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断水封刀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曦月
作者:吃西瓜的东茗  |  字数:3004  |  更新时间:2020-09-24 23:44:53 全文阅读

离开宫廷地霏尘却是不知城中这时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心中却是想着带些吃的回去给小师弟吃吃,对于这个突如其来地小师弟,霏尘心中却是觉得格外亲近,虽然两人相识不久,但霏尘自几岁之时,自己的小镇便遭遇马贼洗劫,故此对于亲情这一块却是一块无法填补地空白,对于他而言,今别我在他心中占得更多些地还是师徒情谊却不是亲情,而山中地玄鸟给他的感觉却是切切实实地“家人”.

“老板,这糖葫芦怎么卖?”

霏尘望见街边之处,有一小贩却是在路边沿路叫卖糖葫芦,心中却是想到之前在大周与自己一起行动的青衣和太初,虽然太初已经身死在大周,不过青衣却是活着,自己回来大楚多时,却是还没去找他聊会过,心中却是不免有些遗憾,再联想前几日师弟在山中便和自己说过.

“那红彤彤地果子还有一层糖衣,看着就好吃!只是他们那些商贩好像特别凶,自己不过是拿了一串,还没放入口中,便被那人喊着要钱,我哪里能知道什么是钱?以前在山上饿了便吃,想睡就睡,可没听过什么钱!哦!不对!庙里地那些雕像有要香火钱地,可师傅说了,那香火钱是给雕像的,可不是给我们的,所以我们不能拿,也只有雕像才要钱,而且越贪心地便越是要多点的,那便是坏雕塑,坏神仙了!”

想到这番话,霏尘却是不禁有些想笑,一旁地摊贩一直在霏尘耳边喊了好久“先生,先生,您要几串糖葫芦?先生?先生!”

霏尘突然反应过来,此刻还未上山,脸上却是浮现一片羞红,而就在此时,一阵宛如天籁地声音却是从霏尘身后响起.

“都包起来吧!给这位公子带上,钱,你就去陈家拿!就说是曦月的意思,他们不会拦你的!”

听到这声音,霏尘却是在脑海中思绪良久,却是没有想出自己认识地那个人是这个声音,虽然显得老沉,但却格外好听,而那卖糖葫芦的小贩听到这席话却是吓得差点没跪倒在地上磕头饶命,整个身子都颤抖不已,嘴上直说道:

“曦月奶奶!小的就是出来卖点东西,养活生计!可别为难小的!”

似乎是觉得小贩喊自己奶奶,让那声音的主人觉得不甚满意,只见那人却是走到霏尘身前,一把拿过小贩手中地糖葫芦,接着便是从耳中拿下一对吊坠,扔给了摊贩,直言道:

“我今日出门没带散碎银两,这东西就跟你换糖葫芦吧,倒不会亏了你!”

说完这话,这妇人却也没打算跟小贩在解释什么,直接冲着霏尘便说道:

“公子可有空?贱妾有一事想知,还望公子能够告知.”

霏尘望着眼前这位妇人,却是不禁皱起了眉头,只见眼前这人虽然听着声音却是有梅之年至的岁数,但相貌却着实不差,甚至在霏尘遇到过的那么些人里也算是位列前茅,更不用说眼前女子身上那股与生俱来地上位气质,却是会使得一般男子有一种俯首称臣地感觉.如果光要比起相貌,霏尘心中却还是有好些人能与眼前女人一较高下,但若是再加上气质,那似乎便只有那位练出尘剑的白衣剑仙冰灵可与之一较高下.

“曦月夫人?”

霏尘有些难以置信地说出这个称呼,却也是在心中抱着不敢置信地感觉,因为这个称呼便代表着眼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楚四大世族中唯一一位女族长,曦月!

“嗯.”

被霏尘喊出称呼地曦月,之前脸上那一抹微笑却是戛然而止,取代的却是一张致人于千里之外地寒冷.仿佛对于这个无数人梦寐以求地称呼,曦月并不在乎,甚至厌弃.

霏尘自然察觉到了曦月此时地变化,不过话以说出口却是收不回,便只好继续硬着头问道:

“不知找我何事?”

听到霏尘这个问题,曦月收回了身上那一股高高在上地气势,转换而来地却是一副崇拜地眼神,只见她望向四周确定四周没有可疑之人后,却是轻声开口说道:

“不知先生可听过三才的这人?”

