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明月冷剑心 > 第一卷 本非江湖莽撞人
第一回 雪夜路茫茫
作者:玄鱼幻梦  |  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20-08-09 15:09:13 全文阅读

寒云昏黑,凝结万里,雄关盘虬,傲立飞雪。皮裘不暖,寒刀冻断,飞鸟绝迹,白日如夜。

  雪岭连簇,北风如刀,正是三九时分,本想这银装素裹,白雪皑皑,或是北国风光,却不想这西南平阔疆土,也有如此奇异之景。

  不远处见一白马奔来,那身高膘肥的良驹蹄踏飞雪,奔驰甚急。

马背上伏着一身着厚皮袍的中年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身后背着一口漆黑的大刀,伏在鞍上,冲寒冒雪,又紧了紧敞开的皮袄,可即便如此,那刺骨的寒风仍是无孔不入,叫他裸露的皮肤红紫,双眼微眯。

  那迎面扑来的雪花打在脸上生疼,复又垂下头去,口中哈出断续的白气。

冷若寒铁的裘衣将他牢牢捆在马背上,不敢抬头,方想直起身子呼一口气,稍一张口,便是灌入一口雪水。

  头顶虽黑云盘踞,纠葛翻腾,不见丝毫日头,好在那若月光般银白的雪光,亦能为他指路。只留下一路清晰的马蹄印,向北进发。

  越往那山谷中走,雪原深处行去,风雪愈发紧密,耳畔只有连绵的冷风呼啸,已然听不见那剧烈的心跳和喘息。

雪原深处积雪深厚,不似先前那般,还能踏到稳稳当当土地,如今却好似踩在棉花上一般,那人默默夹紧了腿,生怕坠下马来。

  忽闻那白马仰头一声凄厉的嘶鸣,前蹄猛然向下陷去,扑倒在地,卡在雪中,也将那背上的大汉掀翻,一头扎进积雪中。

良久,才强撑着站起身来,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那雪水已然开始凝结成细小的冰晶。

  双腿也陷入雪中,回头看那数步外的白马,已然无力起身,便冷哼一声,撇下了那畜生,已刀作拐,拔腿继续前进。

  一步深一步浅,歪斜着身子艰难地抽出那陷在雪中的半截腿,复又插入雪中。裤腿早已湿冷无比,渐无知觉,两脚冻得紫红,脚趾肿胀的有平时两倍大,可那大汉仍不肯止步,最后竟伏在雪地上,连走带爬。

  不知栽了多少次,停了多少时辰,只知那寒风飞雪没有丝毫停息的征兆。

那在雪峰盘旋的老鹰竟展开翎羽向他飞来,似乎已将这即将冻死在这无垠雪原中的汉子视作果腹的冬粮。

鹰啸划破长空,那汉子渺小的身影终于消失在飞雪之中。

  双腿如有千斤之重,视线也越来越模糊,手脚都已失去知觉,只凭着那最后一丝神智牵扯着那沉重的躯壳,下意识的继续走着。

江湖中人,将兵器视作性命,可如今那大刀却成了累赘,汉子毫不犹豫的将她弃在了雪中,只求减轻负累。

  终于望见那数十步外的一棵枯木,拦腰折断,斜插在厚重的积雪中。

那枯枝之下,又露出一小块木牌,似乎只是甚么东西的一角。

  那汉子宛若看到了救命之物一般两眼放光,若饿狼似的向那枯枝拔腿奔去,似乎在这一刻忘却了所有寒冷与疲倦。

扑倒在那枯枝之下,埋头便用双手挖掘起来,紫红的指头无力的将积雪拨开,动作虽缓,可呼吸却越来越急促。

  额头爆出的青筋有如青色的小蛇一般密布,双眼瞪得滚圆,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轻轻颤动着,不停念叨着:“是了,是了,正是此处!”

  再低头看去,那身下的雪地已被掘出一块坑洞,坑中躺着一块残破腐朽的木牌,似乎是极为简陋的墓碑,只见其上正歪歪扭扭的写着四个字,依稀能辨,写的正是“风雪无安”。

那汉子朗声笑道:“时隔数十年,老子终于找到了,正与传说中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将那木牌丢在一旁,又手脚并用的继续向下挖去,直至整个人都站在那雪坑之中,拨在一旁的雪也已堆成小山几座。

  双脚结结实实的落在那腐朽的棺椁之上,沉重的身躯将其压塌,双腿卡在棺材盖上,又紧咬牙关奋力将棺椁打开,木板蹋裂,只见那棺椁之中装的并非是甚么人的尸骨,而是几本已然泛黄的书册,或许是在这冰天雪地之中的原因,虫蚁不生,才使那书能保存至今,不损分毫。

  汉子已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微微颤抖的伸出双手,将那六本书缓缓捧起,脸颊上竟滚下两行泪来,喜极而泣,竟能让这八尺的铮铮汉子泪如雨下。

