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源古之术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最大的敌人
作者:丛星虫  |  字数:3108  |  更新时间:2020-09-27 22:45:40 全文阅读

俩道强横,灵力盘旋于周围的身影,静静地立在第四道水门前,对这眼前最后一道通向顶级宗门的关卡。

即便是仅次于灵轮境的何陨,虞刀,也不由得面露凝重的神色。

看似平淡无奇,如同静水一般的表面,实则,暗藏玄机。

虞刀略显慎重地,走到第四道水门之前,从怀中掏出一柄寸长飞刀,对着面前宽约几十米的水门上投掷而去。

咻咻,

只听见俩道破风般的声响,被注入灵力的飞刀,化作一股淡红色的灵光,速度极快地往第四道水门上冲撞而去。

啵,

由于灵力的加持,飞刀毫无阻碍地闯过了表面坚硬的水门,并由于惯性,继续向前走去。

不过,飞刀在行进途中,仅仅只是飞跃了几步,就因表面的灵力被消耗殆尽,不得不停了下来,接着在水门本身的排挤下,弹射了出去,插入坚硬的灰岩土中,没过了七分的刀刃。

虞刀的脸上,开始透露出一丝讶异,以他的力道,这道飞刀,横跨通过前俩道水门,是丝毫不成问题的。

哪怕是身后的第三道水门,他也自信,可以穿过其一半的路程。

但面对这最后一道水门的时候,竟然只是往前行进了几步,就被弹了回来?

差距,真的有这么大么..........

何陨在一旁见状,不由得淡淡地说道,

“能过第三道水门者,虽然稀少,可经过这么几天下来,不说上千,也有好几百之数了,如果这最后一道水门真的那么容易闯,那么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无量界之人站在白衣男子的旁边了。”

“所以,你的试探,并没有意义,只有亲身亲至,才能知晓,这谭清水,到底有多深。”

说罢,何陨脚尖狠狠地往地上一垛,溅起了漫天浮尘,整个人,猛然地向前冲去,狠狠地栽进了水门里,奋力向前行去。

“哈哈,我来也,何兄,下次的酒宴,你请定了。”

虞刀见状,也是大笑一声,如同浑牛一般绷劲了肌肉,地动山摇般地往水门里冲撞而去。

压力,

伴随着二人一进入到第四道水门后,便由四面八方地,朝着二人席卷而来。

当冲劲过去之后,他们的速度,骤然地变慢了下来,就如同街边漫步的老太太,与此同时,平静的水门里,开始出现几个水漩涡,盘绕在他们周围,疯狂地对其灵力进行吸收。

漩涡的态势,随着他们二人的灵力被汲入,变得越发凶猛,如果不加以阻止,恐怕走不了多远,二人就会因为灵力的耗尽而退出第四道水门的考核。

原来那些失败的人,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么,

何陨眼神微凝地看了看眼前疯狂旋转的漩涡,与前三道水门不同,这并不是纯碎的靠比拼灵力底蕴来取得成功。

假如坐以待毙,即便强如他跟虞刀这样的人物,也会马失前蹄,以失败告终。

必须得解决掉周围拦路的漩涡才行!

这个念头,在何陨心中强烈地升了起来,于是,他没有任何犹豫地对着虞刀传念道,

“必须解决掉周围的水漩涡才行。”

虞刀会意地点了点头,并将背后的红刃灵刀,摸索了下来,端放在了手中,俩只炽热的眼瞳里,一黑一红,甚是奇妙,整个人的状态,也豁然飙升起来。

轰,

只见红刃灵刀,往眼前一挥,数道如血一般的漩涡,便迎着对面而来的吸灵水漩涡冲去,二者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形成一股相持且抵御的态势。

趁此时机,虞刀脱开身来,绕过了灵力漩涡,继续向道界白衣男子那边行去。

何陨那边,同样也没有闲着,从怀中摸出一个灵宝之鼎,双眼迸射出几缕青光,朝鼎中照去。

然后,灵鼎仿佛有生韵一般,主动地形成一股巨型漩涡,把何陨周围的水漩涡,都吸纳了过去。

何陨没有继续再管那精致的宝鼎,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快通过考核要紧,于是,何陨身形一动,没多久,便蹿到了虞刀身边,二人对视一笑,既是对对方的表现,给予肯定,也是二人之间,相互的友情。

考核还在继续,

眼见着,何陨跟虞刀,离那白衣男子的距离,越来越近,三十米,二十米,十几米............

他们,会成为首次通过最难考验,进入顶级宗门的无量界难民吗?

