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九十三章 问题找到了
作者:和盐吃一天  |  字数:3080  |  更新时间:2021-12-31 20:15:25 全文阅读

对视.......

洛言默了,言和作为另一个自己,他第一时间就明悟了言和的意思,对方是在看自己,那家伙就笃定以自己的习惯接下来会在那个位置出现。

洛言沉默的原因也是因为如果昜木妮儿过了山狗小队那一关继续带着那些玩家们往下走,自己的视角可能真的大概率会出现在那个位置并且与之对视,所以此刻言和传来记忆里的画面等于是以过去的他看向未来的自己,这种明明听起来极是离奇荒谬的结果偏偏让洛言无法反驳,因为这就是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

可言和只是为了跟自己对视看自己一眼?

对视是真的,洛言接受了,哪怕这种可能说起来很扯淡,可洛言不信对方真的就是为了跟自己玩一个恶作剧才这么做,那太无聊,绝对不是自己的风格,所以言和望向这位置的一眼一定有问题。

“吧嗒......”

也还没等洛言想清楚具体可能脑子里的画面就好像点亮的电灯被拉了灯闸,前一秒还算是阳光正亮的画面猛然一黑,最让洛言无语的是还真有一段这样配音而不是自己的脑子里杜撰出来配合。

那声音很熟悉,就是自己的声音,不,或许说是言和那家伙的声音,他在这段记忆到了这里的时候就想到了要发送给自己,似乎真的就是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没了?

洛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到重新去触碰那段明明不属于自己的自己的记忆才意识到真的没了,记忆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就只有这么多,言和想说的话和想要表达的问题就在刚刚那一段单调无聊的赶路画面里。

玛德智障......

洛言突然很想骂娘,只是想想那家伙跟自己的关系洛言不得不放弃了,何况就是想骂都没得骂,至于去找那个家伙要答案洛言不用考虑都知道什么结果,那家伙一定会啐自己一脸然后让自己继续想,问是不可能直接问出结果的。

可就这么一段无聊到爆炸的走路画面能有什么问题?

那段形容一下具体更像是一盒储备的记忆被洛言再一次点开翻看,一次,两次,以洛言的灵魂强度读取这一小短记忆几乎可以在瞬息之间完成,不仅快而且还能够真正观摩不放过记忆画面里任何可以留意的细节。

从对方行动路线到脚步节奏,眼神,表情,甚至每一次呼吸的快慢洛言都能仔细分辨出来有什么变化,然而这些看过对比下来却什么都没有,真就是什么都没有,对方的脚步节奏有变化,但那是因为周围环境导致,平静的呼吸就是最好证明,眼神表情更是无懈可击,从头到尾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洛言不信邪,一次又一次继续翻看,随着翻看的次数越来越多,洛言的目光却是越来越沉默,真的没什么异常,可也正因为这样洛言才愈发冷静,因为他不信言和能够发现的东西他却发现不了,最重要的是洛言并不认为言和会无聊到拿这种东西来消遣自己,所以一定有问题,只是自己还没发现。

五遍,七遍,九遍.......

短短一小段记忆画面短时间内被洛言翻烂了,画面里言和的呼吸抬步甚至都被洛言那极高的灵魂强度记录下来且加以分析,这时候洛言反而不着急了,东西就在这里,那问题自己也一定能够发现。

冷静下来的洛言精神注意力反而从紧绷转为平静,这时候所观摩的对象反而从言和身上重新延伸回到所走的那条更加不起眼看似没有问题的正常人几乎无法行走的路上。

之前洛言就已经看过,这条路上没有任何问题,除了树还是树,脚下唯一的路还是言和主动趟出来的,他真的是完美代入了一个初次开荒的玩家身份。

不过洛言不管这些,他的目光却是重新再一次审视这些完全可以忽略的树木,依然是千篇一律,没什么好观察的,唯一的区别大概就只有这些树木的粗细不一生长年龄也有很大区别了。

一遍,两遍,随着言和的身影越过一颗颗树木位置大小样子被洛言一一收入脑海,记录这些以洛言的灵魂强度来说大概就和一二三四没什么区别,在这一点上洛言相信言和绝对不会比自己要强。

