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来自深海的凝视 > 正文
完结
作者:小牛皱巴巴  |  字数:3641  |  更新时间:2020-05-04 18:42:11 全文阅读

圆牌装在裤兜里已成习惯,带着它做什么也不觉得别扭。可白灵突然想到,这东西是什么做的?铁的吗?还是其他什么金属?总归不是塑料。塑料没这样沉。可这东西是金属的话,高考我是带不进去的。

但白灵随即放下心来。她认为凭自己的实力,高考带不带圆牌都无所谓。经过这么多场大大小小的考试,什么阵仗没见过?考试罢了,都一样的。

白灵该干什么干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明天就该高考了。

白灵看着倒计时牌上红色的“1”,她已经迫不及待了。高考完,意味着解放。白灵能想象到,当下午五点结束铃声响起时,同学们的反应。

校园里肯定是雪白一片吧,就像下雪了那样。空中纷飞的是各种纸张碎片,它们飘飘洒洒,落了一地。清洁工要打扫干净,可是要费点事。校外网吧也一定是爆满。刚成年的小伙子们,终于可以自豪地用自己的身份证去开电脑了。整座城市都会充满欢声笑语。

但这一切还未发生。

胡杨觉得,高考完他不一定还能和白灵见面,就想着再和她去一次旅馆。胡杨知道白灵不会拒绝。

事实上,白灵也确实没有拒绝。

晚上最后一节课时,班主任进来说几句鼓励的话,讲点鸡汤,各位也早已习惯。白灵望着窗外,看着灯火通明的校园,觉得自己像做了一场梦。而这场梦,将要结束了。

下课铃响起,白灵和田静茹说了几句话,然后拥抱了一下,以此作为告别。胡杨送白灵走出校门,两人约定要报考同一所大学。他们在校门口拥抱、亲吻,羡煞旁人。

胡杨回到宿舍,睡觉前也跟赵超拥抱了下,说考完一起去网吧,之后再去喝个痛快。

“明天就是高考了。”白灵自言自语,躺床上睡着了。

又是操场。

白灵站在红色的塑胶跑道上,周围和前两次梦差不多,操场十分热闹。可白灵今晚并不想做什么梦,毕竟明天就要高考,她想好好休息一下。

白灵走到草坪上,躺了下来。她想在梦里闭会儿眼,休息一下。她用手掌盖住双眼,调整呼吸,开始闭目养神。白灵迷迷糊糊,似乎要在自己的梦里睡着。

过了几分钟,白灵感受到了风。凉丝丝的风,吹在白灵的双臂上,吹在她的脸颊上。白灵闻到了大海的味道。

她把手放下,睁开眼,发现太阳不见了,周围暗淡了许多。天空乌云密布,似乎要变天了。白灵慢慢站起,惊讶地发现操场上只剩自己。“其他人呢?”白灵暗自嘀咕。她注意到白桦树和其它的一些树木全都没了叶子,变得光秃秃的。只有少数几棵树还剩些枯黄干脆的叶子,在风中摇摇欲坠地挂着。

天变得更暗了。风势也有些增强。干叶子滑过水泥地面,发出飒飒的声响。

白灵警惕地看着一切。大海的味道更重了,但是看不见海水,白灵知道这味儿是海风带来的。她知道,一定要发生什么了。口袋里的黑色圆牌在轻微震动,白灵感觉得到。

她拿出圆牌,它的表面已经变得乌黑锃亮,浮雕而成的纹路也从未有如此清晰过。白灵这次可以肯定——圆牌变重了。

天空传来了雷鸣,沉闷闷的一声。阴暗的乌云铺满了整片天空,白灵看不到任何空隙。她咽了口唾沫,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海水。汹涌的海水不知自何方而来,冲垮了操场的围墙,一股脑地灌入了跑道。白灵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大海吞噬了。白灵死死地抓住圆牌,刚刚整个人被海浪拍了一巴掌,她觉得头晕目眩。

白灵定了定神,屏住呼吸奋力朝上游去。她不确定海水的深度,她只能拼尽全力。这冰冷的海水是如此的真实,一股咸腥气。她对自己梦境的掌控力完全消失,白灵能感觉到自己少了什么东西,像被抽去了一样。

她很幸运,海水并没有多深,刚刚淹没了篮球架而已。她终于呼吸到一口空气。望向四周,还是熟悉的城市,只不过下半部分全被海水吞噬。

白灵尽力保持平衡,所幸现在海水不是特别汹涌,没有巨大的浪花。天空下起了雨。雨势很大,空中扯出千万条白丝,白灵的头发软趴趴地贴在额头上,她打了个寒颤。

海水还在升高。速度很慢,但白灵感觉得到。她低头,隐约可以看见被冲垮的断墙,两个巨大的足球门漂到了篮球场上,一些塑胶颗粒浮在水中。

世界十分安静,除了雨声。白灵明白,这又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白灵焦躁不安,她宁可早点发生些什么,这等待令她难熬。海水已经高出篮球架一米多了。

渐渐地,海水改变了颜色。白灵十分熟悉这种淡淡的荧光蓝,她甚至觉得有些亲切。起初,一点一点的蓝色光点,散落在海水各处。后来它们连成了线,组成了面。没过多久,整片大海犹如星空一般,闪着迷幻的色彩。天空依旧阴暗,乌云黑得不均匀,深色的墨块在空中快速移动着。

