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如何处理
作者:塞进丶马桶  |  字数:5020  |  更新时间:2020-06-03 07:52:03 全文阅读

“我就没有吗?”

  林非表示自己也受伤了,也需要一点饮料来抚平伤口。

  但是老板娘根本就懒得鸟他,眼皮抬也不抬的对林非道:“去去去!琳达是我的妹子,给你喝白开水已经算我够仁慈的了!你就在边上看着就好了!”

  好在琳达还是蛮有良心的,没有忘记当时她跟林非一路奔驰患难与共的场面,她低声道:“姐姐你别这么凶他...林非也是蛮惨的...”

  “他?他有什么惨的?都能狩猎泥粪猪了怎么可能会惨?噢...虽然他被泥粪猪追了一路也是不争的事实...”

  老板娘脸上的不屑神色都快满溢出来了,虽然嘴上不断阴阳怪气,但她还是依言给林非倒了一些果汁,让林非润润干渴的嗓子。

  “林非...跟我现在摊上了一笔很大的事情...”

  琳达叹了口气,对老板娘道:“就是那群泥粪猪...它们虽然没有冲击城门...但是它们也留下了点点心....”

  “留下了东西???什么东西?”

  老板娘不太明白琳达说的是什么 。

  而被反问的琳达很是局促,小嘴张了半天都没有把话说出来,最后没有办法,她只能低头戳了戳林非的胳膊,示意他赶紧帮自己把话题给接过去。

  林非到没有那么多顾虑,不就是屎尿屁吗,他张口就来。

  “那啥...因为我跟琳达惹了那么一群泥粪猪的缘故,虽然它们没有直接冲击城门,但是它们也在城门口留下了一大堆...猪粪...现在那里都快变成了化粪池了!而且该死的老罗大叔还非要把那个烂摊子丢到我跟琳达的头上,限令我们俩尽快将那里的猪粪给解决掉,千万不能当了王城来的大人物的去路...否则...否则就要开罚单了....”

  说到这里,他懊恼地捶了下柜台,但是因为已经解除了变身的关系,反而是震得自己手臂生疼。他心中纵是有万千委屈,但是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一个字:

  “艹!”

  一时间,整个小酒馆内鸦雀无声,仿佛所有人都在为林非悲惨的遭遇默哀。

  但是下一秒,就是接连不断的噗嗤大笑声。

  “哈哈哈哈!去狩猎泥粪猪都能搞出这么大乱子,小伙子你很可以啊!”

  “哎呀我的天...我差点被你笑死...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冒险者因为惹了泥粪猪而出了大事的...”

  酒客们毫不留情地小声深深的挫伤了林非幼小的心灵。

  他现在只想立刻变身,将这群该死的家伙都鲨了。

  但问题是现在他浑身乏力,刚才敲了下桌子都感觉手臂被反震的力道震得不行,已经没有经精力支撑他变身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CD....

  没办法,林非只能将无奈地眼神投向老板娘,期待这位雷厉风行的女性能给自己伸张正义。

  但是那位往常都是以为高冷脸的老板娘此刻却是面色古怪。

  “嗯...你的遭遇我们深表同情,噗...我们...我们会在....”

  “你笑什么?”

  林非有些生气。

  “以他人的不幸遭遇为笑料这样真的好吗?不笑天灾人祸这样浅显的道理你们不懂吗?”

  “懂懂懂...你们被泥粪猪们追了大半个平原,这不是你们的错...”

  老板娘回答的相当敷衍,正说着,她又突然低头,身子诡异的抽动了一下,随后抬头,脸上重新恢复高冷表情,但是脸颊上那一抹红晕却是没跑的。

  至于边上的酒客们,则干脆连掩饰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放声大笑了起来。

  “欺人太甚!我忍你们很久了!”

  林非终于是忍无可忍,随手抄起杯子就往边上顺手一砸。

  那被砸的酒客还是笑不停歇,可是他的手却早已经移到了腰间刀鞘的位置。酒杯刚刚飞到他的脸前,只见刀光一闪,那杯子便应声被劈成两半。

  裂开的杯子从持刀酒客的身体两侧滑过, 落在地上之后一声脆响,这才将整个酒馆之内的笑声给打断了。

  “不错嘛,斩风,你的刀还是跟以前一样快!”

  而那位被叫做斩风的酒客脸上的笑意已经敛去,换成一副冷漠的表情看着林非。

  “敢如此对我,如果这里不是小酒馆,那么你已经死了。”

  林非不由得吞咽了下口水,他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腿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抖了起来。终究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宅男,就像是之前面对泥粪猪一样,刚才他没有当场被吓尿裤子已经算是不错了。

  【妈耶...这什么人啊,那么近的距离都能反应过来吗?高等级的冒险者都这么恐怖吗?】

  名叫斩风的剑客言罢,他将自己的刀在身前轻轻一挽刀花,随后几位轻柔地将刀收回刀鞘之中,动作之细腻仿佛在对待自己的情人一般。

  “卧槽!开始装逼了!斩风!”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跟这家伙见面时候的场景。‘别跟我说话,否则你会看见自己的肠子’...咦~~~好羞耻啊...”

