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真无色异事集 > 象生
终章
作者:达理  |  字数:2940  |  更新时间:2021-04-30 13:36:42 全文阅读

真无色一个人走在湿冷的林间小路上,脚下蓬松的落叶叠加了一层又一层,踩上去就像是在云间跳跃。

  眼前的画面光彩斑斓,回身看看身后,却只剩下了慢慢褪色的黑白场景。一秒一秒,在几声粗重的呼吸之后,又全都复归了黑暗。

  他看到拂过自己肩膀的树梢在下一次眼光着落的时候开出了花朵,旋即花朵又爆开散落到了前方。

  飘出的碎片,像是点燃了引火索,接连着所有的树枝上全都开放了大朵大朵的花,酱紫色的花瓣在下一瞬间也都炸裂了。

  真无色在这方空间里被遮住了全部的视线,他感觉随着花瓣落地,自己脚下的土地也在塌陷。

  就在自己被黑暗吞噬的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什么。

  那是钱吞天站在不知远近的前方,他的身边还有一只毛茸茸的小象。

  接着,他就醒了。

  “学长,你醒了!”

  李一观从后视镜里看到横躺在后排座椅上的真无色又活动了起来,赶忙跟他打招呼。

  “嗯!醒了!”

  “做了个噩梦……”

  从“猛犸象”事件结束那天算起,李一观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和真无色联系了。

  倒不是说真无色刻意躲避自己,只是那件事后续的工作实在是他麻烦了。

  事件曝光之后,协调“南华农科”做出一个官方的声明向大众解释,单这个工作就花费了李一观几乎全部的精力。好在那个全可舍学长帮了他不少的忙,这才让这件本来会成为重磅新闻的案件,在尘埃落定后只是变成了小报上的荒诞故事,还有街头巷尾酒后吹牛的笑谈。

  根据从钱吞天公司里获得的线索,那几个开车撞死罗曼年科的人已经抓到了。他们的口供都指向了钱吞天的管家,通缉令很快就散发了出去。追捕那个钱吞天的管家自然是重中之重。自己的姐姐李渺直到现在还坚持亲自追查他的下落。

  但是,李一观觉得李渺自己也是十分清楚的。那个管家并不是普通的“反派角色”,即便通缉令已然传遍了全国,恐怕也还是抓不到他的。

  钱吞天在事件结束的那天夜里就在自己的床上安然去世了。他在临死前有没有见过自己的管家,而那个管家到底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还是只是听从了钱吞天的安排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所有这些猜测都随着钱吞天的死亡,变得不得而知了。

  帕猜在协助了调查之后,一个人回到了泰国。

  他走的那天,李一观和滕椒聊都去送他了。虽然彼此都听不懂对方说了什么,但是帕猜似乎已经释怀了。

  李一观想起那天开车带着他还有李渺赶到的时候,被打伤的努娅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帕猜跪在努娅的面前,一边摩挲着她的皮肤,一边混着眼泪念诵着佛经直到努娅合上眼睛的场景,即便是今天他也难以忘记。

  对于帕猜而言,虽然再也没有办法带着努娅回到家乡了,但是能够赶在它死前见到她也许也能够算作是一种安慰了。

  不过,这样的想法本身也不过是对于无能为力的自己的一种安慰吧!李一观心想。

  “快到了吗?”

  无色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头颈,轻声地问道。

  “就在前面了。”

  “学长,”李一观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真无色解答,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眼下最迫近的问题问了出来,“为什么钱吞天会特意邀请我们参加他的葬礼?”

  “怎么,”真无色坐直了身体,探身看了看车前的环境然后带着些许调笑的神情打趣李一观说,“你不喜欢钱吞天那个人吗?”

  “还是说,你害怕那个管家也会出现找我们报仇?”

  说完无色又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那倒不是,只是……”

  “不用那么在意,我们在钱吞天人生的最后见到了他。对话虽然不长,但多少也许也给了他一点慰藉吧!”

  “权当是去送别一个经历过传奇的老人吧!”

  自从那天从小岛上回来,李一观一直觉得钱吞天似乎很欣赏真无色学长,不然也不会把那双用独一无二的茶树制作的筷子送给他。而这欣赏的源头,大概是学长能够理解他那不同寻常的人生吧!

