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唯一仙尊 > 第一卷 起始之路
第五十四章 无耻的极限
作者:铁皮人  |  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20-06-02 20:12:06 全文阅读

一刻钟后,嫚樱长长睫毛颤抖两下,睁开眼眸,馋馋盯着还未啃完的凰血果,阳夏看了眼四周凰血木树梢,微微一笑,道:“吃吧,都给你,这玩意不值钱,我可以弄一箩筐。”

嫚樱点头,几口就将凰血果啃完,小腮包鼓起,美的她直哼哼,等嫚樱服用完凰血果,阳夏指了指另一处树梢,嫚樱立刻抱着阳夏飞到那里,见他双手贴于树梢,又开始催生花苞,怯怯的道:“我们,不会惹祸吧?”

“没事,你在一旁看着便行,等我将这凰血果弄一箩筐,给你几十个,其他的打包带走。”阳夏一边折腾,一边答道。

半日后,凰巢内,年约四旬,脸庞刚毅,身高七尺,头戴玉簪,身穿紫袍的荒尊坐在蒲团之上,目带沧桑,他苍老的手指在腿上轻轻敲动,凝望天心老祖,道:“这件事,九域巡察使同意,本尊必全力以赴,只是.....”

“宝库打开后,你得其中两成,如何?”天心老祖知晓荒尊所求,淡淡的道。

“既然这样....”荒尊心内一动,正要点头,一名童子连滚带爬的跑进来,神色慌乱,看了眼天心老祖,匍匐在地,叫道:“尊主,不好了,出大事了!”道童话音落下,天心老祖的手微微一颤,他有极为不好的预感...

“慌什么?讲!”荒尊皱眉,喝道。

童子两只眼睛通红,都快急哭了,他再次望了眼天心老祖,颤着声道:“这位前辈带来的小娃,他....他将凰血木的树梢毁了几十处。”

“什么?”荒尊惊的直接站起,不可置信,他伴生的凰血木已历经一个纪元,是证道重器,不可有丝毫差池。

“阳夏!”天心老祖也站起身来,双手逐渐紧握.......

凰血木中央,阳夏被无数化形荒兽围的水泄不通,他斜着眼,腮包鼓起,一只手往嘴内不停的塞凰血果,另一只手又拿出一个凰血果塞入嫚樱小嘴内,嫚樱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小嘴可不停,阳夏凰血果递过来,她立刻将小嘴张到极限,将凰血包在小嘴内,边吃边道:“大家不要冲动.....嗝......要冷静.....他是荒尊叔叔.....嗝.....的客人.....也是天心老祖的....嗝....的弟子。”嫚樱边说边打嗝,显然凰血果吃多撑着了。

“吗的!你还吃,你这小鬼到底是有多贪婪,毁了凰血木多少处?你的行为该天打雷劈!”一名大妖见阳夏还往嘴内塞凰血果,气的直哆嗦,指着阳夏怒骂不断。

“他毁了多处树梢,损了凰血木不知多少精气,这些树梢没有数千年再也长不出,别拦我,让我捏死他。”一头体格子是申屠两倍的黑熊精边骂边冲上来,被诸多大妖拦住,他额头青筋毕露,简直对阳夏痛恨到了极点。

“我要活剐了你!”

“你这该死的人族,把你碎尸万岁,你他吗还吃!”

“咳咳....凭什么不吃....嗝...再不吃...嗝...都被你...你们...收走了...我吃个....屁...嗝..”面对口诛笔伐,阳夏不管不顾,再从衣兜面掏出一枚凰血果,强行塞入嘴内,使劲往下咽,噎的他直翻白眼,咳嗽两声后锤了锤胸口,终于将凰血果吞入肚内,不停打嗝,口齿不清的道。

阳夏衣兜凸起,里面还装有不少凰血果,嫚樱可怜兮兮的望着这些大妖,眼神很纯洁,一副被阳夏胁迫的无奈姿态,可小手却悄悄伸出拉了拉阳夏衣袖,示意他不要多言,免得有大妖忍不住冲上来将他大卸八块。

“尊主来了!”

荒尊降临,略微扫视凰血木一眼后,嘴角抽搐,两条浓眉立起,法躯神芒大涨,杀机成片血云悬于头顶,怒火可燃苍天。

“小王八蛋!”关键之时,天心老祖及时到来,落在阳夏身旁,将他提起来,巴掌挥舞,对着他屁股一阵拍,疼的阳夏惨叫不断,一张嘴便喷出霞光,无数先天精气从嘴内狂涌而出,衣兜内剩余的十多枚凰血果滚落而出,带着炽热虹芒,香味怡人。

天心老祖下了狠手,连续十多巴掌,将阳夏打的一口鲜血喷出来,直接昏死过去,他将昏迷的阳夏扔下,转过身,对着荒尊道:“道友息怒,这件事可以商谈,”

荒尊深吸一口气,凝视天心老祖,这一老一少演戏演的太假,如若不是知晓天心人品,与天心宗历来交好,荒尊都怀疑是天心老祖唆使这小鬼来破坏凰血木,他冷冷盯着昏迷不醒的阳夏,杀机并未散去,冷冷的道:“怎么商谈?”