  酒客们到没有被这位斩风剑客给吓到,反而变本加厉的开始闹腾起来。

  不过斩风倒也没有恼火,只是无奈地摇了摇脑袋,又给自己灌了杯酒,气质一下子就从刚才的冷峻剑客变成了颓废醉酒大叔,看上去跟边上的其他酒客一般无二。

  这让林非不免心生诧异,顿觉自己以前的武侠小说没有白看,原来所谓的牛逼人物【大隐隐于市】真他妈存在啊...

  看来以后自己要对酒馆里的醉汉们态度好一些了。

  砰!

  酒柜被人猛的一拍。

  林非不敢惹这些酒客,但是有人敢。

  “斩风同志...你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老板娘从柜台后面走出,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看着斩风。

  被人叫到名字,斩风不为所动,依旧是端着杯子吨吨吨地喝酒。

  老板娘心生不悦,一把便将酒杯给抢了过来。

  “我在问你话呢!”

  这一幕将边上看戏的林非给吓得不轻。

  【老板娘欸!你在干什么啊!那位大叔已经不爽了!】 

  斩风手中酒杯被抢,顿时重新回到了那一副睥睨天下的剑豪姿态,剑眉一竖正欲说话,但是迎面而来的一个大嘴巴子就让他懵逼了。

  “TMD问你话呢!打碎了老娘的杯子就相当做没发生啊?不说话装高手???在我面前你装什么二五八万呐???”

  “....”

  林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原来这个酒馆里最牛逼的人还是老板娘........

  “对唔起,窝的搓....(对不起,我的错)”

  斩风剑客同志脸上肿起了一个大包,规规矩矩地跪伏于地,给老板娘道了个歉。

  “但是我有一个疑问,明明那杯子是林非小弟扔出来的,我只是正当防卫......”

  “你就说是不是你出手把杯子给砍了吧!”

  “额...是...”

  “那不就结了!”

  老板娘一甩手,表示此事就此了结。

  “她怎么可以如此蛮横...”

  林非着实好奇老板娘的身份,对这么一帮明显不弱的冒险者们都敢厉声呵斥。但是一想到老板娘是在帮自己出头,他心里也是多了几分感动。

  琳达瞪了林非一眼,似乎在责怪他多嘴。

  “行了...你现在有想到什么处理那些猪粪的办法了吗?”

  一说回这个话题,林非又差点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

  “我也没办法啊!你当我是智多星吗?!”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在我想来,最好的方法当然是找一位法师释放大范围法术将那一滩猪粪给全部消灭掉....”

  “哈???”

  琳达却是一脸狐疑地看着他,“莫非你是在想着法地逗我笑???找法师一波将猪粪给毁灭掉?这种法子你咋能想出来?”

  “额...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不对的地方大了!如果是远离城门口的地方也就算了...但问题是那里就在城门口附近啊!想要毁掉那些猪粪,最好的方法当然是火系魔法,但是你想过没有...那里可是一片草地,一个不小心可是会引发大火的!”

  “那...那再请一位水系魔法师做善后工作不行吗?”

  “那样的确可以遏制大火,但是后果呢?哪里会被烧成一片白地啊!太不美观了!”

  “美观...”

  林非无语了,这异世界难不成还有绿化工作考察??

  “那硬要说美观问题的话...找个土系魔法师平整一下土地,然后再往上面移植一些花花草草的不好吗?”

  这个方案才勉强得到了琳达的认可,但是边上的老板娘却是发话了。

  “林非小弟你的想法很好,但是...这里面有一个致命缺陷啊...”

  “啊?啥缺陷?”

  林非不解,便问道。

  “资金啊。”

  老板娘理所当然地问道:“你确定你有足以雇佣三位魔法师的钱???而且能施展你所想要魔法效果的魔法师的价钱,可绝对不便宜哟...”

  “!!!”

  林非顿时震惊了。

  “钱!对了!我没有钱!”

  那一天,林非终于记起了自己是一个穷人的事实。

  琳达见林非那求助的目光下意识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连忙摆手道:“我..我也是穷人...不然也不会跟你一起出任务了。你别想着从我这里要钱。”

  “哈?我听说你不是贵族大小姐吗?!怎么可能会没钱!”

  林非觉得琳达在逗自己。

  琳达弱弱的回复道:

  “唔...没...没办法啊...我出来当治安官也不是家里愿意的...所以就没有什么经济援助啦...”

