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康定天下 > 正文
第一章 重生
作者:逸影风云  |  字数:3920  |  更新时间:2020-05-11 14:12:35 全文阅读

南方大学法学院毕业生杨天乐,刚刚参加完人生中的一场仅次于高考的重要考试-国家司法考试,便背上行囊乘车来到了华山脚下。

  杨天乐喜欢用脚步丈量大山,爬山时从不乘坐缆车。他从清晨出发,足足爬了八个小时,才登上华山山顶。饱览华山巅峰奇景后,已是夕阳西下,杨天乐知道,今天得在华山上过夜了。

  八个小时的快步登山,饶是以杨天乐的体力,也已经双腿酸软。他慢慢走下山顶,找到半路上一个凉亭,从背包里掏出矿泉水和面包,准备进食。

  “救......”

  忽然一声求救在远处响起,救命两个字还未曾喊完就戛然而止。杨天乐警觉起来,将矿泉水和面包放回背包,悄悄向刚刚声音来处寻去。

  沿着一条人迹罕见的小道走了一百来米,出现了一片二三十平米的灌木丛,杨天乐发现了求救声的来源。一个身着灰色运动服的壮汉,手持一把匕首,在一个女子面前比划着,低吼着威胁着她主动脱去仅剩的内衣。

  无需多言,杨天乐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他脱掉背包,弯下腰来捡了一块石头,蹑手蹑脚的靠近正在施暴的壮汉,准备从后方突袭。

  这名女子本已绝望,在贞洁与性命之间,她最终还是选择了保命。虽然她也不知道,此人施暴之后,会不会遵守诺言放她下山。

  她伸手到后背,准备解下仅剩的内衣。

  一个年轻的面孔在施暴男子后方出现,让这名女子欣喜不已,解下内衣的手也停了下来。

  施暴男子察觉到女子的变化,猛然一回头。

  随着施暴男子的回头,杨天乐的脚步停住了,他讪讪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迷路了,打扰了,打扰了。”

  若是他手中没有举着一块石头,这句话可能还有几分可信度,但是......

  施暴男子低吼一声,抄起匕首就疾冲了过来。

  杨天乐避无可避,猛然将手中石块掷出,击中了这男子的额头。

  施暴男子遭遇重击,鲜血从额头淌下,却没有丝毫怯意,反而眼中凶光更盛。

  两个普通人搏斗,一人空手,一人持刀,结局几乎已经注定。

  十秒钟之后,杨天乐已经被刺中三下,而那名女子还瘫在地上瑟瑟发抖。

  随着鲜血的大量流出,杨天乐知道今日必无生机,他心中一狠,忽然抱住这名男子,费尽全身力气冲向山崖。

  在空中坠落时,杨天乐心中涌起强烈的不甘:贼老天,我还没活够呢!

  ......

  一阵阵刺痛让杨天乐苏醒。

  我还活着吗?

  不会到阴曹地府了吧。杨天乐脑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慢慢睁开双眼,杨天乐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床边悬着极其精致的床帐,帐上遍绣牡丹花,珍珠帘幕,床柱有鎏金花纹,从未见过如此奢华,让人疑似梦中。杨天乐伸出双手,发现眼前居然是一双白白嫩嫩的儿童小手。

  我的天,难道赶上穿越了,不会是幻觉吧。杨天乐伸手到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痛痛痛!

  看来是真穿越了。也不知道是何朝代,好在看这架势应该是投身于富贵人家,只要不是啥即将被抄家灭族的就好了,老天难得眷顾一次,应该不会这么玩我吧。杨天乐打了个滚,发现床上青玉枕头配着鸳鸯蚕丝被,均是精巧至极。

  听到床上响声,外面两个女子拨开帘幕。看到杨天乐已经转醒,其中一个女子高兴跳起来的大喊:“小王爷醒了,小王爷醒了。”

  另一个女子立马拍了她一下,说道:“在这叫这么大声,吓着小王爷可就吃罪不起,赶紧出去报喜吧。”

  杨天乐打量了下,两名女子年纪都不大,约莫十二三岁,穿着白色绣花小褂子,一副丫鬟打扮。大喊大叫的那个圆脸大眼,长的一副讨喜的模样,眼边还挂着泪痕。后说话的那个鹅蛋脸,柳叶眉丹凤眼,比较古典端庄的样子,看神情也老练的多。

  此时圆脸女子风风火火的冲出房间报喜去了,鹅蛋脸女子坐到床沿,怯生生的问道:“小王爷,您现在有哪不舒服吗?头还痛不痛?”

