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唯一仙尊 > 第一卷 起始之路
第五十六章 御雷
作者:铁皮人  |  字数:2609  |  更新时间:2020-06-03 20:51:30 全文阅读

落入雷暴瞬间,天雷尽皆环绕在阳夏身躯上,无穷电芒钻入皮膜、肌肉、脏腑内,让阳夏千分之一个呼吸都不到便开始熔化,生死之刻,阳夏潜能全被逼迫而出,万劫本源澎湃,躯体跌宕破劫道意,化解雷劫,他口鼻眼耳之内,电蛇喷涌,将体内汹涌狂暴的雷霆不停逼迫而出,造化气息流转于周身,生命之芒吞吐不断,修复伤势。

古天辰背负双手,站于暴雷外,嘴皮不断张合,用密音传万劫经,直入阳夏脑中,这种时刻,不领悟就死,古天辰没有给阳夏第二种选择,强行逼迫他用出全力。

万劫经传授之中,阳夏将万劫本源发挥到极致,吸收雷暴化为自身精气,容纳不下便通过毛孔,眼耳口鼻排出,渐渐,阳夏忍受住痛苦,心灵平静,任由雷霆在皮膜游走,钻入自己体内,感悟雷劫的诞生、存在、狂暴、毁灭与一抹由死到生的生命之机。

两个时辰后,古天辰停止传授万劫经,静静凝视在雷暴之中洗炼,吞吐雷光,几乎与雷霆融为一体,不分彼此的阳夏,此刻,阵雨已停,雷暴转小,阳夏压力骤减,他身披雷衣,携带闪电冲出,在空中遨游。

“我能飞了,二大爷,我能飞了!”阳夏御雷霆而飞,周身电弧乱窜,雷芒刺目耀眼,若一轮小太阳,他飞到古天辰身旁,体验这种神妙之感片刻后,兴奋的直蹦跶。

“很不错,再经历百次雷劫洗礼,你的万劫经便可窥到门径,本尊会为你找更大的劫难之处,提升你的万劫本源。”古天辰点头,淡淡的道。

“更大的劫难?”阳夏一听,差点御不住雷电,从云端掉下去,兴奋劲瞬间没了。

“雷劫对万劫体而言不算什么。”古天辰摇摇头,道。

“雷劫不算什么?那什么劫才算大劫?”阳夏脸皮一抽,电弧在嘴边跳动,发出“滋滋”之声。

“有朝一日,你若能在星辰寂灭时的黑洞内领悟星灭劫难,万劫体可算小成,若你能在宇宙毁灭,纪元更替这等大劫间领悟万劫体真意,万劫体可大成。”古天辰怕阳夏自满,淡淡的道。

阳夏小嘴长大,一道雷霆从嘴内喷出,让星河炸响,无法想象修道者走到那一步会是何等景象,被古天辰打击之后,那点小自得被顺利浇灭,他问道:“二大爷,老祖他屠了造化体,得到了造化体的本源,你是不是也一样,将万劫体给灭了,从而得到了万劫体的本源?”

“算是吧。”古天辰沉默片刻,给了阳夏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哎,这造化体,万劫体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都被你们二老杀过,很没牌面啊。”阳夏摇摇头,觉得九死一生得到的两道本源没啥大不了。

古天辰皱眉,没有多做解释,淡淡道:“走吧,七日后还有雷暴,你再入其中洗炼自身。”言罢,向下飞去,阳夏御雷紧跟其后,两人落在殿前,阳夏散去躯壳雷芒,浑身光溜溜,一丝不挂。

古天辰打量赤身裸体的阳夏片刻,拿出一件宝衣,扔给阳夏。

阳夏接住宝衣,望着这件灵光熠熠,无缝无垢的法袍,如获至宝的穿上,二大爷拿出手的宝贝必是好东西。

“记住,接受雷暴洗炼时必须脱掉这件法袍,借助外物会让你修炼变缓,对自身也无益。”古天辰警告阳夏一句后,将三枚凰血果也抛给阳夏。

“知道了,这凰血果不仅味道好,还能增加本源,你老不尝尝?”阳夏抬手接住三枚凰血果,道。

“你拿去分给别人,本尊不需要。”古天辰看也不看凰血果一眼,淡淡的道。

阳夏没有勉强,对于古天辰这等强者而言,神药可能早已没半分作用,除非他能拿出混沌金莲那种惊世的诸天奇物,不然普通的神药至宝根本引不起古天辰半分兴趣。

“二大爷,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件储物类的法宝。”阳夏将凰血果揣入衣兜内,想着如今好歹也算一名修道者,没有一件储物法宝好像说不过去,况且,凰血果在衣兜内不保险,只要自己周身覆盖雷霆,凰血果瞬间便会被毁去。

