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百鬼送子)
作者:墨太虚  |  字数:2025  |  更新时间:2021-06-10 12:44:42 全文阅读

钟学出生在东北辽宁临海的一个小渔村里,家里虽然不算富户,但是临近大海吃的倒是不愁,每日都有海鲜为伴,反而让不少人更为羡慕。

钟学的爷爷在当地则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阴阳先生,已给人看阴宅,主理丧事每月也能小挣一笔。但至从钟学的奶奶去世后钟老爷子便辞去了阴阳先生的活计。

至于父母,钟学一点印象也没有,钟学的父亲叫钟义,在钟学三岁时得了怪病不治身亡,而母亲据说钟学还没出生就已经去世了。

你可能出于好奇会问,钟学还没出生他母亲就去世了,那钟学是从哪来的?难道和孙悟空一样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要急,听我慢慢给你道来。

钟学自己也好奇,为什么村民看待自己的眼神会是那么恐惧,而同龄的孩子更是离他远远的,就连城里的姥姥与姥爷也从不曾来见他一面。他问过很多人,甚至自己的爷爷奶奶都只是摇了摇头便不再言语。

其实关于钟学的来历一直是当地的一个秘密,甚至是禁忌。对于钟学的一切村民们都是闭口不谈,在钟学十五岁时奶奶重病,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时才将这个秘密告诉了他。

十五年前:

钟学的母亲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孝顺公婆的好儿媳,人们都叫他娟子,是个城里的女孩,嫁到这个小渔村能吃苦,能劳动,孝顺公婆,对邻里友善,外人都说钟家小子命好,竟然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但是很不幸,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在生产那天不幸难产去世,孩子也随之胎死腹中,而那天正是阴历七月十五。

按照小渔村的风俗,钟学的母亲属于枉死,必须尽快入土为安,不然会化成厉鬼。而那时的东北虽然要求火葬,但监管不算那么严格,也没有普及到这个偏僻的小渔村。于当天日落前在村民的帮助下钟学的母亲被葬在了依山傍海的后山上。

谢过了小渔村前来帮忙的村民,如今就剩一个男人站在一座孤坟前,不远处躺着钟老爷子养的一条瞎了一只眼的黑色藏獒。

妻子突然的离世,孩子随之胎死腹中,显然对钟义的打击很大,五尺多的汉子大口大口的惯着浓烈的白酒,跪在妻子的坟前哭的像个孩子。

太阳渐渐落山,黑夜降临,七月十五的晚上总是让人很不舒服,毛骨悚然。而钟义依然没有离去的意思,抹去泪水对着妻子的坟墓怒吼“娟子你是个骗子,你骗的我好狠,你说过要和我白头到老,要为我生儿育女,如今却留下我一个人,你走了,带着我们的孩子一起走了,你个骗子,大骗子”话落只剩钟义的哭声回荡在山野之间。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寒风让钟义打了个激灵,可能是哭的累了,自己竟然睡着了,也不知现在是几点钟了,留老母亲自己一个人在家钟义有些担心,而钟老爷子在三天前外出一直未归,钟义有些放心不下家中的老母亲,斯人已去总得考虑活着的人。

饮进最后一口白酒,将酒瓶丢的远远的“娟子,你和孩子安心的睡在这里,以后我会常来看你们的”

钟义正准备离去,四周突然狂风四起,吹的树叶沙沙作响,风声回荡在山野间如同恶鬼的怒吼,给中元节的夜晚增添了一份诡异,一份恐惧。

而一旁的黑子突然窜起,将钟义护在身后,对着那娟子的坟冢吼叫,周身的黑毛炸立,似乎大敌就在眼前。

而钟义一眼望去,除了妻子的孤坟四周何来半分人影,便是鬼影也不见分毫。

若是旁人见到这一幕,配合那恐怖的风声,活生生一幕恐怖片,但钟义可能是因为老爷子是阴阳先生,妖魔鬼怪的事情听多了,对此也就见怪不怪了。也可能是心中的悲伤让他忘记了恐惧。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确是让钟义额头的冷汗不断,伴随着恐怖嘶吼的风声,隐约之中钟义似乎听到有人在狞笑,又似乎有人在哭泣,又似乎有人在怒骂。是一个?两个?又好似一群!哭笑怒骂伴随着风声回荡在山野之间。而护在钟义身前的黑子此刻竟然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别人可能不了解黑子,钟义却十分清楚黑子的来历,黑子是老爷子从小养到大,如今已经两岁了,正直壮年,父亲曾说黑子是藏獒中最为凶狠的鬼獒,而黑子的眼睛能见到凡人看不到的东西,便是寻常的恶鬼见了黑子也要退避三舍,如今黑子看到什么?竟然会让它瑟瑟发抖。

钟义深吸口气,愤怒似乎淹没了内心中的恐惧,从地方捡起一块石头对着四周怒喊“谁,出来,别装神弄鬼的,老子才不怕你”

这时一双褶皱布满皱纹的手出现在钟义的身后,手掌轻轻拍了拍钟义的肩膀。

钟义吓了一跳,快速转身便举起手中的石头,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位老人。

见到这位老人,钟义丢掉手中的石头嚎啕大哭“爹,娟子她走了,就这么去了,还有我那未出世的孩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啊”钟义在老人面前哭的撕心裂肺。

钟老爷子叹了口气,轻轻的拍了拍钟义以示安慰“我都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天意,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吧”

钟老爷子拍了黑子脑袋一巴掌,黑子顿时来了精神,也不在颤抖,冲着四周龇牙咧嘴。钟老爷子的出现似乎给了黑子底气,还真是狗仗人势。

钟老爷子向四周抱了抱拳“不知各位来此所谓何事?此地乃是我那可怜的儿媳埋葬之所,还望各位赏个薄面,勿要惊扰亡者,老头子在此谢过了”话落便在地上插了三支长香,掏出大把的纸钱撒了出去。

然而一阵狂风席卷而来,将那些纸钱吹飞的远远的,三支长香则也随之熄灭,似乎很不给钟老爷子脸面。

钟老爷子见此眉头皱了皱,语气也变的微冷“敬酒不吃吃罚酒,真当钟某人好欺负不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