  杨天乐摸了摸还缠着布包的头,觉着还有些刺痛感,看女子一副焦急的样子,宽慰道:“就有点痛,应该不妨事了,姑娘你不要担心。”

  那女子一副惊愕:“小王爷,你连奴婢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可别是摔坏了脑子不记事了,这可怎么得了。”说完呜呜的哭了起来。

  杨天乐一想,真是下雨就有人送伞,这女子一提醒,正好装失忆。连忙接着话茬:“就是头痛的厉害,想东西有些想不起来,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奴婢叫秋菊,刚刚出去那个是冬雪,您可想起来一点了?”

  “你再跟我说说其他事,我是在哪摔着的啊。”杨天乐也不敢问的太直接,打算慢慢套话出来。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人当先推门而入,几步跨到床前,伸手抚摸这杨天乐的小脸:“康儿你终于醒了,真是谢天谢地。”

  杨天乐定睛一看,这男子大概二十来岁年纪,生的眉清目秀,相貌俊美,鼻梁高耸,双目微陷,疑似有外国血统,身着一件貂皮大衣,头戴金冠。此人脸上自带威势,一看就是久居上位之人,看向杨天乐时双眼却满是慈爱之情。

  杨天乐心里琢磨,这应该是我的便宜老爹吧,听丫鬟的说话应该还是个王爷,但又怕出什么状况,不敢随便称呼。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头痛,头痛,我要喝水。”

  旁边秋菊赶紧端水过来,要给杨天乐喂水。男子一把接过,说道:“本王给孩儿喂水,秋菊你赶紧把大夫叫过来。”这男子端着碗拿着银勺,小心的要紧,还先喝了一口试试水温,再送到杨天乐嘴边。

  杨天乐内心一阵翻滚,心想这古人好像没有刷牙的习惯吧,这么试了一口,这水里还不得一股口臭味啊。可怜现在情况不明白,便宜老子的一片好心这时候可不能拒绝,眯着眼睛赶紧喝。外面又是一阵脚步声接着推门声传来。

  男子回头一看,连忙把碗一放,赶过去扶住进来的女子,一边说道:“夫人你自己病重,怎么就这么跑过来了呢,不是叫了不要惊扰你的吗?是哪个奴才多嘴的。”言语间已有几分厉色。

  这女子一身素衣,容颜温婉秀丽,只是面色有些枯黄。她听到男子有责备下人之意,赶紧劝阻道:“我这病更多是心病,听到康儿醒了,我瞧瞧说不定明儿就好了呢,王爷你要怪就怪我好啦,可千万别为难下人。”

  说完她扑到床边,摸着杨天乐的小脸,端详了一会儿,哽咽道:“康儿你终于醒了,娘亲好怕你出什么三长两短。”说完抱着杨天乐呜呜的哭了起来。

  杨天乐被环抱着,鼻尖闻着淡淡的香味,心中涌起莫名的温暖。

  这女子哭了一会,自己坐了起来,擦着眼睛埋怨男子:“你也不唤大夫来给康儿看看,就看我在这哭了这么久,多难为情。”

  男子哈哈一笑,让出候在旁边的大夫。这大夫四十来岁年纪,留着一缕山羊胡子,见王妃起身,连忙上前给杨天乐把脉,一边问着:“小王爷,现在除了头痛,可有无其他不适?”

  杨天乐就等着他问,赶紧接话:“就是头痛,有些东西想不起来了,我越是去想就痛的厉害。”

  听闻此言,金冠男子赶紧问大夫如何是好。

  大夫拱手说道:“探得小王爷脉象已经平稳,伤势当无大碍。受伤撞到头,倒是会有失忆症状。小王爷年纪这么小,应该不打紧,待伤愈后多半会想起来。我待会开个方子,喝上十日当可下床行走了。切记多静养,少思虑。”

  大夫走后,金冠男子将秋菊、冬雪唤到近前,交待道:“刚才大夫的话可都听到了?”

