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剑尊 > 正文
(第61章)陷害凌仓
作者:江影沉浮  |  字数:3297  |  更新时间:2021-06-21 07:51:20 全文阅读

益王满脸凝重,有些忧虑的看着雅王道“韩王被杀,这可不是小事,这件事情很快便会捅到父皇那里,他平时最憎恨的就是兄弟相残,而这件事情一旦查出来我们可就真的完了”益王满脸忧愁

“何况天牢守备森严,对韩王的保护可谓是水泄不通,我们一旦有所动作都会留下把柄,到那时恩王和父皇很快就会怀疑到我们头上,要杀韩王,谈何容易啊”

雅王闻言也是皱起了眉头,这倒确实是个问题,天牢戒备森严,无论派谁去都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杀掉韩王,而且到最后很容易让人怀疑到他们头上

益王眉头紧皱,有些后悔的说到“哎,我当初还特意吩咐过天牢守卫,让他们务必保护好韩王的安全,现在却又要想办法除掉韩王,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雅王眼神冷厉,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微笑“皇兄,谁说韩王是我们杀的呢,他是我们的亲兄弟,我们怎么可能杀他嘛”

益王闻言一愣,雅王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满脸疑惑的看着雅王“皇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雅王满脸笑意,眼神中透着一丝阴邪“父皇当年赐死赢无伤,朝廷更是把赢家屠了个干干净净,现在,赢无伤仅剩的儿子出现在长安,他是来干什么的,当然是要为父报仇,而陨落的韩王便成了他的第一个目标”雅王怔怔的说到,阴冷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益王猛的反应过来,看向雅王恍然大悟道“杀人嫁祸,把杀死韩王的事情推给赢家余孽”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思索片刻后看向雅王继续道“可是,这样有说服力吗”

雅王没有直接回答,依旧保持着那副莫名的微笑,他看向益王缓缓开口道“赢家余孽杀死韩王,不会有任何人怀疑”

“为什么”

雅王眼神冷厉,看向益王缓缓开口道“韩王一死,父皇定会全力调查这件事,杀人就需要动机,什么人最有杀人的理由,他为什么要杀韩王,这是每个人会首先想到的问题”雅王满脸笑意“而朝廷追杀了16年的赢家余孽又正好出现在长安城,而他一出现,韩王便被刺杀了,皇兄,如果你是父皇,你首先会怀疑是谁杀了韩王”

“那还用问吗,明摆着的事,当然是赢家余孽”益王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道

雅王轻笑“没错,就是赢家余孽,他的父亲赢无伤16年前被父皇赐死 ,赢家也被满门抄斩,而此刻他为何突然出现在长安城之中,而他一出现韩王就被杀了,皇兄,这些个事件串起来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赢家余孽对当年之事怀恨在心,所以他杀掉韩王为父报仇”益王突然明白了什么,看向雅王脱口而出道

雅王轻笑“没错,韩王被杀,任谁看来都只会是赢家余孽干的,所以我们说赢家余孽杀了人绝对不会有人怀疑”雅王语气冷厉,眼眸之中透着一丝寒光“人的眼睛只会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东西,不管他们有没有亲眼看到赢家余孽杀人,可在众人的心中已经对他判了死刑,因为他是反贼的儿子,朝廷通缉了16年的重犯,所以他就应该是杀人凶手,皇兄啊,这就是人心,这就是人性”雅王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之中透着一丝阴冷以及蔑视

益王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如此以来,众人的注意力就全部转移到赢家余孽身上了,到那时也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到我们身上”说到这他向雅王投去赞赏的目光“皇弟,这招实在是高啊,我发现你的权谋之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如此就可以除掉韩王这个心腹大患而且不会被任何人怀疑”益王看着雅王赞叹道,对他的主意表示赞扬

雅王轻笑,他看向益王怔怔的说到“这还只是个开始,而接下来才是好戏上演”

“哦,怎么个好戏上演法”他看向雅王有些期待的道

雅王轻笑“韩王被杀事件之后,赢家余孽便正式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朝廷,武林,华山派,虎牢关,诸多的势力会迅速卷进来,而恩王也会处在风口浪尖上,这件事实则是在为我们原先的计划推波助澜,皇兄,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雅王满脸笑意“哦,对了,你可别忘了,韩王被杀的时候,赢家余孽还在大大方方的出入恩王府,与恩王推杯换盏,皇兄,你觉得父皇知道了会怎么想,百官知道了会怎么想”

益王点头“没错,韩王被杀,恩王他难辞其咎,这件事也够他喝一壶了”益王怔怔的道,他的脸上挂着笑容,但其实他此刻的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相反他感到一种隐隐的不安,首先杀死韩王这件事情上他的内心深处本就有一种抵触情绪,无论如何,那也是他的亲兄弟,再好的借口也无法掩饰他们杀人的本质,做了亏心事良心还是会感到隐隐的不安

