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所有人的悲剧
作者:念雪独渡  |  字数:4399  |  更新时间:2021-02-19 10:06:35 全文阅读

阴雨绵绵,屋檐雨落的滴答声,让盯着手机迟迟不见回复的墨仙沉更加急切。台上讲师的每一句话带着着时间凝滞的魔咒,让他备受煎熬。终于,一声铃响,似光芒普照,解救众生。

墨仙沉拿着伞冲出教室,就在十分钟前,他收到了肖玲轩的微信。

“仙沉,我们分手吧!”

...

墨仙沉在女寝楼下踱步,无论发多少消息,仍不见回复。他鼓起勇气,拨通电话...

“...玲轩...”接通那一刻,墨仙沉却不知该说什么。

“哎,我们真的不合适,我有事,别再打扰我了!”

听着这冰冷的话语,墨仙沉愣在原地,有些失魂落魄,一股莫名的悲伤与孤独袭来。

看着来往的行人,墨仙沉只恨这个世界能容下这么多冷漠的过客却为何单单容不下自己。天公不作美,而他人也没有半分怜悯,一辆玛莎拉蒂飞驰而过,墨仙沉被溅了一身泥水。

看到狼狈的墨仙沉,车主嘴角浮现出一个轻蔑的冷笑,优越感大盛,方向盘一个回转,车停在了女寝楼下。

墨仙沉只是冷冷地看了车主一眼,或许这样更适合自己。他正想转身时,却见肖玲轩的身影。

瞬间,血液沸腾冲击着全身,愤怒掩盖了悲伤,墨仙沉此刻就是一座待喷发的火山。因为肖玲轩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下,略带羞意地接过车主的玫瑰,手牵手,迈步走向玛莎拉蒂。

伞一砸,墨仙沉三步并做两步,挡在两人身前。

“仙沉!”肖玲轩吃了一惊,眼神有些闪躲。

“这就是分手的原因!”

“玲轩,他是谁?”男子脸色阴沉。

“...前男友,我们已经分手了!”

“前男友?”男子打量了墨仙沉两眼,伸出右手,指向远方,厉声喝道,“滚!”

墨仙沉一把抓过男子右手,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他重重砸到水洼里。男子极力反抗,但墨仙沉没有罢手,根本不给他机会,一拳拳轰击而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看墨仙沉暴打富二代,之前还嚣张不可一世的男子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惨叫声不断。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墨仙沉呆了,因为是肖玲轩打的。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眼圈微红。

“百鸣,你没事吧!”肖玲轩推开墨仙沉,扶起倒地的男子。

“你完了!”男子起身,眼神怨毒地盯着墨仙沉。墨仙沉二话不说,轮着拳头,吓得男子立刻躲在肖玲轩身后。

“你闹够了没有!”肖玲轩怒瞪墨仙沉。

“玲轩...”墨仙沉喉咙滚动,艰难开口。

“滚!”一样的动作,一样的语气,不一样的人,却让墨仙沉的心碎成了粉末...

墨仙沉漫无目的地走着,任凭细雨打落,后方一辆幻影缓缓行驶,跟随其后,他却浑然不知。墨仙沉坐在公园的铁椅上,望着天空发呆。冰雨打落,没有源头,恰似此刻无家可归的自己,来自哪里,漂向何方。他闭上了眼睛,泪水滚滚而落。

夜幕降临,雨却更大了,远处高楼亮起一盏盏家的灯火,让他如小孩般的终于哭出了声。

一女子,撑着伞缓步走来。片刻犹豫后,她坐在墨仙沉身旁。

墨仙沉抬头,见有人为自己打伞,有些许诧异。他低下头,心中触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那么几个好心人。

“你...遇到伤心事了?”

墨仙沉点了点头。

“我猜猜...被甩了?”

墨仙沉依旧点了点头。

“哦...嗯...你就那么喜欢她?”

墨仙沉不知如何回答,情已断,伤仍在,是爱还是眷念?是迷茫!

“...回去吧,淋成这样,不值得!说不定她现在正和别人...”女子嘴有些笨,不知如何安慰人。

墨仙沉一听,陷入了胡思乱想,只觉顶着一片青青草原,在哀伤与愤怒中切换。

“哎...是呀,不值得...”

墨仙沉长舒一口气,起身朝学校走去,女子跟了上来。

“你?”

