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花铃(2)
作者:辛旧旧  |  字数:2206  |  更新时间:2021-06-18 22:41:01 全文阅读

道士师兄瞪了瞪眼,然后说:“那个……不是……我就是瞎说的……”

我抓着他衣领,指了指正在忙活着勘察现场,并质询报警人和目击者的警察说:“看来,你对着这老板的死有点了解。那么一会警察询问,我就如实告知,你慢慢去跟警察说吧。”

“别……”道士师兄摇着脑袋说,“那啥……周小姐您咋还记着仇呢,嘿嘿,我说,我说就是了。”

这时候又一辆警车来了。

“厉队长!”我一眼就看到从警车了下来的那个高傲魁梧的男人,没想到还能遇到老熟人。

厉强瞥了我们一眼,脸色很不好,咳嗽了两声说:“怎么又是你们?”

还没等我们有所交流,法医就急匆匆的赶上来跟厉强说,“死因无法确定,得先送回法医部。”

“为什么?”厉强问,“至少能判断是怎么死的吧?”

法医说:“我只能说是心脏骤停。除了手指有一些菜刀造成的细小旧伤,没有任何外伤,也没有窒息、中毒等迹象。如果怀疑是疾病,还得进一步做化验。”

就在刚才,魂魄倒地的同时飘了出来,如果是疾病绝不可能这么快。我也好,苏珉也好,那个道士也好,都能看见魂魄,所以并没有实施一些急救手段,因为都知道已经没必要了。至于那个女服务员,看来是个很老实的下乡妹子,大概也不懂急救。

说来,这现场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你徒弟呢?”我一心抓着道士师兄,都忘记去看他那个徒弟了。

苏珉也摇摇头,八成一时也没注意,竟让那个滑泥鳅似的家伙跑了。

“这个不成器的东西!”道士师兄哼了一声,“要不是看他父母的面子,怎么会收下这个东西,在外面混了这些天,啥也没学会,净给我添事了!”

我可不在乎他那个什么徒弟的事,跑了就跑了吧。哪知他临末说了句:“封家百年巫蛊世家,怎么后生里竟是这样不成体统的。”

封家?

厉强看完了了我们的口供,走过来扫了我和苏珉一眼,眼神很复杂,主要是烟雾和防备,不过倒是没有怀疑:“多半是疾病猝死了,还得等化验结果,也没你们的事了。”然后特意瞥了我一眼,“可以走了,侦探小姐。”

我没多说,眼下我更在意道士师兄说的话,于是和苏珉一起拽着他走了。耽误了一大天时间,只好先找了一个小旅馆下榻。

“说吧。”我关上门,准备烧水泡茶。苏珉紧紧盯着他,等他开口。

道士师兄翘着二郎腿忽然有点得意起来,说:“你们连花铃都不知道?”

他这一得意我反倒觉得有点对他不太客气了。虽然这老小子利用道术到处招摇撞骗,可他的确是少有的高手。

我端了一杯茶水给他:“晚辈不明,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他见我态度变了,接过茶水,却见只是旅馆敬赠的劣质茶叶,有些嫌弃的搁在了一边。不过想了想,又端了起来,握在手里说:“这花铃是一种害人的邪术。”

他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也不记得是那个朝代的事,只知道当权者注重汉学,歧视少数民族。尤其痛恨巫蛊之术,朝内民间都禁止使用,一旦发现有人行巫蛊事就马上抓捕流放,而且还有互相监督的制度,一旦有人举报谁谁并拿了证据,就能得到丰厚的奖赏。于是很多苗人都安分起来,不敢再轻易实施巫蛊之术,而那种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不信任也让整个风气变得很奇怪。

村子里一个姓王的汉子,娶了苗女为妻,生了一个女儿叫楠楠。女孩长到十八岁,亭亭玉立,正是婚配的年纪,当地许多年轻人都趋之若鹜。不过女儿家早已有了心思,爱上了渔户家的打渔哥儿阿贵。

家中父母也都是农户出身,并不反对亲事,只要孩子们乐意,也就是了。

哪知,县令家的少爷也看中了楠楠,多次拎着厚礼准备上门提亲。可苗女洒脱爽朗的个性,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直接拒绝,也不懂得迎合权贵,更不懂得委婉的中庸之道,几次下来,让县令下的公子下不来面子,心里由爱生了恨。

后来,县令公子知道了楠楠早有心上人,还是个什么都不如他的打渔哥儿,更是恨得牙痒痒,咽不下这口气,势要报复。于是一天夜里,就找了自己的家丁将楠楠一家都绑了回家,又派人在打渔哥儿的船上动了手脚。

打渔哥儿命丧大海,楠楠又惨遭县令公司的凌辱,没多久就怀了身孕。

但是村中无人知道真相,还以为小哥儿不幸遭的意外,而楠楠亦变了心。

楠楠悲愤难耐,伤心欲绝,却拿权贵之人无法可想,只是几次都想了断自己,可见父母在身边只能隐忍下来。

直到怀胎五个月,有一次无意中听到一个家丁酒醉说了真相,才知道她心爱的男人是被这个每天睡在他枕边的男人害死的,当场就崩溃了。她开始恨自己,也恨腹中的孩子。可是县令权贵,家中又时刻有护卫家丁,这个县令公子又时时防着她。她没有报仇的办法,但是——除非使用巫蛊之术也。可是,她所学的巫蛊之术大多需要大摆阵法,做祭祀,很难消除证据,一旦被发现,也会连累父母。

有什么办法,不需要这么麻烦吗?

有一天她心情郁闷,在街上闲逛,因为父母被看守着,她又怀孕了,所以县令家放松了些警惕,只派了一个小侍女陪着她。

路过一个巷子口,撞到一个遮住脸的穿着道士袍的人。那人虽然脸被遮了,却没遮住一双凌厉的好似能看清一切的眼睛,那双眼睛一直深深的盯着她。她心里被撞击了一下,直觉告诉她,这人能帮她。

于是她谎称肚子疼,让侍女去药铺那些解暑的药,转身回到了巷子口。

那人果然在哪儿等她。

“这位道长,我……”

那道士打断她,只是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用红绳子绑着一只绢花和一个铃铛的物件,扔在了地上。

楠楠不解,挺着大肚子,仍然礼敬的弯下身子捡了起来,准备递给那道士。

那道士却笑了笑说:“第一百个捡到到花铃的人就会暴毙。”

她木木的不知道说什么,当下就浑身颤抖起来,却不知所措。

那道士笑着说:“你是第九十九个。”说完就转身走了。

楠楠原本的一脸懵,转而变得喜笑颜开。她把花铃装进了衣服里,急急的就回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