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真者联盟 > 正文
第一章 恶蛟
作者:可的年  |  字数:3493  |  更新时间:2020-06-01 20:03:11 全文阅读

日光正好,苍山山脉最北端的一座山峰上,一行大雁正排成整齐的一字型,方向往南。群雁身皆白色,远远望去,宛如一道白练横展在天空。唯独领头那一只通体黝黑,身长约莫数丈,头顶一片血红,煞是扎眼。

“山后玉清潭中,有一恶蛟,每百年便要出世一次,越过苍山,往南方去,作恶一方。”

“这恶蛟生性极为凶残,所到之处,大小城池,破损殆尽,家禽牲畜,俱被吞噬一空,百姓们饱受其苦。”

雁群正掠过山顶一座玉石雕砌而成的大殿,冷不防内里忽然传来浑厚的声音,震的整个山峰嗡嗡作响。

显然受到了惊吓,雁群原本整齐的队伍一下变得混乱了起来,领头的巨雁嘴角发出嘎的一声长鸣,响彻整个山谷,然后扑腾着翅膀,加速从山头上飞过。

殿中闻声走出一位身穿淡青长衫的耄耋老者,他慈眉善目,须发皆白。左手持一玉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老者抬头望着群雁渐渐消失在天空中,右手掐了个法决,那本显得有些浑浊的眼瞳里多了一丝阴郁之色,嘴里只喃喃了一句:“居然是血顶雁。”便又迈步走回了殿中。

“当……!”随着一声钟响,一道莫名的极寒之气嗖的一下从下丹田直窜而起,飞速的跨越气海,绛宫,直达泥丸宫。

与此同时,识海之中另有一道气息涌出,瞬间两道寒气汇作一道,在识海里打了个转,然后便围着一座奇怪的“小钟”极速蜿蜒游动,让本在寒冰法座上听道听的昏昏欲睡的宫鸣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暮然惊醒。

大殿中清心檀香缓缓入鼻,识海中的那股寒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自家本命“阴阳钟”天生具有预判吉凶之能,为何此时会忽然响起,宫鸣心中隐隐不安起来。

冥冥之中,好似有大恐怖降临。

感觉右腰被人顶了一下,宫鸣揉揉眼睛,发现坐他身旁的丰硕悄悄指了指前方,比划了个手势。

宫鸣会意,连忙抬起头,正好对上了负责今日讲道师叔,筑基后期修士雁正意味深长的眼神。

心中暗道一声“不妙”,再偷瞄了眼大殿正中央的灵木宝座,掌门玄玄子高高的端坐于其上,旁边侍奉的道童正好奉上一杯灵茶,茶水可能稍烫,只见他左右轻轻吹了两口气,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异样。

宫鸣不敢多看,连忙以手掌抚额,略低头,假做思虑状,悄悄把屁股又往本就偏僻的角落里再稍稍移了移,错开讲道师叔的眼神,心中却已开始盘算起今日可能要受到的责罚。

道课分神,不过是小小的过错。

但自家可是个超级杂灵根修士,不光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更混入了一些风雷的变异之力,还有一些诡异的灵根气息却是测也测不出来,灵根之散乱,入门时便惊呆了当时的测试修士。

任谁都知道,在修行界,灵根是自是越少越好。

那些单本命与灵根之人无一不是修行天才,各门各派中的宝贝。

越往下就越次之。

绝大多数修仙者的灵根都是二,三之数,已算资质不错。

灵根过三者,资质平平,修行这路便及其坎坷,能至金丹者寥寥无几。

过五者,便可称之为废物。

各种灵根齐聚,说得好听就是样样通。可本来该一条灵根容纳的基础灵力现在分散到这么多灵根上,那么换一个说法,也就是样样不通。

像宫鸣这样,可谓修行之鬼才,废物之奇葩。

若不是本命“阴阳钟”恰好入了掌门法眼,恐怕早就被逐出山门。

入门之后,人微言轻,门中修行资源,每次都分配的极少,粗役杂活却是一样没少干。

这不,门里刚刚引进一批一阶三阳草,这耕地的任务就不出意外的落在他头上,偌大的灵田,他一人从早晨忙到深夜才耕种完毕,回屋时已然累成了死狗。

一觉睡醒,腰酸背痛,已是日上三竿,连每日最重要的道课都差点迟了。

他本身灵根低劣,修炼困难,再加上每日里一堆杂事,这些年修为始终停留在炼气三层下阶。

就这样恶性循环,更加不受待见。

今日讲道的雁正乃是掌门玄玄子的师弟,筑基中期修为,门中的传功奉行,为人一向严厉,此时走神若真是被发现了,想必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只是料想中的处罚并没有来临,雁正那浑厚的声音还在继续。

“当年我派祖师雁南归雁老祖以无上法力将其镇压在这玉清潭中,至今已过去了五百余年,如今封印之力渐弱,算算时日,已快到了此蛟再次脱困之时。为苍生计,掌门已决定,挑选门中最出色的弟子九人,随我等一并入潭中降妖除魔,彻底出去此害,不知你们可愿意?”

