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九天应雷系统 > 正文
第一章 梦境能成真?
作者:雷尼格雷  |  字数:4466  |  更新时间:2020-05-05 18:42:18 全文阅读

  天空中电闪雷鸣,一个巨大的气旋在上空盘旋。

  婚礼现场,新郎汤晓雷一脸的无奈,对面的新娘娇柔可爱,一双小巧的猫耳朵竖在头顶两侧,灵活地微微摆动,波斯猫一般的蓝眼睛水汪汪的。

  但汤晓雷却根本不敢看一眼。

  “我不能动凡心,动了凡心就要遭雷劈!”

  汤晓雷在心里无数次地念叨,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啥都想!

  “我是好人!我是一名医生!来到这里是为了找回破碎的神魂。”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充满诱惑。

  “滚!”汤晓雷冷笑,“骗鬼呐!”

  因为这次,他又在梦境中穿越,来到了这个异世界,想不到的是,遗留在这个世界的破碎神魂,竟然是一个拥有透视能力的鉴宝师。

  这双神眼,功能强大得让人目瞪口呆。

  真的,全息影像图哇!彩色的!尤其是微小到不能再小的病毒,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比高倍的显微镜都清楚!

  你看,他、它、他,身上都有病,尤其是这位,就快要病如膏肓了。

  有病,得早治!

  这双透视神眼,要是用来给人治病,看得多清楚哇。一针“泄字诀”,病气排出;一针“补字诀”,恢复元气。省事儿!

  “哇,你真聪明,这样的脑洞都能想到!”新娘佩服得眼里冒星星。

  “可惜了,在这个世界里,我只是个鉴宝师。”汤晓雷连看她的心思都没有。

  因为他害怕,头顶的气流漩涡中,一道道闪电撕裂长空……

  果然……

  “让你去干正经事儿,你竟然来这里扮演新郎,打死你个色坯,抽死你个不要脸滴……”

  “没有!别打啦……你又不是我老婆!”

  又是那个丑女瞬间出现,不等汤晓雷解释,抬手就是一鞭子。

  “兹拉兹啦”放电的鞭子,狠狠抽在他脑袋上。

  汤晓雷哀嚎一声,从床上掉下来,醒了!但他不敢睁眼,这就是个梦,要是真的该多好。

  又做梦了,这次的梦,无比真实。

  这都多少次了,一做美好的梦,这特么丑女人就出现,抡起闪着电光的鞭子,根本就不容解释,没头没脸地狠抽。

  “我真没去看别的女人!我发誓,撒谎遭雷劈”汤晓雷无力地嘀咕一句。

  不就是跟美女说说话吗?真是个嫉妒心甚强的女人!

  她到底是谁?

  汤晓雷这段时间总是做梦,在每一个梦境里,在每一个不同的异世界,汤晓雷会化身成千万个不同的身份。

  乞丐、富豪、警察、罪犯、赌徒、小偷,甚至是修仙者,不同的身份让他混得如鱼得水,他知道,他是在努力地收集遗失在不同世界里的,神魂。

  也在梦中经历着每一个自己的过往,经历着不同世界里的生活。

  但是,梦中千万千万不能有异性在旁,否则,必定就会突然出现一个满脸伤疤的女人,手里一根闪着电花的鞭子,刺啦作响,不管脑袋屁股就是一顿猛削,连解释都不听,每次他都被揍得惨不忍睹。

  醒来后浑身脑袋疼。

  这一次,他又在梦里来到一个平行世界,见到了另外一个自己,采集了他的身份后,发现这个自己竟然是一个拥有透视能力的鉴宝大师,无论是隐藏的宝贝,还是人体的器官,都在他神眼之下,纤毫毕露。

  悲催的是,这个自己即将和一个美女成婚,就在典礼台上,他第一次见到了美丽的新娘。

  正当他在畅想未来的时候,那个每次穿梭时空都躲不开的女人,又出现了。

  没记性的汤晓雷,吓得立马想要醒来,但是悲催的他,还是被鞭子狠狠揍了一顿。

  这一次,揍得比较惨了点儿,一鞭子抽在天灵盖上,鞭梢绕过来,在眉心开花儿,醒过来还疼得他直抽抽……

  汤晓雷没精打采的闭着眼起来。

  他没有发现,胸前的小铁锤吊坠,发出微弱的光,一闪即逝。

  迷迷糊糊的汤晓雷,闭着眼睛,根本就没注意。

  随便糊弄一顿早饭,今天,还要上解刨课。

  其实,他都快毕业了,但他自己要求在实习期间,给新来的王教授当助手,协助王教授给新生上解刨课。

  川南医药学院,外科解刨室里,能量灯发出柔和的光,比几十年前的无影灯先进太多,这是替代产品“能量灯”,使用的是电磁石,听说还有一种黑色的能量石,只有掌管“天庭”的军方才能使用。

