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以杀之名 > 正文
第二章:祸起麒麟
作者:尊号十七  |  字数:2006  |  更新时间:2020-09-05 07:14:07 全文阅读

“吼……”

大荒深处,兽吼传出,无数栖居于此的鸟兽争相逃遁,唯恐事不关己惨遭殃及池鱼。

处处都是断肢残骸,白骨森森,有灵兽的,人族的,魔族的……令人发指,刺鼻的浓浓血腥味传遍大荒,乱石上,大树上,小草上,大地上,洒满了斑斑血迹,新旧交替……

小河涧甚至是大江流渲染出的不是清澈见底,而是不同程度的鲜红,泛着红色的微波,传出令人厌恶的血腥气味,这里发生过无数的斗争,甚至是战争,现在都依旧在持续。

十年前,一颗流星陨石落在这片大荒,陨石中孕育着活物,活物一经出生,天降异像,周身祥瑞围绕,霞光四射。

活物生有龙首、一寸鹿角、狮眼炯炯、虎背熊腰,彩蛇之鳞、天马四蹄、牛尾甩甩……集百兽之优,有俯视万物之血脉,是为妖族至尊——麒麟。

麒麟,天生地长,血脉之力强横无比,真正成长至壮年的麒麟,实力强横,世间少有任何一个种族的强者能与其比肩,祥瑞麒麟降生一事惊动了无数大人物,路路大军,强者大能纷纷赶来,皆为得到麒麟,始一碰撞,尽力厮杀,争斗十年也未曾有任何一个势力得到麒麟,反倒是各个实力之间元气大伤,更有甚者直接灭门,与此同时也让大荒遭了殃,生灵涂炭,尸横遍野,白骨皑皑。

十年过去了,斗争依旧在继续,虽然,因为小麒麟在三年前不知所踪,但不少势力都是将信将疑,所以血战一直不曾间断,特别是偶有关于麒麟的所谓小道消息传出,杀戮与争斗就会大规模上演。

一道罡气划破空气,劈开河流,阻断了一个身着蓑衣头戴草帽男子的去路。

“丹辰子,你什么意思?”草帽男子愠怒,盯着不远处空中的仙鹤说道。

仙鹤闻言,收起一对遮天双翅,立足于虚空,口吐人言,道:“没什么意思,奉师之令,取你之命,蓑衣客,你悲惨的一生该终结了。”

言毕,仙鹤幻化成人形,以一副华服男子的模样出现,袖子一甩,一枚令牌飞到蓑衣客面前,被蓑衣客取到手中,一看,令牌一面印有一只仙鹤,另一面刻着蓑衣客三字,但却被划了一笔。

“哼!”灵力流转,蓑衣客手下发力,将令牌捏个粉碎,讥笑道:“不过是借了鹤瑬风一枚破境丹而已嘛,没想到他竟然派出了你丹辰子这位仙鹤一族年轻一代最强的家伙过来,说实话确实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啊,我蓑衣客何德何能啊……哎不过,一枚破境丹而已,他那破葫芦里边没一百也有八十,何必这么小气呢真是……再说了,我这一生快活着呢,还有,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可我能跑啊,拜拜啊您诶,哈哈哈……”

蓑衣客一脚踏大地,以他为中心,飓风瞬间将他笼罩,挡住了丹辰子的视线,一道流光划破天际,逃向远处,丹辰子见状,恢复原形,朝着蓑衣客逃走的方向追去,一步千里。

望着蓑衣客远遁,丹辰子追杀而去,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拨开杂草走出来,满身血迹斑斑,手中还握着一块蕴含着浑厚灵力的灵兽肉块,眸光呆滞,拿起肉块放在嘴边,一口撕下来一大块,随即将肉块遗弃到一旁。

一头扎进河里,水中瞬间升起一抹赤红,在他游到岸边上了岸,身上的血迹和污泥已经洗净,穿着的衣服也破了,他没想到,刚打算离开大荒去找寻父母就遇到了三方势力开战,还看到了这么强的两个强者一个逃遁一个追杀,他打算先回去,离开大荒得再寻日子,三方开战,一时半会也没这么快休战。

狮群嗅到少年的气息,将他当做猎物,团团围住了他。

少年也不害怕,一群猛兽而已,连引灵入体都做不到,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而且他已经吃饱了,对猎杀狮群并没有兴趣,他找到狮群中比一般狮子体型大一倍的独眼狮王,眸中不再呆滞,爆射出充满杀气的精光,单只是与少年对视,独眼狮王就不自觉的发抖,野兽的直觉让它明白眼前被狮群当做猎物的人族不是它们狮群能招惹的,遂一声狮吼将狮群驱散带走。

狮群离开了,少年眸中又恢复呆滞,身形入风一般朝战场的反方向,大荒深处飞速狂奔而去……

一个村子,不对,应该说是一个村子的遗址,随处可见的人为破损的房屋,断柱残壁,烧的焦黑的房梁屋门,上空还有瘴气肆虐,一条撕开村庄的裂痕触目惊心。

一块石头被立劈成两半,切面光滑如镜,这是这个被完全毁坏的村子里最大的一块石头,此时少年站在上面,目光一遍又一遍地扫过,脸上流露出无力的感伤。

跃下地面,缓缓走在已经长出杂草的小道上,仔细的看着曾经熟悉而如今已经毁坏的不成样子的村子,最终,他的脚步停在已经被夷为平地,只有半根石柱伫立的废墟前。

伸出手摩挲着比他干不出多少的半根石柱,石柱上有刻痕,那是幼时父母刻的,记录着他一年长了多高,但是,刻痕只有三个,只记录了少年三年的成长,第三个刻痕刻下没多久,麒麟的争斗开始了,也就是从那时起,少年再也没见过父母。

越过石柱走到废墟中央,四下张望,一无所获,他开始一砖一瓦的翻找,最终找到一个已经被瓦砾压得稀烂的盒子,他试着拿起来,但盒子却开始在他手中瓦解,在盒子的残骸中,少年看到了想要找到的东西。

一颗灵兽的牙,被研磨成了迷你匕首的模样,这是少年的父亲亲手制作送给少年的,亦是少年最为珍视之物。

少年离开村子,兽牙戴在脖子上,目光坚定望向远方天际,渐行渐远,身后半根石柱上添了一道新的刻痕……

远方,幽光一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