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翊上纪 > 第三卷 兵戈间
第一百零九章 老友埋枯冢,再难酒一杯
作者:十方朔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2020-07-31 23:04:40 全文阅读

万仙大阵中颇为混乱,即墨楼一方纠集了不少的各楼弟子,甚至是遍布于四国境内的妖族精怪,但是所有闯阵之人中云之还是一下子认出了公良星渊的身影。

  “公良,好久不见?”云之手里举着九龙神火罩,笑盈盈的看着公良星渊,“只是许久不见,怎么觉得公良兄憔悴了许多?”

  公良星渊的样子比起往日确实要狼狈的多,头冠不知道被什么法术擦中只剩下了半截,一身青纹黑底袍也被烧出了几个大窟窿。面色发灰,公良星渊皱了皱眉头,“云道长,听说你在翊国混得不错,感觉老老实实的当国师,不要再管这些修行事好了。”

  “天下还有即墨楼在,我怎么能安兴去做事啊公良兄。”云之摆了摆手,“你我二人也算相识已久,今日又在这阵中遇到,干脆新仇旧怨一起了解了吧?”

  “新仇旧恨,你我之间哪来的什么仇怨,也就是斗了几次法,互相算计了几番而已。”公良没有拿出定水珠,那件法器现在可是维持蚩国与登州之间兵线的关键。

  这一次公良拿出的是一间青绿色的木符,这个符咒之上隐隐缠绕着浓郁的凶煞之气,即便是相隔甚远云之也能闻到里面那腐朽的味道。

  “阴寿尸木符?这东西不是被李济川师叔收缴了吗?”云之看着这件东西心中疑惑,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难道?”

  “自然是有个小家伙拿着这东西来与我斗法,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叫柳维成吧?”公良星渊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一个小小的剑修,似乎方才养出自己的灵剑就下山来了。这阴寿尸木符或许是师门长辈赐予他的法器?”

  “柳维成??”云之下意识地抹了抹自己腰间的酒葫芦,眼神阴郁,“公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在激怒你?还是别的什么。”公良星渊嘴角动了动,随机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来,“那好像是你下山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同伴,好像还一同走过了蛮长的一段路。引他入修行路不容易吧,稍有差池你再见他时就只能见到白发苍苍,或是只有白骨。”

  颠了颠手里的阴寿尸木符,“不过现在好了,你再也不用担心了。”公良星渊激发了这件法器的效果,几十个黑色的亡魂从中冒出,“肉身炉鼎定然是灰飞烟灭了,至于神魂...”

  伸手点出一个满目红光,青面獠牙的鬼怪,“看这个妖魔眼熟吗?这就是那个柳维成。比起其他的修士他要差的太多了,道行不行,心性也不行,想来是还没来得及度过妄心劫就跑到山下来了。”

  一挥手,所有的鬼怪一拥而上,阴寿尸木符更是加持了一大股浑厚的黑烟在他们身上,“身死道消都是自找的,明知实力不足还参与到大劫当中,就是取死之道!”

  云之怒喝一声,九龙神火罩中一下子盘旋出九条火龙,三昧真火在半空中肆虐,“你才是取死之道!!”

  黑煞魂的数量要远多过龙魂,但龙魂的个体力量却不是黑煞魂能够比拟的。一时之间这一些还分不出胜负,但能够预见的是龙魂胜利只不过是时间上的是事。

  “拿了不少好东西吗...”公良星渊眯起了眼睛,里面那原属于人类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竖瞳,一张口喷出一大股毒烟来,这毒不是普通的毒,不只是腐蚀骨肉,便是法力粘上了点也会顺着通路一直浸染到元神!

  龙魂此时脱不开身,但是三昧真火符云之还是有着不少存货的。念动符咒,眼鼻口儿一齐喷出火来,

  “熊!!!”

  滔天的三昧真火仿佛与天空中争斗的龙魂交相呼应,显得火光更盛。这口毒烟虽然凶利,但是在三昧真火之前还是差了些火候,很快就被焚烧殆尽。

  但公良星渊的手段可不止于此,双手合十三条触手居然直接从背部生长出来,撕裂了他那本就有些破烂的袍子。这触手黑底青鳞片,上面有着各式各样的绿色紫色花纹仿佛是毒蛇的尾巴!

  三根蛇尾从不同的角度向着云之袭来,上面附着的煞气和绿色的妖气预示着这次攻击的不凡。云之不敢硬接,而是让九龙神火罩化成一个倒扣的透明虚影护住自己。

  这本就是一件攻守兼备的法宝,没了龙魂也一样能够护守周身!

  “当!!!”

