婶有话问你。” 小毛是村长的小名,现在全村上下,也就瞎婶敢这么叫,村里老一辈差不多都死了,按辈份,瞎婶现在是最高的,如果她的嘴不这么毒,想来在村里应该会过的不错。

  “婶儿,你咋来了,你眼睛不方便,应该在家歇着。”在这么多人面前,村长也不好发作,毕竟她还是长辈,也是现在村里辈份最高的。

  “瞎婶儿问你,王齐顺要抹了匾头上的灰,怎么就是冒犯祖宗了?”瞎婶儿也不跟他打马虎眼,直接便问了。

  “这匾挂了上千年了,没人动过,他这一动,怕是要坏了祠堂的风水,到时候,要真出了什么事儿,我担不起啊。”村长一脸的左右为难。

  “是啊,这匾挂了上千年了,也没见你们帮着去去灰,今日,就给了王家这福份,替我们雾里村,去了这上千年的灰气(晦气)!!”瞎婶儿说完,点了点头,示意王二他爹过去取灰。

  这村长还不让,还要过来拦,瞎婶儿怀里的猫不乐意了,冲着村长龇牙咧嘴的:“哈!!!”叫唤了一声,给村长吓的不敢再动了。

  王二他爹刚要过去,瞎婶儿又说了:“三步一叩首!!”他爹一听,立马照做,三步一叩首,一路过去,然后弄了把梯子,上去擦了匾上的灰。

  拿到灰后的王二他爹,过来搀瞎婶儿,却挨了瞎婶儿一拐杖:“赶紧回去请符,写完之后碗里的东西,让你们二小子喝下去,那符命可保他十年!”说着转身走了。

  虽说瞎婶儿眼睛瞎,可走路什么的,却从来没有磕着碰着过,村里人都说,瞎婶儿的心是通了神了。

  自那以后十年,村里风调雨顺,做生意的越来越红火,村里的学校出了好几个大学生,村子也慢慢富裕起来了,村里人都说,这都是当年,王二他爹替全村去了晦气,乡亲们都感激他,对他们家的态度也转变了许多。

  至于瞎婶儿,自从那天之后,大家都传她是菩萨转世,对她也极是尊敬,年年村里祠堂祭祀,都是她主持的,这村里,也越来越旺了,这一切,一直到王二十八岁那日那天。

钦让
作者的话

第一次在这里发书,本名清让,结果让人使了,只能叫钦让了,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