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宦天下 > 正文
第1章 浮生若梦
作者:江月初梦  |  字数:2516  |  更新时间:2020-05-14 17:09:11 全文阅读

“啊……”

  入夜,一声惊呼打破了寂静的夜晚,使得栖息在树枝上的寒鸦受到了惊吓,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飞入夜色之中。

  除此之外,便再没有别的什么动静了。

  整个院落里面长满了荒草,根本就没有一点的生气院子里面的房间也是破破烂烂的,也就能勉强遮挡一下风雨了。

  “唉,你说这小子也真是的,什么时候出岔子不好,非要在那样的场合出岔子,这不是自己在找死嘛。”

  “谁说不是呢?这么小的年纪,居然就要……算了,不说了,今晚我还要跟他睡一起呢,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过今天。

  你说他这要真的死了,虽说只是个毛头小子吧,但也怪瘆得慌的。”

  看着两个人的身上倒是很整洁的,不过看他们的衣服,皆是上衣下裳,颜色都是黑色的,而他们的头上还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将他们的发冠都给遮盖了起来。

  两人的行动速度不可谓快,也说不上慢,总之给人的感觉并非是两个正常的成年男子的行走方式,乍一看,反倒像是一个女子一样的,缓步轻移……

  两人进入院落里面,便急忙进入了那破旧的房间之中,房间里面没有一点烛火,所幸今晚的月色还是很亮的,勉强能看清楚房间里面的情况。

  “你说,这小子该不会撑不住了吧?昨日挨了一顿棍子,怕是……”

  其中一人对着屋外喊了一下,面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了。

  “行了,别管那些了,都这么晚了,明日还要当值了,若是出了一点差错,当心你的脑袋。”

  屋外的人传来这话之后便不在说话了,无奈之下,屋内这人走到大通铺上躺着的少年,看了一眼这少年,然后急忙将自己的铺盖卷了起来,急忙跑了出去。

  “算了,今夜我还是跟你睡一处吧,即便这小子撑不住死了,我也不用太过害怕了。”

  片刻之后,整个房间、院落,再度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月上枝头,寒鸦依枝。

  躺在通铺上的少年挣扎着睁开了眼睛,接着月色,看着自己所处的房间。

  “这是哪里?我不是已经被大火焚烧而亡了吗?又怎会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还有,那月亮为什么会是带着一丝血色的呢?”

  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让少年的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呼,而这个声音自然是传到了隔壁的。

  少年方才虽然无法睁开眼睛,但也知道有人拿走了什么东西,至于是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

  隔壁的房间里面,那刚刚那了铺盖过去的人听到房间里面的动静,脸都给吓白了。

  完蛋了,估计是那小子当真撑不住,死了,要不然的话,他又怎会发出这样的动静呢?

  少年根本就不知道,因为他发出的痛呼声,将方才那人给吓得一晚上都没敢睡觉。

  可不就是这样的嘛,正常人碰到了这样的事情,有几个人会不害怕的呢?

  少年感觉自己的脑袋晕晕乎乎的,身体根本就无法动弹一下,后背、还有屁股上的疼痛时刻刺激着他的大脑。

  忽然间一阵困意袭来,就是那些疼痛也无法抵挡的了。

  这样的场景让少年不由的苦笑了起来,他记得自己已经死了,那现在应该是在梦里吗?可如果是梦的话,那那种痛感又为何会如此强烈呢?

  少年不明白这些,沉沉的进入了睡眠之中,一阵根本不属于他的记忆传入了他的脑中。

  傅月初,安陵人氏,本为安陵傅家私生子,自幼父亲便离开了他们母子二人,待傅月初三岁之时,其母离世,这是他的生父,安陵傅家大公子傅琮来到了他身边,将他带到了安陵傅家。

  不过,因为他只是一个私生子而已,根本就得不到傅家的重视,而他的父亲傅琮虽是傅家大公子,但也只是一个庶子而已,本就在傅家没有多少地位。

  傅月初这个名字,还是他娘在世的时候给他取的,原本像傅月初这样的人,是不配有名字的,但是他的母亲认为他是傅家的人,故而才给他取了这样的名字。

  傅月初进入傅家之后,便饱受欺凌,傅家的那些公子,不管是嫡出的公子,还是庶出的公子,谁都会对傅月初踩上一脚。

  “哼,你不过是一个私生子罢了,敢在本公子的面前如此猖狂……你娘只是一个下人,你也是我们傅家的下人,别以为带你回来了,你就真的是傅家的公子了。”

  “我不许你们如此说我娘……”傅月初反抗的结果便是被这些人痛揍一顿。

  别说是府里的嫡系公子了,就是傅月初的那些兄弟们,傅琮的儿子,也是当他只是一条狗一样的。

  对于这一切,身为傅家大公子的傅琮却是视而不见的,每次看到傅月初被人打了,傅琮根本就没有一点想要为傅月初出头的意思。

  甚至从傅琮的眼中看来,傅月初根本就算不上是他的儿子,只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

  画面突然一转,一个美貌的女子带着从傅家走了出来,然后将他带到了一处看上去很破旧的大门前,将傅月初送了进去。

  看着那院子里面满是红布,如同鲜血一样的,傅月初想要逃跑,却被那院子中的人给抓住了,然后将他关在房间里面,每天好吃好喝的照顾着,就是不许他走出房间。

  年少的傅月初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既然有人肯给他好吃的东西,那他就在这里呆着好了。

  十多天时间之后,傅月初便看到有人将他的裤子脱掉了,然后一个老头眯着眼,拿着一柄钩子一样的弯刀走了过来。

  “小家伙,以后若是你成了宫里贵人们面前的红人儿了,可不要忘了咱家啊。”

  傅月初很怕,但是却根本就无法挣脱了,他的四肢都被人给绑起来了,口中也塞了一块抹布。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傅月初就被人给放下了,之后他就被带到了这个地方,因为看到他年纪太小了,故而管事的人就安排他每日里都是在花园中做些洒扫的活儿。

  虽然这些活儿并不轻松,可对于不过五岁的傅月初来说,还是很繁重的。

  画面一转,那一日,整个花园里面都被人给戒备了起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拥着一个年方二八的女子就在花园里面坐着,看着花园里面正在盛开的梅花。

  傅月初也不过是在做自己平日里做的事情罢了,看到那女子忘花园里面丢了一枚果核,傅月初也不管那些,急忙跑过去将那枚果核捡了起来,然后塞到了自己的衣袖里面。

  他的动作自然是瞒不过那些人了,还不等傅月初反应过来呢,就被人从背后提了起来。

  “罢了,带下去,杖责二十,以儆效尤。”

  傅月初还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就听到那老人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这番话,这一刻傅月初的骨子里都生出了一丝寒意。

  紧接着,傅月初就被带了花园的拐角处,然后被人摁在了地上,而后巨大的棍子便落在了傅月初的身上。

  “啊……”那股痛感将傅月初整个人都吓醒了过来,心有余悸的在房间里面看了看,才发觉这会儿太阳早就已经升起来了。

  这下傅月初整个人都开始迷糊了起来,有些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这到底是梦呢?还是说已经真实发生过了的事情呢?如果是梦境的话,又怎会那么的真实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