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HP狼嚎之月 > 正文
桑德斯日记
作者:北分部记录着  |  字数:1367  |  更新时间:2020-09-20 06:16:06 全文阅读

我同情他、感谢他,也怨恨他。

我是死亡的见证人,我想说自己无所畏惧,但当我面对自己的博格特时,我知道我错了――错得离谱。

谁人不畏惧死亡?或许世间真有这样的人,但我清楚,我不是这人。

当把树枝扎成的十字架插在坟墓上时,我蓦然发现自己开始相信宿命。

抬头看着已经星空,然后低头看着黑湖。几只鹰的影像在湖面上掠过,我再一次抬头,看着矫健的猛禽。它们是天空中的掠食者,展翅在高不可攀之处。

真不知道是不是每个拉文克劳都如我一般神经质,我想不会。作为一个拉文克劳,我要思考的不只有考试和书本。真希望人生能像阅读一样简单,但这样的希望注定落空。

我一边写下这篇日记,一边回忆着我所经历的点点滴滴。

只要四个人就能让地球拥挤不堪,该隐是谋杀之父。在世间的千百中罪中,谋杀绝对是罪中之罪。弑父……我不知道怎么描述。

看着一潭平静的湖水,我想到的确是火……

惨叫声在我心头徘徊不去。

我没进阿兹卡班,真是幸运。即使摄魂怪已经没了,监狱也不是好玩的地方。我杀死了我的养父埃里克·维赛迪,我一直在幻想这只是一场噩梦,但这梦惨痛极了,也真实极了。如果这真是一场梦,那也会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梦,如果我醒了,我也就死了。

除了霍格沃兹,我待得最久的地方就是孤儿院,我不愿意向别人提起。本来只有几个朋友知道,但今年,大家都知道了。我不喜欢他们看我的眼神,好像我值得被仇视。

八岁之前,我在教会孤儿院长大,那时候我对朋友还没什么概念,所以没什么朋友。后来修女带着一位维赛迪先生来了,也就是我的养父。他收养我,带我进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让魔法从我喜欢的小说元素变成了现实生活的一部分。我还记得第一次点亮魔杖尖端时,我闪得眼睛直流泪,我也记得从扫帚上摔下来时的刻骨之痛。

他教我魔咒,教我骑着扫帚飞起来,叫我往坩埚里加入各种各样的材料,最后做出稀奇古怪的药剂。现在,前尘往事已经化成飞灰。那才是梦。

夺魂咒,被一个叫魔法部的机构称为“不可饶恕咒”,我想这是合理的。去年暑假,我带着普通巫师等级考试的成绩单回家后,看到的不是埃里克欣慰的笑,而是一张严肃得有点吓人的脸。他试图对我施夺魂咒,但我设法不让自己变成傀儡。我和养父较量起来,决斗以火焰为结局,我用了厉火咒,失控的魔鬼火焰成为我失去直觉之前最后的记忆。

显然,我醒了,我还能坐在这里写日记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我醒后,我得知傲罗们把我从火海中拖出,等待我的是个叫威森加摩的阴暗的地方。审判过程让人提心吊胆,也许只是让我提心吊胆,好在我不用进监狱,还能继续就读于霍格沃兹,继续戴着拉文克劳级长的胸章。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我的新家,现在塔波特·温格成了我的监护人,他是一个傲罗。他好像对我的亲生父母比我知道得更多,但从不告诉我。

和魔法部悬起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相比,那个叫丽塔·斯基特的毫无职业道德的记者才是更要命的。我不知道我怎么得罪她了,非要把我写成一个杀人犯,尽管有事实作为基础,但虚假的东西也太多了。

她给我寄得信中讲了一些关于我父母的消息。信还是不信是个问题,这个三流记者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个喜欢说谎的小人,但如果假中有那么点真呢?

我是尼科德摩斯·切斯特·吉尔斯·桑德斯,尼科德摩斯是犹太人,在深夜学习耶稣得教诲,被天主教称为圣徒。切斯特是拉文克劳曾经某位级长的名字,我父亲很尊敬他。吉尔斯是麻风病人的庇护着。

我得承认,我的名字的寓意让我很有压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