  几个学生忐忑不安地看着王教授,心里都在期待,别再解剖5号啦,老天爷保佑。

  “汤晓雷,去搬5号尸体。”

  “为什么又是我?”汤晓雷很不满,实在是没力气,动动手指头都耗费元气。

  “叫了你几次了,怎么就是听不见。”王教授疑惑,这小子太懒了,整天迷迷糊糊的,还是沈天阔比较勤快。

  可这次,沈天阔却装作没听见。

  “没、听见了,这就去搬。”汤晓雷咬牙,转身去里间的冷柜。

  没办法,只能再费一番功夫了。

  5号尸体是具男性,据说生前是个死刑犯,摆放在解刨室里间的角落里。这具尸体有点怪,听说还起过尸变。

  医学院的学生们都知道这件怪事,他们最怕的就是来解刨室解刨尸体。现场的学生们脸色都变了,唯独新来的王教授不知道学校里的传闻。

  学生都听说这个新来的王教授,从事过法医,胆子特别大,经常一个人晚上从解刨室里出来。还有人说他敢和尸体在一起睡觉。

  一堂课下来,有惊无险。学生们一个个脸色惨白,是吓的。

  一听王教授说下课,如释重负,几乎是逃跑一样争先恐后。

  解刨室里只剩下汤晓雷和沈天阔,他们要做收尾的工作,没办法,实习期间的助手,就是干这活的。

  “你们两个就要毕业了,实习期间,要给新生做好表率。你,汤晓雷,你看看你,整天睡不醒的迷糊劲儿,像什么样子。”

  王教授点着一颗烟,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吩咐两人收拾一下,叼着烟走了。

  见王教授走了,沈天阔小声问汤晓雷,“你是怎么做到的。”

  汤晓雷打了个呵欠:“还能怎么做,又给5号加了一根钉魂针,累死小太爷了。”

  沈天阔急着出去,因为他也害怕。

  “你就不能一次解决了,要是我们毕业了,再出事可就惨了。”

  汤晓雷叹了口气,抠抠耳朵,无奈地说:“我现在也没能力解决它,只能定期给它下根针,要是把我爷爷请来,一针就解决。”

  沈天阔被5号尸体吓着过,要不是那天汤晓雷始终在他身边,一针钉住了突然坐起来的5号,沈天阔实在不敢想象。

  自那以后,沈天阔就搬来和汤晓雷住在一个寝室里。因为他吓得每晚做噩梦,只有汤晓雷在他身边,他才觉得安全。

  而且,跟着汤晓雷也让他确实得到了好处,因为他从小有严重的皮肤病,浑身长满了金钱大小的癣癍,一到晚上就痒得厉害,咔咔一劲儿挠,弄得满身是血,而且还一脸的骚疙瘩,坑坑包包。

  汤晓雷受不了他整晚折腾,主动给他施针,治好了他的顽症,又给他配了一副药膏,抹在脸上,十几天过去,掉了一层皮,结果整张脸又白又嫩,完全一枚小鲜肉。

  世上有得就有失。

  自从汤晓雷治好了沈天阔,原来围在沈天阔身边的莺莺燕燕,像约好了似的,集体飞走了。

  因为花钱如流水的沈大阔少,没钱了。

  他悲催的发现,银行卡被他老爹冻结了,每个月只给他可怜的一点儿生活费,刚刚够一个月的伙食钱。

  汤晓雷却如释重负,因为和这又帅又多金的主儿在一起,难免会整天有美女围着转,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哪能没点儿想法。

  结果就因为多看了几眼美女,他当晚就会做梦,梦中那个丑女人挥舞着鞭子,不分脑袋屁股就是一顿削,搞得他极其反感身边有异性出现。

  两个人收拾完毕,一同往学院的食堂走去。

  食堂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就餐。学校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但两个人口袋里都没钱了,好歹是食物,将就吃吧。

  “明天就是周六,看来还得去公园。”

  “你快许愿,最好能碰上个腰疼腿疼慷慨的大爷大妈,一根神针搞定,整他个仨瓜俩枣的,然后去大吃一顿,这一天嘴里都淡出个鸟来。”

  沈天阔夹着一块土豆,满脸都是憧憬。

  “但愿吧。”汤晓雷苦笑。

  “实在整不来钱,哥哥我只好去捡几个营养水的瓶子卖了,好歹也能买几个包子,当个破烂王也不错,哈哈哈……”

  沈天阔开玩笑地哈哈笑道。

  “呦,两位今儿不下馆子,吃食堂了?又没钱了吧。”

  王超晃悠悠过来,也不在乎两个人的白眼,笑嘻嘻地道。

  “一边儿呆着去,少爷我就爱吃食堂,咋地吧。”

