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都市全能术士 > 正文
第二章. 各路人马
作者:风吹吹雪  |  字数:3524  |  更新时间:2020-05-08 11:40:55 全文阅读

  在学校大会堂里众人这样千奇百态,各自“心怀鬼胎”的世界里,时间也在悄悄的流逝,不会因为个人的情绪有所停留。

  在这期间陆陆续续有学校老师进来,都是手拿私人水杯,腋下夹着笔记本和纸,一脸严肃,一副要做个认真听讲的乖学生模样,在前排第一排找到座位坐下。

  对于这些举动,“游戏霸”一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的是,装。叫你们再装,你们如此装X,校长知道吗?而女生的“八卦”派,也闭了嘴,心里又盘算的是,看来有所期待的哦,连老师们都如此看重,看来不是颜值爆表就是战力爆棚。

  而陈天河的目光眼中期盼之色更重,眼里充满了复杂的意味,又是希望又怕失望,就像一个人买了彩票等着开彩一样,紧张。如果真是如愿以偿,应是热泪盈眶吧,如果是希望落空,该何去何从?会不会觉得生无可恋,所以他开始坐立不安。

  而楚优蔓呢,相对安静一些,因为她的身份,所以她比他们更知道一些事情,本来来讲课的应该是秦天问大师。秦天问是玄学界的泰山,是公认的大师,当初传闻这所学校的选址修建就是他的手笔,至于玄学界的北斗叫向荻,玄学界人称他们是“南天北地”,那是真的名声在外,多少高官富豪,政界商贾的座上宾,金钱都是按分计时来算的,他们的作品都是出名的名胜,大建筑等,如北市的大地之窗,x政的广场,万佛寺等,甚至学校的很多领导都受到他们的恩惠,因为是真的德高望重,所以学校领导们的做派真的不是在装,而是心怀敬意,因为来的这位“干爹”就是“南天北地”双重推荐的,而且言下之意有他们自愧不如的意思,“南天北地”自愧不如的人物,那能是简单的吗?所以领导们的小心翼翼无可厚非,到了他们一定年龄和层次,才会明白,有时候老祖宗留下的文化确实是了不得的遗产,何况他们是亲眼见识过“南天北地”的手段的,风水之说由来已久,没亲眼识过的人是很难去理解它的“神奇”的。

  而校长楚怀远去哪里呢,他现在正在在一间隐秘的地下室里,满脸复杂的神情。甚至额头和两鬓又丝丝的细汗。双手拘谨,坐立不安。

  楚怀远今年六十不到,平日里精神矍铄,虽然两鬓略见斑白,可是头发却是打理得一丝不苟,学堂上或者演讲会以及各种会议室里谈笑风生,有一代儒将之称的他,今日却是失了常态。

  原因无他,因为此时这间地下室里,坐着的那位,如果说楚怀远是一代儒将,平日里谈笑风生,那也只是谈笑风生而已,而坐着的这位,是指点江山!没错,国字脸,双龙眉,眼睛不大,甚至有些小而眼角弯长,一身得体的西装,脸上挂满温厚与友善却自带威严,但是却是天天出现在电视,或者各大网站头版的人物。“海”上的大人物。如今他自己化名为“夏老板”。

  “夏老板”的身旁坐着一位年纪约20,身材高挑,柳叶眉,单凤眼,瓜子脸,两片厚薄均匀富有表情的性感嘴唇,略施粉黛,一身合体的黑色职业套裙,身材堪称完美的女子,从脸上的轮廓来看,依稀和“老板”有几分相似,脸上虽然挂着亲和的笑容,却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此时她的眉毛微微皱起,脸上似有一些不耐烦。

  在“夏老板”和女子的身后笔直的站着一位身高约八尺,年龄约在三十,一张犹如经过万年风吹雨打,刀劈斧砍,坚如磐石的简易的脸,腰杆就像沙漠里的白杨永远挺得笔直的男子。同样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此时虽然站着屹立不动,但是一双犹如鹰眼的眼睛却是随时暗中观察四周的风吹草动。从神色来看他应该是负责“老板”的安全无疑。

  屋里还坐着一位,年近花甲,身着一身灰色的中山装,头发稀疏,精神状态同样良好,特别是一双手干净修长。额头已显“三纹”的老者,沧桑的脸上透着波澜不惊,和楚校长的神色却是截然相反,如果有些见过世面的人,肯定一眼认出他就是玄学界的“北斗”向荻。

  此时在领袖和女子的面前是一张小四方玻璃桌,桌上有一套精美的茶具,旁边有不知道是何种的茶叶,显然价值不菲。在他们面前的墙壁上正挂着一张巨大的显示器屏幕,正对着大会堂的讲台上,原来这里可以监控到大会堂的一切。

  而校长室呢?为什么不去校长室,要“躲”在这个偏僻的地下室里。原因不仅是“老板”身份特殊,安全起见,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校长室里此时并不是空的,而是。同样也有人!