更重要的是雅王的棋下的实在是太大了,武林,朝廷,甚至就连帝王也在他的棋局之中,这是在赌,而一旦输了,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他们所犯的罪行远远超过了韩王暗养死侍,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死罪,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

其实他真的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尽管和雅王结盟确实可以更好的对付恩王,但与虎谋皮的感觉真的让他有点胆战心惊,虽然二人表面上称兄道弟,但实际上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对雅王放下戒备,此人诡计多端,心狠手辣,难保有一天不会对自己下手,到那时可就真的麻烦了

“皇兄,你在想什么呀”正在益王沉思之际,雅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益王抬眼看去,雅王此刻满脸笑意的看着他,眼神中透着一丝关切,可在益王看来,雅王的笑脸就像是毒蛇般让他胆寒,他怔怔一笑“没事,我只是在想接下来的计划,天牢之中有我的人,我这就去打点关系”益王满脸笑意的道,说完便起身朝着门外走去,他真是不愿意和雅王在一起待太长时间

雅王轻笑“那天牢那边就有劳皇兄了,我等会去拜访曹彰,我倒是很好奇曹总管知道赢家余孽就在恩王府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益王点头,也不再应答,沉默片刻后径直向山庄外走去,天牢典狱长是他的人,他要去安排除掉韩王的事宜

益王走后,雅王在山庄内停留片刻也起身朝着山庄外走去,他打算去见曹彰,曹彰与赢家有很深的恩怨,让曹彰来对付赢家余孽再合适不过了

云隐山庄与曹府相距不远,没过多久他便站在了曹府门口,曹府家丁立刻迎了上来,询问雅王所谓何事,雅王自报家门,说前来寻找曹总管有要事相商

家丁一听来人是王爷,说话立马客气起来,他看着雅王点头哈腰道“原来是雅王殿下,殿下稍等,小的这就去禀报”说罢便急急忙忙的跑去通知曹彰

片刻后,曹彰迎了出来,满脸笑意的看着雅王,恭恭敬敬的道“殿下到此,有失远迎,请赎罪”

雅王轻笑“曹公公不必多礼,我此番前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与你商议的”

曹彰闻言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二人平日里没有任何交情,雅王找他能有什么事情,可他还是恭恭敬敬的道“雅王里边请,有什么话进去说”

雅王点头,与曹彰一起进入总管府,二人在待客厅入座,曹彰吩咐下人上来茶水

曹彰脸色怪异,看着雅王用阴柔的声音询问道“不知殿下此番前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雅王珉了一口茶水,随即看着曹彰缓缓开口道“我知道曹总管与赢无伤有着不小的渊源,传说赢无伤当年是帝王钦派的镇西大将,但后来传言他密谋造反被帝王赐死了,我年纪小,对当年的事情了解不多,所以特意来找曹公公了解一下当年的事情”雅王轻笑着道

曹彰闻言一怔,随即用极其阴柔的声音说到“逆贼赢无伤当年勾结西戎,密谋造反,陛下知道这件事情后非常愤怒,下令赐死了赢无伤,将赢府上下满门抄斩”曹彰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每次提起赢家人他的情绪就特别激动,好像赢家与他有着莫大的仇恨

雅王沉思片刻,随即故作不明的询问到“曹总管,可是我听闻赢无伤当年镇守虎牢关之时战绩卓著,为朝廷立下了赫赫战功,朝廷之中更是有不少人说他是忠臣,而且说的绘声绘色,有时候我都觉得会不会是你和父皇当年搞错了,错杀了好人”雅王轻笑着道

曹彰闻言面色一沉,用极其阴柔的声音说到“哼,好大的胆子,竟敢妖言惑众,让陛下知道了可是杀头之罪”曹彰言辞恶毒,随即又看向雅王语重心长道“殿下切莫相信那小人的一面之辞,依我看,这是有心之人图谋不轨,居心叵测,赢无伤勾结西戎密谋造反这是昭告天下的,陛下当日更是派老奴亲自前往虎牢关除掉贼人,只是可惜他有一个儿子跑了,殿下你想,如果赢无伤没问题,陛下会追杀他的儿子整整16年吗”曹彰义正言辞道,殊不知他早就进了雅王的圈套里,一直顺着人家的思路在走

雅王笑了笑,故意摆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曹总管,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有些无法理解当年的事情,你和父皇说赢无伤是逆臣贼子,追杀他的儿子整整16年,而朝中却有人赢无伤赞赏有加,把他的儿子当做坐上宾,两边都是位高权重之人,我都不知该作何抉择,所以特来找曹公公解惑”雅王皱着眉头说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