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六十六章:朱火青烟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128  |  更新时间:2021-05-16 02:36:00 全文阅读

走在校园的道路上,周围传来了一阵阵嬉笑奔跑的打闹声。

周围的男男女女,身上都散发着青春活力。

心中难免一阵感慨:要是我也上过大学,就好了。

来到杨子所说的实验室门前,我敲了敲门。

杨子让我进来。

我推门而入,进了实验室,同时把门关上。

杨子正坐在讲台上对着笔记本电脑看着学生的论文,看我进来了,让我坐下,起身给我倒了杯水,递给我,说:“张老板,是不是有什么思路了,能不能跟我说说?作为你的病人,我应该能听一下你的治疗方案吧?”

“当然可以。”我这时候才发现杨子这个人有点难搞,要是寻常的江湖骗子想从她身上骗走点钱,估计是不太可能,还好我也算是有干货的,各种问题都不怕她问。

我说杨子老师,你碰到的事情基本能确定是小鬼缠身才做的噩梦,你最近应该碰上了什么不吉利的事情吧?

“哎,最近确实有点不顺心,哎张老板,你继续说。”

“既然是小鬼缠身,那用佛门图案来镇鬼则是效果最好不过了。”

“这佛门图案是指......”

“我这里有一幅图,叫做朱火青烟。”

“朱火青烟......听起来有些耳熟,多少钱。”

“五万。”

杨子点点头,没有拒绝,想来也是,这种事业有成的女士,区区五万应该不会放在眼里。

其实这朱火青烟演变至今,已经统称为一种佛门香炉,在阴阳绣中,也是一个佛门焚香的香炉图案。

杨子点点头:“汉朝古诗有云,朱火燃其中,青烟扬其间。想必就是讲的这种香炉吧?”

我心中安安咋舌,这文化人就是不一样,一说就懂,言语间都流露出自己的文化底蕴。

我掏出一张稿纸,递过去给杨子看看。

图案上画着一尊紫红色的香炉,香炉盖子上镂着一十八个圆孔,炉子外壁上点缀着斑斑经文梵语,整个香炉看起来平滑而又对称,给人一种极为严肃的感觉。

“只是这个香炉,该纹在哪个部位呢,我还要上课的,最好不要放在显而易见的地方。”

我对她的顾虑表示理解,女教师总归还是要注意些影响。

“纹在肩胛骨后方,也就是背部右肩膀处,只是以后穿露肩的衣服就需要多注意一些了。”

杨子老师一阵沉默,看样子对这图案和纹身位置都感到十分为难,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真的有效果?”

我看出来,杨子其实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表面上知书达理、慧智兰心,其实讲话之间咄咄逼人,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不过我也不怕她,我拿手艺做生意,还怕她赖账不成?

其实这阴阳绣,还是颇有讲究的,佛门之物,按道理是不可以给女人做纹身的。

佛门比较阳刚,而女人比较阴柔。阴阳相克,久而久之,可能会影响宿主的身体情况和气运。

“那你还给我选这个图案?”

其实这朱火青烟,还有着另一个有趣的故事,传说汉代,有一员外家的小姐逛庙会。在这庙会之中,有着巫蛊表演,小姐看着看着就入了迷,慢慢跟着巫蛊演出的队伍走远了去,当晚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就陷入了癫狂的状态,疯疯傻傻的。

这可让员外一家子都犯了难,小姐正是谈婚论嫁的年纪,本来说好了元宵节庙会之后就给介绍给县令家的少爷说一门婚事,又逢佳节庙会,本就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可谁知出了这档子疯魔之事,眼看着县令就要上门提亲,惹得员外在府上是急的团团转。

果不其然,县令看到那小姐眼歪口斜、胡言乱语的模样,嘴巴里喊着“晦气、作孽”,便取消了婚事。

这让员外一家人在县城里的地位也大幅降低,不过也没办法,毕竟是自己家的亲生女儿出了事情,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从这天开始,员外就安排两个丫鬟,天天带着小姐,到城郊的寺庙去参拜祈福,古时候都信这些,都以为这家小姐做了什么事触犯了因果报应,去祈福也是想转转运,求神明慈悲谅解。

从这天开始,小姐便天天去寺庙里跪拜焚香,要说这小姐平时间疯疯傻傻,可是一在佛像前跪坐下来,便露出虔诚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疯傻的样子,半年过去了,小姐日复一日地坚持着。

就在这七月初七的时候,乞巧节之日,小姐照常来庙里焚香,这个时候,从寺庙后面跑出来一个光头小和尚。

小和尚年纪虽小,看着这小姐美貌动人的样子却口出惊人。

“姐姐,你可愿做我妻子?”