白灵已经看不清海水里的东西,篮球架也只剩一个隐隐约约的阴影。暗流在涌动,底部升起很多气泡。一些气泡没能浮出水面。

有什么东西出现了。白灵低头搜寻着,可除了蓝色外什么也看不到。蓝色的闪光让白灵觉得恶心。那东西上来了,白灵觉得有股力量将她托了起来。“海柱子。”白灵意识到。

她的直觉向来很准。她被托了起来,大海中缓缓升起了一个柱子,就像之前那样。但这个柱子不热,更没有沸腾,并且闪着恶心的蓝光。白灵踏着滚动的海水,终于撑不住,摔倒了。但她并没有沉下去,她倒在了海面上。

这根柱子慢慢地变宽、变大,演变成一个大平台。白灵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这一次她做得很好,稳了许多。

荧光蓝的亮度减弱了,由面慢慢退化成了点。海水清澈透明了些。一条深黑色的巨大怪鱼绕着平台兜圈子,白灵看得一清二楚。她觉得熟悉,这条不知从何而来、何时出现的怪鱼她以前肯定见过。是在科普杂志上吗?肯定不是。哦,她想起来了。当她被困在淌着绿色黏液的怪兽腹腔中时,这条鱼就在外边兜圈子。看来兜圈子是它的爱好,并且这长长的,如蛇般的身体也适合兜圈子。

底部出现了残破的神殿。白灵不知道如何形容当初看过的那海底遗迹,但心中认为叫它“神殿”十分合适。当然,神殿的守卫总是尽责的。白灵看到了老朋友——三只鱼人。

壮实的鱼人抬头望了望白灵,灰白色的眼睛中没有任何情绪。古希腊的雕塑活了。鱼人没有伤害白灵,也没有游到平台上。它们在白灵脚底下围成一个圈,又开始了疯狂的舞蹈。

“一切梦的总和。”白灵十分肯定。草坪上的泥土向外拱出,泥块失去了重力,漂浮在水中,和塑胶颗粒共舞。

那个被白灵亲手埋葬的女孩,那个没有骨头,橡皮糖般的女孩,身体紧绷,被海水托举向上。白灵眯着眼,想要看清她的脸。

在她上升到一定高度时,白灵看清了。还好,她闭着眼,很安详,双手交叉贴在小腹上。白灵觉得她睡着了。还有个小东西,旋转漂浮着,也在上浮。白灵这次不用看就知道,那只流浪猫也来了。

女孩比小猫先来到平台上。女孩闭着的眼睁开了,空洞而无神。皮肤发白发胀,看起来泡了很久。白灵上去摸了摸,冰凉。但她有了骨头,白灵摸到了她的手腕,是硬的。女孩动了,吓白灵一跳。她慢慢爬起来,动作僵硬,像是被操纵的傀儡。白灵看着她,她并没有找白灵复仇,而是退到了平台边缘。平台不再扩张。

小猫也动了,迈着猫步走到了另一侧。白灵低头看跳舞的鱼人,女孩和猫的位置不偏不倚,站在鱼人位置的外延伸线上。“哦。”白灵懂什么意思了,她自觉地走到了自己该站的位置上。

什么也没发生。白灵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等待着。手中的圆牌从手机响铃般的震动变成了打孔用的冲击钻那样,震得白灵手疼。

白灵伸开手掌看一眼,那玩意没了手的束缚,竟然震动着,缓缓飘到了天上。圆牌移动到平台正中央。两人一猫围着它,三只鱼人围着它,大海蛇也围着它。

三只怪异的邪眼瞪住了白灵。白灵呆住了,浑身的血液似乎被冻结,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她觉得自己正看着一个极其邪恶的生物,一个拥有无穷智慧、人类无法理解的生物。

圆牌活了。

三只眼向外渗出鲜血。粘稠的、鲜红得刺眼的鲜血,填满了眼睛的纹路。白灵闻到了浓重的、令人窒息的血腥味儿。白灵用余光看向周围,如她所料,她的脚下变成了血海汪洋。

圆牌强制白灵看向它。白灵意识有些模糊,她意识到圆牌在占据她的思维。白灵的大脑被一个词占据:献祭。白灵眼中布满血丝,她双拳紧握,咬紧牙关。之后她尝到了甜甜的铁锈味儿。

白灵的脑海中出现了一篇完整的、清晰的祭文,但她还在奋力抵抗。

(这怎么回事我不能)

(被骗了被骗了我被)

(不想死不想死这次我)

(我我我我我我我)

……

(妈妈)

知其不可而为之,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白灵输了。她的双眼空洞而无神,三只邪眼仍瞪视着她。

白灵高举双臂,张开双手,以庄严的声音喊出:

到位置上去,奴仆们!

神殿的大门敞开着,

神圣的、充满光辉的,

献祭!

首先把躯体,结实的,牢靠的,

带上祭坛!

奴仆们,你们这些可靠的仆人们,

庄严的,神圣的,

工作。

鲜血,在那里?

颤抖吧,翻涌吧,震动吧!

雷鸣吧,猛击吧,欢呼吧!

天空,颤栗吧!

……

白灵倒在操场上,雨停了。太阳从乌云后探出脸来。枯黄的落叶被风吹着跑,翻个跟头,停在了台阶下。

白灵永远地留在了操场上。

学生高考前夜猝死(河海日报)

高考前夜两名即将参加考试的学生猝死于睡梦中。各位考生注意休息,放松心态。任何人都不想看到悲剧发生。

6月7日

河海日报

五年后。

胡杨拨通了静茹的电话:“喂,最近怎么样?”“还好。该找工作了,有点烦。”“不着急,慢慢来。我今天有点事,回了趟家。城市变化很大,海边建得不错。”

“哦,那挺好。”

(几秒钟的沉默)

“还有啊,我今天去海边散步,捡了个奇怪的东西。它上边有着诡异的图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