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血色之杀路 > 正文
第十四章 眉瑛
作者:浪人杀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21-04-26 13:38:27 全文阅读

“吱……”一阵激烈的刹车声传来,眉瑛带着她的人从车上下来,急匆匆往里走去,边走边说:“封锁总部一切出入口,安排兄弟们包围整个总部,一个人也别放出去。”

  “是!”

  “发生了什么事?拓老大没事吧?”眉瑛一把抓住从左侧跑过的小弟。

  “眉姐?您回来了!拓老大被杀了,我们正在抓杀手呢!”路过的小弟看见是眉瑛赶忙回答道。

  “什么人干的?”眉瑛皱着眉头继续问道,来的这么快么…

  “应该是杀伦哥的那个人,拓哥衣服里发现一张卡片和伦老大身上的一样。”小弟继续回答道。

  “带我去看看…”眉瑛没在多说。

  小弟带着眉瑛走到苗拓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已经收拾干净,苗拓也被放在担架上,盖着白布,身边站着几个亲信小弟,一个个满脸的恨意。转头看着走进来的眉瑛:“眉老大!”

  “你去把白布掀开,我看看拓老大。”眉瑛指着刚才带他进来的小弟说到。

  “眉老大,拓哥是被那个畜牲扭断脖子而死,你这样难免有些不妥吧!”苗拓的亲信突然站出来说到。

  眉瑛看了他一眼,也没在说话,此时她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也没生气,也没多说话,转头看了看周围站的所有人,只说了一句:“节哀。”转头离去。

  “你,跟我走。”眉瑛看了看刚才带他进来的小弟说到。

  走出总部后眉瑛转头看向这个不起眼的小弟:“绑了。”

  这个人正是刘尧,刘尧伪装成昆山集团的人却没能逃过眉瑛的眼睛。刘尧并没有反抗,顺其而然的上了眉瑛的车。

  “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我要知道你为什么要杀他们两个?你目标有几个?谁让你动手的?只要你告诉我这些,我就放你走,他们两个的死我不会追究。”眉瑛满脸都透露着魅惑,让人感觉到如沐春风。

  刘尧看着眼前这个魅惑的女人:“杀我?就凭你们这里的几条枪?”

  “可你现在不就在我的手里吗?说吧,把我想知道告诉我。”眉瑛正了正身体看着刘尧。

  刘尧眯着眼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摇晃一下身体,车里一共五个人,4秒内可以全部解决,“可以抽支烟吗?”

  眉瑛盯着刘尧看了几秒钟,随即挥挥手。

  接过旁边小弟递过来的烟,刘尧淡淡的说道:“其实我想把你留到最后的,毕竟也是个美女,可你这么着急想见我,那就顺手送你一程吧。”

  话音刚落车内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哈哈哈哈!”眉瑛听完就笑起来,然后瞬间拔枪对着刘尧的脑袋,“现在你还这么觉得吗?”

  刘尧看着身边的五个人,四条枪,淡淡的笑了:“你们不懂血色,更不懂我!”

  话音刚落身体顺势从座位上下滑,抬手抓住左右两边小弟的手,手心一抖便拆掉了他们的手骨,单腿支撑身体顺势一转右手绕过眉瑛胸前抓住她手中的枪“砰,砰!”解决了两个,与此同时左手捏住这边小弟的脖子了结啦他的生命,然后抬手捞回他手中的枪,向后一指“砰!”解决了司机,车也开始不受控制失去了方向。“再见美女!砰!”在眉瑛惊恐的眼神中刘尧开枪正中眉心,随后在车撞向路边的同时刘尧跳下了车,把嘴里叼着的烟头往车旁一扔,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人群中。一群小弟跑过去救她们老大的同时车爆炸了!

  “5秒,慢了,难道是因为女人?”刘尧边走边自言自语道。

  四个目标解决了三个还有一个,任务马上就结束了,真是无聊,一点挑战都没有。

  在一个昏暗的小酒吧内,刘尧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听着一些无聊的话题,看着一些无聊的事情,默默的喝着杯子里劣质的洋酒,“500万美金,目标却是这样的实力,这钱也太好挣了吧,是真的没有对手吗?”刘尧嘲讽着自己,但其实他更想知道的是血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刘尧看着自己的双手,本应该是写字,玩游戏的,做饭的,现在沾满了鲜血,我的这条路真的对吗?

  算算日子还有两天的时间,丹威,你想什么时候死呢?想到这里,刘尧嘴角微微一笑,他准备给自己增加一点难度,和丹威玩个小游戏,不然平静的湖面怎么都不如有浪的海面那么好看不是。

  昆山总部,刘尧再一次来到了这个地方,但他很清楚丹威不在这里,看着短时间内挂满了白布的昆山总部,刘尧淡淡的摇了摇头。事实上刘尧来这里只是要一个传声桶而已。

  昆山总部门口一个小孩子走了过来“你好,那边有一位大哥,让我把这封信送过来,说是要给丹威老大的,你给转交一下吧。”门口的小弟警惕的拿起信封仔细看了看,轻轻的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黑色的卡片还有一封信,小弟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举起枪对着送信的孩子:“说谁让你送的,那个人在哪里?”看着吓坏的孩子,小弟一把抓住他带着信转身赶忙去报告。

  “大哥,刚才这小子送来一封信,信里面是一张血色的黑 卡,而且指明是丹威老大的信,你看?”

  “这还用我看吗?肯定又是那个杀手,”说完一把抓起送信的孩子,“他长什么样子?告诉我!”

  “我不知道大哥,他带着帽子,看不清,就给了我一美元让我送信,我觉得也不远,那么多钱,我就答应了,饶了我吧大哥,我啥也不知道啊!”小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

  “废物,把他扔出去,我去联系丹威老大。”说着拿起信封转身向里面走去。

  于此同时,缅甸国内新闻已经连续发布头条,昆山组织在几天之内核心人物接连死亡,是帮派内斗,还是另有阴谋,但奇怪的是缅甸政府和警方没有站出来有任何的言论表示,完全印证了那句有人欢喜有人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