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异祖 > 第一卷:与之争者,唯有天骄
第1章:血月之下黑风痕
作者:月笙之秋  |  字数:3330  |  更新时间:2020-05-06 14:23:15 全文阅读

枯州,苍牙山脉。

  小溪边,一个马车上。

  “之平,之平,快醒醒...”

  “嗯…依澄姐!我又做噩梦了,梦见了爹娘。”噩梦中渐渐苏醒的秦之平,晃眼看着面前带着面具遮住左半边脸的人陈依澄后,又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的说道。

  “之平,乖,不怕不怕,你还有我们了。”说着陈依澄伸出纤细且病态的手温柔地擦拭着秦之平额头上的汗水。

  “依澄姐,别这样,被陈叔看见了,我又要被他拉去训练。”秦之平伸手阻拦了陈依澄,微微的睁开了一只眼说道。

  “哼!不理你了。”陈依澄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快十五岁的小男生,撇嘴气鼓鼓的捧起秦之平的脸说道。

  马车内陷入了安静,秦之平坐起了身,直勾勾的看着陈依澄。

  陈依澄见秦之平已经完全从恐惧中恢复后,看着他,正准备说话时,马车突然颠簸了一下,一个不慎,就入了秦之平的怀抱中。

  啊!

  “澄儿,怎么了?”说着,一个络腮胡满脸凶相的中年人陈叔猛地拉开了马车上的帘子。

  当帘子被揭开的刹那,陈叔的脸色刷一下变得漆黑,伸手抓住了陈依澄的衣衫,一把提起将她提了出来后,随后眼含凶意的看着秦之平,手上不时发出清脆的咔咔声。

  “你小子,可以呀!”陈叔说着,伸手扯住了秦之平的衣领,一甩便将他甩出了马车。

  秦之平猛地摔在了地上,烟沙扬起。

  咳咳咳

  秦之平轻咳了几声,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杆黑色的长枪,指着他,此时的陈叔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秦小子,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考上了山海学院,我也不会轻易同意你和我女儿在一起的!”陈叔说完,枪身横扫,斩落了秦之平的几缕发丝,随后转身离去。

  秦之平看着陈叔的离去,摇了摇头,无奈的起身,向着马车走去。

  这时陈依澄突然出现,站在了秦之平的面前,想要上前搀扶他,但此刻她的父亲正在她的身后看着她。

  秦之平抬眼直视的看着陈依澄,看着她关心的眼神,心中起了一丝荡漾。

  “依澄姐。”渐渐地原本的惧意消失了,但他又迅速地低下了头,慌忙地应声道。

  “你现在的样子和我们第一次遇见时真像。”陈依澄看着秦之平此时的模样,灰头土脸,上身那很随意的穿搭的衣物,竟显落魄后,偷偷的笑了起来。

  “嘿嘿。”听完,秦之平尴尬的笑了。

  突然陈依澄伸出了手掌,并缓缓地张开。

  吱吱吱

  秦之平听到声音后,猛地抬起了头,看向陈依澄的掌心中,一只全身漆黑正在沉睡的小鼠,长约一尺,四爪皆白,但最特别的是眉心处,有一道火焰的印记,而且只有那处长了一撮金色的毛发,特别显眼。

  “小叶子!”说着,秦之平向前奔去,一把将小鼠捧在了掌中,并轻轻地梳理着它的毛发。

  “谢谢,依澄姐。我...”

  “嘿嘿,我知道的,你不能没有它,毕竟你也只有它了。”说着陈依澄的眼中浮现出了温柔。

  “快将它藏好,不然又要被我爹给丢了,对了,快到用餐时间了,快去洗洗,换身衣服吧”说完,陈依澄离开了这,向着不远处的营地而去。

  秦之平很快的将它收进了自己的衣内,向着河边走去,梳洗了一番后上了马车。

  一会儿的功夫,秦之平拉开帘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夕阳斜射,一缕一缕金色的光芒覆盖了这片小小的营地。

  陈依澄见秦之平下来后,用力的挥舞着自己的手。

  陈依澄露出的面容极美,五官中挺饱满,风目柳叶眉,但身姿略显瘦弱,给人一种病殃殃的感觉,锁骨处被衣服遮挡的地方,能隐约的看见一道红色的伤疤。

  在夕阳的照射下,她就像从画中走出的仙女般,不食人间烟火。

  “哎...可惜了。如果不是...那件事...小姐她也不会如此...”营地中忙碌的人也看到了陈依澄,但皆是摇着头,叹道。

  陈依澄看着秦之平,发现秦之平又长高了,他身高已有七尺之高,且眉清目秀,五官俊朗,但皮肤泛黄,身材略显瘦,但他却有一个特点,眼角处留有一颗美人痣。

  看着秦之平,陈依澄清楚,这两年里,从初识到现在,秦之平的心始终都隐藏着一个痛苦,那份痛苦平时虽然都被秦之平隐藏的很好,但只要梦见他爹娘后,就会浮现出来。

  明明已经是运脉境的修士,而且又经常被爹特训,身体素质应该很好,但每当疾风吹过,秦之平却和风中残烛之人一般,摇摇晃晃。

  ......

