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道争锋 > 第二卷 长袖舞风云
第六十八章 难过是情殇(七)
作者:百里追汉  |  字数:3130  |  更新时间:2020-07-20 10:38:34 全文阅读

罗令朝带着所属门人及一众散修继续前行,很快便靠近了玄源宗的边界。

“站住!何人擅闯我玄源地界!”

一群玄源弟子突然由云后转出,拦在了队伍前方。这些玄源弟子最高不过玄光境的修为,却仗着宗门大阵的护佑,脸上浑无毫无半分惧色。

罗令朝还未说话,一旁领路的金丹长老已然扬手掷出一方令牌。

“朱雀军行事,不得过问!”

为首的玄源弟子听闻朱雀军之名,下意识地便皱了皱眉。他抬手将那令牌捞在手中,查验一番之后又将令牌扔了回来,沉声道:“既然如此,你等过去便是!”

说完,他便带着一众玄源弟子让到了一旁。

待到罗令朝一行乱哄哄地飞远之后,为首的玄源弟子神色不屑地扬了扬眉,暗道:“当初听闻那位朱雀军军主以明气境登临军主之位的时候,还当此人有何过人之处,如今看其这些部下,尽是些乌合之众,才知此人也不过如此。”

罗令朝等人又前行了没多远,便在那位金丹长老的指引下缓缓落入一片山林之中。另外一批影杀殿的门人早已候在此处,见罗令朝等人到来,纷纷现出身形。

“殿主!”

罗令朝原本还以为需得耗费一番周折,见秦禹早有安排,心里也踏实了不少。此时天色尚早,不利于刺客突袭,再加上他们这群人一路奔波至此,早已疲惫不堪。罗令朝便传话下去,让所有人就地休息,待到夜间再伺机而动。

秋媚儿见自己堂下的刘胜也在此处,便招手将他唤至身边,小声问道:“此间,发生了什么事?”

刘胜见她问起,倒也无意隐瞒,便将这两日间的事情细细说与了他知晓。

秋媚儿听闻秦禹和赵红妆双双坠落深崖,不由地一惊,又想起秦禹已然无事,这才又松了口气。

“看此情形,当是那位赵姑娘落难了!”

秋媚儿想到这里,不由地叹了口气。

“我等见秦公子负伤跌落深崖,又为了护住赵家小姐而被那贼人砍断了右臂和左肩,心中已然绝望之极。好在片刻之后,秦公子便通过令牌传回消息,我等这才稳住了阵脚。再后来,秦公子便驾着云舟自行返回了石台,只是不见那位赵姑娘。”

秋媚儿听闻秦禹为了那位赵家小姐,甘愿交出丹方和兵权在先,不惜以身挡刀在后,才知他对她的情根之深犹在自己意料之上。

“他性子本就孤傲之极,对方利用赵家小姐威胁于他便已是触了逆鳞,逼得他低头之后又背信弃诺将他和赵家小姐逼落深崖,更是恨上加恨。再加上如今赵家小姐已然香消玉殒,他心里的恨,就算是将这些人生吞活剐了也消除不了了吧。”

秋媚儿想到这里,不由地幽幽一叹,暗道:“他本是一介枭雄,只因情系赵家小姐才略显和善。此事过后,他心中羁绊已断,暗恨又生,也不知会以何种面目待人。”

秋媚儿叹了口气,正准备转身离去,却突然双目一凝,回头问道:“此番,怎么不见郭堂主!”

当初影杀殿的一众门人听闻秦禹此处酬劳丰厚,纷纷想要前来投奔,却又因为血誓一事而不了了之。最终,只有刚刚晋级金丹的郭玮及其心腹甘愿发下血誓,这才得以留在秦禹身边。

如今,秦禹的身边高手如云,背景来历也是五花八门,其中光是影杀殿的门人就有前后三批。郭玮最先选择地投奔的秦禹,又身具金丹境的实力,是以最得秦禹倚重。

刘胜等人一早就被秦禹派来打探消息,是以并不知道他的后续安排。

秋媚儿却是了解秦禹的性子,深知他做事一向滴水不漏,一举一动都自有其深意。她扫了周围一圈,见郭玮那些心腹也并未现身,心中已然有所猜测。

只见她黛眉一蹙,低声问道:“坠骨崖之事,除了白家,钟家,还有哪家的子弟牵扯其中?”

刘胜略一思索,随即开口答道:“除了钟家,白家两家,并未听说还有别家参与其中。倒是当日的俘虏之中,有个凡人自称是秦公子的堂兄。”

“他的堂兄?既是他的堂兄,为何会和白家混在一起!”

刘胜闻言苦笑一声,道:“这世间,手足相残,背后捅刀的事还少么!”

秋媚儿闻言眸目一垂,暗道:“原本以为他逢此劫难,心中已然够苦了,却不想其中还掺杂着手足相残的惨事。这老天爷,非得将他逼上绝路才肯罢休么!”