  沈天阔瞪眼道,他顶烦这个狗腿子,整天跟在一帮阔少屁股后头打秋风。

  “哈,有个挣钱的买卖,两位既然没兴趣,算我没说,走了。”

  王超笑嘻嘻地转头就走。

  “站住,什么买卖能让超哥亲自跑一趟。”沈天阔一听有这等好事,当即满脸堆笑,一把拉住王超座下。

  “两位不是不待见我吗?咱走总成了吧。”王超很是不满。

  “别墨迹,晓雷,扎他一针。”沈天阔搂住王超的脖子,威胁道。

  汤晓雷作势一抬手,王超吓得一抖,急忙道:“别别,我说,我说。”

  “早这么听话不就完了,非得敬酒不吃吃罚酒。快说!”沈天阔放下胳膊,催促道。

  王超故作神秘,道:“两位大侠,听没听说,隔壁体院的讲武堂,昨日发生一起激战,对决双方,一胜一败……”

  “你这不废话嘛,决斗的还能打成平手,快说主题,挣钱的主题。”沈天阔不满地道。

  “当然,当然,讲武堂的古武高手副堂主陈雨林,惨败,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获胜的竟然是不会武功的兰万涛。

  陈雨林被兰万涛一掌打得吐血,两条腿也被踢折,听说两人是为了争夺校花榜的冰雪女王杨莹雪。”

  王超滔滔不绝,讲述了两人对决的整个过程,一句没提挣钱的事儿。

  沈天阔不耐烦了,打断王超的话,“这跟我们挣钱有个毛的关系。”

  王超诧异道:“怎么没关系,你是汤神医的经纪人,汤神医一手神针医术,学院哪个不知哪个不晓,陈雨林许下重誓,谁能在十天之内治好他的内伤和断腿,他愿意出十万大洋,双手奉上。”

  沈天阔眼睛一亮。

  王超见有戏,道:“怎么样,二位,那可是十万块呀,干不干?”

  “不干。”汤晓雷懒洋洋地道,打断欲要说话的沈天阔。

  沈天阔只好闭嘴,挥手撵走王超。

  王超见两人不再搭理他,悻悻然而去。

  “为什么不干?多好的挣钱机会,比去公园给老头老太治病强多了,这都多少次了,也没一个给咱钱的。”沈天阔无奈道。

  “会有人给钱的,我敢断言,明天周六去公园,肯定有人找我们去治病,而且,会是一笔大钱等着我们。”汤晓雷懒洋洋地说。

  “信你最后一回。”沈天阔翻了个白眼。心说:“实在不行,真就得去捡几个饮料瓶买包子了,明天连吃饭钱都没有。”

  “再挣不到钱,咱哥俩儿明天就得喝西北风了。”沈天阔下了决心。

  ……

  汤晓雷也很悲哀,从小汤村出来,这大学四年,就没过过好日子,爷爷给他的钱,刚够每个月的伙食费。

  “有本事自己去挣钱。”这是老爷子的交代。

  自从认识了沈天阔,刚开始还能好吃好喝,可他自打治好了沈大阔少,多金的大阔少不光身边的金丝雀全飞走,还得剥削他原本就不多的伙食费。

  两个都是好吃懒做的家伙,臭味相投,把每个月的生活费凑在一起,先是胡吃海喝两三天,紧接着就是每天吃食堂,或者自己下面条,过着清苦日子。

  好在汤晓雷几针就治好沈天阔顽固金钱癣的事迹,又有配制美容养颜膏的本事,被沈天阔这厮大肆宣扬,不少人来找汤晓雷治病。

  可惜都是穷学生,收不到钱,顶多就是请汤晓雷吃顿饭,每次都是沈天阔做陪,混吃混喝。

  沈天阔的老爹做医药生意,开着好几个大公司,他多次吹嘘,毕业就接手家族生意,到时一定开发汤晓雷这款养颜膏,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仙颜露”。

  纯中药养颜护肤品,没有之一,到时候还不大把大把数钱。

  汤晓雷很懒,整天没精打采,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沈天阔就说:要想治好你的懒病,就是让你天天数钱,天下哪有不见钱眼开的主儿。

  但是汤晓雷不答应,只说他爷爷不让泄露养颜膏的秘方。

  沈天阔只当没听见,一到没钱的时候,就提起这件事,还起誓发愿,要是违背誓言,就让雷给劈死。

  汤晓雷最怕的就这个“雷”字儿,搞得汤晓雷心烦,就送他一句话俩字儿,“滚蛋!”

  沈天阔吃完午饭,说了一句:下午有事出去一趟。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又是一下午无聊的实习。汤晓雷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挪。

  明天的早饭在哪里?明天的三餐吃点儿嘛?

  汤晓雷苦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