  可正当他欲翻看那书册之时,忽闻风雪之中,山坳深处传出一声崩弦之响,声若惊雷炸裂,刺破长空,“嗖”的一声极快的向那汉子身后飞去,眨眼间便扎穿了胸膛,只留下一个小指粗细的血窟窿,那翎羽箭带着殷红的鲜血,扎进了身前的枯木之中。

  巍峨的汉子有如泰山崩塌,一身闷响,便倒在那棺椁之中,胸口血流如注。

一身着蓝锦劲装披头散发的男子将那金羽宝雕弓搭在肩上,将那指尖夹着的三只翎羽箭收回,踏着松软的雪地缓步向那汉子的尸首走去。

  “只当是名震江湖的八荒刀严洛水有何等本事,不想连自己的佩刀都丢了,又凭甚么能得到这雪中遗卷,有甚么资格将其据为己有?”

  原来此人正是江湖上有名的神箭手,雷电风火曹朝雨。

正因他箭法神妙,百发百中无虚弦,速如风雷势若火,故而闻名于江湖。

不过此人名声却不大好,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若是阻拦了自己,即便是那无辜百姓也一并射杀,从不留情。

  躬身拾起那六本雪中遗卷,用手掸了掸其上的积雪,险些被血迹沾染,又从怀中取出一块蓝锦布,三两下将书裹在其中,绑在身上,又扫了一眼那死不瞑目的严洛水,冷哼一声,便要离开。

  头顶之上一道白光闪过,寒风扫来,那曹朝雨暗道不好,连连后退,可不妨一脚陷入雪中,难以抽出,心急如焚,汗如雨下,急忙抬头望去,瞳孔急剧收缩,一白衣剑客悄然落下,挺剑刺来,步步紧逼。

  剑客挽了个剑花,剑柄在指尖旋转,雪白的剑身扫出漫天剑影,有如梨花纷落,满天飞雪。

方寸之间,指掌之中,变幻莫测,有如银蛇缠身,不离分毫。

  那曹朝雨大喝一声,竟将那剑客喝住,趁此机会拔腿而出,贴地翻滚半蹲在一旁。

那剑客这才知晓他是虚张声势,又要仗剑劈来,曹朝雨却大喊一声道:“且慢!”

  “你还有何遗言,本公子准你说出便是。”那剑客轻笑一声,也不急杀他,收剑入鞘,下颌微抬,不以正眼视之,傲慢地说道,“反正在冰天雪地之中,你也无处可逃!”

  “方才观阁下剑法,极为精妙。敢问你可是那方寸白衣剑东方白?”曹朝雨眯着眼睛,谨慎的问道,见他收剑,便动起了心思,两手徐徐向身后摸去。

那东方白也不隐瞒,闻言冷笑一声道:“亏你还有些见识,可本公子今天乃是为那雪中遗卷而来,无论你怎么说,都是必死无疑。”

  曹朝雨一边与他周旋一边转动脚跟,轻咳一声赔笑道:“你看着冰天雪地,寒风飞雪,你我二人若大战一场,只怕是两败俱伤,不大体面。

本是江湖同道,又同是为着雪中遗卷而来,何必弄得不好收场。不如就此罢手,你我二人共同分享这至宝,你看如何?”

  谁知那东方白却低头抚摸着宝剑,徐徐说道:“殊不知,狼多肉少,僧多粥少之言?如此绝学,焉能与他人分享?且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跟了那严洛水二百八十余里,本公子难道不是跟了你如此远的路途?如今那雪中遗卷近在咫尺,唾手可得,焉能让与你?”

  “既然如此,那便没甚么好说的了!”曹朝雨眼疾手快,纵身跃起,向后翻了三四个筋斗,转身落地之时,那宝雕弓已攥在手中,虚扯一弦,若山崩地裂,天降雷火,那东方白闻听弦响,慌忙侧身闪躲,不见箭来,方知是计。

再度抬头之时,那翎羽箭已到眼前。

  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空旷的雪原之上。

好在那雪山距离尚远,否则引发雪崩必然使这二人埋尸雪中。

而那曹朝雨箭射东方白右眼,那箭头深深地扎进眼窝之中,已然是血肉模糊,哀嚎连连。

曹朝雨得了手,亦不与其纠缠,便要快步离开。

  谁知那东方白却咬紧牙关,扯出翎羽箭,弃在一旁。

那血红的眼窝之中血流如注,顺着脸颊滴下,将白衣浸染,落在纯白的雪地上,若梅花散落,猩红绽开。强忍剧痛,那东方白飞身而起,两指在那剑柄上微微一点,白虹飞出,梨花坠落。

  曹朝雨闻听身后风动,杀气丛生,急忙回身,同时侧身闪过,怎奈躲闪不及,左肩被剑锋划破,割开衣衫,翻出皮肉,鲜血渗出。

见东方白誓要拼个你死我活,这才又急忙扯开弓箭,怎奈五步之内,那东方白已挺剑刺来,仓皇俯身躲过,可东方白穷追不舍,步步紧逼,令曹朝雨焦头烂额,难以还击,只得连连躲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