“这么大的雨,我送你一程。”

“我这样,还需要雨伞吗?谢谢!你也快回去吧,这大晚上,不安全。”墨仙沉挥了挥手。

女子看着雨中落寞的身影,怜他更怜自己。

第二日墨仙沉没有去上课,高烧不退,浑身乏力,头脑晕眩。辅导员周通敲响了宿舍的门。不见门开,敲门声再响,周通有些不耐烦,直接找室管员拿了钥匙。

“墨仙沉,你被记过处罚,别忘了写一份检讨!”

墨仙沉疲弱此刻暂消,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掀被起身,暴怒质问:“凭什么!”

“凭什么?你胆子不小,斗殴致人重伤!我警告你,别再给我惹事!”周通见墨仙沉病情严重,而且寝室脏乱,捂着鼻子,不想久留,“砰”一声关门离开。

墨仙沉有气没地发,现在看来,自己想要申请撤销是不太可能了,连学位都可能拿不到。这一切的不公,他记在心里,但是这又能如何呢?他只能安慰自己,若是最后依旧无法撤销,大不了不要这学位,以前能养活自己,以后照样能。

周通离开没多久,一通电话,他立刻来了精神,因为是风林一打来的,而这风林一就是肖玲轩现任男友风百鸣的父亲,也是要求给予墨仙沉处分的高层。他清理清嗓子,站直了,很有仪式感地接通了电话。

“墨仙沉在哪?”手机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

“风主任,您放心,我一早就上报了,墨仙沉的记过已经下来了。”周通双手捧着手机,刚开口就弯下了腰,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别他么废话,我问你墨仙沉在哪!”风林一勃然大怒。

“就在寝室!”高通哪还敢废话。

“哪个寝室!”

“A栋505!”

高通刚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他以为风主任想要亲自前来收拾墨仙沉,这可是大好机会,在风主任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不比省几个月的工资送点礼物来得强!

在社会底层挣扎的墨仙沉,对未来的要求越来越低,毕竟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心中的安宁。通过再次降低未来标准,他不再纠结于学位,又睡了一觉。

他还是扛着病痛下了床,手机淋坏了,明天周末家教还得用,他打算去数码市场。

他刚到楼下,又看到高通的身影。

“站住,你给我在这里等着!”

“怎么?你,还要干嘛?”墨仙沉走到周通面前,怒目而视,反正都有处分了。周通被墨仙沉吓了一跳,微微退后几步。

“哼!风主任要见你,你打了他的儿子,就等着吧!”

墨仙沉看着他的嘴脸,气不打一处来。他也想看看对方要将人逼到何种地步,转身回寝。他才懒得和这小人一样,真不知他为了一个马屁,在这里站多久了。

“你给我在这里待着!”高通挡在门前,推了一把墨仙沉。墨仙沉本就有些站不稳,竟一个踉跄,摔倒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高估自己的能力了,也低估了自己的病情,此时应该烧上了40度,眼皮似是灌铅一样。

周通没有一丝愧疚,反倒还可惜此刻风主任没有看到,他下定决心在风主任面前也这么来一次。

就在此时,周通见一辆幻影车上下来一女子,穿着时尚,身姿曼妙,面容绝丽,一时看得有些呆了。女子踩着高跟匆忙跑来,身后两个保镖,他心中砰砰直跳,难道自己要走桃花运了?

“啪!”一声,女子上来就是一个耳光,保镖将蒙圈的周通按倒在地,随时准备动手。

还是那道熟悉的倩影,墨仙沉在她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女子玉手搭在墨仙沉的额头,大惊,拉着他朝自己的座驾走去。

墨仙沉吃惊,看着她,两次绝境都有她的出现,他还是很开心的,这就是天使吧。他推开女子的手,展颜一笑,发干的喉咙艰难吐出“谢谢”两字。

“王叔,把他背上车!”

女子说完,一保镖背着墨仙沉就上了车。愣神的周通还没接受这现状,很快见又有一辆车驶来,来人正是风林一和风百鸣。

“风主任!”周通赶忙上前,弯腰行礼。

“带我去看墨仙沉!”

“他被人带走了...”周通有些紧张。

“什么?谁,带去哪里了!”风林一揪着周通的衣领,喝问道。

“就是刚走的那辆幻影,应该是去医院了!”

