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凶宅体验师 > 正文
第一章 成天酒店
作者:肆北红尘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21-02-03 09:21:09 全文阅读

我,陈天生,孤儿院长大,今年二十五岁,左臂残缺,高中学历,如今一事无成。

  今天,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是我接到生意单子的第二天。难得的穿上了从路边摊买来大一号的西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相普通,因为常年艰辛的缘故,脸上已经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左袖空空飘荡,如果不是身体残缺,或许我就不会在幼孩时期被丢在路边,还好孤儿院的人路过捡了回去,不然我早就冻死饿死在街头。从小残缺给我造就了很多的不好,他人的目光更是直击心灵,让我自卑,也让我在这个竞争压力大的社会找不到一份好工作。有过扑街网络小说作者的经历,自认忽悠人有一套,故学起了长安街那些看相老大爷,美名其曰给自己安上了一个住房体验官的职业。今天我打扮成这幅人模狗样就是要去一家酒店,商家说有间房子诡异,只要我处理了事情就给五百块。

  这个世界有鬼?呵,不可能。

  鬼可怕吗?有穷可怕?!

  我是不相信神神鬼鬼的事情,看相、风水一类更是不信,对我来说看相就是马后炮,从成功和失败的人胡说八道他人脸上的端倪,而且事后都用一句让人无法反驳的话语:信则有,不信则无。屁话,信肯定是有啊,不信自然就没有。这句话到底害了多少人,想必如果不是这句话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受了这些神棍的欺骗。话虽如此,我还是加入了这个行业,其实也是因为走投无路,如果能找到好工作自然不会选择去骗人。不过即便是骗人也能让人图个安乐,收钱再少点,心里面能迈过自己正义的那道坎。

  这行业年轻就是短板,所以我想到了帮人体验住房这个新的概念。今天要去的是成天酒店,第一次出生意还是挺激动的,看着桌子上一本本的奇闻杂志,总算没有白花这些钱去买。

  “剩下的钱只有一千块,房租一个月五百,加上水电费和吃喝一个月能维持的差不多。一趟生意就得五百,一个月只要能出两趟就能混低保,为了别人的安心去骗骗他人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不求骗人过得大富大贵,过得吃饱穿暖就行,没事的。”一切往好的去想,如果不是想通了这个道理我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我住的地方和成天酒店有着两公里的路程,不过大街小巷都有载人的三轮车出入,到成天酒店仅需要十分钟,花上十块钱也不是不舍得。

  “小陈啊,昨天我给你找了一个工作。进厂,当文员,有没有兴趣?”

  我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周姨提着肚皮大的挎包就说笑这朝我走了过来。

  周姨就是我的房东,叫什么名字我不清楚,大家都是叫他周姨就跟着人家一起叫。别看主动给我找工作,其实人品不怎么样。她给我们这些住户做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一切能当废品卖的东西一概不要扔进垃圾桶里,都给她放到一楼的储物间。小气的很,从没对我们这些住户有过真心的关心。而且曾经知道本地有一个传销组织还以找工作为名把一个住户骗了进去,让人家损失了上万块,最后人家找上门来她说她也不知道,说人家把好心当成驴肝肺。本来我也是相信她的,但是有一次我还看到她在街上和一个同龄的大妈说过这件事,说她能挣一半。在那次之后,我就想搬走,奈何有心无钱力啊。

  她给我介绍工作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看她眉中带“倒刺”,就像长安街那些老大爷说的“眉不顺,心不轨”一样。但是人家是房东,我能怎么办?多说两句可能就加我房租,或者是叫人调高我的电表水表。所以只能以现在神棍的故作高深说道:“周姨,太麻烦你了,我已经找到了不错的工作。你看,这身派头行不行?”

  别看我缺左手,其实我还是不吝啬说辞的,只是觉得没必要说,而且说了也没什么意思。但是现在不一样,神棍的话怎么可能少,能胡诌一二便不会放过,多多磨砺说话的功夫也能让自己在这行能够混得更好。

  “嘁,好心没好报,一身的派头都没有姨的这个蛇皮挎包贵。不和你说了,免得耽误你工作付不起我房租。”周姨一向如此,讨不得好就不会继续和我们这些穷鬼说下去,扭着略有浮肿的身体就走进了半报废的小区中。

  谁让人家有钱呢?我也不敢多说。不过那个深绿色的皮包我倒是不知道是蛇皮做的,不由多看了几眼。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觉得真的挺好看,但是突然莫名感觉蛇向我突破扑来的心悸感,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现在是光天化日早就跳了起来。

