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晓风回雪 > 正文
第32章 神秘少年
作者:毛墨  |  字数:4149  |  更新时间:2021-04-10 00:01:43 全文阅读

  国内机场银装素裹,竟然也下着雪。林木华说“是不是你把莫死可的雪带回来了?”“你喜欢冬天吗?”“喜欢啊。”“为什么?”“这天气吃顿涮羊肉多舒服。”

  两人吃着涮羊肉,林木华把钱分一半给夏风。夏风说“你都留着吧,我要钱没用。”“年轻人坐着说话不腰疼,没钱你吃什么涮羊肉。”

  “不是有你请客吗?”“我可不能包养你一辈子,以后你找老婆谁跟你。”“没想过。”“你难道想找真爱?别做梦了。”“你想过嫁人吗?”“没想过。”

  “说实话你知道我的身世吗?”“不知道。”“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其实你不用这么执着,过的开心就好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杨朝露,怎么开心?”

  林木华呆了下笑着说“再干一杯就开心了。”两人干掉一杯白酒,夏风问“你接下来去哪?”“先去找有关部门,你不能当一辈子卧底吧。”“谢了。”“把钱收好了,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

  饭后林木华就走了,夏风到银行存了钱兑成RMB竟然有一百万。第二天夏风回家,大黄摇头摆尾的迎接了他。这狗子更肥了,看来大婶没少喂它。

  次日收拾屋子又发现了师父那封信的两个碎片“华山”和“西”,西字可以拼在山字上面。看着两个碎片良久,脑中出现了西山两字。突然想到如果这封信是竖着读,那确实是西山连在一起的,而不是华山。

  夏风当即找大婶联系了一个车,去找林木华的师父花千树。到地方下车后,夏风跑步上山。

  看到院子时,夏风已经累的躺在地上。稍微休息又向山上走,终于来到院前。院门头牌子上四个字“西山别院”。

  夏风平复了下气息,心里却忐忑不安。进入院子,上次没注意到大厅门前两根柱子上那副对联“当归方寸地”“独活世人间”。

  花千树在屋旁晾晒药材。夏风缓缓靠近,花千树转身突见一人吓了一跳“哎呦。”认出是夏风“你想吓死老头子啊。慕华呢?”

  夏风说“我一个人来的。”“找我喝酒啊,看你出这满头虚汗,多喝我的酒补补身体。”两人进屋坐下。

  “怎么没把我徒弟带回来?”“她处理完一些事应该会回来看您。”“哦,你先坐着,我煮个腊肉,陪我喝点。我好久没喝了。”

  “您别忙了。”夏风缓缓说“我找您是想问点事情。”花千树看他的样子似乎是重要的事,也就坐下。

  “我师父夏兰您认识吗?”“认识。”花千树似乎早就料到他的问题,长吸一口气说“她是千机门白虎堂主。”夏风紧张起来“您们认识多久了?”

  “认识倒是有几十年了,但不太了解。那时候她叫夏飞燕还是个孩子,是千机门掌门第四个徒弟。其他三个便是青龙玄武朱雀。”“您不是朱雀?”

  “我都不算是千机门人,朱雀是我儿子,就是花无期的爹。”花千树喝口茶继续说“大概是二十年前,夏飞燕失踪了后来掌门死了。千机门人怀疑是夏飞燕害的。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了解。”

  “您怎么知道夏兰就是夏飞燕?”“半年前她找过我,要把一件东西交给我保管。这东西跟千机门关系重大我没有接受。”“是一个盒子吗?”“正是。”

  “后来呢?”“中秋那天我应他们约到虎啸岭见证她和一个人决斗。”夏风胆颤心惊问“那个人是谁?”“这个我不能说。”

  夏风也不好逼问一个老人“当时还有别人吗?”“只有我们三个人。因为千机门没有管事的人,他们才找的我。”

  “决斗的结果呢?”“你师父技高一筹,那个人当时就死在断水剑下。你师父也受了重伤。”“你知道决斗的原因吗?”“不知道。那是一场生死相搏,那个人败了我想抢救却无力回天。”

  夏风想起在虎啸岭看见的那座新坟“那个人葬在哪里?”“就葬在虎啸岭上。”看来他说的不假。

  “你知道我师父受伤会死吗?”“当时我要给她诊断,她拒绝了。今天你来问,我便猜到了。”“你知道我是她徒弟?”“她找我那次,提起过你。”

  夏风越发肯定师父的死和自己身世有关。花千树不禁唏嘘“悲也好喜也好,终究是黄土白骨。”

  夏风准备离开,又问“外面那对联是谁提的字?”“吴恺之。”

  “他在哪里?”“不清楚,他喜欢五湖四海到处跑。”“能说说他吗?”

