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仙婿 > 第一卷 战神归来
第一章 岳母羞辱,净身出户!
作者:浮沉仙人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20-05-15 23:30:55 全文阅读

南都市。

陈家,一位中年妇女正在大声怒斥道:“沈麟你个废物,你说你还能干什么?一月就三千多工资,混吃等死,吃了就睡,睡了就吃,跟一头猪一样!”

其身前一位青年垂头不语,唯唯诺诺。

他叫沈麟,沈氏嫡长子,因父亲惨死,而不得不入赘陈家。

而这中年妇人便是他丈母娘,唤作何云英。

“错了错了,你还不如一头猪,猪杀了还能吃肉炖汤,可你呢,浑身上下就二斤排骨,连点肉都没有,说你是猪都算夸奖你!”何云英满是冷笑道。

看沈麟唯唯诺诺的样子,何云英便气不打一处来,越想越气地道:“还有老娘闺女都嫁给你两年多了,你看看你整天都在干些什么?洗衣做饭扫地擦桌刷厕所,你说你整天有没有出息?能不能别跟个我窝囊废一样?”

她脸露冷笑道:“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狗眼才会答应沈老大,将灵儿嫁给你,本想借助沈家势力往上爬爬,谁知你那死鬼老爸竟是个短命鬼,白白将所有财产送给沈老二。还真是一只可怜虫!”

“还有你,进了我陈家的门,就要本本分分,安分守己,老老实实地做你的上门女婿,不要多管闲事?”青年闻言身子一僵,似要辩解几句。

何云英当即叉腰,厉声道:“怎么?灵儿不就是跟赵公子吃了个饭么?有什么大惊小怪,难道你连这个也敢多话?”

沈麟面容苦涩,喃喃自语道:“可她是我老婆啊,怎能在外面和别人乱来?”

“谁乱来,说谁乱来?休要胡说!信不信老娘撕烂你的嘴!”

何云英眉宇一竖,满是不善地冷视沈麟,警告道:“你记住,以后你与灵儿分房睡,不准再碰她一根寒毛,也不准对外人说起任何有关灵儿私事?记住没有!”

沈麟当即色变,果断拒绝道:“不可能!”

何云英不屑地道:“老娘是在通知你,而不是在跟你商量,日后要是敢乱说,我废了你!明白么?”她最后厉声威胁道。

最后,她瞥了一眼沈麟后,淡声道:“另外,今晚灵儿不回来了。”

沈麟闻言脸色大变,猛然抬首,死死地盯着何云英,一脸悲愤。

何云英有些心虚,但她也知道自家女婿的秉性,温顺老实,必然不敢反抗,而只要这一关过去,日后便可任由她拿捏了。

故而她心中笃定沈麟不敢反抗,面无表情地道:“这位赵公子家世显赫,乃是南都市首屈一指的大富豪,灵儿若能攀得如此富贵,此后半生衣食无忧。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沈麟木然点头。

见他如此恭顺,何云英也脸色稍缓,但语气仍显冷淡地言道:“准备一下,办一下离婚手续吧。”

沈麟浑身一僵,踉跄将倒。

继而满脸悲愤,青红交加。

最终,他神色颓然,瘫坐在地。

反观何云英一脸得意洋洋,仿若打了个大胜仗,重重地冷哼一声后,便要扭着水桶腰离开。

就在这时,沈麟霍然转头,双目血红,对着何云英的背影吼道:“等等,你们想要攀富贵,我不拦你们。可若是想要给我戴绿帽子,不可能!”

“你让灵儿立刻就回来,现在去把婚离了!否则错过今日后,我绝不会让你们得逞!”

“死都不会离婚的 !!”

何云英闻言顿时大怒,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抬手就是一巴掌,啪地一声,扇在沈麟脸上,指着他厉声道:“给你脸了是吧?还敢威胁老娘,看我不抽死你!”

却不知为何往昔沉默老实的沈麟今日一反常态,双目血红,直视何云英,一字一句地道:“我再说一遍,想要离婚,可以,让她现在就回来!否则,今日之后,休想离婚!”

他不知哪来的勇气,步步紧逼,直视何云英,“否则,要么我死,要么我们一起同归于尽!”

“我若被带了绿帽子,那你们这辈子就休想摆脱我的纠缠!”

“不死不休!!”

何云英有些色厉内荏地道:“你敢!”

沈麟惨然一笑,凄凉道:“我有何不敢,你们这对不知羞耻的母女敢背着我在外面养男人,我就不敢豁出去么?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要不想鱼死网破,就照我说得做!”

他如同一头猛兽,低沉、狠辣而凌厉地道:“让她立刻、马上出现在我面前,我们今日便去民政局离婚!”

