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噩梦剧场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行凶
作者:闭眼锁屏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20-06-17 20:00:01 全文阅读

周日傍晚十点,林繁像前两天一样,按照计划在孙顾航小区门后等待机会。

经过两天的蹲守,林繁早已将小区周边的地形,和附近娱乐场所的位置摸清。

小区处于距市中心不远的繁华地带,周围很少有小道或近路,如果想在路上解决孙顾航,要么等到后半夜,路上没有人的时候,要么只能把孙顾航拉近某个小区的监控死角。

前者机会很不好找,后者实施起来不方便,如果林繁用自身力量将孙顾航打晕后,再把孙顾航拉近监控死角动手,事后警察尸检的时候,很容易就发现这个破绽,那样林繁伪装成拦路抢劫的劫匪,很容易就被识破。

而且一旦调查出打晕孙顾航的力量过大,不是常人所为,异能部就很有可能插手这件事,那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谁也不知道现在异能部的手段能不能调查出凶杀就是林繁,而且如果异能部有侦察装备,林繁一旦被扫描,各项属性和常人不一样,也很容易被发现。

林繁决定再坚持一个星期,如果还是没有找到机会,那就只能启动备用方案--下毒。但是下毒这个方案实施困难不说,其次安全系数也不如拦路抢劫失手杀人高。

就在林繁思索具体计划的时候,却惊喜的发现,孙顾航从小区内出来了。

就在刚刚,社会上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孙顾航,叫他去酒吧玩玩,而且还跟孙顾航说今天有不少妹子在场。

孙顾航哪里受到了这样的诱惑,随即挂断电话,穿好衣服下楼出发,准备今晚好好快活快活。

林繁看着孙顾航从小区内走出来,然后就在路边站着,看样子应该是等人过来接他。

果然,不大一会儿,一辆吉博力停在了孙顾航的面前。看着孙顾航熟练的开门,进车。见状,林繁装作路过一样走近到车附近,将薄片形状追踪器扔在吉博力的轮胎侧面。

林繁看见追踪器上的红灯亮了一样,然后便紧紧吸附在轮胎上,同时逐渐失去颜色。

车内的孙顾航并没有看见车外林繁的动作,单纯以为只是个路人路过而已。

林繁看着那辆吉博力走远,然后拿出了自己在商城花三百金币买的道具。

【薄膜追踪器】

【类型:消耗品】

【品质:稀有】

【效果:共可用五次,将追踪器放在需要追踪的目标身上,然后追踪器会将追踪目标的具体位置,每分钟直接反馈到使用者脑中。附着在目标上后,追踪器会自动隐形,且一小时后会自动溶解,但溶解后不会存在任何残留物。目标和使用者距离超过十公里后,追踪器将无法反馈追踪目标的具体位置。追踪器遇水,高温将自动溶解】(4/5)

【使用条件:无】

【简介:某组织生产的第一代隐形追踪器,但由于限制太多,很快就被二代追踪器淘汰,现已不再生产】

虽然是稀有道具,但是距离限制,时间限制和使用限制直接拉低了薄膜追踪器的价格,这才被林繁用三百金币买下。

吉博力开出去不远,林繁脑中就亮起薄膜追踪器的具体位置。但是林繁没有立刻就打车跟上去,而是准备等孙顾航到达目的地然后再前往,如果不跟司机师傅直接说目的地,而是说什么时间往哪里走,这样的做法很容易让司机师傅觉得很奇怪。

二十分钟后,追踪器显示的位置不再移动,林繁拿出手机,打开地图,对比着脑海中追踪器的方位,确认了此时那辆吉博力就在梦幻酒吧附近的停车场,于是便打车前往。

一段时间过后,林繁坐在梦幻酒吧的吧台面前喝着鸡尾酒,装作漫不经心的注视着不远处撩妹的孙顾航。

十分钟过后,林繁喝完了面前的酒就离开了酒吧。他已经确认孙顾航此时就在酒吧内,只要在酒吧附近找个监控死角盯着孙顾航出来就可以了,没必要非要在有监控的酒吧内注视着孙顾航的一举一动。

凌晨十二点左右,林繁已经在酒吧门口附近等了几个小时了,终于看见喝的半醉的孙顾航出来了,同时他怀中还搂着一个穿着暴漏的女人,但是开车接他来酒吧的人没有跟孙顾航一起出来。