“等你何时能初窥万劫体门径,御雷霆自如再来跟本尊讨要,不然给你也是被雷霆毁去。”古天辰没同意阳夏所求,如今阳夏虽能御雷,可手段太过粗糙,稍不注意便会毁去储物法宝。

“哦,那你老能不能让我休息几日,我想去看看夜月姐。”阳夏饶饶头,不再提储物法宝的事,而是另提要求。

“事真多,给你两日时间。”古天辰皱眉,沉思片刻,给了阳夏两日时间。

“二大爷,你老真好,这凰血果也劳烦你老帮帮忙,要是被雷霆毁去便可惜了。”阳夏欢喜无比,将三枚凰血果拿出,眼巴巴的望着古天辰,古天辰屈指一弹,凰血果被一层灵光环绕,不会被雷霆毁去。

阳夏嘿嘿一笑,揣起凰血果,御雷飞起,翱翔而去,他从青石台阶旁飞下,正要去寻夜月,不料远远便见到申屠,这大块头独坐于一处偏僻的山道前,不断往嘴内灌酒,模样郁闷且狂躁。

“兄弟,干啥呢?”阳夏落在远方,散去雷霆后,走上前拍了拍申屠的大腿。

“你谁啊?滚一边儿去。”申屠放下酒坛,打量只有四岁的阳夏几眼,打了个酒隔,挥挥手,不耐烦的道。

阳夏摸了摸自己肉嘟嘟的小脸,才记起申屠并不知晓自己形体大变,他心内一动,想试一试自己现在有多强,能不能与申屠一较长短,抱起胳膊,冷冷的道:“大块头,你才给小爷滚一边去,这是小爷的地盘,保护费交了吗?”

申屠大怒,坐在地上,巴掌一挥,魔灾奔腾,黑风狂啸,阳夏踏前一步,眉心抖动,一拳而出,雷芒绽放,造化之气吞吐,与申屠硬碰硬。

一击之后,阳夏翻滚几圈,电芒缭绕,悬于空中,嘴角溢出鲜血,申屠左臂,一丝血痕显现。

申屠望了眼胳膊之上的血痕,稍觉愕然,而阳夏则嘴角抖动,两人境界差距太大,不是本源可弥漫,申屠回神,杀意大起,直接起身杀来,拳脚同出,黑芒大涨,魔云滚滚而来,阳夏脸色发白,刚要张嘴表明身份,申屠已杀来,生死危机间,阳夏腾挪一步,躯壳雷光万重,身上宝衣迸发异彩,点亮四方天地,造化之芒尽起,与申屠接连碰撞七次,

七次碰撞后,阳夏像块破布似的摔出老远,浑身是血,躯体痉挛,模样凄惨到不行,如若没有这件宝衣,这会儿他估计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相比阳夏,申屠更惊,呆住了,他一眼便看出这四岁奶娃只有真命境,这种境界的蝼蚁他一巴掌可以拍死一百个,而这奶娃居然能与他交手数回合,到现在还不死,简直没天理!他停下庞大身躯,给了阳夏说话的机会:“你大爷的....申屠...我是....咳咳.....阳夏。”

“再说一遍!你是谁?”申屠以为自己听错了,靠近半死不活的阳夏。

“阳夏!”阳夏悲愤的坐起来怒吼,吼完又喷出一口血来。

“不可能,我兄弟十六,你模样最多四岁。”申屠将浑身是血的阳夏提起来,不相信。

阳夏抡起小巴掌削在申屠脑门上,叫道:“是谁让你痛快的杀了高士奇那兔儿爷?是谁带你进天心宗宝库挑选宝贝?又是谁陪你喝万年朱果酒?将小爷打成这样,我削不死你!”

“你真是阳夏?”在阳夏熟悉的动作,熟悉的言语下,申屠有些信了,他想不明白,月余不见,阳夏怎么变成奶娃子了?而且,强的离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