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刺灵 > 正文
第六十五章:杨子
作者:九个黑色太阳  |  字数:3004  |  更新时间:2021-05-15 00:17:17 全文阅读

胡三刀还真如自己所说,在一个月内关闭了粤南所有的狗肉餐馆,让所有食客和网友都大吃一惊。

记者采访他,他也只是笑笑说,关闭的只是餐饮行业,在休闲娱乐方面仍旧会加大投资。

不光如此,他还投资开设了宠物美容和宠物医疗项目,一个屠狗食肉的屠夫竟正往爱宠人士转变,其背后的原因只有我和老廖明白。

一切都顺风顺水,只是突然接到了一通小伟的电话。

电话里说周末来找我,说有急事,弄得我莫名其妙,毕竟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就跟老廖说了一声,说喊上胡三刀,他是专业的,让他安排个吃的好的地儿,好好满足一下食欲。

胡三刀这转型搞得也是大张旗鼓,宠物方面的生意好像比餐饮行业更加赚钱,特别是宠物医疗方面,宠物看病吃药可比人贵多了,但这群养宠物的人倒并不吝啬,这让胡三刀也赚了个盆满钵满。

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变得开朗了不少,心里的执念放下了,性格也变得温和了许多,有时候也经常喊我和老廖过去喝茶,也给我们介绍点小生意。

“张老板,我有个同学,最近碰上点事,你给看看呗?”

“成啊,你把我电话给她,或者来店里,都行。”

“已经给了地址,下午她会去找你。”

听胡三刀说,她这个同学以前可是他们学校的校花,出了名的学霸女神,现在是粤南大学的研究生导师,也经常带队做一些生物上的科研工作。

这大学老师确实准时,电话里约的一点钟,她准时准点就来了店里。

“你好,我叫杨子。”

这老师长发飘飘,身着米黄色修身风衣,穿着黑色皮鞋,不知怎的,总觉得她的脸上似乎就写着“不可亵玩”的字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知性和成熟的韵味。

要知道,我是没上过大学的,对这种浑身散发着知识气息的女人,倒是心存着一种敬佩之情。

杨子老师主修的是昆虫科目生物科学,这在女性研究者中,算是个十分冷门的类别了,一提到她研究的专业,她就像打开话匣子一般滔滔不绝了起来。

我和老廖都是大老粗,这种科学知识实在是听不太懂,赶忙打断了她的即兴演讲。

她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尴尬地笑笑:“额,讲课讲多了,职业病,见谅啊。”

我刚想说客气,也许是凑得太近,竟从她张开嘴巴的瞬间听到一丝奇怪的声音。

“救救我......救救我......”

嘴巴里有情况的阴事,我也不是没遇到过,当初那大学生王子豪也是误吞了女鬼鬼魂,才造成了喉中恶鬼的灵异事件。

话说王子豪好像也是杨子老师他们学校的。

不会这么巧吧......

我心里正嘀咕着,看见老廖和杨子聊得正欢,还在说着胡三刀以前上学的时候有多调皮,从高校毕业之后竟然去当屠夫,让所有同学都大跌眼镜。

就在杨子嘴巴一开一合之际,那奇怪的声音又出现了。

“救救我......救救我......”这是一个极为凄惨绝望的男人声音。

她到底有什么古怪?

“张先生,张先生,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我正在发呆愣神,隐约间听见杨子似乎在喊我。

慌忙回过神,发现杨子老师正对我说话,我连忙笑着说:“杨子老师,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她撩了一下额前的秀发:“刚才廖先生问我相不相信鬼神和风水,说实话,虽然我是接受过科学教育的,而且是生物科学方面的教育。但我相信世界上有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往往人们把这种难以解释的力量和现象解释为神学或者宗教信仰。

人们希望用这种方式构架连接出科学和神秘力量的桥梁。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种构架十分失败。不过我相信你,阴阳绣的传人。”

她的吹捧突如其来,虽然被人夸赞的感觉有点令人飘飘欲仙,但我还是从中听到了一些不对劲。

阴阳绣的事情,我并没有和胡三刀解释的太多,他也只是知道阴阳绣是我店铺的名字而已,阴阳绣传人的事情,这杨子是从哪得知的?