话音刚刚落下,只听“轰”的一声,原本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打了个响雷,连带着天色也昏暗了下来。

有狂风骤起,呼啸而过,原本敞开着的殿门被吹地吱呀作响。

山雨欲来风满楼。

雁正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一旁侍奉的凡人道童赶紧关上了殿门。

雷声过于响亮,把正胡思乱想自己要受到如何责罚的宫鸣又吓了一跳,再次偷偷抬起头,这次却似乎看到了掌门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又斜瞅了雁正一眼,见他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自己身上,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只是心中疑惑,传说百年之蛟,已不逊人类金丹修士。这恶蛟少说也有数百年之龄,按修为,或可比拟元婴大修士。若是再往上,千年则可能化形成龙,那更是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自己一家小小宗门,后山怎会有如此可怕之存在。

更何况自家掌门玄玄子也不过是筑基后期修为,凭什么去挑衅这等凶物?

莫不是脑壳子瓦特了。

是个明白人都知道此行恐怕凶险异常。

大殿内听道者不过数十,老幼皆有,俱是练气修为。

其中胆大的尚能勉强镇定,只是脸色稍稍泛白。

而胆小的却早已面露惧容,身体微微发抖,把头低下。

当然也不乏天不怕,地不怕的,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唯有坐于最前端的一位剑眉星目,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依然平静,只见他面色如常,丝毫不为所动,年纪虽小,却已经是练气六层修为,气势隐隐已有大家风范。

众弟子惧怕的表情尽入眼底,雁正嘴角微微一撇,一切早在他预料之中,他把语气放缓道:“尔等不必担心,那恶蛟被老祖封印在此地数百年,现早已油枯灯尽,虚弱不堪。我等此刻前去,正当其时,定能一举击杀此獠。”

话音刚落,只见那俊俏少年已率先缓缓起身,口中朗声道:“降妖除魔,正是我辈修道人的本份,弟子雁飞愿跟随掌门。”

眼见有人出头,立刻又有三男一女,起身响应。

瞬间已达到五人之数。

雁正双手一拍,笑眯眯的看着身前弟子赞赏了一句:“好”。

然后转过身去,和掌门玄玄子交换了下眼神,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又转过身来道:“受掌门令喻,樊清萍,王虎,臧坤,武未明四人直接晋升为内门弟子。”

此话一出,先前的三位男弟子先是一楞,立刻喜形于色,嘴角咧开了花。齐齐拜服于地,对着雁正身后高台高声道:“多谢掌门赏赐。”

阳明大世界里,修仙宗门林立,多不胜数。可无论是哪一门哪一派,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可是有云泥之别。

无论是灵石灵地,还是修行丹药,一应事物,比外门起码多了数倍以上。

他们四人都是杂灵根修士,本命灵物也很普通,修炼到如今不过炼气五,六层的修为。若平时想升为内门弟子,没有个几十年苦修,根本不可能。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当一辈子的外门弟子。

既然掌门和师叔两位筑基修士都去,想来也不会太过危险,

眼看着四人还没出力,便凭白得了这么大的好处,不少弟子都在为自己先前的瞻前顾后暗自后悔。

好在亡羊补牢还来得及。

雁正继续道:“后面其余参与此事者,现一应事物待遇,皆按照内门弟子供给,待事完之后,再晋身内门。”

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单单冲着内门弟子的身份,就已经值得冒一次险。

“弟子齐明愿往。”

“弟子祝之术愿跟随掌门。”

“弟子……”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些本就在犹豫不决的弟子终于下定了决心,一眨眼的功夫,九人之数已齐。

自始至终,宫鸣都静静窝在他的角落里,一言未发。

若说没有心动,那是假的。

可自家人知自家事,凭自己练气三层的修为,莫说掌门不会同意,就算是同意了自己只怕去了也是给大伙添乱。

更为重要的是,他隐隐感觉,能让自家掌门许下这么大的好处。只怕此行,不会那么简单。

至少,不会如雁正师叔所说的那么容易。

哎算了算了,反正与己无关,想那么多干什么。一会儿还是用“阴阳钟”起上一卦,瞧瞧自家最近运势如何,才是正理。

心头正思索间,耳边传来“咳……”的一声。

那是玄玄子的声音。

本显得闹哄哄的大殿立刻安静了下来,都知道掌门有话要说。

“咳……咳…… 此次我等为民除害,几乎可以说是倾巢而出,家里没有个实在的我放心不下,这样罢,飞儿你就不必去了。”

雁飞闻言,英俊的脸上露出不解之色,疑惑起身道:“如此大事,弟子身为内门,怎么能置身事…….”

玄玄子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弟子,脸上满是赞赏之色,但还是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语,斩钉截铁道:“不必再言,我意已决。”

听掌门如此说,那雁飞本就是个听话的性子,闻言也就不再争辩:“是,弟子领命。”

玄玄子满意的点点头,道:“既如此,得再选一人。”

“再选一人?”

“何人?”

只是众人还没有回过味来,便得听玄玄子道:“宫鸣,你且随我去一趟吧。”

“我?”一霎间,宫鸣楞了神,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旋即变了脸色。

“轰……”隆隆的雷声响起,殿外酝酿了许久的大雨倾盆而下。

可的年
作者的话

新人新书,什么都求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