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青春孤岛 > 正文
第六章 这个扭曲之人的独白
作者:天王补心丹  |  字数:2405  |  更新时间:2020-05-11 20:27:24 全文阅读

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是烦躁还是不安?感觉已经说不出来了。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感觉消失的时间太过长久,如今再次感受,虽然似曾相识,但却已不可名状。

完全搞不清楚白雪君想做什么。

准确来说,是搞不清白雪君做这件事的准确目的是什么。

我知道,他一直想试图改变我,试图……拯救我。

拯救。

这个词或许太沉重了,不过他的本意应该是如此。

我们是三年的好友,也是跨越十二年跨度的忘年交。当初第一次见面,是他来我们初中听课考察。

一个年级,二十五个班,他考察十天。

表现突出成绩优异的同学不胜枚举,我明明已经特意将自己的存在感很大程度地淡化。却偏偏被他找上门来。

白雪君,十分厉害的一个人。

心理学博士毕业,拥有数项专利,出版过多部图书,曾在国外多个顶级机构做过研究工作,天赋极高,家境殷实,长相帅气,身材很好。

在诸多方面都是达到了非常优秀的人。

在常人的眼里,如此人生,堪称完美。

他喜欢和心理“有趣”的人打交道,比如说,我。

我知道,我,有问题。

有心理问题。

所以,被他找上也不足为奇。或者应该说,白雪君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他拥有一眼看出问题的睿智,能够直达内心抓出被可以掩盖的症结。这是一般教师无法做到的——不过这却是我能够在班上平稳度日的原因。

对,这是我刻意而为之的。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得到相对的平稳环境。

我对心理学也十分感兴趣,我们后来也便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抛开其他问题不说,白雪君是一个十分随性洒脱的人。也正是这样,我们才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我并不反对,其他人来探究我的过去,来探究我的内心,来探究我的伤疤。

恰恰相反,我很欢迎。

但是,愿意来探究的有多少?

真正探究出来结果的又有多少?

而最终,在面对那样的真实,能够给予我回应的,

又有多少?

能够正确地给予我想要的回应的又有多少?

多得是束手无策,只得喟然一叹。

或者,错误地给予我回应。

而更多时候,是如同施舍和怜悯的“回应”。我之骄傲,使我无法去接受这样的好意。

白雪君这些年对我的照顾,很多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试图给我一个“回应”。

他也曾试图运用他的专业知识来对我进行治疗,但是这些年下来,我也逐渐成为了半个内行。内行面对内行,已经很难将对方带进自己的节奏当中了。

我曾为了追寻而拼命汲取的知识,却终究成为了阻碍自己的桎梏。

除非他能别出机杼,超越我的思维领域。

我,最终没有拒绝创立独处社,也最终没有拒绝巫雨雪的加入。

或许是因为我的内心一直渴求能够有人给予我“回应”吧。

我试图保持独处的状态一直到高中毕业,之后就可以去往自己已经规划好的地方了。但是我的内心,却也似乎一直在渴求能有那么一点希望能够有正确的人给予我想要的“回应”。

纵然其希望是沧海一粟。

而我也知道,那种希望渺茫地令人绝望。

甚至再追寻那星光点点的希望的同时,我内心也在不停地不安,惧怕二次受伤。

什么嘛,我啊,就是一直这么矛盾地在活着啊……

这个世界既不温柔也不正确,这是谁说的来着?

虽然我抱有一丝希望,但是我也从未停止过自我救赎。

或许,我并不需要那种“回应”。我在贯彻自己的道路的同时,我会得到替代那种“回应”的“回应”。如果抱有希望,那必将得到失望。故而,我选择了贯彻自己的选择。

我知道,我抉择的这条道路,并没有错。

所以,我做出了决定——

将那条路走到底,将那一丝希望彻底湮灭。

………………

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种烦躁感了呢。应该是很久没有进行正常的人际交往了吧?

哎,所以啊,人际交往什么的,就是很麻烦的事啊……

算了,只要和社团里面的用心相处就好了。

………………

将最后的一张椅子重新放下,安置在桌子下面。殷九涵回到自己的位子,抄起已经如同布口袋一般的书包。

每天最后一个走出教室,这个时候,走廊以及楼梯上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和不久之前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或许正是因为喜欢这种安静的环境,所以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吧。

拉上教室的前门,弹子锁发出机械独有的契合爽利的声音。

“这就是你每天最后走的原因?如果自己被欺负了,向老师反应一下不就好了吗?”

双手提着书包,轻轻遮盖在膝前,夕阳之下,静谧走廊,若说这位少女是何等的美丽,那便是接近空灵之雪一般。

“你在等我?”

“不然呢?”

“呐,抱歉,久等了。其实你大可以先去社团活动室。”

“并不是没这样想过,但昨天的经验告诉我,这样做只会徒增我和陶夭老师之间的尴尬。”

“……好像,无法反驳。”

“如果你真的觉得抱歉的话,我想你应该把你受欺负这件事解决一下。你们黑板的值日栏上面,似乎并没有写你的名字。”

“当然没有名字,值日的小组。”

“哦?那么你属于那个小组吗?或者说,你小组的其他成员呢?”

“……”

殷九涵沉默不语。

两人迈开步子,准备去往活动室。

“这种事情,向老师反映一下不就能解决了吗?不过我是在没想到,像你这样的人,居然也会被欺负,甚至被欺负了也不吭声。这应该算是校园霸凌了吧?”

[像我这样的人?意思就是我这样一直伪装成“透明人”和“loser”根本没有欺负价值的人?]

“有么?我并不觉得自己被欺负了。我本身的意愿,只是想最后一个走而已,做值日也只是顺手而为之。至于霸凌应该谈不上吧,毕竟我并没受到任何言语和暴力的威胁。”

巫雨雪眼神怪异地看着殷九寒,眼神之中有那么一丝看变态的感觉。

“难道你是……抖m体质?而且不仅仅是肉体上,应该说心理上出现了根本的问题?”

咕噗!

殷九涵差一点没把自己呛住,巫雨雪这嘴巴还挺毒的。

“喂喂喂,这么说是不是有些说过了啊?”

“长期受到这种欺负,被强加自己本职之外的劳动,却还甘之如饴……”

“我说过了,我并不觉得自己受到了欺负。所谓到底有没有受到欺负,应该是当事人自己主观判断吧?我可不觉得我是弱势方。譬如说韩信,你能说他遭受胯下之辱是因为他是弱势方?”

“哎……首先,我并不觉得你身上有韩信的将帅之姿;其次,你的那一套说辞不正是那些不断受到霸凌而无可奈何进而不得不自我催眠,安慰自己的群体聊以自·慰的做法吗?正是有了这种畸形的心理,才纵容了霸凌的滋长。不是吗?”

“……”

[这是派来折磨我的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