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最高档案 > 正文
九十章 前所未有
作者:孟渊  |  字数:2270  |  更新时间:2020-06-30 23:25:26 全文阅读

克拉,墨绿色的蛹裂开,赵苟全身赤裸的从里面出来,嘴角带着微笑。

“宿主,请告诉我现在你的情况。”系统的声音再次变得无悲无喜,但仔细听可以听出一丝的迫切。

“哦?我的情况?”赵苟低下头看看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再抬头的时候全身已经被一层鳞片所覆盖。

那鳞片为淡青色,上面暗金色纹路与赤红纹路交错,构成了异样的美感。光滑又有光泽,而凹凸如同山峦起伏的层状鳞片又给人一种巨大的力量美。

他的瞳孔是暗金色的,凤凰血将真龙血脉做了进一步提纯,他的血脉甚至要比原先那只蛟龙还要纯正。

“我感动前所未有的好。”赵苟平抬起双手,他的手掌已然不是人类的肉章,鳞爪分明,指尖延伸出血红的指甲来,他的心里清楚,这指甲甚至要比三阶的兵器还要坚韧。

不仅如此,脑域也是更为稳固了,要是说原先的林东使用精神冲击还能制住赵苟的话,现在的林东恐怕要全力也说不准了。

“好了,我要出去了,该找他们算账了。”赵苟舔了舔嘴唇,上面的鳞片硌得他有点疼。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不想要思考。单单就想要找到很多很多人,好好的打上一架。

意识瞬间离开血脉库,他的双手仍被反绑在后背,他消失不过是几分钟,而系统这边则为他打好了掩护,所以这一来一去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不过恐怕现在的这些擒兽组织成员已经无暇顾及他了,因为马头的不好预感还是发生了,他们的炼成仪式失败了。

“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失败了!”现在的负责人马头被苏醒过来的花泽拽住衣领狠狠砸在地上前者吃痛发出一声惨叫。

“老大,我也不知道啊,而且你看这些材料都已经失去了能量,很明显我们的法阵是起了效果的。”马头躺在地上,不知所措。

“呵,既然有用,那为什么这蛟龙尸体根本没有动起来,你来告诉我!”花泽冷笑,他扫了一眼一脸事不关己的苏北,心中的火就不打一处来。

据他的亲信说,苏北这个混蛋在自己昏倒之后就立即出现了,要不是他清楚这小子还没那么大本事指挥齐天临,不然这一切似乎都死他的预谋。

“苏北,你怎么看。”他阴沉着脸,目光投向苏北。

马头毕竟是自己的亲信,绝不可能在这方面使绊子,这个时候即使苏北什么都没做,也要给他来个责任。

“我?我不知道,况且这里一切都是你在盯着,我只是负责材料的预备。”苏北手一摊,毫不在乎道。

“哦?那我怎么听说在我昏倒后你就在这里指挥这指挥那的,难道你真的什么都没干?”花泽眉毛一挑,看看这小子怎么说。

“嘿,这里人这么多,就算我想要做些什么也不行啊,况且这里面我也出了不少力,总不可能让自己的心血白费吧。”苏北咬牙,花泽的意图他怎么会不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别说不是自己干的了,就算是自己干的也不能承认。

“而且好像你的人当时都把目光放在我身上呢,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花泽怒道,正要撕破脸皮的时候,却是身边人过来汇报情况,这个情况也使得两人不得不分心查看。

“什么,你说准备的人类一个都没死?”花泽惊讶道。

“没错,那些职阶者们现在都醒来了,有几个反抗激烈的已经被我们打晕。”手下人道。

“老大,看来这法阵没起作用。”马头不知何时又重新回到花泽身边,他作为这里的负责人,自然清楚炼成法阵的程序。

那些职阶者们被放在蛟龙尸体旁边,为的就是在法阵启动后通过法术将他们的精血抽干,因为精血仅仅会通过毛孔出来,所以这个过程不会有很大的动静,加上又都放在蛟龙的身边,所以在法阵启动的时候根本没人注意他们,只当他们都死了。

现在的问题是,既然他们没死,那说明法阵根本就没启动,那么那些材料为什么会失去能量呢。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了。”花泽打断马头的思考,同时吩咐手下人将那些被抓起来的职阶者们带过来。

“肯定有人做了手脚,当务之急是把他找出来,老子要亲手杀了他。”说这话的时候,花泽咬牙切齿。

一众被当成材料的职阶者们被带上前来,他们都是闻风而来的猎捕者,为的就是那只稀有的朱雀鸟,可惜猎捕者们做梦也没想到,他们来到这片山脉后并不是以猎人的身份,而是猎物。

“喂,你们他娘的是谁啊,知不知道老子号称汉北一条龙,要是再不放我出去,老子他娘的杀你全家。”一个脸上有一道爪痕的汉子怒吼道,不过他的怒吼后没持续太久,就被旁边的面具人给打晕。

“别打晕了,直接杀掉。”花泽挥挥手,手下人随即一道将其枭首,汉子的大颗头颅咕噜咕噜滚远,本来躁动的职阶者们立时安静许多。

“呵,还真狠,没看出来。”赵苟冷笑,他现在站在人群里面,身上的衣服是系统给他弄的,和原来一样。

“哼,一帮垃圾!”花泽看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于是走进,想要仔细看看这帮人,因为他冥冥中有直觉,问题就处在这帮被抓来的猎捕者身上。

一排排扫过,这里面的猎捕者神色各异,有不屑的,有惊恐的,也有愤怒的,无一例外都至少是一阶职阶者,要不是他们提前在山中做好监控,然后足够击破的话,这些家伙联合起来仅凭他们几十人一时间还真拿不下。

不过放心,绑着他们的绳索是用三阶异兽的筋混合皮毛做成的,至少要四阶的力量才能打开。

“嗯?这个不是齐天临那混蛋的跟班吗?怎么也在这里。”花泽看到赵苟,顿时有了印象,于是问向手下人。

“老大,这家伙杀了狗头,所以我们抓回来要讨个说法。”手下道。

“哦,狗头啊。”花泽想了想,的确自己的队伍里有这么一号人物,于是道。

“别废话了,给他药晕送到狗头他爸那儿,也算是给了交代了,妈的,你们尽给我惹麻烦。”想到狗头他爸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儿,花泽就一阵心烦,但愿这个家伙能平息他的怒火。

手下听到吩咐立即找来麻醉针剂,缓缓走近赵苟,想要将其麻倒。这药只要打下去,至少三天内动都动不了,别说人了,一管子下去大象都受不住。

“唔,来了。”一直苟着的赵苟,见到那人拿着针剂朝自己过来,此时的他也意识该行动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