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就连那些正在考核前三道水门的武者,都停下了脚步,将视线往这边偏移了过来。

没那么简单呢.......

白衣男子,只是微微地看着这一切,表面上,没有露出任何激动的表情。

他是这四道水门的设计者,借助幻化境强者的宝物,将这四道用以考核的水门,在这里一一布置了出来。

所以,对四道水门的奇妙之处,尤其是最后一道水门,了如指掌。

如果说,在第四道水门里,何陨虞刀二人之前遇见的水漩涡,是开胃小菜,那名最后一段路程上,他们将遇见的,是倾世佳肴。

眼见着,离前往顶级宗门的路,越来越近,二人眼中,似乎已经看见了他们,踏入仙门时刻的情形。

平时大大咧咧的虞刀自然不必说,脸上早已乐来了花,简直比过年还要兴奋,就连一向沉稳的何陨,嘴角间,也不禁流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们甚至已经不把这第四道水门的考核放在眼里了,而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向了身旁的人。

那个赌约,可都还记得呢,

谁输了,

就要请喝酒呢......

二人战意灼灼地对视了一眼,都运足了浑身的灵力,往前涌去。

就在他俩正在相互较劲之时,

忽然,一道危机感,从二人心里蔓延开来,他们再也顾不得对方,立刻停下脚步,向前望去,见到了眼前之物后,

二人的瞳孔,都在同一时间,被逐渐放大开来。

那是——

俩道人影,站在各自的面前,看起来,十分熟悉,就如同照镜子一样。

一个,长得像何陨,手中拿着一方虚幻的宝鼎,

另一个,则是虞刀的模样,连同身后的红刃巨剑,清晰地展现在二者的面前。

第四道水门的最终考验竟然是打败自己?

呵呵,

道界的白衣男子,这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饶有兴致地将目光投到第四道水门中的四道身影上。

这几日的无趣考核,实在让他提不起兴致,在他看来,连已经简化了的考核都通不过的武者,实在难以想象是什么样的水平。

没办法,

他的宗门层次太高,曾经出过尊主级强者的宗门,不论放在四界的哪一方,都是巨擎一般的存在。

而这里的无量界武者层次实在太低,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要不是为了完成尊主的旨意,

他们又怎会屈身来此?

现在稍微有俩个能看的人了,这能让他这位在宗内没什么存在的感悟化境天灵境强者提起一点兴致,当然,也只是一点点兴致而已。

对武者而言,

在武道的修行途中,会遇见很多志同道合的道友,也会遇上一些无法避免的仇敌,这些仇敌,可能会因为机缘与你发生争执,也有可能,是道的理念,产生了冲突。

要战胜一个敌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尤其是旗鼓相当的仇敌,更是困难重重。

可是,

每经历一次与仇人的生死决战,武者对道本身的领悟,也会精进许多,并因为随时有生命危险的缘故,武者的潜力,也会被激发出来。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遇见对手,并不全算是一件坏事。

历史上,

不乏有大能,因为死敌而绝境逢生者,譬如曾经在道界横极一时的上尊,倾月尊主,便是因为在少游时,得罪了尊者的亲传,从而导致她不得不进行东躲西藏的日子。

最终,

她成就化虚,

光明正大地与那位尊主亲传,同时也是在日后,成就为尊者的止水尊者进行了决战,

那一战,惊天动地,

足足打了三天三夜,

脚下的无数山峦,被深深打成废土,数万年都寸草不生。

倾月赢了,她高傲地,斩下了止水的头颅,自此以后,止水背后的宗门,一蹶不振,淡出了武道界的视野。

可是,倾月在大仇得报后,因为再也没有压力的逼迫,从此修为停滞不进,难以企及更高的武道门槛。

又过了千年,万年,

她顿悟了,道的不前,不是因为她没有仇敌,而是没有打败她最大的敌人——她自己,于是破开空门,虚遁而去,自从音信遥遥无期。

只留下了,

一段佳谈。

因此,武者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这样的言论,开始逐渐被各大宗门所日益接受,这也才有了,这第四道水门里,出现何陨,虞刀二人各自幻影的由来。

当然了,这二人所遇见的幻影,与他们本体而言,是不完全一致的,这二道虚身,只是被灵水完整地复制了他们的修为及灵宝,并不具有神智。

但因为这俩道虚身出自水门的缘故,在这第四道水门的区域中,不会受到水门的威压干扰,想要通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何陨和虞刀,

能打败他们自己,最后拿到,通往顶级宗门的门票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