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唯一仙尊 > 第一卷 起始之路
第二章 二大爷
作者:铁皮人  |  字数:2899  |  更新时间:2020-05-10 13:29:38 全文阅读

“十 八摸,摸到娘子那个细长腿,十 八摸,摸到姑姑那个俏白头,十 八摸.......咦,你们居然守在山门前?”靠近大山,岁月悠久的古刹卧佛寺山脚下,阳夏哼着歌,赤着脚,一路来到庙门前,看着举着棍棒相迎的两个小和尚,摸了摸鼻子。

“快回去,这里不欢迎你。”两个小光头一脸警惕,小脸充满痛恨。

“出家人善门大开,我去参佛礼经,你们怎么这样?”阳夏不满的直哼哼。

“恶贼!这是你第几次来偷功德箱里面的大钱了?上次更可恨,直接连功德箱一起抱走,主持下了严命,不准你入山门。”左边的小和尚直接横起棒子,怒斥于他。

“广林师弟,你才剃度,这小恶贼的恶你还不知道嘞,他不仅偷功德箱的钱,在佛座前小便,更可恨的是还把渡善菩萨的金漆给刮下来,将供奉的香油也带下山去用来当烤鱼佐料,三月前,这小子偷了广善师叔的袈裟,自己剃了个光头在山门下招摇撞骗,不知骗了多少香火钱,要不是余家部族的人戳穿他,他简直要将我们山门清誉全部毁尽,简直可恶至极。”右边的小和尚更是恨的直磨牙,将阳夏对卧佛寺做的种种恶事一一抖出。

“这就是你们不对了,这佛爷的钱花不完,我花花怎么了?这叫做普度众生!还有,那些香油我借来烤鱼而已,瞧你们小气的模样!等爷爷我哪天发了大财,给你们和尚一人一缸香油,至于广善那老驴头,他那袈裟不知多久没洗,害我捏着鼻子才能穿上去.....”阳夏一本正经开始数落起来,气的两个涉世未深的小光头直想骂脏话。

“小恶贼你别猖狂,枯禅大师回来了,主持说了,你要是敢进山门,枯禅大师自会招待你。”右边小和尚冷冷一笑,说出的话让阳夏面皮都变了,直接退后两步,转身就走,只要一想到枯禅老和尚那断袖眼神,滔滔不绝的口水沫子,一口一个他与佛有缘,他日定将成就正果,劝他出家当和尚的话语便浑身不自在,阳夏自认为自己是个小忽悠,但是跟枯禅这个大忽悠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听着身后两个小光头得胜笑声,阳夏也不介意,反正来日方长,今日不行还有明日,现在,自己还是避避风头的好,要是被枯禅逮到.....一想到此处,阳夏不禁打了个冷颤。

“去找二大爷吧,弄点吃的先。”在卧佛寺外吃了瘪,阳夏觉得百无聊赖,在山门外转了几圈后,直接入了西域大山,他一路前行,往山北极地走去,步履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已是健步如飞,周围狼嚎虎啸声不绝,各种山间猛兽时有浮现,冷冷注视着阳夏,而阳夏面色嬉笑之色早已收起,面容之上满是冷冽,每当猛兽跃跃欲试想要扑上来,他便眯起眼望过去,猛兽立刻皮毛竖起,惊惧低吼,后退几步后,夹着尾巴遁逃进密林深处。

日落前,阳夏终于赶到大山深处一片泥潭之外,这里瘴气浓郁,黑雾缭绕,空气之中漂浮着别样恶臭,远远望不到边,地下泥沼不时翻出黑色气泡,爆裂开后,飘出丝丝浓郁黑灾,而诡雾深处,不时传出凄惨哀嚎,让人惊栗。

阳夏习惯性捏了捏鼻子,从泥潭边缘走过,来到一处秃坟前,看了眼残破的墓碑后,上前去,对着墓碑便是一脚,吼道:‘二大爷,你大哥来了,还不出来迎接。’

“轰!”

山坟发出一阵轰鸣后裂开,一颗头从里面飞了出来,阴风阵阵,对着阳夏飞来,嘴里面大吼道:“大哥!你终于来了!可是要带弟弟出去征伐九天十地,再战仙域。”

“呃...这不慌,毕竟大哥才转世,如今还处于蛰伏阶段,这次来只是看看你而已。”看着一出来就嚷着要征伐九天十地,再战仙域的人头,阳夏只能继续忽悠。

“对!大哥现在修为依旧很低,但你前世无敌于世间,成就无上道身,只是恨那群....那群....我记不起来了,但大哥,有朝一日,等弟弟帮你寻到无上仙种,让你君临世间,我们兄弟再次杀上九天,屠戮那群老猪狗,哈哈!”这颗人头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牙齿掉了一半,形似骷髅,两颗眼珠早已不见,空洞洞让人发渗,但头发依旧浓郁乌黑,足有三丈长,诡异飞扬,这颗人头漂浮于空中,阴气逼人,不断癫狂大笑,震的此处微微颤动。

