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乌黑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方喜乐  |  字数:3657  |  更新时间:2021-05-10 22:13:14 全文阅读

李澎录吩咐下人把棋盘撤下,随手将身旁的李河广抱在膝上,乐呵呵地问:“乖孙子,你怎么知道走那里啊,看把老韩下的连输十把。”

“那里没东西啊。”李河广眼睛睁得老大,像质问一般看着李澎录。

李澎录尴尬的摸了摸小孩的头,和蔼的说道:“你认识那些字吗,爷爷教你下棋怎么样?”

“认识的......”

李河广跳下地,从下人刚刚收拾好的盒子里,取出了一个红色棋子。

“爷爷,这个是‘将’!”

握着手的‘将’,李河广又缩回老爷子怀中,老爷子依旧乐呵呵的,眼底却有几分寒意。

韩管家跟了李澎录一辈子,老爷子眨个眼都知道啥意思,看着小少爷手中的红将,问道:“小少爷怎么只认识这一个,还得多认识些才能学习的。”

“嗯?爷爷吃了将就赢了,这个要认识的。”李河广眨着眼把将塞到老爷子手中,觉得老爷子喜欢这个东西。

老爷子听了这话,心中一股暖意,摩挲着小孙子递来的象棋,想着自己每次都在吃将的时候格外兴奋,总把李河广惊醒,也难怪小孩看了大半年下棋,只记住了个将军。

“听老韩的,你都五岁了,认不得几个字,怎么行?!”

李河广刚来老宅的时候,老爷子就吩咐韩管家请了老师给李河广讲课,小孩子子不像李家其他小孩,多数是趴在桌子上睡着,对学习提不起什么兴趣。

老师也觉得奇怪,像这样一个大家族,就算是纨绔的公子哥也是被家里打着识字念书的,没有头脑,如何活下去。

老爷子估计小时候没少挨老师的棍子,来的第一天提醒老师,在别人的那一套不希望出现在自己小孙子身上,孩子喜欢什么多讲点什么。

第二天,老师一来,韩管家就把老爷子的吩咐转告给他,让小少爷快些识字。

这对于其他小孩,再容易不过,可眼前这个小祖宗心思根被不在认字这,递上纸小祖宗就开始瞎话,困了就趴着睡。

老师有些生气,吼了两句李河广,没多大声音,小孩的眼泪就止不住的留了下来。

“对不起,小少爷,给您纸......”

老师拿起纸巾,万般无奈的安慰起来,随口说了一句:“在这个世界,不识字可是很危险的。”

“识字了,就不怕了么?”

纸巾刚刚拿开,老师便看到那双有些阴郁的双眼,冰冷的有些不敢触碰。

果然,百年家族的小公子。

“识字了,至少知道你所下的每一枚棋,都是了将军......”

李河广听着这句话,呆呆的看着老师放在面前的象棋,脑海中无数次想起老爷子吃将的场面.......

有意无意,也不知道是谁在幼小的李河广心中埋下种子。

些许天来,李澎录觉得孙子有些变了,觉是少睡了,话也更少了。

以前小孩跟在他和老韩身边,问一句还能有个回答,现在可好整天抱着个书。

又是一个新年,李韫带着两个儿子刚刚踏入老宅,就听到老爷子乐呵呵的声音,寻来发现老头正和小儿子下着象棋。

站在一旁观战的韩管家没想到大少爷回提前回来,正要开口,被李韫一个眼神打断。

李韫看着小儿子,白白胖胖,留着和他小时候一样的发型,手上攥着一枚棋,皱眉思考着。

李河广在李韫已踏入屋子的时候就发现了,但是正和爷爷下着棋,没有在一李韫的到来。

此时李韫已经盯了拿着棋犹豫不决的小儿子好一会,或许是天性,年幼的李河广只觉得心口发慌,拿棋的手有些发颤。

旁人看来小孩多半不知道怎么下棋,慌了。

这次,李河广没有走预先决定的位置,刚走完一步,老爷子便笑说着小孙子输了一类的话。

老爷子对小孙子波澜不惊的性子习以为常,而李韫却有些吃惊小儿子此刻的平静,仿佛输的人和他毫无关系。

“爸爸?!”

李河广看向远处的李韫,听到这两个字,李韫还是有些不习惯,孩子里,也就这个和自己走的不近的,却总是这样亲昵的称呼自己。

给了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一种电视剧的错觉。

是啊,小儿子一开始等待的就是来接自己回家的爸爸,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父亲。

“来,让爸爸看看河广长大没,真不错,都会和爷爷下棋了。”李韫破天荒的回应了一句。

抱起笑眯眯跑来的小儿子,走到老爷子跟前,看着棋盘。

“您可真行,从前教着我们兄弟几个陪您对弈,这又折磨这小东西了?”

老爷子还没开口,李韫就听膝上小孩说道:“下棋很好玩的,爷爷说爸爸小时候非常厉害,爸爸教教我呗.....”

“怎么了,在爷爷这没赢过,就找你爸撑腰?”

李韫听到老爷子的话微微一笑。撑腰?这词老头子也能想出来。

等到韩管家将两个少爷接进来,向老爷子问了句好,李韫让三个小孩去别的地方玩去。

“对了,这次就带朔风和老二回来了?”

“嗯,您也知道,周家的这几天周尹姚舍不得离开。”

......

李澎录听手下汇报过,周家二当家在B国意外死亡的消息,也估计着周尹姚不会来这边,只是没想到,周小姐没带上自己的最大筹码。

又问了句:“朔风在这边留几天啊?”

