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灵猫事务所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土地神雾缈
作者:容我多睡会儿  |  字数:2180  |  更新时间:2021-06-18 23:28:40 全文阅读

虽然子梦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李小七还是反应过来,这其中的异常。

尽管现在的天空阴云密布,可是就算如此也是白天,既然是白天,阴属性的灵体,就不可能如此大摇大摆的出现。

【不用在这瞎想了,不出意外的话,这家伙是长堂的碑王。】

【而这废楼之中,估计有一个还未废弃的地灵仙堂口。】

既然如此,李小七也不准备在这,和吊死鬼浪费时间,唤出“破魔之刃”的他,转身就向身后砍去。

可就在这时,子梦惊慌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小心脚下!】

“啥?”

没等李小七搞明白怎么回事,转过身的他只觉脚底一空,屁股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然后就以抛物线的运动轨迹,掉到了一楼空地上的一堆破纸箱上。

“你不是我要等的人。”

【李小七你人真是丢大了,从一开始这个碑王就没准备对你下死手。】

【刚才要不是他从背后踹你一脚,失足掉下来的你,就直接拍在地上了。】

【把“破魔之刃”收起来吧,进楼找到堂口上三颗烟,或许这碑王对你的排斥能少一些。】

再次走进废楼,心里多少有些发毛的李小七,在自己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膀胱后,沮丧的发现,自己的膀胱现在干干如野……

第一间,第二间……走到一楼第七间屋子的门前,李小七明显闻到了一股香火的味道,推开门走了进去,相对于屋外的杂乱不堪,屋内还算得上整洁,只是陈设少了些。

一张红色掉漆的木桌上,却放着一个崭新发亮的神龛,神龛前边还放着香炉和贡品,掏出三颗烟点燃,李小七就把烟插进了香炉中。

三颗香烟刚插进香炉之中,两边的两颗香烟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燃烧着,于此同时一个老者的声音,也在一旁响起。

“一长两短,看来碑王接受了你的供奉,上去吧。”

李小七转过头看去,发现说话的人,正是之前和自己说话的那个老人。

“老大爷,伪装的挺好啊。”

从老人的身旁走过,李小七略带讽刺的说道。

“堂口一天不倒,作为弟子就要一直守在这里。”

“小伙子我看你也是这行内之人,或许能够解开碑王心中的执念。”

说完老人的身体,就如烟云一般消散在了原地。

【没想到,这老人家还是个烟魂,小七也许这次,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再次来到二楼,虽然走廊中依旧是杂乱不堪,神奇的是这次,李小七走的异常顺利,来到碑王所在的房间,李小七恭敬的敲了三下门,在听到屋内传出一声叹息声后,就推门走了进去。

屋中的场景果真和张悦儿梦中所描述的一样,而此时的碑王也吊在了房梁之上,看着碑王民国样式的穿着打扮,和他鼻梁上的眼镜,李小七觉得他生前,应该是位读书人。

“先生,小生乃十四代适配者,不请自来有所叨扰,还请先生多多见谅。”

听到李小七的话,碑王摇摇摆摆的转过了身体,眼球暴突的双眼看着李小七开口说道。

“既然你已表明身份,我差不多知道了你来这里的意图,如果不介意,能否听我说一段故事。”

奶茶店中,已有准备的张悦儿,在看到窗外的雨和周围的人,都静止了下来后,就站起了身等梦中的地仙出现。

没多久走进来的地仙,看到明显是在等她的张悦儿,愣了一下后微笑的开口说道。

“看来小仙家早已预知到你我会在这里相遇,你好我是这片土地的土地神雾缈。”

“您好,我是张悦儿。”

二人坐下后,周围的时间也恢复了正常,身上没有了光辉的雾缈,看起来只是一个时尚的御姐。

看着点完单的雾缈,张悦儿开口问道。

“不知道土地神找我有什么事?”

轻抿了口咖啡,雾缈苦笑了一声开口说道。

“作为一方的土地神,本该是这片土地的所有,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可是偏偏有怎么一个地方,是我不能掌控的,也是我不愿提及的。”

联想起自己梦中的那间屋子,和屋中的吊死鬼,张悦儿开口说道。

“您说的是后边那片居民区中的吊死鬼?”

听到张悦儿提及“吊死鬼”这三个字,雾缈的眼神明显暗淡了下来,墙上明明有着禁烟的标识,掏出烟并点燃的雾缈,却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小仙家我有一个故事,你想听吗?”

“您说。”

在那个淳朴而又动荡的年代,雾缈还是不土地神,碑王还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

当时身为大家小姐的雾缈,想要和其他女孩一样上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可是家里人又拗不过她对知识的渴望,只好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请一位教书先生回家。

在这种情况之下,美丽可人的雾缈,温文尔雅那时名字还是梁晨的碑王,很快日久生情的二人就走到了一起。

可是在那个年代,身份相差悬殊的二人,注定是无法在一起的。

得知了二人的情况,雾缈的家里反应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为了避免徒生事端,家里人以最快的速度,为她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当时控制整个安东市的军阀的长子。

迫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无法和家里沟通的雾缈,决定在举办婚礼的前一天和梁晨私奔,可是不知是畏惧军阀的势力,还是担心自己一个读书人,并不能在颠沛流离中养活自己和雾缈,在留下一封诀别的书信后,梁晨就不知踪影。

而雾缈在看到书信后,心灰意冷的她,在结婚的第二天就投井自尽。

在盛京都待了多年的梁晨,在故地重游时,在得知雾缈的死讯后,就在自家的老宅中悬梁自尽。

至于那个新婚第二天就成为鳏夫的军阀长子,虽然对雾缈没有多少的感情,但是不忍自己新婚妻子,就如此死去的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拿出了据说可以让白骨生肉的千年人参,煮成汤汁为雾缈喝了下去。

喝下人参汤的雾缈,虽然没有起死回生,但是在尸身不腐的情况,也无法进入幽冥界转世轮回,就在这非人非鬼的尴尬情况下,直到“灭法纪元”的开始,在人世间漫无目漂泊了一百多年的雾缈,偶然间发现了一座空荡的土地庙,进去后的她瞬间就被一阵圣洁的光辉所包围,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神格,成为了土地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