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噩梦剧场 > 正文
第一章 精神病人
作者:闭眼锁屏  |  字数:2870  |  更新时间:2020-05-26 19:05:50 全文阅读

在京市最东边的郊区,有一座很少人知道的精神病院。

春末,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万物都透露着一种欣欣向荣的氛围。

第三精神病院。

“林繁,你盯着那苹果看什么呢。”王欣雨问道。

“我在思考现在人口越来越多,怎样才能控制房价不上涨呢?” 王欣雨拿起苹果削了起来,“你闲的吧你,房价上涨跟你有啥关系,你放心,精神病院里永远有你一个床位。”

名为林繁的,看着年龄只有高中生大小的短发少年说到:“那是我的苹果,院里每天才给一个,你给我留着呗。”

“你看你那抠搜样,我这是给你削的,你以为我是自己要吃啊。你那个懒样,我要是不帮你削,你估计不洗就直接吃了。”王欣雨一脸嫌弃的说。

林繁回道:“我那不叫懒,我那叫节省自身能量,进而减少进食,从而达到节约粮食,为国家,为社会做出贡献,你不懂。”

王欣雨继续低头削着苹果,“行了行了,你就别糊弄我了,你啥样我还不清楚吗。”

的确,作为林繁唯一的朋友,王欣雨的确很了解林繁。

自从进入这所精神病院内,本来人缘就不是很好的林繁,也就只有上初中时候的同桌王雨欣会在偶尔来看他了。

“苹果削好了,我给你放在桌子上了,我也该回去吃晚饭了,要不然我父母就该给我打电话催我了。”王欣雨放下苹果拿起书包准备回家了。

林繁拿起桌子上的苹果要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嗯,好的,我就不送你了,下次来记得给我带本书来。”

“上次给你拿的书快看完了?这么快,行吧,这次你要什么书。”

“还是带上次那种侦探类小说就可以了。”

“知道了。”王欣雨回答道,然后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三年前的一个午夜,京市警察局接到一通报警电话,当事人称自己杀害了自己的父母,并说出了自己的地址。因为当事人当时情绪激动,警局迅速出警。警察到达现场后,手举防爆盾敲门之后很快门就打开了,只见房间内一个小男孩满身是血的瘫坐在地,警察进屋之后,小男孩没有任何反抗的被押上了警车。

屋内死者有两名,一对中年夫妇,死因水果刀刺死。天亮之后警察调查邻居得知,当晚的确听到了隔壁房子内传来了女子的哭喊锤门声,但由于害怕邻居并没有出门查看,直到警察赶到才敢开门。

并且邻居反映道,那名小男孩并不是那对中年妇女的亲生儿子,只是因为他们二人无法生育才从孤儿院抱养的,当时领回来时小男孩才6岁多。那对中年夫妇领回来之后并没有像大家想的那样像亲生儿子一样对待小男孩,反而每天打骂小男孩,心情不好的时候打,看不顺眼也打,甚至他们自己把东西摔碎了也会去殴打小男孩。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可能因为小男孩经常被打骂的原因,小男孩竟然染上了很多怪癖,比如经常握笔用手腕剧烈摇晃,或者像多动症一样不停抖动身体,情绪激动的时候甚至还会站起来剧烈跳动,在周围人眼里跟个精神病没什么两样的,父母也因为这个情况对小男孩的打骂更加严重,有时候甚至能把小男孩打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下不来床。

小男孩被带回警局以后,情绪稳定以后很快就把案发过程全都交代了,“当晚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异常烦躁,一直睡不着,脑子里不断闪过父母打自己的情景,然后自己趁着父母全睡着之后拿水果刀先杀害了父亲。

这时母亲可能听到了声响,突然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然后尖叫着跑出了房间。紧接着我追出去杀了母亲,看着母亲的尸体我突然就清醒了,然后我就报了警。”

警察根据现场的情况和邻居的证词,也确信了小男孩的话属实,之后警察判断小男孩可能患有精神疾病,于是就请了专业医生来对小男孩进行了测试,小男孩精神的确有问题,但并没有暴力或杀人倾向,这次凶杀案恐怕也之后多年来夫妇对小男孩的打骂导致小男孩潜意识的复仇造成的。