  得,合计着这还是位离家出走的大小姐。

  林非只觉得现在人生一片昏暗,已经没有了前进的动力,他无力瘫软在柜台之上,宛如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

  老板娘见他可怜,便叹了口气,对他道:

  “那这样...你这次不是带回来四头泥粪猪吗?我就不坑你了...以比市面上高出两成的价格将其收购了,好不好?”

  “唔...谢谢老板娘...”

  林非微微有些感动,在这个人心冷漠的异世界里居然有人这么关心自己。

  “嗯哼,只希望你能记得这份人情,到时候我涨你房租的时候可别哭爹喊娘就行了。”

  老板娘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让林非的心又滑落到了谷底。

  “好啦...索菲亚姐姐...你就别逗他了...”

  琳达似乎有些于心不忍,开口劝了劝老板娘,随后又对林非道:

  “那林非...事情已经成这样了...我们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今天搞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下午的时候我怎么着都得去一趟城卫队那里一趟...”

  “啊?哦...”

  林非摆摆手,现在的他需要静一静,好好想想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

  第二天清晨,林非从昏睡中醒来。

  按理说穿越以来,没有了繁重的课业,没人会来催自己早起,林非应该可以过上往常梦寐以求的生活——睡觉睡到自然醒。

  但是他没有。

  林非的客房位于小酒馆的二楼,起身从逼仄客房的小小窗户往外看,现在天不过才刚刚大亮,街道上没有任何行人,只是偶有迷路的猫儿从街角一闪而过,但很快又会消失。

  现在还没到往常酒馆开门营业的时间。

  林非又重新躺回了床上,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

  正如昨天所说的那般,他需要好好思考一番。但是昨儿到了夜晚,他可是一点空闲时几都没有。那帮该死的酒客非说什么自己猎到了上好的泥粪猪,正是需要好好的庆祝一番,硬是拉着自己在酒馆里开了一个小型的烧烤晚会。而且明明自己都以‘年纪小不会喝酒’的理由搪塞了一番,他们却还是不依不饶地灌了自己好多果酒...

  哪怕是果酒...里面也是有些许酒精的啊!喝多了人一样也受不了!更别提他这个以前一直滴酒不沾的人了!

  【不行...不能想酒...一想头又要疼了...】

  脑海中仅存的模糊记忆中,自己应该是被一脸不爽的老板娘提着衣服后领子带回来扔到了床上的。

  昨儿晚上的烧烤会他们貌似吃掉了两头泥粪猪,嗨到了很晚都没有歇息,最后还是惹怒了要睡美容觉的老板娘,酒客们才被那位深不可测的女性一拳一个给K.O.掉了。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半天,林非终于是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早就醒了。

  “那天花板上的剥落的墙漆....真TM像金币....”

  林非是被穷醒的。(然而林非到现在也只是在剧院工作时见过用作道具的金币,到目前为止,他所有的身家加起来都不够一枚金币的。)

  说起来很是让人心酸,人生中最为苦闷的事情可能莫过于大早上起来发现自己一贫如洗,钱袋子跟自己的肚子一样空空如也。

  生活的重拳还是给了林非沉重的打击,他还只是个连茅庐的门都没踏出去的新人穿越者加冒险者,真要论的话...那么他现在应该是在茅厕中从蹲坑的状况起身,却发现刚才‘抖一抖’的时候不甚抖了自己一裤子的尴尬境地。

  “太难了...人生啊...”

  林非翻个身,将自己的脑袋埋在枕头之下,双手不断敲击床板发泄心中愤懑,发出duangduangduang的声音。

  过了片刻, 他停了下来,长长的叹了口气。

  “还是得想法子解决掉那一滩可恶的东西...”

  老罗说了,如果三天内没有见到成效的话,那么来自冒险者公会的罚单就会降临到他头上。

  虽说不知道那罚单究竟会有多严厉,但想必也不是现在的林非能够承受的。

  好在琳达也是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过她会帮自己分担一二,也算是有个盼头...

  【要不...让琳达发动自己的手下,来一个愚公移山异世界版?】

  这个念头在林非的心里连两秒钟都没有停够就被他给抛之于脑后了。

  先不说琳达能不能使唤得了那么多城卫兵,首先一个问题就首当其冲...

  人家城卫兵再怎么说也是要工作的,总不能在人家本应该巡逻的时候把人家拉去挑大粪吧?

  琳达就是有多大的权威也不能这么玩,那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而且就算一般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他应该如何回报城卫兵呢?

  钱的话他没有多少,报酬什么的是绝对支付不起的。腆着脸请人家帮忙这种事情也不用想,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免费挑大粪的...

  【那...学习一下其他穿越者前辈...来一手逆向思维?】

  说白了就是历史文中穿越者常用的路数,通过某些常人难以揣度的包装手段,将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通过他人之手给办成了。

   (还是5000字一章)

塞进丶马桶
作者的话

有没有读者姥爷能给一些建议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