听到这个名字再次被提起,霏尘本能地便是想要摇头,可望着此时地曦月,霏尘犹豫了一会,却终究还是点头,算是回答了曦月地话,而曦月看到霏尘点头,眼中地喜意却是更增添了一分,急忙冲着霏尘再次开口说道:

“那先生可否换个地说?这里毕竟是大街之上,你我二人在此见面,虽是无事,但在好事之人眼中却是代表着大事,为了先生不会增添那些不必要的麻烦,还请先生移步,找个地方细谈.”

听到曦月再次提起要换个地方细谈,霏尘的眼神之中却是闪过一丝警惕,毕竟他此刻还不清楚这个女人找自己到底是何事?来者是善还是..再加上今别我之前有言说过,在大楚宁可惹赵鹭鹰也不要去惹曦月这个女人,不然整个人进去,有没有骨头渣子出来都是个问题,这世族族长可不是随随便便便可以坐得,更别说是一位外姓女流来做,这本身就在宣告眼前这个女子不平凡之处.

看到霏尘犹豫,曦月却是释怀一笑,倒是看出霏尘此时再担忧什么,不过曦月却也没有继续要求霏尘跟着自己走,而是换了个说法:

“要不这样,先生若是不放心我,那我便与先生去小武当山上再做详谈,在哪里可是国师的地盘,先生是国师弟子,自然无需顾虑一些不必要的事.”

听到曦月此刻退而求其次,霏尘倒是发现这个女人却是不简单,不过也没有客气,点了点头,便指了指曦月手上地糖葫芦不由地说道:

“那个,这糖葫芦可否卖我一串?倒不是我要吃,而是我小师弟前几天搀着这东西,我不好容易下来一次,便打算带回去给他尝下,毕竟后面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买给他吃.”

听到霏尘这话,曦月却是不由地一愣,接着却是忍不住轻笑一声,点了点头,便回道:

“先生要,便都归你,莫说是这糖葫芦,便是这陈家,先生要,我拱手给先生都行,只要先生告诉我一件事即可.”

听到曦月如此说话,霏尘当即闭上了嘴,可手却还是十分不老实地伸出,从一打糖葫芦中取出一串却是拿在手上,而曦月望见霏尘此景,脸上却是摇了摇头,但口中却是说道:

“先生要不这样,我一介女流拿着这东西上山倒也觉得沉重,倒不如先生替我拿着这一把糖葫芦,到时候这糖葫芦就当是酬金报答先生的,这样咱们两不相欠,可好?”

听到曦月这个建议,霏尘点了点头,却算是答应下来,而曦月见到霏尘点头,嘴角轻笑,却是没有再继续言语,两人一前一后却是朝着小武当山上走去.

小武当山离建邺说近也近,说远也远,平常走路倒是需要个把时辰,但如果御剑飞行却是不用几盏茶的功夫便可以到,霏尘不急着上山,不过曦月倒是急着听到自己想要听到地答案,不过霏尘倒是想教曦月怎么御剑飞行,只是可惜,曦月虽然贵为世族之长,但本身却是不会武艺,今日来找霏尘,却是正好打听到霏尘路过此地,方在此等候,但因为怕霏尘怀疑自己,便勒令属下只在街道附近巡视,不用跟自己上山,所以此刻却是并没有带上自己的一直贴身护在身旁地高手,这样一来,霏尘却是觉得有些头疼,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正当霏尘一筹莫展之际,却是看到街道处出现一道熟悉地身影,而霏尘心中却是有了一份主意,只见他朝前走了两步,却是口中轻喊道:

“冰..”

话到此处,霏尘却是突然说不出下面一个字来,毕竟如果喊冰灵那未免显得太过亲近,难免有些轻薄之意,但若是喊冰大将军,在这闹市之中却是难免会引起别人注意,故此,霏尘的脑子却是不由地疼了起来,不过幸好,听到霏尘喊话,冰灵虽然没听完全部,但却也知是喊自己,再回头一看,却是望见霏尘和一位妇人站在一起,虽然不知霏尘找自己何意,但还是漫步走到霏尘身前,面色不惊不喜,却是开口问道:

“何事?”

望见冰灵来到自己身旁,霏尘本该开心才是,可是想到身旁地曦月却是难以开口解释,却是又再次话到嘴边戛然而止,不过幸好,曦月看出此时地霏尘地处境,却是开口解脱道:

“敢问是冰灵大将军?”

听到有人喊自己,冰灵却是侧过头望着霏尘身后地曦月疑惑地问道:

“你是?”

听到这话,曦月脸上却是比起刚才见到霏尘还要惊喜,直言道:

“我是..我是曦月,想要问将军关于天问团军师三才地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