这个小男孩就是林繁,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其实林繁的怪癖都是他自己装出来的,就是为了让所以人都以为他是个精神病才伪装的。那份调查问卷由于林繁之前就看了很多关于精神病和如何判别正常人是否是精神病的书很轻松就瞒了过去。

就在林繁以为自己就预期的那样会被送入精神病院,然后在精神病院严格监控下度过余生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由于京市当时正值换市长的时候,新晋市长由于不想在刚刚当上京市市长的时候,京市就传出这么大的新闻,同时也不想在自己的当执生涯上抹上不光彩的一笔,于是就命令下属将此时瞒了过去。其实也好办,由于林繁是从孤儿院抱养回来的,同时在学校和平时生活的表现非常异样,在出事之后根本不会有人关心他,只要给那两户人家下达封口令,并严重警告这属于国家机密吓唬一下,这种小老百姓根本不敢跟其他人说,生怕自己惹上什么大麻烦,被抓取蹲监狱。而对外说当晚抓获了一对在逃嫌犯,嫌犯由于抓捕过程中持枪反抗被当场击毙就,而嫌犯的儿子则因为患有精神疾病被送到了精神病院就可以了。

就这样,林繁就被送到了第三精神病院,单间病房,每天都有清洁人员来进行打扫,除了缺乏娱乐项目和食堂饭菜不好吃之外也没什么其他问题。精神病院也不担心病人们逃跑,因为这里建在一个极其偏僻的郊区里面,周围没有告诉公路,如果不清楚路的人很难走出去,就是王欣雨可怜林繁,所以每个一两个月都骑自行车来看看他,顺便给他带两本书给他解闷。不过林繁也的确把王欣雨当成自己的朋友。

第三精神病院52号病房内,林繁又在盯着一个地方不知道想着什么。不知不觉中时间很快就流逝了,夜幕降临。一股尿意从膀胱传来,林繁此时也回过神来向卫生间走去。房间没并没有私人卫生间,每个楼层都有一个公共卫生间。

卫生间不远,很快便走到了。脱裤,下蹲,同时林繁发出一声“额~~爽”的声音。排完身体内的废物,林繁还没提上裤子,走廊就传来高跟鞋踩在地板上铛铛的声音。

“高跟鞋?这个时间护士们早就应该下班了啊,探望的时间也早就过去了啊。”林繁边擦屁股边想。

这时,高跟鞋的声音也到了卫生间门口,开门声也传进了隔间里林繁的耳朵内,同时高跟鞋的走进卫生间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不对啊,这是男卫生间啊,怎么会有女人进来呢?”林繁十分疑惑,刚要提裤子开门看看,低头的瞬间就看见了一双皮肤青黑的脚穿着红色的高跟鞋站在林繁隔间门口。

“不是正常人的脚,皮肤青黑的有点过分了,好像死人的脚,”一瞬间林繁脑子就闪过了这个念头。此时林繁吓得动都不敢动,虽然林繁作为一个不信宗教,只信因特网的无神论者,此时也不得不思考门外站着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还好,门外的那个人站了不到一分钟就自行离开了,高跟鞋的声音一点一点的走远,逐渐林繁就听不到一点声音了。林繁提起裤子站了起来,打开隔间门,先把头漏出去看了一眼,发现那个人的确走了之后才敢走了出来,然后林繁用同样的方式出了卫生间小跑着回了自己的病房。

躺在床上的林繁思考着刚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了啊,怪不得刚才那个人在走廊上走没人管她,这个点病人们都睡着了啊。”精神病院内规定病人睡觉大部分都服用安眠药,为的是防止病人们半夜起来发疯不好处理,但林繁每次都把安眠药扔进卫生间冲掉,因为他知道是要三分毒,长期服用没准会给自己的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睡觉,管她是什么人呢,明天医生查房来的时候跟他反映一下就好了。”林繁也是大心脏,就要不管不顾的睡觉了。

铛铛铛,高跟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一步又一步,声音到林繁门口时突然戛然而止,那个人又站在了林繁病房门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