  可能是最近看书看多了,看一个包包都能出现幻想。不再有多想,看到开着电瓶三轮车的老爷子过来,我直接招手就上了去。

  因为刚碰到周姨的关系,我心生了为以后打算的心思,不是因为周姨不好,而是因为所居住的小区已经建了二十年。听说有人看上了这块地皮,准备拿来开发,也正是这样,周姨在我看来是个大大的有钱的。这年头,有一块地皮,哪怕是小县城也能价值不少钱,是我一辈子都挣不到的。

  一路上,我保持高深莫测的模样,骑三轮车的老爷子没和我说话,我也没有说一句话,待到我到了成天酒店付了钱下车后,老爷子丢下一句“有病”就骑着三轮车远去,留下我一人在揣摩这两个字到底想对我说什么。对于被人说惯的我,他人一句低讽已经对我的心理造成不了太大的打击。毕竟现语有言:骂人者,心有所缺。

  虚静无事,以暗求疵。

  没有再做感想,就在成天酒店的大门口边上拨打了李哥的电话。这个生意就是李哥在长安街找上我的,他是我们这一带的小混混,以前我就被他的“兄弟”揍过一回,后来他赔了我十块钱走了,记得我没有左臂,看我眼熟就给我找了这个生意。

  其实李哥当混混也不易,坐不上老大的位置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只能在老大的边上找点吃的。这次成天酒店的老板让他找个懂行的来解决酒店的事情,给他不少钱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能得五百,李哥肯定拿的比我多,不然明知我不懂还找我干嘛,只想想让我和他一起骗人罢了。

  李哥很聪明,跟成天酒店的老板说找道士在那间闹鬼的房里住一晚,如果真的有鬼,也避免了道士是没本事来糊弄的,让道士在里面住一晚更是逼迫了道士解决出手找麻烦的鬼;实在是骗人的道士的话,如果死了就证明鬼凶厉的很,知道鬼的厉害也避免了老板造鬼缠。这也是李哥不信鬼才敢这么说,成天酒店的老板也晓得这个道理,反正死了人交给警察处理,又不是自己做的,以后那个鬼可能还从酒店离去而选择那些追查凶手的警察。

  我本来就和李哥那样不信鬼,他敢把这些话说给我听也是在考验我有没有吃下五百块的胆子。不吃这个钱我就要流落街头了,而且只要我住一晚还好好的活着,就跟信鬼的老板说鬼被我解决了,以后他身边有人有事情肯定会找我,这样我就能打开生意的门道。

  “你的照片酒店的老板已经给前台看过了,你直接那房卡上去住就行,我在砍人,没工夫跟你废话。”

  李哥的电话打通了,但是快速的一席话后,就挂断了我的电话。不由暗道李哥的凶猛,砍人两个字说出来就像吃饭那样轻松。不过不得不说他们这些年轻人真猛,当初李哥那个兄弟喝得醉醺醺都能一脚踹倒我,厉害!

  咳,这是一个耻辱,不能多想。

  成天酒店,其实就是挂着酒店名字的宾馆而已,不过人家大小也有七层楼,还有电梯,即便是宾馆也是高端的宾馆。以前从没住过这种好地方,今天免费入住,不好好住真的对不起自己。

  柜台的小哥想不到我这么年轻,战战兢兢的把房卡交到我的手上,看了一眼周边没人后,低声正言道:“兄弟,我不骗你,七零五那间房子真的有脏东西。最近晚上,经过那个房间的人都听到里面传出女人哭泣的声音。听说张老板以前的老婆就是在那个房子里面死的,你年纪轻轻的,少一根胳膊饿不死,不用来这里冒险。”

  又是这种晚上女人哭泣的鬼故事?太低端,太通俗了。真的有鬼的话,那个鬼在里面哭个屁啊,是不是傻。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是鬼的话就去把生前不满的人吓死,别做了鬼还那么窝囊的躲在房里哭,丢不丢鬼的脸!

  我白了那个前台一眼,正言道:“虚则知实之情,静则知动者正。正因知此地有鬼,我才前往。除鬼正道是我们这些走阳间路吃阴间饭的人所要做的,你无需多言。明日青天一出,保你酒店不再有鬼事。”

  最近买的书可不是白看的,那些什么什么子的话我背熟了不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说出来别人不知道也显得自己高深。

  鬼?呵,人作怪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