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从送外卖开始 > 正文
第十五章:神秘的老板周青!
作者:坐山老人  |  字数:4446  |  更新时间:2020-05-24 23:52:18 全文阅读

搞了半天,中年妇女围绕的核心话题无非就是“你能原谅妈妈吗?”

“你现在还好吗?”

“妈妈对不起你……”之类的。

中心思想重点突出在道歉、母爱这两点。

然后就轮到白衣女鬼这边,基本就是接受、表示理解。

最后自然是皆大欢喜,母女间和谐有爱的暖心场景,搞得感性的李云溪哭的稀里哗啦...

当然罗候也没有忘记正事,那就是老许的死因,结果问了半天,白衣女鬼只能表达出这件事和她无关、很复杂、另有其人。

至于这另有其人指的是谁,她也不清楚,手腕处红绳的来历她同样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罗候愁了半天,很是怀疑小女鬼对自己有所隐瞒。

结果中年妇女出来作证说这红绳确实来的有些莫名,因为出殡送葬前从来没有见过女儿有这东西,自己还以为是殡仪馆的特别……额……算是礼物吧,所以也没怎么在意,谁知道,里面弯弯绕绕这么多。

哎、

看来想要了解真相,估计又会是个有生之年系列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慢慢来吧~

“好了,想知道的都知道了,该解释的也解释清楚了,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我也该回去了。”费了半天劲,经过半天的双向翻译,罗候感觉自己嗓子快要冒火了。

有心想整杯水喝,可一想到中年妇女的手段,还是算了,悻悻的拿出烟,还是老实的抽烟比较靠谱些。

中年妇女对罗候抽烟的举动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感激不尽“没有了,谢谢你,真的很感谢!我对之前的行为感到非常抱歉!”

“别别别!不用客气,你支付报酬,我选择原谅加帮忙,这本来就是利益交换、公平的交易,只要别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就好。”罗候吐了口烟,从上衣口袋拿出支笔,从茶几上抽过一张报纸刷刷的写下几笔“呐,这是我的银行账户,到时候直接把钱打到这张卡里就行。”

“好的,您慢走!”

中年妇女恭敬不已,起身要送客。

“别……你多多休息,平静的消化一下,趁这头七还没过,好好的和你女儿相处相处,不用送了”看到中年妇女起身,罗候吓了一跳,赶紧压住她的肩膀。

背后交给陌生人的亏他已经吃过一回了,不想再吃第二回,尽管中年妇女的心态得到改善,可还是放心不下,毕竟被自己狠狠的敲了一笔,难保会生出其他想法。

说到底还是不信任……

离开老公房,刚走出阴暗潮湿的楼梯通道,迎面而来灼烈的午后阳光照耀的格外刺眼。

耽搁了不少时间,老张头那边居然没有打电话催,倒是一件稀奇的事。

既然这样,罗候决定等什么时候那边来电话再回去,谁知道那老头气顺了没,离开前口口声声说要举报,工钱不能被白扣不是?

骑着摩托车,来到小区门口拐角的便利超市,停放好车,进去买了瓶矿泉水和香烟。

结完账咕隆咕隆灌了几口水解渴,还别说,广告词一点都不假,还真的有点甜味。

“你不怕她反悔吗?”

罗候蹲坐在花坛上,正品味着中华带来的话梅般余香,沉醉其中,突然被李云溪给打断。

“你觉得她会吗?你要是知道,她不照做倒霉的还是那个白衣女鬼。”

反悔?

给她几个胆子都不敢!

根本无需担心。

那个中年妇女可以说是生无可恋了,可那只是不知道她女儿居然还以鬼魂的形态存活于世,而现在,至少她又有顾忌了。

“哼!别指望我帮你,不说这个,就你的条件也太过分了一点,哪有逼迫人家卖房的!”

罗候的意有所指李云溪清楚的很,这是要假借自己的能力来威胁无助孤寡老人,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毕竟罗候根本任何办法可以威胁到白衣女鬼。

“指望你?”罗候捧腹笑出声“额……哈哈,别搞得你很重要一样,我既然能看得到这些,那就说明定然有办法让她消失,相信我,暂时的无解并不代表没有答案,而这,仅仅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李云溪。

好气啊,但又不得不保持微笑……

这个死渣男越来越拽了,要不是今天有老娘在,你生死还未定呢!