  二女同时称是。

  “康儿这次受伤,本王原本是饶不了你们两个丫头的,但念在夫人为你二人求情,就暂且放过你们,好在康儿有神佛保佑无甚大碍。给本王牢牢记住刚才大夫所说,若有差池,必不轻饶。”金冠男子说完,便要搀扶着素衣女子回屋。

  素衣女子不愿离开,称要多陪儿子。金冠男子不便多劝,就向秋菊使了个眼色。

  秋菊看到金冠男子眼色,上前劝道:“夫人病体未愈,在此陪的太久难免小王爷也担心,反而不美。奴婢二人在此照顾,夫人尽管放心,待身子好些了,时时都能伴着小王爷呢。”

  素衣女子听得此话,就留秋菊二人在此回房间去了,临了还招呼冬雪遇事不得大呼小叫,让冬雪羞的满面通红。

  看到便宜父母走了之后,杨天乐就开始琢磨着怎么套这两个丫鬟的话,弄明白到底自己身处哪个朝代。便坐起身来,问道:“秋菊、冬雪,你们跟我说说,我是怎么受伤的来着。”

  冬雪抿着嘴不敢说话,秋菊怯生生的道:“小王爷,前几天在后院你要爬假山,奴婢拗不过你,结果你不小心摔了下来,磕了头,当时可把我们吓坏了。你昏迷了好几天,王妃前两天眼都不合守在床边,结果染了风寒自己也病倒了。当时王爷大怒,说就要治我们的罪……”

  说到这里,秋菊还有些怯意,拍了拍胸口:“得亏王妃菩萨心肠,要不然奴婢俩人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说完她向素衣女子离开的方向跪下磕了几个头,冬雪见着也跟着磕了几个。

  杨天乐心想,果然是愚昧落后的封建社会啊,动不动就磕头,待二女起身后跟着说道:“我现在头痛,好些事都想不起来了。你们俩好好给我说说家里的事儿,到时候外伤好了,这些事也都记起来了,父王说不定还能有赏呢。”

  冬雪一听,立马开心的跳起来,说自己啥都知道。杨天乐便让她先讲讲当今是什么朝代。

  冬雪一听就有点傻眼,秋菊白眼撇了她一下,坐到床边说道:“这傻丫头哪知道这些大事,奴婢以前倒是听大人们说过些东西。王爷是大金国的王爷,南边还有个宋朝,西边还有个西夏,不过好像都打不过咱大金,咱大金国可是当世最顶顶厉害的呢。”

  杨天乐一听,居然成了金国小王爷,回头一想便宜父母称呼自己为康儿,不由菊花一紧,连忙追问:“秋菊啊,父王跟娘亲都叫什么名字啊?”

  秋菊道:“哎呀,小王爷,奴婢哪里知道王爷的名讳啊,就算知道也不敢说啊。咱赵王府知道王爷名讳的也就王妃跟管家几个人吧,不过听说王妃娘家好像姓包。王爷对王妃可是世间难得的专情,至今都没娶妾,别说是堂堂王爷,就是世间普通富家翁,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啊。”说着说着秋菊的话就跑偏了,似乎脑中冒出了颗颗桃心。

  杨天乐此时已经大脑当机了,赵王,王妃姓包,叫自己康儿。十有八九自己是穿越到射雕的世界了,还成为了大反派杨康,一想到这里他顿时觉得天雷滚滚。

  抱着最后一丝侥幸,杨天乐再问了一句:“我是不是叫完颜康啊。”

  冬雪开心的应了一声:“小王爷你想起来了啊,待会我就跟王爷王妃报喜去。”

  随着最后一丝侥幸破灭,杨天乐无力的瘫倒在床上。惹的秋菊、冬雪又是一阵紧张,赶紧上前查探,杨天乐无力的挥了挥手:“你们出去一会,我想静静。”

  “小王爷,静静是谁呀?”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