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无限重生的我 > 第一卷 崛起
第八十七章 英雄登场
作者:爱吃柠檬的澄歌  |  字数:6411  |  更新时间:2020-07-07 23:11:30 全文阅读

泷晨吼的这嗓子可谓是来得及时。

  大汉都准备开枪了,愣是被他这一声叫喊分散了注意力,等他抬头一看,迎面而来的只是一道银光。

  再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潇腾,你怎么自己一个人跑到野外来了?”泷晨扶起潇腾,看见他衣着单薄,大冬天的只穿着睡衣睡裤,赶忙脱下自己的衬衫搭在他身上,免得着凉。

  “晨哥,你一定要回去救救大家。”潇腾擤了一把鼻涕,小脸蛋上两块红彤彤的,就是刚才被大汉打肿的。

  “怎么了?”泷晨一怔。

  “有一帮人在两天之前来到村子,说是要找你。”潇腾吸溜了一下鼻涕,继续奶声奶气的说道“那些人凶神恶煞,一看都不是些好人,李大叔说你离开了,那班人就动手打人,和村民们打了一架,把好多人都打伤了。”

  “对方有多少人?”泷晨听着,脸色已悄然沉了下来。冲他而来,却把怒火发泄在无辜村民,这种滥伤无辜的做法,在他印象里倒确实是有一个对得上号的人选。

  “差不多有三十个人,他们都拿着刀枪。”说完,潇腾忽然自己想起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还没补充“他们为首的那个叫郑青纹。”

  “果然啊…”听到这个答案,泷晨可以说是一点都不出意外。

  以赏金猎人那一贯的作风,滥杀无辜,藐视生命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放心吧,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对付那群坏人,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泷晨用力的揉了揉潇腾的脑袋,说道。

  “拉个勾,要说话算话。”潇腾伸出尾指,说道。

  看见潇腾如此的认真,泷晨缓缓颔首,也跟着伸出自己的尾指。

  “我答应你,一定会把所有村民都救出来。”

  “嗯!我相信晨哥你一定做得到!”潇腾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了,出发吧!把那群赏金猎人全部干翻!”泷晨高声喊道,右拳重重的击打在左手之上。

  “用不着那么大声嚷,我能听见。”羽薇走了过来,还把一东西丢给泷晨。

  泷晨下意识伸手拿住,摸了摸,圆不溜秋的,定眼一看,吓得差点丢掉。

  “看清楚点,手雷还没拉保险丝。”羽薇鄙夷道,泷晨这老是惊慌失措的样子是她最看不惯眼的。

  “这玩意是我从他身上搜来的。”羽薇指了指身后被大卸八块的尸体,轻描淡写的说道,刚才她蹲在大汉的尸体搜了半天就只摸到这么个有用的玩意。

  “小孩子别看,会长针眼的。”泷晨捂住潇腾眼睛,他自己瞄了一眼大汉的尸体都觉得毛骨悚然,这要是给潇腾瞅见了,心里产生阴影面积最起码都得有三室一厅那么大,会影响到他以后的成长。

  “事不宜迟,咱们马上出发吧!”

  “我知道你担心村民他们,但是。”羽薇停顿了两秒“你有把握吗?”

  “得时间越长,村民们的性命就越危险。”

  “你没有把握。”羽薇一语说破“你这只是去送死。”

  “那你难道有什么办法吗?”泷晨被质问,却又无法反驳,最后的话说出来,颇有点置气的意思。

  “有,但是很危险。”羽薇还是一往如常的冷静。

  …

  与此同时,石山村中,李一辉的家门窗紧闭,而在里面则聚集着几个年轻的村民,把他本来就不算宽敞的家占得有些拥挤。

  “大家都来齐了吧?”坐在桌子前面的李一辉,抬头看了一下到场的村民们。

  几位年轻力壮的村民齐聚在屋内,此时,他们正要议论一件事情,但此时此刻,他们却面面相觑,因为在被李一辉喊来之前,他们并不清楚今天到底要议论什么内容。

  “李叔,到底有什么事,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疑惑,不知道李一辉把他们喊来到底是有何目的。

  “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我就照直说了。”李一辉停顿了片刻“我们不能再坐视不管,要发起反抗,把那些自称赏金猎人的家伙驱逐出去。”

  但他话音刚落便留意到众人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他们有枪,我们打不过的。”有人说道。

  “我们也试过反抗了,但没什么用啊。”另一个人接着点头说道,他脸上还有一块淤青的地方,他们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当然不肯看到那些赏金猎人耀武扬威的样子,早就试过奋起反抗,可结果呢?