嗯、

老娘不重要!

那就等着吧!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另外,在你看来觉得很过分,相反的,我就觉得这特别的公平。等价的利益交换而已,别搞得她很亏似的。”

事实就是如此,罗候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在这笔交易中是赚到的一方,只能说是双方都不亏,相比较起自身曾受到的死亡威胁,这点钱真的不多,至于帮那对母女,这可以看做是免费赠送服务,如此而已。

“.............”

李云溪再次被说的哑口无言,还真没想到,这死渣男的诡辩这么厉害,不得不佩服。

罗候也没有继续谈下去的欲望,对着空气讲话的感觉怪怪的,路上行人本就多,只要是个人谁都不想被当成神经病一样看待,自己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细细的回味了一下,好像几十块的烟和十来块的烟也没什么区别嘛!

哦,可能值钱的就是那股话梅味吧!

呵呵!

玛德血亏。

贪婪的吸掉最后一口后又续上一根,眼睛贼溜溜的盯着来回过往的小姐姐。

可惜不是盛夏时期,天这么冷,一个比一个裹得还严实,就算是穿裙子的,也看不出身材的好坏。

看来看去比较后才发现好像还是李云溪够味,毕竟人家是鬼,没有冷热这一说,薄薄的黑色连衣裙看上去美艳大方,破碎的裙摆更是添足了诱惑。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好好的……

正想着,喉结上下鼓动了一下。

可惜了啊……

能看不能吃,难受。

李云溪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仿佛被一只危险的野兽锁定住了一般,四下张望,结果发现身边的罗候正色眯眯的盯着她的下身看。

险些气出个好歹来。

“你看什么看!连鬼都不放过,还是不是个人了?”

“呃...”

被当场逮住的罗候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怎么就不是人了!宁采臣才是真的不是人才对,对了,我看你好像都没换洗的衣服,裙子又有点破,改天空了要不要帮你烧两件过去!”

“......”你话题转的还真六啊!

不过李云溪这两天确实一直没有关注过自身随身衣物问题,此刻被罗候突然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平常自己一天要换两套穿着,现在一直穿着身上的这件好像还真有些别扭。

这死渣男还算有点眼力见“是哦,那你还等什么!去买啊,我要求也不高,能穿的就行。”

颇费,成功化解尴尬,不得不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只是这娘们还真是打蛇上棍,一点都不晓得客气。

不过自己作的孽含泪也要作下去,咬咬牙扔掉烟蒂,豪气干云道:“那就走起来,大爷日后也是身怀百万巨款的男人,买两件衣服不在话下。”

李云溪眉开眼笑,仔细想想这死渣男除了小心眼了一点、无耻了一点,其余的还是蛮好的。

一想到马上就有新衣服穿了,心情跟着欢愉起来,立马上前虚挽着罗候的胳膊“走吧。”

这……这就是一炮……一买泯恩仇?

看来这世上果然是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连鬼都解决了,古人诚不欺我啊!

启动摩托车,戴好头盔,很快大街上就出现了一幕奇怪的画面……一个年轻的帅小伙不停的回头,并且一路有说有笑,像是魔怔了一般……

...........……

二十分钟后

罗候来到高升路上一家名叫阿倪家的福寿店,前者仍然保持着恣意张扬的笑脸,后者则是阴晴不定,脸黑黑的很不好看。

“你带我来这买衣服?”李云溪沉声道,不确定的看着罗候。

“是啊,不来这里还去哪里?”罗候回答的理所当然。

“……大哥!我说的只要能穿不是这个意思好吗?就算不去太古、恒基、星海,那你起码也带我去荷花路挑几件吧!”李云溪哭笑不得,这家伙真把她当鬼糊弄呢!

“嗨,那些有什么意思,你是鬼,自然在这买了,你放心,等钱一到账,就去你刚才说的地方好好的血拼一回,而现在条件艰苦,再坚持一下下。”罗候双手一摊,无奈的样子看上去很欠扁。

奶奶的,小娘皮,欺负我不了解行情是吧,别以为大爷不知道你说的那些里面的货是分好坏的,几十到几千上万的又不是没见过,鬼知道你去了会不会尽往贵的挑。

买烟剩下的拼拼凑凑,现在全身上下未必能拿的出两百块,卖了我也消费不起啊!