  在校长室里的人,有副校长马文涛,一个长相平凡,头发已经凸顶了一半的花甲老者,虽然长得平凡,可是一双眼睛却是精光四溢,整个人都洋溢着一种八面玲珑的气质。在之前的校长的座位上坐着一位,年约五十,长相威严,脸型偏向于瓜子型,对于男人瓜子脸的描写未免有些滑稽,但是这位因为颧骨比较突出。所以脸型却是透着一丝“瓜子”脸的味道。眼睛虽然炯炯有神,却是时不时不经意间闪烁着一丝忧愁的味道。

  在“瓜子”脸的身后同样站着一位,身高约七尺的瘦弱男子。别着一个公文包。额须干净。长得也白净的中年男子。脸上虽然淡定,可眼睛里却也是有丝不满和不耐烦,在他们的面前的墙壁上同样挂着一台大型的液晶显示器,同样对准着大会堂的黑板讲台……

  这时,瘦弱男子终于开口了,“我说,马副校长,怎么不见你们楚校长呀,莫非他忙得连来见我们“王上”一面的时间都没有,他可真是兢兢业业,废寝忘食啊,回头一定要把他的这种精神记下记下,好好宣导宣导,做做榜样……” 话里明着表扬,暗透的意思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

  “哎哟,我说贾秘书,你可太会开玩笑了,争分夺秒,为国,为市争光努力本就是我们的工作,不敢邀功”。副校长马文涛立马脸上推着笑容,急忙迎合上去,随后又很小声的说了一句,“王上”,贾秘,楼上那位来了,校长正陪着……

  ”

  “哪位,哪位有我们“王上”……”贾秘书正想抬高升调,继续给马文涛下马威。

  这时候“瓜子脸”眼睛一瞪,久居上位者的气质无形散开,不怒自威。贾秘书顿时觉得心里一寒,自动闭嘴。原来他正是本市的“王上”毕景轩。然后毕景轩,又转头和颜悦色的对马文涛说道,“你说的,可是那位?”

  马文涛,眨巴眨巴一双小眼睛,忙不迭的点头,“嗯,是的是的,来,“王上”喝茶,喝茶”。果然是个八面玲珑的主。“好”,毕景轩答应了一声,又不经意的瞪了贾秘书一眼……

  这时,不耐烦的何止是贾秘书,地下室里的高挑女子,也终于“爆发”了,她忍受不了这沉闷古怪的气氛,嘟着嘴道,“我说,爹爹,至于嘛,为了一个名不经传的毛头小子,我们至于吗?您可还有很多很多的会议,还有x国的宗主要会见,x市的要文要批,x……”

  “呵呵……傻丫头,你也知道我的时间宝贵呀,但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做没意义的事情……“老板”爽朗一笑,面对他这个宝贝女儿他似乎只有永远的溺爱。然后转过头来,又和蔼的说道,“你觉得呢,正方……”

  “报告,我觉得……”原来,站在他们身后负责安保,站得笔直的男子叫正方。

  “打住打住,不用那么严肃,我们随便点,就像聊家常一样,大家不用拘谨,那样气氛太尴尬”。“老板”看似和蔼其实开始不悦的说道,身上透出的气质,俨然就是一种毋庸置疑的命令。“包括,楚校长,知道吗?”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是”,正方大声的说道。

  “是”,楚怀远,小声的回答。

  “老板”又似笑非笑的盯着楚怀远,“我说,老楚,我就那么可怕?”

  “好,不,不可怕……”

  “哈哈哈”

  “咯咯咯”

  就连闭目养神的向荻,也不禁莞尔一笑。

  气氛终于在一片笑声中得到缓解,楚怀远终于也放松了一些绷紧的神经,急忙给他们煮茶。

  “正方,你接着说,我知道你一定做了很多功课”。“老板”又说到。

  “老板,知道我们要来见的是他,出于安全考虑,我确实做了很多打听,一是出于安全考虑,我的本职工作,二是也好奇,要来见的倒底是什么人,非得劳您大驾,不过,说实话,到现在我依然一头雾水……”正方正色的说到。“不过真要我说,我觉得,他不值……”

  “那你打听到些什么?”“老板”不置可否。

  “范若雪,男,今年三十有二,籍贯,广西,学历,高中,家族本是,深山中穷苦的爻族一脉,后迁徙至外界,父母皆是善良的农民,毕业后辗转于各地谋生,……无不良记录,也无惊天之举的记录,就像茫茫人海中的一个小屁民……只是三年前,无故消失,再无档案……我不太会形容说话,但是调查到的就这么多……,所以我认为不值”。正方正色的汇报。

  “对呀,爹,我得到的资料也是这么多,我也认为不值呀”,这时候那高挑女子也好奇又正色的说道,平日里爸爸虽然对自己宠溺有加,但是对于异性,他可管得严得很,更别谈主动让自己结交,这次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还拉着自己要来见一个乡下小子,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小屁民?不值?呵呵……你觉得呢,老楚”,“老板”又拖长声音。问了楚怀远一句。

  “啊,我。我不知道……”楚怀远正在煮茶,冷不丁问到自己,他也是下意识的就回答,往往这时候的回答,也正是心里所想,没有任何防备的。

  “老板”也是微微颔首,又看向了向荻。

  “我认为值,是大大的值”,向荻,一脸严肃,甚至有些庄严,声若洪钟的回答了一句。

  “知我者,老荻也,我也认为值,而且是超值,“老板”满意的一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