  “千机门人称他书圣,书法国画技艺登峰造极。没多少人见过他,听说他也是白虎堂的人。”“白虎堂还有哪些人?”

“好像没有别人了。”

  “您保重身体。”夏风起身离开。花千树说“陪我喝两杯再走啊。”“不了,车在山下等着的。”

  树上落雪惊飞鸟儿,夏风坐在车上心情复杂。师父的死似乎没什么疑点,但杨朝露几乎是同一天出的事,难道只是巧合吗。夏风决定去一趟海都见下周晓梦,顺便带回师父那盆兰草花。

  到了海都夏风发现手机里一个电话号码都没有。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咖啡馆。

  点了杯咖啡,随手拿了份过期的杂志坐到上次那个位置。XD会可能不会放过自己,要怎么找周晓梦。无意间看到杂志上一条八卦新闻“叱咤风云的大哥命陨海都”。

  仔细一看,内容是外号白骨的人被枪决了。白骨不是移民澳洲了吗?这八卦新闻不会是造谣吧?坐了半个小时,夏风放回杂志准备离开。

  “先生,您许久没来了呀。”夏风转头一看,是上次那个经理。“这是第三次。”“咖啡先生怎么不喝?”“我不喝咖啡。”夏风想起说“有没有一个叫金壕的人给你打过电话?”

  “金什么?”“就是上次跟我一起收你名片的那个胖子。”“哦,他呀,是给我打过电话。”“你有他号码吗?”“我看看。”

  夏风拨了金壕号码没人接,于是拿经理的手机拨过去,竟然接通了。金壕让人恶心的声音说“经理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想我啦?”“死胖子,排面挺大呀,电话都不接了。”

  “您是?”“夏风。”“哦,大兄弟啊。我不知道是您打来的呀。”“您在哪呀?”“在咖啡馆。”“您回海都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好去接你呀。”“有没有周晓梦的号码发给我。”

  “必须有啊,我现在可是她的得力助手。”“你是上次赖在别墅不走了吧。”“主要是我才华横溢。”“别废话了赶紧发过来。”

  打了电话,周晓梦让他到别墅等着。夏风翻进屋里,一切还是旧模样。来到卧室夏风躺在床上,想象这间屋子发生了什么。

  阳光中杨朝露甜美的笑容映入眼帘,夏风也开心的笑了。突然杨朝露掐住夏风脖子怒目圆睁“是你害了我,是你!”

  脸上挨了一巴掌夏风惊醒过来。周晓梦说“你中邪了?躺在床上发抖,叫也叫不醒。”夏风抹一把汗说“这两天没休息好,迷迷糊糊睡着了。”

  “做噩梦了?”“你要是晚点弄醒我,说不定我会知道凶手。”“就算梦到也是你主观想象的。”“亏你还叫晓梦,梦中得到启发自古有之。”

  “那你继续启发。”夏风坐起来“说说你们的老大吧。”“你为什么回来?”“我见到银狐了,关于你们老大的事她不肯多说。”

  周晓梦坐正身子说“银狐没有在中秋前救出白狼。XD会中秋大会,本以为银狐十拿九稳。没想到来了个神秘人。”“怎么回事啊?”

  中秋早上九点,XD会重要头目都聚集度假村。银狐说“前任大哥把断刀传给我了,我希望得到众前辈和兄弟们的支持。”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就是钱老二“你一个丫头当什么大哥?”