这家小姐背后的两个丫鬟顿时笑出了声。

“呵呵,哪里来的小和尚这般不懂道理。”

“就是,你才多大呀,你这么说岂不是犯了僧家戒律?”

小姐却在小和尚面前红了脸颊。

说来也巧,这寺庙中东问西问,谁也不知道这小和尚的来历,也没人说认识他。

下山的路上,小和尚就自顾自地跟在她的身后,怎么甩也甩不开。

“难道是别地游历来的外地和尚?”

丫鬟们不禁这样想着,不过也没办法,只能任由小和尚跟在小姐身后回到了员外府上。

员外是一个信佛的人,他看到小和尚一问三不知的样子,心生怜悯,便把他留在了府上,用作家丁。

小和尚也从此蓄起了头发,认作还俗。

一有人问他叫什么,他便叫自己朱青烟,府上的人也都叫他阿朱。

唯一不变的,便是他说的那句“娶小姐”的蠢话。

这话没人当真,但全家上下都挺喜欢这个小和尚,因为他为人机灵,善于交际,干活又不偷懒,只是小姐的病,一直都没见好转。

小姐的年纪越来越大,街头巷尾都在嚼他们家的舌根,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员外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干脆就真的把小姐许配给了阿朱。

府上小姐下嫁,也不敢大张旗鼓,甚至连灯笼都没挂,草草地就将婚事了结了。

最神奇的是,小姐在和阿朱洞房之后,整个人便恢复了正常,再也没有疯傻的迹象z

这下子,那当初悔婚的县令则大为光火,他认为这员外是不想把女儿嫁给他家儿子,编造了女儿疯傻的理由骗自己悔婚,最后竟嫁给了一个外人,于是便处处刁难员外一家,甚至责令公差隔三岔五地去找他们家麻烦。

一两天的倒还好,三天两头就来骚扰一次,让全家上下都敢怒不敢言。

阿朱这个当初的小和尚倒是十分有本事,武功力气都练得不俗,公差这天照常上门找茬,争执之间推搡了起来,把小姐夹在中间,阿朱一看他媳妇吃亏,冲上去几拳就把其中一个公差打翻在地。

要说也是巧,那公差也不知是身体素质不好,还是磕在了哪里,就这么当场断了气。

阿朱也被压入了大牢,择日审讯。

更奇怪的是,阿朱被压入大牢的第二天,竟然凭空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城中布满了关于他的寻人启事。

这天晚上,小姐梦见了阿朱,阿朱说自己本就是那寺庙中的一个香炉,被小姐日夜焚香祈福之间渐渐有了灵性,现在堕入凡尘也受了凡尘的爱与苦,如今需要离开了,特此道别。

小姐睡醒之后就发现自己的床头多了一个巴掌大的小香炉,便取名为“朱火青烟”,守了一辈子寡,最后也高寿而终。

所以这朱火青烟的图案,虽然隶属佛门,其实故事中也有着情与爱,因此不像其他佛门图案一般恢弘肃杀,也正因为如此,这图案才不会给女人带来什么伤害。

杨子坐在一旁,听得入了迷,当即拍板,就纹这个图案。

我一听正主拍了板子,心中长舒一口气,还好我从小就跟着爷爷,吵着要听这些图案背后的故事,虽然离奇,但也收获颇多,今日在这美女老师的面前才没有露怯。

“那杨子小姐,把上衣往下拉一些,露出你的右肩。”

杨子倒是没有显得多难为情,一把就将上衣脱了下来,上半身只穿着蕾丝文胸。

这举动顿时把我吓得一哆嗦,虽说这杨子在我眼中一直是理性大于感性得成熟女人的形象,但这未免给我带来了太大的视觉冲击。

毕竟杨子的身材,还是无可挑剔的,平坦的小腹,高耸的事业线,吹弹可破的皮肤......

“咳咳”我赶紧咳嗽几声掩盖住自己的尴尬,摇了摇头清醒过来,抓过杨子的手指,采了几滴血液,滴在罐子中。

奇怪的是,罐子中的“那东西”不光没有反应,甚至还发出了一丝“刺啦”的声响,就好像被血液烫到了一般。

我抬头看了看杨子,她的眼神无辜而又迷茫。

算了,没有排斥反应就行,我拿出纹针稍作消毒,便刺了起来。

大概一个小时后,图案完成,一个紫色的小炉子便出现在了杨子的肩上,我这时再凑近她的脖子处看了看,那小鬼的掌印果然已经消失不见了,杨子也十分爽快地把钱转给了我。

我给她敷了些消炎物品,示意她趴下风干,不要触碰伤口,自己在她的实验室里四处闲逛了起来。

一个装着福尔马林的标本样品引起了我的注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