“哎!可怜的二大爷。”看着疯疯癫癫的人头,阳夏剩下的只有怜悯,这是他七岁首次入大山时来到此处发现的这颗活人头,当时他便愕然良久,即便听过有修道之人能永生于天地间,活悠久岁月而不死,可见到一颗人头居然活蹦乱跳,他当初还是惊讶良久。

起初,这颗人头记不起自己是谁?叫什么?为什么还活着?只嚷嚷着要陪大哥再战九天,重续传奇等等乱七八糟的话,阳夏看着好玩,便上前去认二弟,一通忽悠下来,这颗人头还真当自己是他大哥的转世之身,而自己觉得有趣便认了这二弟,取名二大爷。

从此,短则几月,长则半年,每次他来看这人头,这人头总会给他吃一些奇形怪状,但却香气宜人的果子花草,最初吃时,他浑身燥热,头发都燃起大火来,热的他死去活来,生不如死,而当燥热过后,他便觉得自己力气大增,步伐轻快的可怕,最让他惊异的是,每次吃完这些奇异果子花草,总能让他感觉心神空灵,晚上视物如同白昼,看的更远,一拳打出,能击碎大石。

“快快快,这次弄到什么好东西没有,给大哥拿来,让大哥再增加点修为,好陪你再战九天呀!”阳夏坐在古墓前,身体靠在残破墓碑,对着二大爷招招手。

“有,这次是虚空藤,这可是封在铜殿深处的好东西,被我断了一截,此外,还有一枚蛋呢!”二大爷漂浮在空中,虽只剩下一颗头,但却灵活至极,听了阳夏的话后,他一头钻入古墓中,片刻后,嘴内叼着一截发黑树枝,漆黑如墨,古朴无光,那枚蛋更是小的可怜,只有鸡蛋大小,但通体透彻,有朦胧光晕环绕,美轮美奂。

“都说了,别用嘴叼,用你头发卷起拿着!每次都这样,叫我怎么吃?”阳夏跳起来便给二大爷脑门上一巴掌,不满的道。

“是是!弟弟知道了,下次一定照办便是。”二大爷放下虚空藤与那枚蛋,退在一边,不断点头称是。

“这还差不多,这什么虚空藤,黑不拉几的?跟树枝一样,味道肯定不咋样,这蛋还不错,就是小了些。”阳夏满意点点头后坐下,拿起那截虚空藤看了看后,觉得没胃口,倒是那枚蛋,亮晶晶的,一闻之下,有股淡淡清香扑鼻,味道应该很不错。

阳夏舔舔舌头,抓起这枚蛋就准备开吃,谁料一指头剥下去,疼的他直甩手,这枚蛋太硬了,简直比石头还硬百倍,以阳夏如今气力举起千斤巨石毫不费力,可用力之下,居然被一枚蛋弄的差点指头都破了。

“这什么鸟蛋?”阳夏怒了,双手一握使劲捏,可捏了半晌这枚蛋却依旧光晕环绕,朦胧而美丽,仿佛恒古不坏,让他直咬牙。

“二弟,借你脑袋用用。”阳夏看了看左右,忽然,一把抓住二大爷的人头,将蛋放在地上,抱起二大爷人头就猛地一砸。

“咚!”

瞬间,这枚蛋爆出万道彩霞,极光四射,将整片密林渲染的如同白昼,那枚蛋开始升华,符纹尽出,将阳夏弹飞老远,狼狈不堪的摔在地上。

“大哥!你没事吧。”二大爷火速飞来,张开朽坏大嘴,将阳夏从泥中拉出。

“这特么的什么蛋。”阳夏灰头土脸,吐了口血沫子,跑到蛋前,看着这枚依旧完好无缺,灵光环绕,生机越加浓郁的鸡蛋,彻底惊了,在他所认知之中,二大爷的头是最硬的,今天他算是长见识了,居然还有比二大爷人头更硬的东西,而且还是一枚小小鸡蛋。

“不知道,我在铜殿深处挖到的。”二大爷呆呆摇摇死人脑袋,回应着自言自语的阳夏。

“算了,吃不到就先放在你这,哎!真是心情极差,吃这根什么虚空藤吧。”阳夏拿起这枚鸡蛋又看了看后,咬牙切齿将他扔还给二大爷让他保管好后,抓起地上的虚空藤,张开嘴就是一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