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以杀之名 > 正文
第六十七章:打老公!打老婆!
作者:尊号十七  |  字数:2226  |  更新时间:2020-10-28 08:30:01 全文阅读

轰……

轰轰……

擂台上,欧冶长空闪转腾挪,躲避挑挡,不亦乐乎。

独孤逆灵技层出不穷,灵力幻化而成的梨花枪源源不断,欧冶长空只得被动闪躲,一时被压制得全无还手之力。

“欧冶兄,加油啊!”尚一峰说道,简直嘴强王者。

“你还说!”欧冶长空无奈,若不是脱身不了,他真想上前把尚一峰的嘴缝上。

“你跑不了了,阵起。”

原来,独孤逆打出的梨花枪可不仅仅是为了压制,而最主要的是布阵,一声“阵起”,梨花枪灵力连接,冲天而起,水波粼粼的透明灵力之墙将欧冶长空拘禁在囚笼中,打不破,也出不去,这是宗门的一道灵阵,一旦受困,如果没有绝对比结阵者强大的修为是根本无法从灵阵内部突破,欧冶长空再无路可退。

“结束了……”

虚空中,凤凰再现,独孤逆人枪分离,凤凰直击欧冶长空,灵阵囚笼里,欧冶长空退无可退,只能硬抗。

“那可未必……”

灵阵内,欧冶长空一笑,体内灵力爆发,他挡住直击而来的凤凰,冲击让他直接吐血,但他还是以折断手中枪为代价挡住了攻势,同时,独孤逆的枪也断了。

“你还能挡几下……”

独孤逆再取梨花枪,凤凰又一次再现。

不得不全力以赴的独孤逆不得不打老公了。

“挡几下?一下就已经很吃力,但是,这一击,我不挡!”欧冶长空突然来了自信。

“不挡?师兄,你也太狂了吧?”独孤逆说道。

“你这一击又不打我,我干嘛要挡啊。”欧冶长空说道。

终于来了。

“不打你?我们现在可是对手,你……什么!!”

话未说完,独孤逆突闻头顶有异响,她螓首微仰,天穹竟然雷霆积蓄,闪电无声翻涌。

早在独孤逆阵法成型之际,欧冶长空就已经察觉,但是已成型的法阵他无法破,而且也近不了独孤逆的身前三尺,所以,要破法阵,他必须攻击结阵者,但如果突然打出灵技又会让独孤逆有所察觉,所以,欧冶长空便悄无声息的分出灵力一点点难以察觉地酝酿着灵技,直到现在才成型。

“雷霆万钧。”

雷龙咆哮着,从天而降,狂暴的毁灭之力无可匹敌,其速之快,同样令独孤逆闪躲不了,只能接下。

“凤翔九天。”

无奈之下,独孤逆只能直面万钧雷霆。

轰……

龙凤始一碰撞,雷震天地,照耀苍穹,乾坤颤抖,电弧,笼罩四方,四方而散。

“啊……”

独孤逆仓促应对,难挡雷霆,顿时吃痛,被轰退回擂台,嘴角溢血,身上电弧缠绕,酥麻难当。

不得不全力以赴的欧冶长空不得不打老婆了。

啵……

没了独孤逆的灵力,囚住欧冶长空的灵阵突然破碎,欧冶长空见状,灵力一震,灵阵登时分崩离析。

欧冶长空缓缓走近,独孤逆身上的酥麻感也渐渐退去。

“妮儿,放弃吧,以我对你的了解,即便你与我修为实力相当,也非我之敌。”欧冶长空说道。

“你说你了解我,那你应该知道,我会给你什么回答吧。”独孤逆说道,并不打算放弃,“而且,我又何尝不了解你。”

恍惚之间,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在宗门的池塘边,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拿着一把比他还要高的梨花枪,笨拙的舞动着,身旁同样是三四岁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看着他,笑得童真无邪,小男孩还说长大了要一辈子都保护瓷娃娃。

十岁,瓷娃娃依旧是在小男孩身旁跟着他,一起生活,一起修行,那时候的小男孩就已经在宗门崭露头角,修行一日千里,就连宗主都说假以时日,他定是继承宗门的最佳人选。

十六岁,小女孩此时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犹如下凡仙,而小男孩,宗门同代之中,横扫一切,所向无敌,也就是那一年,老宗主的寿元也走到了尽头,他把宗门的未来和小女孩托付给小男孩,小男孩受了先师遗命,但他却没有准备好,他向小女孩留书一封,三十年内必回宗门,几经游说,得到了长老的同意,便暂离宗门外出游历。

两年以来,欧冶长空没有一刻忘记先师遗命,对修行也从未懈怠,但仅靠他个人修行,即便是过了三十年,他也没有足以光大宗门的修为,所以,他便要入圣地,苍穹学府。

欧冶长空不知道独孤逆是怎么知道他会来苍穹学府,但他确信,独孤逆会来,肯定是因为他。

“决胜负吧。”独孤逆道。

对于无比熟悉的两人,也许一击定胜负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决胜方法。

欧冶长空默认了,决胜负的时候到了。

情投意合的两人决胜时刻终于到了,双方小队的四人都翘首以盼,胜负就在此一举。

独孤逆盘坐在地,长发飘舞,金光闪闪,体表流露出淡淡的华光,以她为中,天地灵气汇聚盘旋在她头顶,头上三花聚顶,眉心一点红,使其原本就绝美的脸庞更具韵味,身旁瑞凤环绕,圣洁出尘。

“灵技,凤鸣九天。”

欧冶长空额头闪电惊现,手上结出法印,神秘符文环绕,附着于梨花枪之内,灵气激荡,梨花枪顿时金光闪耀,冲天而起,破空而去,引动天穹雷霆,化作雷龙,翻涌于天地间,声声龙吟令人胆寒。

“灵技,雷霆之枪。”

雷龙瑞凤始一碰撞,洪响炸裂,强劲无比的两股灵力相互交织,伟力瞬间将偌大的擂台撕碎,崩坏,成为一片废墟。

玄蕴众人御空而行,激烈碰撞大爆发的灵力,自硝烟中漫天飞散,极其锋锐,猝不及防之下差点中招,使得他们不得不出手防御飞散的灵力。

碰撞爆发的灵力足足持续了有一刻钟,滚滚浓烟,遮挡了众人视线,看不清欧冶长空和独孤逆的胜负。

谁赢了?

呼……

大魔一拂袖,冲散了硝烟,众人才得以看到如今已成废墟的擂台上的一幕。

欧冶长空血染衣衫,猛的吐出一口血箭,腿一软,半跪下去。

反观独孤逆,除了身形有些狼狈,几乎没有受伤。

独孤逆胜了?

“唔!”

就在众人以为这场对决独孤逆胜利之时,独孤逆一声闷哼,闭目倒了下去。

欧冶长空见状,强提灵力,拖着伤体一纵向前,抱住独孤逆,让独孤逆倒在他的怀里,但他的身体此时太过勉强,又是吐出一口鲜血。

感受到欧冶长空身上传来的温度,脸色苍白的独孤逆的睫毛无力的动了动,她睁开美眸,看着欧冶长空,温柔一笑。

“是我输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