  傍晚的营地,篝火堆旁,高歌舞曲。

  陈依澄寻找着秦之平,发现他正坐在营地不远处的小溪边,便走向他,坐在了他的身边。

  “之平,三日后就会到山海学院,”

  “以后你会不会...就不理我了?”

  秦之平愣了神,他一直都很明白陈依澄的意思,可当他想起爹娘的仇还未得报时,都是用沉默代表了回答。

  陈依澄看着秦之平,苦笑的摇着头,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了天空。

  “当我遇到危险时…你会出现吗?”及其微弱甚至是旁边有人都不一定能听清楚的声音的自问道。

  说完,她的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腿,抓着衣服一角,反复揉着。

  而陈依澄并不知道,秦之平他天生听力就异于常人,而她说的这句话正好被秦之平听到了。

  低下头的秦之平听完,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这两年和陈依澄的回忆。

  “依澄姐,我秦之平对着庆仙起誓,不管陈依澄以后遇见了什么危险,我都会出现在她的身边,保护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他突然站起了身,竖起了三指发誓道。

  “并且,这一生,我都不会伤害她分毫,如不能完成,将死于劫难中。”语闭,秦之平拉住了陈依澄的手。

  当陈依澄听完,低下头,眼中渐渐的有泪浮现,她想抱住他,对他诉说着自己曾经的一切。

  但当她的抬眼看着眼前那无比认真的秦之平,犹豫了,积力的控制着眼中的泪水,揉了揉眼。

  “不说这些了,之平,你什么境界了?”随后噗呲一笑道。

  秦之平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块巨大的石山,一拳击出。

  没有任何声响发出,但石山后的树木却剧烈晃动了起来。

  随后,秦之平绕过了石山。

  陈依澄好奇的跟上前查看,当她路过石山时发现石山上竟已经被击穿,而击穿的洞口处却没有留下一丝的裂痕。

  当她发现石山后的秦之平后,发现他正轻轻地摸着树干,于是她顺着他的眼望去,惊讶的看着那石山后的几颗树已经被摧毁。

  “你达到了修身境的双三阶了?!”

  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分六个大境界:修身境、筑台境、辟空境、神异境、道圣境、仙凡境。除了修身境是四阶以外,其余的都是九阶。

  而这个世界的规则很奇特,当每个境界突破第二阶时就可以选择继续修炼,或者是升境。

  但当辟空境以后,每升一次境界,都会引来上天的考验,如:天劫、业火、异相等以此来磨炼。

  而修身境为第一境界,共四阶,但中又分两类:锻脉和筑骨,可以同时进行修炼。

  ......

  而秦之平此时表现出的实力正是锻脉和筑骨的第三阶,称为控力和调骨。

  陈依澄的惊讶是因为秦之平才十六不到!而且能在这个年龄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在枯州可以说是万中无一了!

  正在这时,陈叔提着一个银色的锣走了过来,厉声道:“秦小子,今晚轮到你守夜,记住一定要警惕四周,这苍牙山脉常年有土匪出没!”

  说完,便将银色的锣递给了秦之平,向陈依澄走去。

  “爹。”陈依澄低下了头。

  “也不看看什么时辰了,还在和这小子鬼混。”说完陈叔拉着陈依澄走向了马车。

  秦之平目送着陈叔叔以及陈依澄上了营地马车后,捡起了地上的锣,走向篝火边。

  ......

  凌晨时分,寂寥无声。

  今晚的风很特殊,不大却声很响,秦之平的心里生出了一丝惧意。将篝火边睡着了的小叶子捡起,装进了衣服口袋中。

  突然一阵大风刮过,秦之平被大风吹退了数步,当他稳住了身形准备开口大骂时。

  突然,周围传来了不寻常的声音,不似风吹树叶声,似脚步声。

  秦之平立马寻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但一无所获。皱起了眉头,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脸,使自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警惕的环顾着四周。

  狂风过后,四周恢复了寂静,随后知了声渐渐响起。

  秦之平没有一点松懈,还在警惕的看着四周,并移动着已经有点僵硬的身体缓缓地向着营地马车而去。

  突然,一只带着火焰的箭羽从空中坠落,插在了秦之平的面前,秦之平一惊,抬手向着锣打去。随后看向了天空中。成片带着火焰的箭羽在空中前行,像一只只身染火焰的乌鸦向着营地袭来。

  咚~

  还在睡梦中的陈叔听见了那震耳欲聋的锣声。瞬间睁开了眼,拿起了放在身旁的漆黑长枪,出现在了马车的顶上,看着那已经近在咫尺的箭羽时,双腿微屈,头向后仰。

  秦之平见状,急忙地用手堵住了耳朵。

  破!

  一声巨吼,只见那片箭羽就像是惊弓之鸟一般,改变了原来的轨迹,箭身下倾,射在距离营地马车的不远处。

  火光照亮了这片天空。

  陈依澄以及其他马车上的人也纷纷而下,严阵以待盯着四周。

  这时火光中突然响起一阵阵悦耳的啪啪声。

  声音犹如死神,不断逼近。

  “血月之下黑风痕,听言唯有剩死人。” 火焰中一道人影缓缓浮现:

  “你们运气真不好,遇见了我。”

月笙之秋
作者的话

欢迎各位大大,前来指点明津,评论,谢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