  他们被对方暴打了一顿,赏金猎人那是经常在刀尖上舔血的杀手,岂是这些每天下田耕作的农民能对付得了。

  “有是泷晨在这的话…或者就有办法了。”忽然之间,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气氛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这句话其实是有两重含义:倘若泷晨在这,一定会让那些嚣张的赏金猎人吃不了兜着走。

  就算泷晨打不过,那这些赏金猎人也不会找他们村民的麻烦,毕竟冤有头债有主。

  而现在呢?泷晨消失不见那么多天,下落不明,谁知道他去哪里了?

  “与其指望别人,不如指望一下我们自己。”李一辉用手敲了敲桌子,把众人的注意力重新吸引过来,他沉声道“那些赏金猎人很明显不是什么好人,他们说杀人就杀人,我们人虽然不多,但是也不能当待宰的羔羊,是不是?”

  他停顿了半秒,目光快速从各个人的脸上扫过,观察他们的表情变化。

  “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从他们手中夺过枪械,这样的话我们就有驱逐他们的手段了!”

  众人沉默没有作声,之前九婶被枪杀的场景印在他们的脑海里,至今还历历在目,生平看见第一次有人死亡,这么大的心理压力不是谁都能扛得住。

  至少可以肯定地说,九婶的死亡,起到了杀鸡儆猴、以一儆百的作用,现在的村民们敢怒不敢言,也不知道赏金猎人下一步到底有何举动。

  但任谁都能看出,目前短暂的平静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安宁,这份脆弱的宁静随时都会被打破。

  这就好像踩在冰面上,如履薄冰的行走着,但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一脚就把冰块给踩碎,掉入冰冷刺骨的水中。

  李一辉活了六十多岁的人,看事情比较通透,他一直就在盘算着应该怎么对付这班不速之客,而就在昨天晚上,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觉得可行,这才拉上比较年轻力壮的村民们一起商讨…

  现在看来,他们围在一块,恐怕也是讨论不出个结果。

  结果却在这时候,有人说道。

  “用不着那么沮丧,那个小子命大得很,活着回来了。”

  闻言,众人皆是一愣,而后寻声音转头探寻声源,结果看到了一个站在阳光之下的青年。

  其他人看到这个青年,反应比李一辉还要强烈,几乎是一下子齐刷刷的从长条木椅上站了起来,神情警惕的看着他,一些离青年站的比较近的村民立刻后退两步,神情里充满着厌恶。

  “怎么了?为什么都这么看着我?”青年有些诧异的问道“是不是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

  青年长得儒雅白净,看起来还挺帅气,光从外貌看起来属于挺讨喜的那一类人,但是在村民们看来,这个人带着赏金猎人闯入了他们的村子,打破了平静,还杀了人,这样的人和恶魔又有什么区别?

  “你是怎么进来的?!”李一辉看到对方的瞬间,脸色明显一变,警惕的问道。

  “呵呵,真见外啊。”郑青纹如浴春风的微笑着,他看了看屋内的所有人,无不例外,这些投射过来的目光中都蕴含着强烈的敌意,但他对于众人的仇视不以为意,笑着向李一辉解释道“我见这儿门窗紧闭,担心是不是有村民煤气中毒,这才进来看看。”

  “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李一辉沉声说道,语气里面却并没有多少感激的意思“现在可以出去了吧?我们还有事情要讨论。”

  被下了驱逐令,郑青纹却也不生气,脸上还是保持着如浴春风的微笑“好的,我马上就离开。”说完,还真就乖乖的走向门口,但在离开之前,他又转过身,笑吟吟的看着在座的众人,说道。

  “那个小孩子的运气不错,跑进森林里竟然真的能找到泷晨,我真想给他鼓掌喝彩,不过很可惜,他可能回不来了。”

  郑青纹这句似是而非的话,立刻引起李一辉的警惕。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可能回不来了?”

  “呵…也没什么。”郑青纹笑了笑,说道“不过是派了几个人出去,为归来的人接风洗尘罢了。”

  李一辉人活了几十年,好歹也算是见过大场面、走过江湖的人,郑青纹嘴上说的是很好听,但实际上却有弦外之音,或许在场的年轻人听不明白,但他这活到六十多岁的老古董还听不出这弦外之音吗?

