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垢尘缘 > 正文
第二章一粒尘埃
作者:古城一九七四  |  字数:1638  |  更新时间:2020-05-18 15:59:06 全文阅读

问题很简单,答案也许也很简单。

李一需要这个答案,所以他跟着马车。

马车已经进了宅子,车夫也被几人提拉着进了偏厅。

李一还在路上走的不紧不慢,他知道马车去了哪,也知道那里在发生什么。

车夫被棍棒一下下的打着屁股,李一也一步一步地走着。

他对人类的纠葛不感兴趣,尽管他现在也算是一个人。

李一穿墙而入,满院的奴仆丫环正乱走,他直入徧厅,里面正打的热闹。

马车上的男人坐在堂上,淡淡的喝着香茶,待打的人停下时,轻轻说了句:“问他,谁指使的。”

李一皱了皱眉,人类总是善于把简单的事弄复杂,然后用更复杂的方式解决。他正想去别的地方看看,突然身形一闪,到了马廐边。

这里很多匹马,那今天拉车的马沒在里面吃草,被单独拴在一边,看到李一说:

“你知道吗?我今天要死了。”

“每匹马都会死的,你也一样。”李一道。

马很同意这种说法,它说:“我原来以为我会死在战场,但根本没让我去。”

它扬扬脖,好像在回忆,又好像在憧憬,继续说道:“我的兄弟去了,所以他没有再回来,我真希望去的是我。”

李一怔怔的看着它,忽然觉得生死是件很快乐的事,他却两者都没有历练。

他没有出生,做李子的时候,是突然某天就出现在盆载树上,而且恼火的是,那盆载的树不知是什么树,但绝对不是一棵李子树。

他成为人也没出生,落地时就是了,面貌清秀俊雅,衣帽鞋袜齐备。而且,确定是个男人,一个完整的男人。

李一突然对马说:“那我带你去找你想要的死法吧!”

马还欲说话,眼前却一花。

自己正在快速奔跑,马感觉被马具束缚得紧紧的,身上还披着其他东西。身上骑着一个人,不是很重,那人肯定提着一杆枪,黑铁寒刃的就伸在马的头前面点。

马看到前面烟尘滚滚,也有大量同类嘶叫着对冲而来。它身边也有一群战友,正跟着自己,闷头奔跑。

马感觉热血沸腾,这正是它想要的死法。想要死去的地方。

马上骑士还在催缰,铁枪微摆,双方距离已近,箭如飞蝗般乱射,骑士只稍微荡开几支射向紧要的箭,弓腰伏鞍急奔。

马觉的兴奋异常,全然不顾打在身上“叭叭”作响的箭支,大口呼吸,全速急奔。

看到冲来的同类,马大喜,直直撞去,它喜欢来个痛快的,一撞完事的那种。

同类害怕,一避,那骑上面的一晃被自己的骑手一枪刺下。

马高兴坏了,拉车哪有这个爽,整天被那猥琐的马夫盯着屁股抽。

现在它是自由的,感觉身上的骑士都松开了自己缰绳,两腿紧紧夹住自己。

马翻着蹄子,毫不减速,不管兵刃箭失,直撞而去,那骑士也在背上,双手舞枪,荡开一件又一件递向自己的兵刃,刺落一个又一个骑手。

突然前面一空,他们已经冲出了对杀,马却讨厌回头,更别说它看见了前面的军阵。

密集的歩兵阵营,长枪如林戳在阵前,马毫无犹豫,直冲而去。

马不知道怎么来到战场的,也不想知道。

它只知道机会难得,被车辕磨了半辈子,被鞭子抽,在街道上挨挨挤挤的走。

这些都不是它想要的生活,它喜欢奔跑,跳跃,追逐,吃最嫩的青草,最干净的山泉。

前面就是枪林了,密密的对准自己,后面的斜对自己方向,再后面的直直竖起,马喜欢这样的军阵,一看就很历害的样子。

身上骑手也不管它,难道他也和自己一样,不喜欢这个世界的憋屈?

马将身一跃,越过平刺的长枪,往阵中落去,那里还有一片斜着的枪林,要死就挂在那上面吧,却听马上骑士一声清喝,长枪在马身下一扫,枪林被荡开。

马纵身落地,很高兴,没死就可继续冲了,这些人都拥挤着,长枪都竖着,正好撞。

马加力撞去,人群翻滚,它甩开蹄子只顾乱登,速度又加了起来,生生把阵犁出一条血路。

前面又空了,却是个小山坡,它不喜欢上坡,特别冲的这么爽的情况下。

马看见四匹白马拉着一辆车从坡上往那边下去了,这种天天装扮的白兔子一样的同类他最看不惯了,立刻绕着山坡下跑。

马要去追白马们,但它又不喜欢上坡,便沿着坡下跑,想绕过这个坡。

山上阻敌的骑手见状只能飞冲下来拦马。

马最喜欢这样的追逐了,它身上的骑士好象知道它想干嘛,还是不管它,听到背上弓弦连响,几个想拦的被射了下去。

马虽遗憾,不过幸好来的骑士多,一匹黑黑的同类在坡上一纵,直向自己当头而来,一面硕大的刀锋势大刀沉,仿佛要把自己劈成两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