“我明早就得走,您要是图个清闲,让韩管家安排朔风。”

“嗯.....”李澎录摩挲着手中的白玉棋,挥手叫老韩过来,侧首吩咐。

“对了,老李,B国那边的地界咱们可没多大,当时承诺着周家,现在....?”

李澎录板着脸,破口大骂着:“混蛋玩意,他妈连你老子都算计,滚滚滚!”

“啥算计,我说你对那乖亲孙子啥意思?”

这一问,李澎录沉默了,爷俩日常的交流中,老爷子难免流露出对李河广的宠爱。

手中的白玉棋不由敲着棋盘,发出微微的脆响,那双闭了好久的眼睛忽然睁开,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李韫。

“韫子,把我当年给你说话好好想想。”

这回,轮到李韫发愣,接手了李家近十年,李韫再次回想起那些腥风血雨,令人有些窒息。

一旦下注,不能做主。

当年的一切就如同李澎录所说的,即使是李韫自己撒下的网,有时也难以拉起。

不知多久,李韫发现小儿子正鼓足气的戳着自己的衣袖,小声的说着要吃饭了就要撒腿跑。

李韫觉得有趣,一把揪住小孩的衣领,强行拉入怀中,说着:“怕我?下午不是还让我教你下棋么?”

“下午爸爸很高兴,现在爸爸不高兴.....”

李韫呵呵一笑,让小孩先过去,自己马上就到。

看着小孩逃离的背影,李韫哼了一声,想着这分明是老爷子下的注,现在到甩到他身上。

他以为老爷子有心,放心不下背后有周家撑着的大儿子李朔风,瞧不上木讷的李濛风,想着要亲手培养出来一个。

老爷子人老了,头脑还是清醒着,不是每一个李家的孩子,都拥有一颗当权者的心。

李何广的深情、娇气、眼泪,虽然让老爷子倍加宠爱,也同时磨损着他成为当权者候选的机会。

又摩挲了许久,李韫觉得周二爷意外离去的事不再加以理会,静静地看着周家窝里翻盘,不知道自己这个渔翁是否会得利?

餐桌上,一片祥和,众人安静的吃着年夜饭,韩管家被老爷子特许下午放假回家,缺少了韩爷爷的照顾,李河广总觉得空落落的,饭也是慢慢的巴拉着。

“怎么了?小河要吃饱,今天厨房那边没有夜宵。”李澎录往身边小孙子碟里加了点菜,摸着小孩的头。

“我想韩爷爷。”

“怎么,要老韩喂你吃才吃的多?”乐呵呵的拍了两下李河广的圆脑袋。

“都快六岁了,在您这被惯的不成样子。对了,我这次也想跟您提一下小河上学的事。我想着也接到我那边,跟着他俩刚刚一块念书。”李韫看着老爷子宠过头的小儿子,随即问了句。

桌上的李朔风心中一喜,莫名的激动起来,但依然面色不改的吃着饭。

“念书?不急,在哪读还不是一样。”老爷子随口打发。

李韫也并没有真心打算带李河广回公馆,就是随口一说,看着李河广听着后打了个激灵,往老爷子身边靠,心中嗤笑。

随老爷子开心吧,照老爷子这样“精心”照料小孩,只要李家不倒,倒也能安度一生。

饭后,佣人带三位少爷到院子里放早已备好的烟火,即使是在黑暗中,李朔风也借着星点花火,发现那个三弟的眼神中带着莫名的疏离,对自己和李濛风的疏离。

“你怎么不玩这个?”十二岁手上拿着响声巨大的炮竹,问着黏在佣人身后的小河广。

那双一直微垂的眼眸冷不丁的看向李朔风,睁得老大,似乎看见炮竹没有被点,才平静下来。

“那个太吵,吓人。”李河广软糯的说着,手还忍不住的抓住身前佣人的衣角。

李朔风嘿嘿一笑,拉起小孩的手就往后面院子跑去,佣人心急要追求,可二少爷还在这玩,听见李朔风喊着带小少爷玩,便没在去追。

他不知道,那个一向稳重的大少爷,塞了满满一口袋炮竹。

李朔风停在老树下,向呆愣着的李河广展示着自己偷偷顺来的炮竹。

“别害怕,你像这样捂住耳朵......”说着示范把手捂在李河广的耳朵上,又从口袋里取出一直炮竹“你把耳朵捂着,让大哥给你放。”

看小孩瑟缩着要往前院跑,李朔风揪住小孩的衣帽,“别怕,你大哥我可厉害了,别怕,相信我!这个,比烟花好看多了!!”

李河广被强硬的拉坐在树根处,看着黑暗里忽然亮起的火光,捂住耳朵的双手不由用了几分力。

在前院嘈杂的烟花声中,他听见黑暗中传来一声,如闷雷一般,李河广觉得自己身体也跟着震动,随之是璀璨如火球的光芒,染的黑暗宛如白昼。

“喂!好看么?”

还未从白光中回神,李河广双眼有些模糊,看着弯腰冲自己说话的李朔风,总觉得他很高兴。

李河广愣愣的点着头,“像太阳。”

“那当然,烟花那星星点点,怎么有大太阳好看!?”李朔风很少说这样稚气的话,至少在他的记忆里没有。

“大哥这还有好多,你不敢放,我来放给你看!”

李朔风没放几个,前院的新年烟花礼炮就开始了,这让小河广觉得眼前黑暗中的震响也没有那么惊心,才逐渐放下双手。

估计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一直吸引他的星星,似乎没那么好看了。

此刻,他没有看头顶的璀璨星云,期待着,黑暗中那颗太阳的升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