  而自己可能只是作为无色学长的陪同才被邀请参加葬礼的。对于这点,李一观倒是不太在意。

  导航上标识的地点到了,这里距离南华市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车子穿过遮挡严密的林道,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开阔的山谷。一条小河从谷中央穿过,山坡上零星地种着不少的茶树。

  李一观开车沿着唯一的一条路环绕着下行来到了谷底,在一栋老旧的木质小屋旁边停了下来。

  小屋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车辆,真无色和李一观一下车就被迎上来的工作人员招待着赶上了正向着山谷深处前进的宾客人流里。

  钱吞天的灵柩就在这群人前方的马车上,即便是死亡了,他也还能带领身后的人群,真是有趣!

  无色想到这里不禁笑了起来。

  好在他们是在队伍的尾端,不然还真的很难解释这笑容的含义。

  “学长,温惠教授还是没有消息吗?”

  李一观警惕地观察着周围小声地问道。

  “一观,我跟你说过,温惠老师已经死了!”

  真无色收起了笑容严肃地对李一观说。

  李一观依然有些不甘心。

  “但是,并没有找到她的尸体呀!”

  “而且……”

  “没有什么但是!也没有什么而且!”

  “你要明白,”真无色叹了口气靠近李一观语重心长又有些伤感地告诫他说,“你相信的真相,不如所有人相信的真相重要。”

  “我再说一遍,”真无色盯着远处山间雾气遮挡着的太阳的方向,一字一顿地对李一观说,“温惠教授,已经死了!”

  “连同那个一生下来就没有了呼吸的所谓的‘猛犸象’一起在我和那个管家的面前跳下了悬崖,死了!”

  前面的马车忽然停下了,真无色和李一观跟随着人群慢慢地向两侧散开,然后又逐渐收拢,直到在钱吞天最后安息的位置周围几米围成了一个圆。

  有人走上前替钱吞天总结了自己的人生,还有人半真半假地流下了泪水。然后他便被放进了新挖的土坑里,在一棵被拦腰砍断的高大茶树旁边,被埋葬进了厚实的土壤还有无尽的黑暗之中。

  李一观和真无色向后退了几步,等待着其他人都献完花之后再上前。

  “那‘猛犸象’呢?学长,那个实验怎么办了?”

  “那就是一个梦……”

  “是一个好多人做了好久,有些人现在依然不愿从中醒来的梦!”

  人群散得差不多了,真无色轻轻推了一下李一观,两个人这才走了上去。

  只剩下几个工作人员还有零星地感伤悼念的客人了。

  李一观有些尴尬地找不准自己的位置,他对这个钱吞天虽然谈不上好感,但是尊重还是有那么一些的。他走到墓前,没有发现墓碑,只能对着那堆干枯的残枝认真地鞠了三个躬。

  真无色则绕开了墓穴,走到了那棵死树旁边,上下打量陷入了沉思。

  大概过了一刻钟,他才又从神游里回来,走到了墓穴上方,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天钱吞天送给他的一双筷子。

  真无色俯视着脚下新盖上的红色土壤,悠悠然地诵出了一首谁也不知道到底算不算诗的“诗”。

  “象生未生,

  先死未死。

  持物不持,

  筷子两支。”

  说完,蹲在地上用力地把那双筷子插进了钱吞天坟前的土里。

  接着便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李一观赶紧追赶了上去。

  “学长,我们这就回去吗?”

  “嗯!你先给李渺打个电话吧!她应该正等着你汇报呢!“

  李一观这才想起临行前姐姐给自己布置的观察管家是否会出现的任务,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赶忙掏出电话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到了前面。

  真无色也掏出了新买的电话,端详了几秒之后苦笑着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一次,总不会被人跟踪了吧!”

  他拨通了滕椒聊的电话,在滕椒聊确认安全之后,保持着李一观无法听清楚自己说了什么的距离,继续通话。

  “那个‘梦’,还好吗?”

  “嗯!那就好!”

  真无色又抬头确认了周围没有人能够听到自己的话,然后深深地吸进了山谷里略有寒意的空气,缓缓地吐出白雾。

  “从‘南华农科’找到的资料全都解密了,是吗?”

  “那好!等我回去,我们就开始吧!”

  “是呀!多亏了温惠老师,不然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

  “原来,‘她’还活着!!”

  就像是永远也躲不开驱不散的阴谋,这埋葬了欲望的山谷间,雾气再一次涌了上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