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少年背着一把剑 > 正文
第 1 章 拒马镇
作者:叁问  |  字数:2308  |  更新时间:2020-10-28 10:10:51 全文阅读

塞外风光无限,天很蓝。

  拒马镇西北角的草垛上,坐着一个叼着稻草的少年,和一个叼着烟袋的老汉。

  放眼望去,能看到夕阳的余辉,逐渐隐没于地平线。

  大秦九州十八道,拒马镇隶属凉州甘南道。

  甘南道水草丰茂,历来是朝廷养马重地。相比起其他道,治安秩序相对较好。

  若身无烦恼,这的确是一个养老的好地方。

  但少年不老,而且有很多烦恼,所以他要离开这个地方。

  “马爷,我要走了,去中都。”少年微眯着眼。

  马爷是养马的马曹。官职是从九品的御马监,算不上官,勉强称得上小吏。少年就是他的副手。

  “八年前,你大哥叶朗,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如今他埋在你左边。”马老倌砸吧砸吧烟杆:“四年前你二哥叶逸,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如今他埋在你右边。现在你小子又说同样的话。我是不是应该提前帮你把坑挖好呢!”

  “你收不到我的尸体。”

  大秦规矩,凡亡者,会将尸首发还亲人,以长幼排序。若无亲属,又无人收尸,则会被净洁司火化,扬尘天地。

  少年姓叶单名一个朔字,自他以后,绍南叶家覆宗绝嗣,不存于世。马老倌是收不到他的尸体的。

  八年前,他二哥收到了大哥的遗体。伤口只有一处,一剑贯穿心脏。

  四年前,他收到了二哥的遗体。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剑伤。

  现在终于轮到他了。

  远处蓝天点缀着白云,一道长长的晚霞,压在前方巨阙山脉上。天边白云悠悠。

  马爷的眉头渐渐柠在一起,烟雾在他的唇边轻轻的飘着。他了解他,说去就真的会去,哪怕是死。

  叶朔再次将稻草放进嘴里,砸咗有声。

  马爷咧嘴打破沉闷的气氛:“放心,真到那个时候。老倌我一定去中都帮你收尸,一家人,三兄弟,就算死,也因该整整齐齐。”

  叶朔道:“得了吧,就你这老胳膊老腿的,还是别瞎折腾了。”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瞬间变得沉闷起来。

  这些年来,叶朔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就会涌现出无数画面,不停撕裂他的神经。

  先是一道从天而降的剑光。

  接着他大哥对他道:“我去中都,你们好好活着。”

  然后是他二哥对他道:“我去中都,你好好活着。”

  现在,他也要去不夜城,但却不知道对谁说好好活着。

  他觉得这句话就像是诅咒,不管是说这话的,还是听这话的,都没有善终。

  有时候他会想,如果他大哥二哥没说过类似的话,亦或者他没有听过类似的话,是不是他兄长就不会死。但如果只会存在于不痛不痒的脑海里,现实生活却是血淋淋的。

  过了好一会儿,叶朔看着马爷道:“年纪大了,少抽点烟。我瞧着隔壁的郭大娘就不错,俗话说有钱难买老来伴,郭大娘胖是胖了点,但人家能相中你,估计也是上辈子作孽太多。”

  “你小子,安慰人都没有一句好话。”马爷气得要拿自己的烟杆打叶朔。

  “比活着跟让人难受的是孤独,比孤独更让人难受的是孤独终老。你自己好好想想。”叶朔顺势一躲,跳下草垛,对着马老倌道:“走了!”

  叶朔转过头,夕阳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

  第二天一早,叶朔便开始收拾行李。东西不多,一个包裹,一把剑。

  大秦以武立国,四周强敌环伺,尚武之风虽经四百载,依旧日趋浓烈。

  无论是文人雅士,亦或者是贩夫走卒或多或少都会随身携带武器。叶朔自是不例外。

  他刚出房门便瞧见郭大娘端着一碗粥从门前经过。

  这碗粥是送给谁的,自是不言而喻。

  “郭大娘早!”叶朔打了一声招呼。

  “咦,三芽子,你这是?”郭大娘看着叶朔背后的行李,诧异的问道。

  “我打算去中都。”叶朔道。

  “你……唉!不是大娘说你啊,你可是叶家的独苗苗了。又没与娶妻生子,万一又和你大哥,二哥一样,怎么对得起你过世的爹娘。呸呸呸,你瞧瞧我这乌鸦嘴。”说完她将手里原本要送给马老倌的粥递给叶朔道:“先不急,吃完粥再说。”

  接着便向门外奔去。

  不消片刻,马爷拎着他那个大烟杆,睡眼惺忪的走进叶朔的小屋:“你郭大娘非让我再来劝劝你,还说等你明年满十六便给你说一门亲事。”

  叶朔笑道:“马爷可不是婆妈之人。估计也是吃人嘴短。”

  马爷一阵脸红:“你八九岁来的拒马镇,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难免如此。该说的我昨天已经说了,我不擅长劝人,整的婆婆妈妈的,忒不爷们。站在感情的立场上,我不同意你去中都,但站在道义立场上,确实该去。”

  随即马爷将一个铁盒子递给他。

  “这是什么?”叶朔诧异地问道。

  马爷道:“万一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拿着里面的东西,去中都凤舞天下楼,找听字阁阁主。千万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动用这里面的东西。”

  身为秦人,大名鼎鼎的凤舞天下楼他自然是听说过。里面的姑娘不仅姿容万里挑一,且各个身怀绝技。之所以叫凤舞天下这个名字,是几十年前当今圣上的父亲,在摘星楼宴请八国来使时,楼里派了十个姑娘,表演了一首剑舞,名字叫'且看今朝'。

  ‘且看今朝’有且看本朝之意。不仅名字取得很有深意,并且那十个女子舞剑之时,舞姿绝美,翩若惊鸿,但却满室寒光,杀气四溢。

  八国来使胆战心惊,吓得面无血色。见震慑外使的目的达到,且效果显著,那位先帝当即大手一挥,写下'凤舞天下楼'四个大字,赠与了楼主。这可是莫大的荣耀,自此整个凤舞天下楼这个名字便流传开来。

  大秦的外交一直是强硬的,估计也会一直强硬。

  叶朔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把马爷重新审视了一遍,难以置信道:“马爷你尽然和凤舞天下楼有关系?你这么爱吹牛,这么光彩的事,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过?”

  马爷一脸严肃,再次叮嘱道:“光彩个屁。你小子记住我说的话,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动用里面的东西。”

  见马爷一脸严肃,叶朔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双手一抱拳道:“这些年,多谢马爷关照,此去中都凶多吉少。若小子有命回来,定当给您养老。”

  “行了,我指不定活的比你还长。”

【作者题外话:此书的前面几章节,作者本人曾经发在龙空,当时只是一个想法,不成熟,我仔细斟酌后,改了一部分细节,发在纵横,以后就是纵横首发。不要举报本人抄袭之类的,是作者本人。可以龙空验证。谢谢大家。估计也是想多了,又没人看我的书…………闪了闪了】

叁问
作者的话

希望书友能支持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