看着突然发疯的沈麟,何云英破天荒有些怕了,她有些心虚大声喝了几声后,心中一想,既然这窝囊废愿意放手,让灵儿追求她的幸福,那今日便趁此机会让她彻底摆脱这个混吃等死的家伙,让他趁早滚蛋,也好节省明日的粮食。

当然,离婚之事乃是沈麟主动提出,日后倘若沈家多管闲事前来问责,也可推脱到这窝囊废身上,哼,算这小子识相。

心中主意一定,何云英便眼神鄙夷地看了眼沈麟,道:“也好,日后灵儿没了你这个累赘,将过得更加幸福,算你识相,也不枉老娘疼你一场。”

沈麟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癫狂之色。

何云英一个电话,几声添油加醋的话语之后,便将陈灵儿诓骗回来。

片刻之后,一辆奔驰停下楼下,陈灵儿笑容嫣然地走下,优雅地弯腰一礼,“谢谢赵总”。

车内那位,满脸怪笑,声音却温柔至极,满是深情地道:“快去把事情处理了吧,我等你。”

陈灵儿满脸羞涩,声如蚊音,“好”。

随后三步一回首,再次嫣然一笑,直至彻底消失在小区里。

而那位赵总则笑容缓缓消失,看向某个楼层,目光之中满是戏谑与讥讽,“沈氏麒麟儿?呸,而今也不过一个即将被撵出家门的上门女婿罢了。”

继而便是一阵猖狂大笑从车中传出,“沈兄,我给你的这份大礼如何?”

-----

“如何?”

陈灵儿甩出一份离婚协议书,沈麟垂首不语,默默接过一扫后,当即抬首,几乎咬牙切齿地道:“当年我爹给你们陈家八千八百万彩礼,婚后咱们购置了六十套房,还有那些金银首饰,哪一件不是用的彩礼钱?你居然一分都不给我?”

“现在虽是离婚,但毕竟曾是合法夫妻,你即便不分我一半,也总得给我留一套房吧?”

眼看沈麟还想要‘讹诈’她们娘儿俩,旁边何云英当即如同炸毛:“什么?谁告诉你那八千多万是你家送的彩礼?你爹那个短命鬼当初根本就没给几毛钱,除了象征性的给了几万,还给过什么?”

“对了,你还敢提房子?灵儿名下的六十多套都是灵儿他爸和老娘辛辛苦苦挣得血汗钱,哪个瞎眼的看见是你爸送的彩礼?谁能证明?你个小杂种以后要是再敢胡言乱语,颠倒黑白,小心老娘撕烂你的嘴!”

说着,她将那份离婚协议书往桌上一拍:“这协议书,今日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一旁的陈灵儿似还有些不忍,她自然知道,当年沈麟他爸给的彩礼自然不只八千多万,还有两栋海外别墅,一份农场以及几十万多头牛羊。

总计算下来,足足一亿多。

但她们绝不会告诉沈麟,还有这么多资产。

反正这窝囊废今日要净身出户了,管他死活?

只是可惜了,日后不能再攫取沈氏利益了。

以前沈麟他爹沈琴在世时,她们或许还能借助沈氏媳妇的名头占占便宜,但而今沈琴意外死亡,这一房的数十亿资产尽皆被二房占有,而沈麟这个往昔的家长继承人也失去倚靠,一无所有。

所以她们母女才背着沈麟,商议将这个窝囊废踢开,然后接着沈氏的遗泽搭上赵氏赵公子这条线,要知道赵氏可是比沈氏还要富上三分的庞大家族呢。

据闻赵氏集团下的业务,都开到了京都了呢。

每年少说都有百亿的利润。

百亿利润啊,而陈灵儿只要稍稍张开腿,就能从赵氏那里分走几百万、几千万,如此便宜之事,人生能有几回?

何况,一旦陈灵儿当上‘赵夫人’,那日后整个赵氏集团不就是她们母女的么?

想到如此未来美好的生活,即将到来,何云英、陈灵儿母女都不禁浑身颤抖,激动莫名!

一时间,不禁有些痴了。

而沈麟与陈灵儿办了离婚证,也最终被她们逼着签下了离婚协议书。

净身出户。

真正的净身出户。

因为,那老妖婆何云英说,上衣、长裤都是她们花钱买的,他沈麟没权利带走。

只让沈麟穿着平角裤,滚出家门。

沈麟茫然抬首,惨然一笑。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父母惨死,家产被夺,胞妹被虏走,至今杳无踪迹;而今就连老婆都要跟别人跑了,说不定此刻正在给他戴帽子。

不,现在应该是前妻。

沈麟目光渐渐冷冽,嘴里死死地蹦出几个名字:“陈灵儿,何云英。”

“还有,赵曙!”

“你们等着,等着,总有一天,我沈麟会让你们加倍还回来!”

“加倍!!”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