一直到第三遍洛言都能对这些树木位置大小烂熟于心不需要再去看的时候洛言目光忽地顿住了,而脑海中言和传来的那段记忆也跟着停住,洛言发现了一些东西,不过他需要去证明。

下一秒已经被各种姿势浏览观察过不知道多少次的记忆再一次被洛言翻看,只是这一次他不再是一点一点细细观摩,反而是加快了速度,就好像CD按下了快进键位。

言和的行动探索轨迹几乎成了一条线在洛言脑海里留下了痕迹然后被洛言毫不犹豫选择遗忘掉,因为之前的观察洛言确定这家伙完全就是临时开路而不是有什么发现,说白了他也是漫无目的的走。

跟着言和的表情呼吸一切情绪变化也被洛言所抛开,因为这么明显的痕迹言和不会留给自己的,那也太无聊无趣了一点,洛言相信自己的判断。

而最终由言和传送过来的记忆画面里洛言留下的就只有那一株株粗细高矮各不同树轮年龄也大概率不同的树木,这些看似背景板的存在反而被洛言刻意留了下来。

记忆画面快速播放一遍,从开始到结尾,近一两个小时的记忆画面这一次却只是被洛言用了三秒钟播放完毕,一直到最终画面定格在言和那仰头对视实则更像是挑衅的眼神洛言毫无征兆笑了,随即眉头又微微挑起。

洛言也发现了问题在哪里,只是这个问题让洛言也有些诧异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出相较完美处理。

树!

那些树,问题就出在那些树上面,树木有粗有细有长有短这没什么,甚至有些差距反倒是很正常的事情,真要千篇一律反而要惹人怀疑洛言第一时间就会发现了,然而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树木差距大到足够前后相错几十上百乃至几百年呢?

无人涉足的原始森林地域,植被覆盖植被没什么问题,有差距也没什么问题,可同样是在一小块无人涉足的地域之内植物年龄相错超过百年这就很有问题了,而且这也太有节奏了些,自从越过山狗小队后一路走来都是这样,这一路上都有这种过大差距问题出在哪里就很明朗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洛言思路豁然开朗,而且比起言和一路上来的后知后觉能够以更宏观角度去考虑的洛言却是在第一时间想明白了这些问题是出在哪里。

雏见泽,或者说白川乡!

此刻玩家们在《魔方》里所呆的这个地方叫雏见泽,跟现实里的白川乡根本不是一回事,雏见泽里有雏见泽村,有以园崎、公羊、古手御三家为首的村民,但白川乡没有,就算白川乡曾经有过人烟痕迹那他们的名字也一定不会叫雏见泽村。

之前洛言就已经很清楚,表面上看白川乡看似是雏见泽的延伸和代替,可实则两者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没有洛言或者某个存在作为联系这两个地方永远都只会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绝对不会有交集。

然而洛言出现了,洛言不止在白川乡以灵魂力量打开了门户进入了雏见泽,甚至他还直接把雏见泽给作为补足直接融入进了《魔方》。

理论上来说洛言这么做会彻底杜绝雏见泽和白川乡产生联系,可同样不要忘了洛言身在现实,玩家们也是来自于现实,换个角度说就是拥有了天然吸引力和驱动力,最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原本不会有交集的两条平行线有了触碰的条件。

洛言当成把雏见泽融入《魔方》之后就再也没去过白川乡,可现在看来却是白川乡找上了门?不对,或许说是雏见泽主动接入了白川乡更为恰当!

走出雏见泽?

这一次还真的被洛言一语成谶成了走出雏见泽,可以说那些探索雏见泽的玩家一旦走出去打破那扇门等待他们的不是洛言早已经包裹《魔方》的平安京场景而是现实里实实在在的白川乡,一道有了固定位置的任意门!

这样一来问题可大可小,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走出雏见泽的玩家还是那些玩家,只是从那道固定了朝向的大门出去的话失去了《魔方》引导的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进入平安京的,毕竟玩家们没有秋山木子这类天然妖物的灵性,没有《魔方》他们在调动不了灵魂力量的前提下就彻彻底底成了普通人。

这看似对《魔方》没什么影响,玩家们也不损失什么,可洛言却是知道这群阿宅的尿性,一旦他们发现《魔方》是个只是有点神奇的骗局的话那之前他们有多热爱接下来就可能有多不爽,那个已经算是热闹的聊天群怕不是要被这群狗东西给冲烂!

那种场面哪怕就是洛言这个不受影响的创造者想想都忍不住身子一抖不寒而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