“走吧,别不开心了,理解下,过段时间真·奢侈品随便挑行了吧!”罗候见李云溪有小情绪,赶紧保证。

李云溪点点头勉强答应,率先飘了进去……

搞定!

女人果然是心怀奢侈品的!惹不起惹不起!

罗候苦笑的摇了摇头,看来今后大出血是避免不了的了,都怪自己嘴贱,郁闷的跟了进去。

可这刚一进门,整个人都不好了!

柜台的后面,一个三十来岁的国字脸,正一脸冷笑的望着他。

“老……老板!你怎么在这!”罗候大惊失色,因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他那个睿智抠逼的老板——周青!

“我说罗候啊,上班时间你这不好好上班,怎么有空到这里来呢?”周青眯缝着眼,讥笑道。

“不是,老板你听我解释,我这不刚送完外卖吗,正巧我老叔忌日要到了,买点锡箔纸钱啥的孝敬一下他老人家,我老叔无儿无女,自小就拿我当亲生的对待,人不能忘本不是!”话倒不是瞎诌骗人,下月初三还真是罗候老叔的忌日,罗候知道自己这解释人家不一定听,连忙拿出刚买的中华“来,老板,弄一根。”

“哟,你小子可以啊,都混到抽中华了。”周青没有立即点烟,而是放在手里把玩,接着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看来我发的工资是真的挺高啊!”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高不高你心里没点逼数?

罗候的心此时哇凉哇凉的,这比绝对是故意的,神他妈工资高,这是要扣工钱的预兆……

咦?

不对啊?

现在老子怕他做什么?老子不久之后就是百万富翁了,干嘛要虚他!

想明白后罗候挺了挺胸膛,一扫之前的卑微怯懦心态,打算来波正面对刚。

“别紧张啊,其实呢,我也不过是给人看下店而已,要买什么尽管买,看你这么孝顺就不扣你工钱了”周青感觉敲打的目的已经达到,点上烟来了个大回龙,没有再继续为难他。

“......”罗候瞬间无力。

一拳打在棉花上说的就是这个吧,反正他现在的感觉是差不多……

“噗~”

李云溪把所有的过程看在眼里,罗候吃瘪最开心非她莫属。

哼哼!

小气鬼被人治了吧!

该!

哼着小调,在心情极度舒适下继续看衣服。

面对李云溪的幸灾乐祸,罗候不敢出声,光瞪了没良心的小娘皮一眼转而挑选东西。

先是给老叔买了点东西,锡箔纸钱元宝老三样是必备之选,新款水果机西装羽绒服香烟手表电视机一样不落,接着又是随便给李云溪挑了几件女士衣服,最后拿到柜台结账。

“我说罗候啊,你买那么多女士用品干嘛!”周青脸上怪异的看着罗候。

“我……我是给我叔下面的老婆买的,你也知道我孝顺嘛,多备一点总没错是吧!”罗候吱吱呜呜随便找了个理由应付。

我去……

得亏脑子转得快。

这一天天的正事没干多少,全都耗费在脑筋急转弯上了。

看似合理的借口换来的是李云溪的一个大白眼。

“我...我竟无力反驳!”周青被罗候的神逻辑惊到了“嘿,你小子挺有眼光啊,香奈儿、杜嘉班纳,估计你那下面的后妈应该会很高兴的,要不要再买些?这里还有巴宝莉、驴牌的,你想要定制也没问题,回头我跟老倪知会一声就行,帮你拿八个点的折扣怎么样!”

“呵……呵呵,不……不用了,这么些应该够了。”罗候嘴角抽了抽,很不自然。

“那行吧,有需要了跟我说一声。”周青说完,便在计算机上摁着数字算钱“一共五百八十六,取整,你给个五百五就行了。”

“老板,我钱没带够,要不先垫着!回头从我工资里扣?”罗候不好意思的提着要求。

“行吧,的亏是我,小事一桩。”

“那谢谢老板,我先回去上班了!”

“嗯,去吧去吧。”

真是难得啊!这抠逼今天居然这么大方,生怕对方反悔,罗候拿上东西转身往外走。

周青眯缝着眼看着罗候走远,慢悠悠的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赵局吗,对,那小子已经有反应了,你看?是……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挂断电话,烟雾缭绕的福寿店内,周青抽着烟,享受的呢喃着:“有趣起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