天心老祖沉思片刻,传音道:“宝库多分你一成,可补偿道友损失。”

“这.....”荒尊犹豫,这件事若是不成,这许诺便不值一文,可真要强势抹杀阳夏便是跟天心老祖彻底翻脸,暴怒的天心他见识过,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将天心激怒,想到此处,荒尊散去杀机,传音道:“五年之内,荒原弟子进问心壁的次数多出三十次。”

天心老祖眉头皱起,没有立刻应允,问心壁裂痕太多,岁月已久,每次使用都会让裂痕增多,修补很麻烦,无节制使用的话问心壁必然崩塌,到时候.....

“十五次,不能再多,问心壁若是崩裂的话,道友知晓会引发什么后果。”天心老祖思前想后,传音道。

“成交。”荒尊很爽快,这是实打实的好处,能多争取一次也好,两人达成交易后,荒尊扫视众多荒原妖族,道:“都散去吧,这件事本尊会处理。”

“可尊主...”一些大妖仍对阳夏所作所为咬牙切齿,不愿离去。

“去吧。”荒尊头疼的挥挥手,栖息在此处的妖族都依靠凰血木每日溢出的先天精气修炼,阳夏所做实在是人神共愤,自然引发众怒。

里三层外三层的大妖逐渐散去,只有嫚樱留了下来,心疼无比的看着阳夏,想上前搀扶他起来又不敢,就在她自责之时,躺在地上的阳夏眼皮睁开,对嫚樱眨了眨眼后又闭上,让这女妖小公主呆滞。

“别演了,还不滚起来见过荒尊。”等荒原妖族散去,天心老祖上前踢了阳夏屁股一脚,冷冷的道。

荒尊何等人物,早就看出天心老祖与阳夏在演戏,以天心老祖修为,不要说十多巴掌,就是隔着无尽星空吹口气都能把阳夏变为飞灰,至于口吐鲜血不过是阳夏咬破自己舌尖故意为之,他的举动不仅瞒不过荒尊,连许多大妖都看出来了,之所以不揭穿其实是给天心老祖留面子,这些大妖都精着呢!谁都看出来天心老祖要保下阳夏,这时候去触霉头不是找死么,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过去了,何必较真去寻死。

“见过荒尊前辈,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我不是人,荒尊前辈,我给你行大礼。”在嫚樱再次发呆下,阳夏一咕噜爬起来,可怜巴巴的忏悔起来,用手轻飘飘刮了自己脸几次后,匍匐在地叩拜,乘机将滚落在旁的三枚凰血果压在身下,一只手缓缓摸进胸前,将压在身下的凰血果揣入衣兜内。

这次不光是荒尊与天心老祖,就连嫚樱都看见了,她小嘴张开成O形,小虎牙都藏不住了,那条毛茸茸白色小尾巴竖起老高,对于阳夏的贪婪与无耻,只有两个字,佩服!

荒尊眉毛抖动,简直无法直视阳夏的行为,他极度无耻与贪婪倒是让荒尊想起了一名同样无耻下作到极点的老鬼,冷冷道:“天心,这小鬼是风无极那老王八的传人?”

“这小鬼与风无极没丝毫关系,你还不滚起来,再搞小动作,本尊就毙了你!”天心老祖也是无言,阳夏所作所为能瞒过谁?这简直是赤裸裸打荒尊的脸!

“是。”阳夏老老实实站起来,衣兜鼓起,里面装了三枚凰血果,他望向嫚樱,对她眨眨眼。

“天心,如若没事再商谈便请离开吧。”荒尊望了眼嫚樱,脸色青白,下了逐客令。

“三月之内便会有结果,到时通知道友。”天心老祖点头,再让阳夏待在此处,不仅惹荒尊不喜,其他大妖可能会要了他的命,言罢,他带阳夏飞起,阳夏微笑对嫚樱点头,挥挥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次,嫚樱没忍住,她眼眸通红,仰望阳夏消失之处,双手捧在小嘴前,大声叫道:“阳夏,你等我,等我能出荒原后便去找你。”

“你给我闭嘴!”荒尊大喝,阳夏不仅差点毁了凰血木,还有拐带自己外孙女的嫌疑,一想到阳夏这小鬼无耻的模样,荒尊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望了望破损多处的凰血木,心疼无比。

“知道了,外公。”嫚樱小脸一白,小手扣在一起,低下头来,泪珠顺着小脸滚落。

“哎。”看着自己这宝贝外孙女委屈的模样,荒尊神色无奈,叹了口气。

片刻后,一名身穿宫装,盘着头的绝色美妇赶来,嫚樱一见美妇,奔上前扑入她怀中,哭泣道:“娘亲.....呜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