“事到如今,钟家覆灭在即,秦家只怕也难逃血光之劫。如此一来,便只剩下白家依旧安然无恙。他还只是一介布衣之时,面对白家的威胁尚且不愿退让半步,如今他重权在握,又怎会善罢甘休。”

“十杀令下,寸草不生。钟家的覆灭,定然会在玄源宗内引发轩然大波,而作为罪魁祸首的他,又将如何面对这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以及苛刻宗规的严惩。”

秋媚儿想到此处,忍不住回头望向来时的方向,“此刻,他又在做些什么!”

此时的秦禹什么也没做,只是站在那里出神。片刻之后,便有一艘通体漆黑的龙首飞舰钻出云层,缓缓悬停于石台前方。

何挺带着麾下的朱雀军将士列阵其上,一边向秦禹行礼,一边齐声道:“我等,见过军主大人!”

秦禹神色淡然地点了点头,这便带着一众亲卫登上了飞舰。

何挺一声令下,飞舰缓缓升空,随即好似游龙一般钻入云层消失不见。

赵家老祖见赵红状犹自望着飞舰消失的地方出神,轻叹一口气。自他从墨师兄口中得知秦禹无意间正将自身气机渡给自己和赵红妆之日起,便一直谋划着要斩断秦禹和赵红妆之间的情根。

白家暗中谋划要利用赵红妆除掉老祖和秦禹,而老祖也正想借此机会将赵红妆从秦禹心中抹去,推波助澜之下,这才有了今日之事。

几番波折,秦禹大难不死,老祖也成功制造了赵红妆跌落悬崖的假象,一切都很顺利。接下来,只需护得秦禹安危,便算是大功告成。只是老祖和墨长机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秦禹的反应会如此酷烈。

修玄之人本就讲究弱肉强食,相互之间拼得你死我活也是常有的事,但杀一人又如何能和灭一族相提并论。

墨长机为了使秦禹能够直面白学敏,已是手段尽出,这才勉强牵制住了白家的一众高手。如今双方势力均已入局,再无旁人能够阻止得了影杀殿执行十杀令,钟家覆灭已无可避免。

灭族之事,太过巨大,根本无从遮掩,看秦禹的架势,也丝毫没有想要遮掩的意思。钟家一灭,白家便可利用此事引得玄源宗内群情激愤,到时候便能逼迫墨长机严惩,甚至处死秦禹。

赵家老祖本是一片好心,却不曾想倒头来反而将秦禹推入了如此绝境,心中自然是后悔不迭。只是事已至此,双方皆是骑虎难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老祖犹自还在自责,一旁的赵红妆却是已然收回了目光。

“走吧!”

老祖见她面色决然,神色一软,低声道:“你若愿意,可以去找他!”

赵红妆闻言淡然一笑,道:“找了又如何,左右不过是拖累他罢了。”

她见自家老祖神色黯然,浑然不似往日那般强势,心头一软,一边挽着老祖的胳膊,一边柔声劝慰道:“就连我,都不曾想到他对我情深至此,老祖您又何必自责。有他如此待我,我此一生便了无遗憾了。”

一语落定,赵红妆自己却是先红了眼眶。她抬起头,想要收回泪水,豆大的泪珠却是止不住地淌了下来。一阵晚风吹过,心头更是忍不住泛起阵阵悲苦。

暗夜终于降临,罗令朝一声令下,人人皆是肃然起身。

“走!”

影杀殿一众门人纷纷蒙上面巾,然后在夜色的掩护下化作一团团的黑雾凭空消失地无影无踪。那些散修也是有样学样,纷纷扯出各种布块蒙住了脸颊。

秋媚儿见状幽幽地叹了口气,随即身形一涣,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夜空之下,一艘狭长的龙首飞舰静静地悬浮在半空。飞舰下方,依山而建的院府好似一头幼兽匍匐在地。

院府内的很多地方都是黑漆漆地没有半点灯火,唯独其中一处花园,不仅灯火通明,更有无数人影交错其间。喧嚣声,哄闹声一阵接着一阵飘上高空,夜风似乎被园中的酒气所染,竟也变得不正经了起来。

秦禹一脚踩住飞舰的护栏,一手搭在腰后的剑柄上,手指轻轻击打着剑鞘,神情冷漠而专注。

一片漆黑的赵家前堂之上,赵显宗,赵志尚等人屏气凝神地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杨质站在秦禹身后,见他杀气腾腾地站在那儿,却始终下不了狠心,忍不住叹了口气,暗自感叹这情之一事果真是说不清道不明。这位军主杀伐果敢至斯,连自家族人也是说杀就杀,却唯独对赵家小姐的族人下不得杀手。

一旁的娄山仞眼巴巴地望着秦禹,只待他一声令下,便要冲下去杀个天昏地暗。

“走吧!”

一语落定,秦禹浑身的气势竟是随之一松,瞬间变得无比低落。

百里追汉
作者的话

晚点没有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