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真者联盟 > 正文
第二章 冰湖
作者:可的年  |  字数:2279  |  更新时间:2020-05-22 19:38:48 全文阅读

若不是亲眼瞧见,宫鸣绝对不会相信。

广袤的玉晶潭下,居然另有一片极寒之地。

在跟随着玄玄子集体穿越过一个古老的传送法阵之后,四周温度陡然降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寒冰湖。

一行十一人,有老有少,卓立在一座高达百丈的冰峰之上,俯瞰全湖。

宫鸣抬眼望去,日月星辰全都不见了踪影,这里的天空也不再是碧蓝如洗,而是呈现出诡异的白色,白的惨淡而又瘆人。

更加奇怪的是,湖面上那一座座矗立的冰峰,一块块巨大的浮冰,居然鳞次栉比的整齐排列着。

一切是那么的自然,一切又是那么的不自然。

每隔大约数里,就有一座奇怪的小型法阵,分为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方位,恰好把整个冰湖包围在了其中。

四周一片死寂,毫无生物活动的迹象。

只是法阵边上的累累白骨,让他感到心惊肉跳。

从形状来看,那并不是动物的骨头。

“我和你们雁师叔正先去检查下阵法,你们在此稍待片刻。”玄玄子眉头微皱,稍作打量便对众人道。

“是”众弟子应道。

玄玄子点点头,又把目光转移到宫鸣的身上,从袖口拿出一张符箓,和颜道:“此地寒冷,宫鸣,你修为低些,这避寒符你先随身戴着。”

宫鸣心头升起一股暖意,心道掌门平日里对他冷淡,这出门反而对自己好了很多,诚心感激道:“多谢掌门。”

他早已冻地哆哆嗦嗦,连忙把那符箓贴在身上,只觉得一股暖流游遍全身,瞬间寒意尽去。

玄玄子和雁正二人驾起各自的法器,一尺一棍,化作两道白光遁去。

“这里怎么会这么冷!”

一位身着青色制式修行长袍,颇有容色的女子忍不住抱怨道,正是九位弟子之一的樊清萍。

只见她双手抱臂,用力的裹了裹身上的青色制式修行袍,仍然觉得寒意刺骨。

“是啊,真他奶奶的难受,这什么鬼地方。”一旁的臧坤附和道,他自身灵根之一是火灵根,在这里被完全克制,冻地牙齿咯咯打颤。

祝之术年纪稍长,修为深,见识也要广些,解释道:“此蛟本命应该是水属性之物,这里冷些,也是正常的。”

樊清萍点点头道:“如此说来,还是齐师兄好,他木系灵根,本命又是梧桐巨木,这里可是他绝佳的修行场所。”

臧坤道:“得了吧,就算是齐明师兄,不也冻的说不出话来,你看看宫师弟,避寒符在身,那才叫一个舒坦。”

一个身高和腰围相仿的男修调笑道:“是啊,宫师弟,你看樊师姐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都快给冻成冰棍了,你就把那张符撕下来给她贴上。”

“去你的,我要是冰棍,王虎你就是只冰猪,宫师弟别听他的。”樊清萍又紧了紧长袍,一边搓手,一边骂回道。

“我说师姐,你不能因为宫师弟长的俊俏就偏心他呀,到时候恶蛟出来,他可保护不了你。”臧坤和王虎平日里有些交情,嬉笑着帮腔道。

“听闻蛟性本淫,像你这样的千娇百媚的人儿一会儿可要特别小心了。不过你放心,到时候只管到我身边来,师弟我可一定会护着你。”王虎说完把身子一挺,把自家胸脯上的肥肉拍地啪啪做响。

樊清萍笑骂道:“呸,本姑娘用得着你来护。不向着宫师弟,我还能向着你啊。那蛟都饿了五百年,出来第一口,肯定得找个分量足的,我看呀要小心的是你吧。”

“咦,宫师弟,你怎么不说话?”

“哎,这呆子又在卜卦了。”

“我说宫师弟,你这卦到底准不准啊。”

王虎把脸一板,正色道:“自然是极准的,去年灵药园的赵执事让宫师弟帮忙卜下自己的姻缘,你们猜猜宫师弟给他卜出什么来了。”

“卜出什么了?快说,快说。”狗血八卦的事情,无论是男是女,都是愿意听的,一起拥了上来。

“宫师弟呀……给他卜的第一句就是命里无桃莫强求。”

“什么意思。”臧坤摸着脑袋,不明所以。

“这都不懂?”王虎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把手一挥,绘声绘色道:“唉,说简单点,就是命中注定要打一辈子光棍。把赵执事给气的……一脚踹了宫鸣的算命摊子,回去后足足三天三夜没下床。”

樊清萍捂着嘴娇笑道:“赵师兄固然是长得……长得……那个了些,可宫师弟你也不能这么瞎说大实话的。”

王虎接着道:“可不是么,就从那天起啊,所有打理灵药园的杂役事,全都给宫师弟一人包圆了。”

“我有一个问题,赵执事为什么三天三夜没下床?”一旁运功的齐明,忽然冷冷的问了一句。

“哈哈……。”众人哄笑。

一番插科打诨,让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些。

宫鸣的背上贴这玄玄子给的避寒符,成为这里唯一不惧寒冷之人。

此刻他脸色阴晴不定,眉头高皱,正盯着眼前的三枚占卜灵钱发呆:

卦语所指共十字: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大凶之兆?大吉之兆?

自家识海里的本命“阴阳钟”一会儿变得血红,一会儿又变得碧绿,两种颜色交织在一起,不断的来回变幻,一刻也不停,敲的他头晕眼花。

这是什么意思?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卦象。

此行是吉是凶,根本无法判断。

吉凶难测。

为何掌门执意要带着自己这个看上去的累赘来到此处?

要知道一张避寒符市值十枚二阶灵石,掌门一向节省,此地虽然寒冷,自此纵然修为再弱,毕竟不是凡人,不至于连这点寒冷也承受不了。为什么会给自己?

难道自己有什么别的用处?

再联想起“阴阳钟”莫名的响起,宫鸣心中那抹不安更加强烈起来。

忍不住出言道:“各位师兄,师姐,卦象显示此行凶险莫测,大家还是小心为上,可千万莫要大意了。”

不过他一个练气三层的话,大家本就不怎么相信,也就是听听,更多的认为是他年龄小些,心中有些害怕。

“别怕,别怕,宫师弟,我们会保护你的。”

“宫师弟,你修为低些,一会儿若真有什么风险,你躲在我们后面便是了。”

“对啊,你放心,天塌下来,有掌门和雁师叔顶着,不用怕。”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他。

这时众人中一个年纪稍长的男修眉头一动道:“都别说了,掌门他们回来了。”

两道遁光闪过,玄玄子和雁正闪现出身影。

玄玄子手持一把玉尺,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的目光缓缓扫视过众人,眼中有抹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然后大声喝道:“众弟子听令。”

可的年
作者的话

新人新书不容易,各位路过的兄弟姐妹求个收藏,谢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