  “那你觉得谁当合适?”“咱们四个老爷们儿为XD会卖命多年,从我们四个里选一个就很合适。”钱老二看看黑豹鳄鱼懒猴继续说“四海集团盈利增长微小,主要是因为近年来军火白面生意不断削弱。我管理的产业屡创新高,我提议从我这边调动资金扩展其他三位兄弟的海外市场。并且改革抽成机制,让兄弟们得到更实际的利益。”

  一番话确实让很多小弟心动,钱老二暗喜说“三位兄弟意下如何?”懒猴黑豹没有说话,鳄鱼面显为难之色说“断刀在大妹子手里,理应她上位。”

  “前任传给她的?你们谁看到了?规矩是在,但弟兄们不能拿公司的前程当儿戏吧?”钱老二问银狐“你有什么人脉?还是有什么经验掌管公司?哦,我想起来了,你给白骨当了两年跟班,听说拳脚功夫不错。”

  众人议论纷纷,银狐说“你不认断刀,那就老规矩。我给你机会。”钱老二捏捏拳头说“那我就领教你的花拳绣腿。别说我欺负晚辈。”

  钱老二上前半步一个冲拳直击银狐面门,银狐迅速弯腰后仰顺势抬腿向上一脚直踢,蹬在钱老二下巴上。钱老二倒退几步,银狐不给他反击机会,冲上去一个摆拳猛击在他太阳穴上,再一肘击打在另一边脑袋上。钱老二倒在地上,神志不清。

  简单两招,钱老二就败了。众人都赞叹这女人出手快准狠。“我看下面两场就不用比了。”银狐拿出一个U盘放给大家看,内容是钱老二出卖白骨的证据。

  众人都痛斥钱老二败类。鳄鱼说“大妹子揪出叛徒,很有手段啊。她当大哥弟兄们有意见吗?”

  见大家都没反对,银狐以为结果已定。这时一个年轻人出来说“我不同意。”

  场内立即鸦雀无声,都打量少年一番。这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年纪也就二十来岁。眼神涣散,却如黑夜般深邃,略带琢磨不透的沧桑。

  银狐说“这位兄弟你是谁的人?”“我叫毛千亿,是鳄鱼的小弟。”少年淡淡的说。银狐看向鳄鱼,鳄鱼说“他是刚进我手下不久。”

  银狐平复一下心情说“很好,说出你的理由。”少年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她“这就是理由。”

  银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玉佛。银狐顿了下惊讶说“这难道是半面佛?”此语一出惊住了在场所有人。

当年赵一虎当了第一任大哥,第二任是蓝卡的儿子叫兰于青。白骨是第三任大哥,白狼是第四任。

  “兰于青是你什么人?”银狐问少年。“这个不重要,有这个信物是不是可以成为竞选人?”“当然可以。”

  少年说“刚才看了你的功夫,我自知不是对手。散打就不用比了,我认输。”银狐说“第二项比枪法。打完一个弹夹,命中高,用时少的赢。”

  二十米距离外摆放着啤酒瓶。两人都是全部命中。不同的是银狐打的是酒瓶上端,而且是单手握枪。少年双手持枪打的是瓶子下部,但时间比银狐快了两秒。在命中率相同的情况下只看时间,少年赢了。

  银狐说“第三项比酒量。”少年说“喝酒醉没醉也不好判断,万一把脑子喝坏了,当了大哥怎么管事。不如我们来更简单的,比运气。”“什么?”“石头剪刀布。”

  输了第二项,银狐意识到自己大意了。关键的第三局,如果玩石头剪刀布完全没胜算。银狐说“这三项是传下来的规矩,石头剪刀布也太儿戏了吧。”

  少年看看其他人说“几位老大意下如何?”黑豹说“运气的确也很重要,尤其是我们刀口上舔血的人。”鳄鱼说“这小弟说的不无道理,近年来喝酒喝死的大有人在。”

  银狐这才发觉鳄鱼黑豹是他一伙的,而懒猴更不用想了。赵老大被害他补位,大概也是少年算计好的。

  钱老二已经没有发言权,周晓梦暂时接手他的位置。周晓梦说“我觉得石头剪刀布确实太随便了。”懒猴说“大伙儿都等着吃早饭呢,石头剪刀布看天意吧。”

  多数人都说石头剪刀布,银狐只能接受。出三次拳,赢两次获胜。第一把银狐赢了,接着两把输了。

  三局两胜,少年最终当选大哥。第一件事便是踢出钱老二没收财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