疑惑归疑惑,做了这么多件阴事,我也学得老油条了一些,但凡碰到这种诡异事情的,总归都有些秘密遮遮掩掩,看破不说破,不影响生命安全的情况下,这属于客户隐私,我也不好多问。

“那杨子老师,你来找我是想解决什么事情?”

“我最近经常做噩梦。”杨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柳眉微蹙,一脸愁容。

杨子本身就是高挑的类型,这一站,我清晰地看见她的脖子上有着一个小小的手掌印记。

就好像她的喉咙里存在着一个小小的手掌,不断地把她的脖子向外撑,想要顶破她喉咙处的皮肤似的。

看来我刚才听见的求救声应该和这个小小的手掌印有关。

在我看来这个事是十分不正常的,而杨子却一直在追问我能不能帮她拜托噩梦缠身的困扰。

人碰上点阴事,总归和平常生活中的一些所作所为有关,这也是我们常说的因果报应,而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美女教师,谈吐也很自如,气质也很优秀,工作更是体面,怎么会遇见这种怪事呢?

“张老板,跟您说实话,我做噩梦的事情,也找过不少心理医生,他们那边都是制定方案再看疗效,请问你这边制订的方案是什么呢?”

老师不愧是老师,做事情就是一板一眼,凡是都讲究着科学,我确实也要了解一下具体原因,再考虑一下纹一个什么图案来解决问题,和那心理医生对症下药异曲同工。

杨子对我笑笑,寒暄了一阵子,约了有时间去她工作的地方详谈,就离开了我的纹身店。

等人离开,我就给老金打了个电话。

“喂,大侄子,怎么,找我给你送货嘛?”

电话那头似乎在打麻将,不停传来麻将牌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

“要订货赶紧啊,最近新来了一批货,效果霸道,价格实惠,童叟无欺,你如果要的话我让阿毛给你送过去。”

这老金开口就想赚我的钱,我无奈道:“金叔,不是不照顾你生意,主要有命赚钱得要有命花不是?今天碰到的这个阴事,有点邪门,那鬼祟就住在客户的喉咙里,还不停地伸着自己的手掌,顶着她的脖子!”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你帮我打一圈,我出去谈点事。”

听到老金周围的环境安静了下来,我赶忙说道:“金叔,我这是咨询你一下,有没有见过这种阴事,还有这单生意,我该不该接?”

“嘿,多新鲜呐,你这几个月也算是办了不少阴事了,怎么到这里就打退堂鼓了,你办的那几个主,有哪个算是好相与的?这小鬼顶着脖子你还是要去调查的嘛,你说那人是个老师是吧,还是搞科研的?这种人可属于肥羊了,只要你对症下药成了,那赚的可不是小数。

你听叔一句话,干阴行讲究的就是胆大心细,胆子要大,单子要敢接;心细嘛,要真出什么事,脚底抹油就是了。呵呵,你要是不敢做,还开什么阴阳绣的生意,还是回去老老实实做你的刺青馆,几百几百的赚点小钱算了。”

我一听也是,这年头,为了赚钱,哪个行当没有些风险?搞编程的程序员还有猝死的呢。

“那我这边先谢了金叔了。”

“嘿,这才有阴行大家的气势,还是你小子懂规矩。放心,就凭你金叔的道行,每个月给你引个几个客户过去,那是不在话下,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做,等赚了钱记得请你叔泡个澡。”老金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老廖又不知道跑哪去看老头下棋,手机也没带,我也找不到他的人。

我背上自己的背包,装上纹针和染料以防万一,上次从老金那拿的存货还剩一些,就一并装了起来,准备去粤南大学找杨子问问情况。

到了粤南大学门口,我给杨子打了个电话。

“喂,杨子老师。”

“张老板,你想好给我纹个什么图案了嘛?”

电话那头传来了杨子软糯糯的声音。

我一开始是打算先去杨子办公室问问情况,如果心里有把握,就在学校周围的酒店定个房间,当场就给她把图案纹了。

老师毕竟是编制人员,我心里也清楚,咱们国家对于纹身行业都存在着很大的误会,他们看到纹身的人都会下意识地觉得纹身不正经。

而且去酒店也有些不妥,况且是在学校周围,对杨子老师怕是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

不过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杨子十分爽快地说:“来生物楼的实验室吧,这里平常没人,我经常一个人在这里做些研究,我平常办公也在这里。”

“行”,我背起沉重的背包,往校园深处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