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万古第一圣 > 第二卷
第十六章 桂月楼
作者:王大公子  |  字数:2467  |  更新时间:2020-09-27 04:24:39 全文阅读

此前夏云溪听方乐秋说她很能吃,还没怎么当真,可当他看见叠作近乎半人高的碟子碗盘,油然升起自愧不如感。

  只论食量,他是拍马不及方乐秋。

  方乐秋掩嘴打了一声饱嗝,见得桌子上高高叠起的盘子,面色微红,压低声音道:“李先生,我是不是吃得有些多?”

  其实她平日里饭量也没这么夸张,可她因为习练武学,不得不缩衣节食,在吃食方面上没那么讲究“食不厌精”,便宜量大管饱就行,可因囊中羞涩,所以有时还是饥一顿饱一顿。

  现下突然吃到往日想都不敢想的桂月楼佳肴,馋虫作祟,就一不小心多吃了些。

  小盆友自信点,把“有些”给去掉……夏云溪心里吐槽,面上却未显露分毫,宽慰道:“你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吃得多点也在常理之中,先生与你这般大的时候,饭量也只比你差一点点。”

  确切来说是亿点点,他补充想到。

  方乐秋面上露出些许狐疑之色,她怀疑夏云溪是在信口胡诌来安慰她,可她没有证据。

  桂月楼人均消费大概在五钱银子左右,夏云溪带着方乐秋来,共付了五两银子——等同于是半个味极鲜。

  这还是在夏某人没怎么吃的情况下,要是他也如方乐秋那般敞开肚皮吃,此次恐怕要突破十两大关,相当于吃一次味极鲜。

  不算那些灰色收入,有正式编制的六扇门应捕,每月俸禄也只有十两,夏云溪跟方乐秋在桂月楼吃的这么一顿,就吃掉了人家的半月俸禄。

  所以才有穷文富武这么一说,寻常人家压根养不起武者。

  酒足饭饱之后,俩人并没忘了自己来桂月楼的真正目的。

  查案是主要目的,吃饭只是顺带的。

  掏出银两付钱的时候,夏云溪像似随口一说:“掌柜的,劳烦向你打听件事。”

  这年头有钱便是大爷,所以掌柜的对夏三少的态度十分和蔼:“客官有什么想问的,但凡是我知道的,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是否认识马文杰。”

  “认识,他是我们酒楼的店小二。”

  夏云溪问道:“昨晚亥时时分,马文杰是否在桂月楼?”

  掌柜的略作迟疑,点头道:“在的。”

  “掌柜的确定?”

  “我确定。”

  夏云溪定定看着掌柜,他神色坦然,没有丝毫异样,可夏云溪用大罗观气术,立时推断出了他是在说谎。

  果然有问题……心念一动,夏云溪慢条斯理道:“事关重大,掌柜的你不妨仔细想一想,先别急着回答。”

  听得夏云溪这么说,掌柜的也渐渐琢磨出味道来了,小心翼翼打探:“马文杰可是犯了什么事?”

  夏云溪屈指轻敲柜台,压低声音道:“杀人重罪。”

  掌柜瞳孔陡地收缩,下意思后退半步,结结巴巴道:“这……这……”

  许是太过震惊,半响也没说句完整话来。

  “现下掌柜的知道事情利害了吧,倘若有意隐瞒,则视为包庇大罪,处以极刑。”

  夏云溪没用任何威胁口吻,只是平铺直叙地阐述利害。

  桂月楼掌柜的神色骤变,忙道:“冤枉啊!我根本没有包庇马文杰,也不知他杀人,至于他昨晚有没在桂月楼,我不在酒楼,也不大清楚。”

  “深更半夜的,掌柜的你不在酒楼便不在酒楼,为何要隐瞒?”边上的方乐秋的插话道。

  掌柜面上流露几分尴尬,嘴唇嗫嚅道:“咳咳,家里内人看管的紧,平日里找不到机会外出探访故友,所以只有偷摸晚上外出。”