  蛇尾抽在九龙神火罩上发出撞钟一样的悠扬声音,云之没什么事,倒是那公良星渊被反震的退后了几步。

  看着公良星渊这人不人妖不妖的样子云之叹了口气,“你这般躯壳皮囊已经远离大道了,人乃万灵之首,天生道体,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就不曾后悔过吗?!”

  “后悔?嘶——”公良星渊身上的动物特征越来越多,身形变得也越来越像一条蛇,“我本就是半妖,有什么后悔的。即墨楼激发了我的血脉,赐予我力量,给了我伟大的使命,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一道绿光从他的口中喷出,那是比之前的毒烟更毒的法术!

  一道剑光从天上落下,这似乎是阵法的自发反应。这道剑光来自【山河】,人间七剑之一,也是之前云之曾经用过的那一把。

  剑光斩灭了绿光,顺带着一齐斩去了公良星渊身后的三条蛇尾,这才消失不见。凄厉的哀嚎声从公良星渊的口中发出,断尾处的血肉不断扭曲变形着,连带着整个身体都产生了变化。

  他彻底化成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青蛇,吐着信子望向云之,“你们不过是注定要被命运挤垮的绊脚石而已,即便即墨楼失败了也无妨,命运的力量总会让大劫再一次掀起,到时候结局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公良星渊看向口中,黑煞魂已经差不多全要泯灭在三昧真火之中。九条龙魂虎视眈眈的望着他,仿佛有着一种龙种对蛇种的先天压制。

  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迎来的命运,公良星渊的蛇脸上露出了微笑,“你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在无知中静静等待灭亡吧!”

  “冥宗。”云之笑了笑,“我已经知道他了。《道元史前手记》上有所记载,他曾经与天帝齐名,管理阴世幽民,只不过心有反意领兵伐天已经被镇压在了九幽之下。那就是你们的依仗?”

  公良星渊吐着信子,“《道元史前手记》?居然有书还记载着冥宗大人的名字,但是这都是无所谓了。万万年过去,你真的觉得冥宗大人还在九幽之下吗?你真的觉得酆都的各位阎君...呃啊!!!!”

  正说着话,公良星渊突然惨叫一声,紧接着整个头颅爆炸开来,化成了漫天的血肉。

  “禁制...”云之皱了皱眉,想起了之前遇到过的相同情形,当时的即墨楼弟子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对于有关即墨楼的情报都无法完成“说”这个举动。真人明显要好一点,他们能说出一点,但是难免会有死去的代价。

  “居然连真人也无法幸免,难道那冥宗真的已经脱困?”摇了摇头,云之又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如果冥宗真的从九幽之下逃了出来人世间肯定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小打小闹了。

  那可是能和漫天神佛争斗的存在,收拾一堆凡间的道人还不简单?

  不再去想这些,云之召回了龙魂,收走阴寿尸木符以后一把火烧掉了公良星渊的遗体。

  拔开瓶塞喝了口酒,没喝几口就再也倒不出来了。当初攒下的灵酒本就不多,虽然一再的节省,但到了现在还是喝了个干净。

  “柳兄...”看了看手里的破旧酒壶,云之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紧了紧。看了看依旧法术横飞的战场,云之叹了口气,“等到战争结束,我去看看她吧...也不知道近况如何。”

  云之想起了最开始喜欢着柳维成的那个女孩那个用着分水刺的赵莹莹。

  “之前还想着要问问为什么没去找赵莹莹,觉得总会有机会再问的,没想到就此便天人永隔...”云之掐指算了算,世上的天机果然已经没了柳维成的影子,他确实是死了。

  把酒壶收好,云之让自己的身体缓缓融合到万仙阵当中去。这阵法以人间七剑为根基,走的是浮玉山的路子,自己当然能够介入其中。

  九龙神火罩被加在了阵眼上,给这本就充斥着无数剑气的大阵更添了一抹火焰。蚩国,或者说即墨楼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阵亡的道人越来越多,死掉的妖怪也越来越多。

  即墨楼或许有着信仰还不曾退缩,但是那些被他们收拢的妖族显然是不想再打下去了。

  本来这些家伙就是安于平静的,隐居在山林中悄悄修道却被即墨楼找了出来。即墨楼许给他们安宁和乐土,但是如今这景象怎么也不像是乐土的样子。

  借着阵中众人的力量,孕育了许久的万仙大阵终于打出了一计恢弘的攻击,滔天的剑气仿佛要将整个天空都撕裂。

  潇河的冰层破了。

  蚩军的营地随着滚滚河水不知飘向何方。云之知道,战争要结束了。跨国这条河,杀掉所有即墨楼的残党。

  一切就都结束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