风林一一听,大急,揪着周通就忙不迭地跑回车里,风百鸣低头不语,紧随其后。周通心惊,此事恐怕不简单,也不敢问。

“左拐”周通语气有些弱,“这里离花溪医院很近,我猜他们应该是去那里了。”

风林一一脚油门踩到底,朝着花溪医院而去。

墨仙沉有些懵,看着眼前这绝美的女子,一脸的疑问。在他的记忆中,似乎没有人会送自己去医院,许多时候都是自己扛扛就过去了,一股莫名的心酸和触动涌上心头。

女子细细打量着他,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说了自己的名字,她叫宋雨梦。

车停了,墨仙沉一看居然是私立花溪医院,听说挂号费都是几百,他为难了。

宋雨梦无论怎么劝,墨仙沉都拒绝她的陪同,毕竟能帮这么多已经足够了。

“王叔,你和刘医生说一下,别让他排队了。”宋雨梦看着独自朝医院走去的墨仙沉,很是无奈。

墨仙沉见宋雨梦回到了车上,放下心来。他额头浸出虚汗,咬牙坚持,在医院绕了两圈,寻找其他出口。他从停车场的门离开了,本想直接回去的他发现自己确实应该去看看医生,朝着不远处的小诊所走去。他无法开口自己承担不起花溪医院的费用,也不想驳了宋雨梦的好意。

刘医生愣是没找到人,去了监控室,发现墨仙沉已经走了。

刘医生追了出去,还好墨仙沉之前在医院里找了半天出口,现在才走到对面马路。宋雨梦真是又气又急,让司机开车绕了过去。

“就是那辆车!”

听到了周通的话,风林一一看,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墨仙沉看到了熟悉的幻影,通红的脸烧红得更厉害了。他摸了摸脑袋,尴尬地看着车中正瞪着他的宋雨梦。

宋雨梦用命令的语气说了两个字:“上车!”

然而,另一辆车也停了下来,墨仙沉脸色一变,阴沉得可怕。因为他看到风林一,身后跟着周通和风百鸣。

“墨仙沉,之前是百鸣的不对,我是带他来向你赔罪的!”风林一赶忙摆手,语气诚恳。

墨仙沉一愣,看着鼻青脸肿的风百鸣,这事让他着实费解。

“还不去道歉!”

风百鸣一脸不愿,脸色比吃屎还难看,偏着头态度有些嚣张,不清不楚吐出了“对不起”。风林一一脚踹过去,都什么时候了还使性子!

风百鸣被踹倒在地,吓得他立刻爬起身端端正正道歉,看得墨仙沉是一脸迷茫。

“百鸣和肖小姐并没有发生什么,都是误会!我保证让百鸣离肖小姐远远的,此事你看如何?”

墨仙沉看着这狗血的剧情,张大了嘴。

“我的记过...”

“那是周通没搞清情况,放心,我会帮你取消的!”墨仙沉还没说完,风林一立刻解释。周通是一脸委屈,但风林一说什么,就是什么。

墨仙沉点了点头,他可不会认为对方会良心发现,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既然道歉了,处罚也取消了,自己和肖玲轩已是陌路人,他也不想再纠结。

“你是答应了?”见墨仙沉点头,风林一大喜。

“答应什么?”

“此事到此,董事会那边会有结果,记住你们说的话!”车内传出宋雨梦的声音。

风林一一听,松了一口气,想上前却被王叔拦住了。他很是恭敬地对着幻影行了一礼,也对墨仙沉行了一礼。

风林一走时,没叫周通上车,他只能眼巴巴看着两辆车离开。周通心中慌乱,盘算着到底要怎么和墨仙沉解释。他尝遍冷暖,为让领导多看自己两眼,丢掉尊严,泯灭人心,抓住一切机会,奈何还是成为弃子。

“爸,不是还有大伯吗!”风百鸣也是一脸委屈,昨日被打进了医院,今天又来道歉,一句话就禁止和肖玲轩见面,为了追她,自己可没少花钱,都还没开始收利息呢!

“你还有脸说!若是得不到谅解,他也要离开董事会!这下虽我会受到处罚,但哥那边没有问题,这样我就还有机会!”风林一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风百鸣,还是有些不忍,“以后你低调些,别再给我惹祸。记住我的话,别再去找肖玲轩!”

“还要处罚!”

“你是没走出社会,紧急懂事会是白开的吗?许多事岂是一句道歉就能了结的!若是这样,大家族还有什么威信!你成天开着超跑到处炫耀,他们若动起真格来,我们家就完了!”

“他就一穷鬼,我哪知道会摊上这些事!”风百鸣被吓得不轻。

“行了,我也是被你和你妈给闹的,这个记过...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