  “你…”李一辉知道郑青纹这是要安排人手对付回归的泷晨和潇腾,可他忽然意识到…全村人都是待宰的羔羊,只要眼前这个人一声令下,全村人的性命都将堪忧。

  郑青纹冷不防的出现在这里,无疑是间接地警告他们,不要在眼皮底下搞什么小动作。

  李一辉活了那么多年,头一次感觉到绝望,那是一种性命完全被掌握在对方手中的绝望感,就像溺水的人抓不到救命的稻草,只能在痛苦之中不断挣扎。

  “好戏马上就要开演了,现在我想请各位移步。”郑文清微笑着说道。

  “你想干什么?”李一辉沉声问道。

  “我们的贵客已经到了,但是他比较腼腆,躲了起来,现在需要你们请他出来。”郑青纹笑意更甚,向着众人做了个“请”的动作。

  贵客到了?难道他说的是泷晨

  李一辉心里猜疑不定,可他也拿不准到底是不是泷晨回来了。

  “走吧。”沉默了一会以后,他默默地站起身,对屋内的其他人说道。

  其余几人对李一辉的态度感到有些意外,张了张嘴,又欲言又止。现在除了服从,他们真的别无选择了。

  屋外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走出屋子,几人很快就留意到在村子空地上聚集了一大堆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仔细一瞧,正是石山村的村民们。

  “你想干什么?”李一辉看见全部村民们都被驱赶到空地,心里顿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

  “刚刚不就已经说过了吗,请我们的贵客登场啊。”郑青纹冷笑着说道“好了,请你们到空地上去吧,接下来会有一场好戏的。”

  被枪口对着,一众村民们都敢怒不敢言,老实巴交的站着不敢动,看到一村之首的李一辉也走向空地,有几个大妈立刻就围了上去。

  “李叔,他们想对我们做什么?”

  “就是啊,他们有什么目的?”

  “你怎么不说话呀?”

  李一辉还指望有人能来帮助自己解答一下这些疑问,他现在都一头雾水,还反过来被村民们问,可他算是村子的半个精神领袖,总不能听而不闻。

  “咳,大家不必惊慌,我想他们只是有些事情要对我们说而已。”话是这么说出口了,但李一辉自己都不相信。

  这一群煞星,哪能有什么好事,接下来,怕是会凶多吉少。

  “各位村民们。”郑青纹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我想你们也都知道我们这帮人过来这里,并不是为了伤害你们,只是想要找一个人出来。”说罢,就有村民说道。

  “都说了那个叫泷晨的外地人离开了,我们不知道他去了哪。”

  “呵呵,我想…不必劳烦了。”郑青纹笑的很灿烂,如浴春风,可越是如此,村民们便越是深感不安。

  “他已经来了,只不过躲起来而已。”郑青纹手掌拍在一起,笑意浓浓“好了,现在就要拜托各位村民,请他出来了。”

  “什么?”众村民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村民们还没多大反应,倒是一旁严阵以待的赏金猎人们有了反应,拉保险,上膛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怎么能这样?!”李一辉再是坐不住了,他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个人,也是最快意识到郑青纹想要干什么。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郑青纹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你们死的很值。”

  此话一出,村民瞬间炸开了锅。

  “这家伙疯了!”

  “快跑。”

  还没等他们迈开腿,子弹就扫过来,一打打倒一大片村民,瞬间惨叫、哀嚎不绝于耳。

  “你们不是很想跑吗?现在怎么不跑了?”郑青纹看着一众抱着脑袋、瑟瑟发抖的村民,脸上的表情就差写上蔑视两个字。

  “你,怎么敢!你这是杀人!”李一辉眼见六七个村民都被打伤了腿,浑身发抖,指着郑青纹,质问道。

  “弱肉强食,就是这样、”郑青纹瞥了他一眼,冷漠的眼神跟看死人一样“弱小就要受欺负。”

  “哦?这样啊,那这句话我也还你吧!”

  嘭——

  势大力沉的一拳猛击在郑青纹的左脸。

  周遭的赏金猎人原本只将注意力放在村民身上,哪料到会有敌人潜伏在身边,还一出手就打伤了他们的老大。

  但这群家伙也还算训练有素,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唬得一愣,。

  尽管这个可疑人物和他们穿着一样的防护装束,由里到外都遮得严严密密,但从声音上就基本能确定这家伙不是和他们是一路人。

  他们很快也跟着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退开两步,拉开一段距离。

  “为什么要后退呢?你们不是正要找我吗?现在我来了。”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可疑人物没有做出进一步的举动,反而是伸手脱下防暴头盔。

  “呵呵,果然是你啊。”脸上挨了一拳,郑青纹踉跄的晃了两步,回身看见那张掩盖在头盔之下的清秀面容,脸上露出狂热的笑容“我就说为什么突然感知到一股熟悉的能力,果然是你。”

  “你不是日夜念叨着要找我算账吗?现在如你所愿了,我就在这,你倒是不想见我了?”泷晨神情淡然,语气不卑不亢。

  郑青纹哈哈大笑了三声,还鼓起掌来“我真的很佩服你,死到临头居然还能这么淡定。”旋即,他话音一转“不过老实说呢,我有一件事很好奇,你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村子里?”