林繁知道,自己等了两天的机会来了。

孙顾航此时搂着怀着的姑娘,去最近的宾馆开房,走路的过程中还不断挑逗怀中的姑娘。

现在已经是半夜,路上已经没有人在闲逛了,但是路边两侧的路灯还是将道路照的灯火通明。

林繁跟在二人身后的不远处,寻找着下手的机会。过了没多久,在二人走到一个监控照不到的地方,林繁压了压头上的鸭舌帽,准备动手。

“不许动,抢劫,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林繁走到孙顾航的身后,用水果刀抵住孙顾航的后背,然后小声的说着。

孙顾航听到抢劫二字瞬间吓得清醒,连忙说道:“兄弟,别动手,我兜里有钱包,你拿走。”孙顾航身旁的姑娘听到有抢劫的,吓得也不敢动,生怕劫匪给自己一刀。

就在孙顾航说完话的时候,林繁一刀捅进了孙顾航的后腰,然后捂住孙顾航的嘴,接连补了几刀,直到孙顾航没了动静才停手。

孙顾航身旁的姑娘看见这一幕,一时间吓得六神无主,瞪大双眼,颤抖着后退两步,刚要大喊出声的时候,林繁转身捂着她的嘴,将水果刀接连刺入她的腹部。

在路灯的照耀下,林繁在马路上接连杀了两人。看着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林繁拿走了孙顾航和女人身上的钱包和值钱物品,然后林繁用沾满鲜血的右手压了压头上带的鸭舌帽,转身装作慌张的模样离开了现场。

过了很久,林繁步行从小路回到家中,将自己身上和衣服上的血迹清理干净,然后将衣服和水果刀,还有从孙顾航和女子身上埋在小区后的树林里。处理完这一切后,林繁便回房睡下。

其实林繁并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如果孙顾航只是凭借正当手段追求王欣雨,而不是经常来骚扰她,林繁也不会去管什么。

但是王欣雨已经明确表现出拒绝的态度,然后孙顾航还是不断的骚扰她,作为把王欣雨当成唯一的朋友的林繁,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同时林繁为了一劳永逸,同时永决后患,杀掉孙顾航也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第二天凌晨五点,京市警局收到一通报警电话,一名中年妇女声称在京化路看见两具尸体。

警局连忙出警前往,半个小时后,京化路案发现场已经被隔离开,尸体也已经被带走,现在警察就在现场拍照,收集线索。

在早上七点的时候,一名叫做孙升锐的警员正在查看京化路案发现场拍的照片,然后对身边的同事说:“看死状,二者应该是被连捅数刀而死,像这种死法,要么是第一次作案的人,要么是情急之中匆忙杀人。”

然后孙升锐眯起眼睛再次说道:“等到尸检报告出来,知道具体死因和死亡时间,再进一步分析案情吧。”

早上七点半,林繁准时到达班级,表现的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正常上课,正常玩闹。

下午一点,尸检报告交付给警局,上面写着男子后腰身中四刀毙命,女子小腹身中三刀毙命,此外并无其他外伤,除酒精外,也并未在二人体内检查到其他致幻致命药物,死亡时间在今天凌晨十二点到凌晨一点之间。

同时在尸检的过程中,警方也调查到死者的身份。男子为孙顾航,17岁,独生子女,普通富二代,生前在京市第一中学念高二,为人霸道,平时结怨很多。女子为林正梅,21岁,父亲死亡,母亲改嫁,自己居住,私生活极其紊乱,邻居反映林正梅经常陌生男人回家。

孙升锐看着死者的尸检报告和身份信息,皱起了眉头,忽然想到什么,然后对身后的警员说:“对了,通知死者家属了吗。”

身后的男警员回道:“早就通知了,那个富二代的母亲听到自己儿子死亡的消息,直接昏过去了,现在正在医院休息呢。不过那个女人的母亲听到自己女儿的死并不是很伤心,只是说让警方帮忙火化,就挂断了电话。”

“哎,又是两个家庭被毁了啊,现在这个社会,各种诡异的事请越来越多了,现在竟然有在街上行凶的人了。”说完,孙升锐摇了摇头,表示对这个社会的无奈。

然后孙升锐又对身后的警员吩咐道:“你去吧案发地点附近,凌晨十一点到两点的监控录像都调出来,我要看一下。”

男警员答应了一声,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孙升锐是警员三组的小组长,这个案子就是他们三组负责,刚才那个男警员就是三组的成员。

晚上五点,孙升锐和其他三组成员看完了附近的监控录像,经过分析和对比发现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男人有很大嫌疑。他在死者从酒吧巷子里出来的时候就跟在两名死者身后,一直跟到跟到案发现场,行凶后原路返回那个酒吧的巷子内,消失了踪影。

但是令三组人员为难的是,案发过程并没有监控摄像头拍摄到,而且那个男人的相貌一直被鸭舌帽遮挡,也无法实别除男人的身份信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