  方乐秋面露茫然,想不通为何寻访故友要大晚上的去。

  故友?是炮友吧……夏云溪心里吐槽,如此说来,掌柜的为何要替马文杰遮掩便得到了解释。

  因为他惧内,所以才不想有人知道他半夜三更去找自己相好。

  马文杰应当是知道这点,所以才会有那番说辞。

  这变相等同于掌柜给马文杰作了“不在场证明”,若非他身具大罗观气术,知晓桂月楼掌柜是在说谎,换作陶元来询问,多半是无疾而终。

  他制止了求知欲旺盛的方小盆友继续寻根问底,又与掌柜的问了些琐碎细节,然后离开桂月楼。

  “李先生,你说为什么马文杰要杀马爷?这会不会另有隐情?”

  出了桂月楼,方乐秋便有些沉默寡言,显然接受不了马爷是被其子——翠鸣巷公认的忠厚老实人杀死的,让她一时有些难以置信。

  夏云溪轻轻摇头:“我也不知,具体缘由这你就得问他。”

  不过有点他能够确信,马文杰绝对不是冤枉的。

  想了想,方乐秋问道:“李先生,现下咱们该做些什么?”

  “把这些告诉你元哥儿,剩下的自然就不用我们操心了。”夏云溪说道。

  这封建帝王社会可不像他前世,需事事讲证据,讲人权;只要怀疑上你了,把你抓到牢房里边稍加酷刑,基本上你就什么都招了。

  方乐秋虽年纪小小,可她性子聪慧,外加陶元的缘故,耳濡目染也知道些门门道道,所以知道要是马文杰被抓,就算事后证实是被冤枉的,也得受番皮肉之苦。

  抿了抿嘴,她仰起头望着夏云溪,认真道:“李先生,能否先别报官告诉元哥,我想自己先试着暗中查一查,看看有没什么隐情。”

  夏云溪目含笑意:“你想怎么查?”

  方乐秋一下子泄气了:“我也不知道。”

  “或许我可以试一试暗中监控马文杰,兴许他会露出马脚来。”说到最后,她自己都流露几分不自信来。

  “虽然有用,可这的确是个笨法子。”

  夏云溪嘴唇抿作一条线,流露几分淡淡笑意。

  这般守株待兔,等待时间全然不知,是把自己置于被动,全看马文杰什么时候露出马脚。

  要是马文杰一直安分守己,便什么办法也没。

  方乐秋脸色微窘,突然福至心灵,朝夏云溪抱拳拱手:“请先生教我。”

  “凡所为,必留下痕迹。”

  夏云溪故弄玄虚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道:“你书信一封给马文杰,就说自己已经知道了他的弑父之事,且已有确切罪证,要他带白银三十两来一地方,否则就报官给府衙。”

  “白银三十两,他哪有那么多钱?”方乐秋脱口而出。

  姑娘你的关注点很奇怪啊……夏云溪暗暗吐槽。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收到信后,马文杰会作何反应。”

  他竖起三根手指,道:“有三种可能性。”

  “一是马文杰清白无辜,对此信置之不理。”

  这个可能性可以排除了……他心里碎念,继续道:“二是他邀约来到你所定的地方……当然这也不能以此作证据来断他罪,因为他可以用想要揪出杀父凶手为借口来解释,不过我觉这可能性不大。”

  “三则是因此信心生慌乱,然后连夜遁逃江州,我觉这最有可能。”

  “相应的,他自然会因此而暴露出诸多事情。”

  听完夏云溪的解释,方乐秋面露恍然之色,佩服于夏云溪的智慧。

  简简单单一个法子便化被动为主动。

  李先生不愧是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读书人。

  “不过这里边有个大问题。”方乐秋神色肃穆。

  “什么问题?”夏云溪问。

  听得此言,方乐秋似觉羞赧,有些难以启齿,沉寂良久,才低若蚊蝇道:

  “我不会写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