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不朽冠冕 > 正文
第二十四章:虫巢(三)
作者:汐默笙  |  字数:2434  |  更新时间:2020-06-03 11:11:11 全文阅读

亚平宁平原,森林里

  “圣器,这个又是什么?”

  当修文提出疑惑的时候,北镜平静地解释道:“圣器是具有灵性气息的一种东西,可以是一柄长枪,一张面具,或者是一个杯子,也可以是一枚胸针,一条项链,一根扁担。而只有灵术师才能够完美的使用这些物品,强大的灵术师往往都有一件强大的圣器,王冠更是如此。”

  “那老师你的圣器就是这个戒指吗?”修文看着那细长直剑化为一柄锋利刀片,惊叹道。

  “不全是。一个灵术师可以有多个圣器,区别于你如何使用它们。但是很多圣器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副作用,所以按照所有灵术师共同的认知,一个人无法同时掌握三件以上的圣器。所以大家不会佩戴过量的圣器,而是选择尽可能的抵消副作用带来的侵害,取用足够可以驾驭的圣器。”北镜从腰间拿出那柄青色的火铳,“我的第二件圣器名为【杀戮盛宴】,他能够大幅度强化放进去子弹的威力,并且附带一个极强的精神穿刺的能力,唯一的副作用就是使用期间排斥所有的圣器。”

  “那老师你应该还有第三件圣器吧?”修文想起刚刚北镜说的,继续问道。

  北镜点了点头,“是的,是从【光明默示录】中诞生的【救赎之翼】,它的能力很多,而且是一件纯粹的圣器,什么是纯粹的,就是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强大圣器。

  圣器有两个极端,依靠着能力和副作用来分,能力强的如果伴生同样强的副作用,划分为危险类圣器,通常是慎用的;能力一般而附带着一般的副作用是半圣器,这一类比较常见,几乎是一般灵术师手中随处可见的;能力强但副作用较弱的,就是圣器,需要视情况而定,如果它的副作用越小,就越纯粹,就是受到灵性气息而不被污染的。

  另外有一点,这是一般灵术师没有的,就是【灵源】,它能够行成一个小型的灵界用来收纳一件圣器。王冠和圣徒的【灵源】除了吸纳灵力大小不同之外,基本上大同小异。”

  修文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面慢慢亮起青色纹路。

  北镜已经处理完野猪,慢慢直起腰来,“当你完全适应了体内存在的这一套灵路,就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圣器了。一旦圣器之上感染了你的灵性力量,除了拥有和自己相近灵路的王冠和圣徒,其他人就无法调动这件圣器的力量,简单来说,就是王冠和圣徒可以共用圣器,而其他灵术师包括王冠、圣徒则无法调动。不过也并不是绝对,【光明默示录】具有净化的能力,还是可以直接抹去其中的印记,变成属于自己的一件圣器。”

  夜色更深了,静谧的森林里火堆还在燃烧着星星点点的火焰,薄弱的火舌在漆黑浓重的黑暗里跳跃着,除了树枝燃烧时发出的微弱声响下,就还有一旁的修文熟睡的鼾声。

  北镜没有睡着,他慢慢睁开了眼睛,一旁树枝上还挂着熏干的野猪肉条作为干粮。

  周围的黑暗中似乎有些异动,当最后的一缕微风带来的气息传回他的鼻翼间,这位【风之冠冕】慢慢站起来。

  茫茫夜色之中,冰冷的寂静像是一条条细蛇,流进每一个缝隙。

  “呵呵。”

  无边黑暗中,有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意,让北镜面无表情的神色一点点变得凝重起来。

  “巫妖磷夜。”北镜声音有些冷漠,却惊醒了一旁熟睡的修文。

  “怎么了老师?”他睡眼惺忪中,似乎也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好久不见,【白之冠冕】的第三圣徒,北镜!”几乎转瞬间,快到常人肉眼无法捕捉其动作得来到了面前。

  北镜眼眸紧盯着对方,神色平静如水,“你来这里做什么?”

  修文站在北镜身后,借着微弱的火苗带来的光亮,看清楚了对方的容貌。

  他头戴高高的黑色大礼帽,身穿长风衣,礼帽下是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在他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让人不自觉脊背发凉。

  被北镜称为磷夜的这名男子双手从宽大的黑色风衣袖口里伸出来,这一双手白皙修长,上面可以清晰地看见暗蓝色细小血管,不过这表白他并没有握着什么武器,证明他没有恶意。

  “我说我只是偶然路过,你相信我吗?”

  修文看着对面这位男子笑吟吟的样子,明白了对方必然认识自己的王冠,只是不知道是敌还是友了。

  北镜还是一脸冷冰冰的,“你并没有回答我刚才那句话,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磷夜苦涩一笑,“要不是艾恩那吸血鬼给我写了一封信,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

  “艾恩?”北镜愣了一下,“他和你说了什么?”

  “重要的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磷夜有点严肃起来,黑色风衣下似乎有些无风鼓动着,冷峻的脸上那种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一瞬间显现的更为明显。

  北镜无声地嘴唇微颤,眼眸中隐隐有些痛楚,“你来这里就只是为了这个?”

  磷夜摇了摇头,“还有一件事,我还想知道白皇帝的下落,你并没有继承【白之冠冕】,反而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风之冠冕】,那么白皇帝究竟在哪儿?”

  北镜嘴唇有些发青,如果凑得近可以清楚看见他颧骨处微微打颤,是紧咬着牙关造成的,这位素来冷漠孤独的男子,头一次声音发颤道:“你错了,圣徒确实是在上一代王冠死后继承新的力量。或许……或许……兰斯洛特还没死……”

  “【白之冠冕】的第二圣徒?”磷夜叹了一口气,“你我都清楚,兰斯洛特就算没死,身上的【灵源】也已经被摧毁了,不可能还能接受王冠给予的力量。又或者说,你隐藏了白皇帝那一套史无前例的强大灵路?”

  北镜脸上泛起一丝讥讽,轻轻地摇了摇头,右手无名指亮起,青色脉络浮现,“你可以看见,我体内仅存了一套只属于【风之冠冕】的灵路。你应该明白,截然不同的灵路无法共存在一个人身上。”

  磷夜忽然笑了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露出两个虎牙,笑着露出白皙的牙齿和他身上冰冷的气息格格不入,“看来我猜测的不错,白皇帝并没有死,而是被你们人族那几个【地上天使】雪藏起来了,呵,更贴切的说,应该是关押起来了。”

  北镜眼神有些黯淡,修文也从未见过老师有这样的失魂落魄,就……就好像一个失去所有、被抛弃到角落的独狼。

  “磷夜,我还可以信任你吗?”北镜慢慢坐在了地上。

  磷夜忽然叹了一口气,但是他有些小洁癖地皱了皱眉头看着满是灰尘的草地,于是就选择靠在了旁边一棵油松树上,随手从旁边灌木里折下一根荆条,轻叹道:“你还记得……当年,你,我,还有艾恩一起冒险的那些事吧?”

  夜晚的微风吹拂森林的树叶,发出“沙沙”声,两个人一瞬间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