  “你不是自诩聪明绝顶么?这种问题怎么不自己想答案?”泷晨讥讽道。

  “呵,我确实是猜不到呢。”郑青纹歪着脑袋,似笑非笑的说道“临死之前,你就不打算多说说几句话吗?”

  泷晨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村民,看到那些中枪受伤,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老人家,眼底里涌出强烈的杀意,而这份杀意又在一瞬之后被迅速平伏下来,恢复了平静。

  “没这打算。”泷晨刚说完这四个字。

  大量的子弹当即从枪舌中喷射而出,然而,这些子弹打得并不是泷晨,而是他身后那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村民。

  “想都别想!”泷晨眼神渐冷,他和潇腾拉钩作了约定,要保护好全村的人,又岂能违背誓言,脚下一踏,一股纯白的能量从他体内爆发扩散,大量飞来的子弹撞上气浪,受到截然相反的力量推动,子弹飞到一半,又转了个头,以更加迅猛的势头飞了回去。三个赏金猎人非常倒霉的躺了枪。

  气浪席卷开来,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将大半个村子笼罩在白雾之中。

  “第二步总算是成功了…”挡住第一轮攻击,泷晨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里对羽薇的感激又增了一分。

  十分钟前…

  “空间传送?靠谱吗?”

  当羽薇将自己想法说出来以后,泷晨表示深深的怀疑。

  按照羽薇的说法来看,确实是一种剑走偏锋的办法,但风险也很高,一旦失败,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我的能量传送一个人已经是极限,小潇是普通人,一般的血肉之躯,是无法承受空间传送的巨大压迫,那么,我们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你去救村民,要么我去。”

  “我去!”泷晨非常坚定的说道“这事因我而起,我得去亲手了结了它。”

  让泷晨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杀入石山村?这简直就是自杀,泷晨实力还没恢复到顶峰阶段,独自前去营救村民们,危险重重,说是有死无生都不为过。

  “我知道了。”但听到泷晨这么说,羽薇的反应却很平静“你去吧。”

  “喂!你就不客套一下吗?”泷晨都惊了,好歹你也推辞一下,然后我才好意思把艰苦的工作甩给你吧。

  “与其有时间客套一下,不如抓紧时间吧。”羽薇提醒道。

  “咳,我知道。”泷晨正色道“我会把村民们都救出来的,小腾就拜托你了,把他带回村子里。”

  “我这边你不用担心,还是多操操心你自己吧。”羽薇说道“作战计划具体步骤你还记得吧?”

  “当然,你把我传送到村子里以后,先悄悄潜伏起来,最好是伪装成赏金猎人一员,伺机而动,找到最佳机会再动手,一切以优先保障村民们的人生安全。”

  “差不多就是那么一回事吧。”羽薇叮嘱道“反正行不通就不要胡来,我会带着潇腾以最快速度赶回村子支援你,最久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只要你不被发现就好。”

  …

  尽管和计划上多少有些出入,但至少村民们的安全是保住了…暂时性的。

  “切…又在搞这种小花招。”郑青纹一接触到白色气雾就本能的产生抗拒,他是超能力者,感官比一般人都要敏锐得多,本能告诉他,这些气体很恐怖,尽量不要接触为好。

  “扫射,撤。”郑青纹给出这两个指令,自己先开溜了,他没有穿战斗服,皮肤完全暴露在白色雾气之下,皮肤表面已经开始结出一层碎碎的霜。

  其他六名赏金猎人多少也有受到寒气的影响,不过得益于纳米纤维级别的战斗服的庇护,被寒气侵蚀的速度较慢,影响不大,继续作战是不成问题的。

  虽然视线很大程度上被气雾影响,但他们还记得村民的站位,按着印象中,对着四周开枪乱扫,郑青纹从一开始给他们的指令便是:

  杀掉所有村民。

  至于泷晨要如何对付,轮不到他们管。

  他们这些当小弟的,唯一需要做的,便是服从。

  火舌闪烁喷出,飞入气雾之中,时不时会溅起金属碰撞的火花,以及一种类似于玻璃破碎的声响。

  若是能看清楚,他们便会发现,空气之中,漂浮着许多指甲大小的冰晶,这些东西,是泷晨刻意制造出来。

  别看体积不大,坚硬度和钻石有的一比,就算旋转加速的子弹笔直的撞上去,顶多也只是把冰晶撞开,却不能把它直接撞碎。

  纯粹的白色能量比较于寒气更上一个台阶,对泷晨本人来说,这是不可多得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对于那些身处在白雾中的人而言,如坠冰窖般的痛苦。

  比如那些瑟瑟发抖的村民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