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翊上纪 > 第二卷 沧海间
第八十一章 灼焰吞山河,归去无来兮
作者:十方朔  |  字数:3348  |  更新时间:2020-07-07 23:09:13 全文阅读

云之和小七从空中落下,站到南北的身边,“南师兄,江宏浚可曾和你说了什么?”

“倒也没说些什么。”一旁的阴影中走出了一个身着无袖长袍,头发披散着的江湖客,正是之前正襟危坐,带领武林诸人与十恶城争锋的风无凭。

“这场戏,演的还算痛快,不过到了这看来就不能按部就班的演下去了。”风无凭看着云之,皱眉想了想,“我记得你,你当是有些本领的..不过无所谓了,纵使你有着通天的本事今日在这里也是无用。”

云之看着风无凭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看向南北,“南师兄,根本就没有什么十恶城,所谓的正道联军,十恶城,都是他们设计好的,为了斩断鲁国武林的手段!”

南北环视了一圈,耳朵中还能够听到隐隐约约的喊杀声,声声震耳,“设计好的阴谋,手段...这就是红尘,你所向往,行走的红尘?”

“师兄,你的心乱了。”云之手上升腾起一团法力,“红尘不是以偏概全,一处的混乱不能代表整个天下!...我们先不去讨论这个问题,先要去处理一下鲁国武林的问题,武林不能以这种方式覆灭!”

江宏浚打量着几人,咂了咂嘴,“啧,三个真人龙爷我确实不是对手,不过,剩下的那些掌门恐怕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吧...”

话语间又是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传来,江宏浚回头看了一眼,“那一边,记得没错的话是铁掌门的勾玉山吧,无面魔君居然不是他的对手...”

“火药。”云之皱了皱眉头,“这种东西聚集起来居然有如此莫大的威力,是你教给他们的?”

“这种事情,根本就无所谓。”江宏浚双手凝出水团,“第一次交手我买了个破绽让你收进那法器,今日可就不会那么容易了。我也不需要赢,只消拖住你们一会就足够了。”

仰头指了指天,“去上面打?”

南北早就想好要出手,听江宏浚之言也不疑有他,一引剑气冲天而起,已是在云层中等待着。

江宏浚将手中的水团一抛,那两团水吸了周围的水雾云气,居然化成了另外的两只小龙在空中盘旋,“三人对三人,这样来看才显得公平着些。”

“此番征战,从来就没有公平二字可言。”云之哼了一声,随着小七一同飞天,这地上就只剩下了风无凭和邢家的几个人。

这三人已经是风中残烛,风无凭也不去管他们,而是快速奔向十恶城。

十恶城在嘉山的山顶,虽然名叫十恶城,但究其根本还是一个建在城中的山寨,规模很大,但毕竟没有太多的历史积淀,没什么壮丽的景致大观。

狂乱的火药爆炸已经震塌了不少的木楼,厮杀后残留的尸骸就那样沉默的倒在地上。

这一切风无凭都并不在意,江宏浚能支撑多久他不知道,但是时至今日必须要做的就是在江宏浚落败之前将计划完成,一举歼灭整个鲁国的武林。

风无凭站在十恶城之巅,那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十分巨大的烟花,手中拿着火把,内力一吐将之点燃,风无凭环视着四周。

狂云剑派的门主还在与恶首人屠缠斗,剥皮手栾乐人的实力果然不能小视,以一人之力居然硬生生拖住了登楼派的四位楼主还迟迟不落下风。

各位都是武林好手,自然是一眼看见了高处的风无凭,就在众人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镜氏三兄弟也不知道从何处用轻功飞掠,落在了风无凭身边。

“嘿嘿,风门主忍不急了?”镜无双搓搓手,“不过如今这情况与计划还有些出入吧...你看,还有不少好手都活着呢。”

风无凭没有管镜无双,自顾自的点燃了引信,“我们不同,镜小子。”

巨大的烟火在空中炸开,风无凭仰望天空,“与你们合作可不只是为了钱,区区千两黄金,我风无凭还真就不放在眼里!”

“你什么意思?!”镜无问皱起了眉头,“你我联手,引武林自相残杀,等到高手相杀殆尽,再发信号引禁军围山,一举歼灭整个鲁国武林...但现在高手还余下近半,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这责任你担当得起吗?!”

“无所谓。”风无凭将火把随手扔下,单手拔出腰间的宝剑,“无论谁活着,或是谁死了,今日进了这座山的人都活不了。这座山下已经埋下了足以炸毁整座山的东西,你们或许听不懂,那是你们只要知道,只要有人引动符咒,整座山都会在火焰中焚成焦土就好了。”

“说什么胡话?堂堂神风门门主,风神无凭也会被江湖骗子左右?!”

风无凭看向发出质问的镜无悔,“这就是境界的不同,当你们还在凡间匍匐前行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在云层之上看这个人间...这场戏,终于要结束了。”

快,快到让人无法看清的一剑,镜无悔的头颅瞬间被斩下,而直到风无凭开始擦拭剑刃上的血迹的时候,镜无双和镜无问才后知后觉的拿起武器,“风无凭?!!!”

“太无趣了。”剑刃抵住镜无双的瓮金锤,以力著称的双锤居然被以灵巧著称的剑刃压在了下风,“你们的目光狭隘,能看到的只有鲁国这一片弹丸之地,那个自命不凡的云之,也只停留在卫国保家的短视之内。”

一剑挑飞镜无双的武器,剑刃穿过咽喉,“你们看不到这个国家之外的土地,无尽的荒野,大洋,天上地下,无边无际的三界,龙王描述的宽广的天地让我心驰神往...那一刻我的命就不是我自己的了。”

几招过去,风无凭就已经把剑搭在了仅存的镜无问的脖子上,“天地必将混乱,三界注定重开,待到冥宗出世,即墨永垂不朽....”

镜无问死了,在武林上赫赫威名的镜三兄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死在了十恶城的楼顶,没有溅起一点的水花。

风无凭默默还剑入鞘,手中握着一枚被鲜血涂满的玉符,“就让我来做这计划的最后一道保险....”

...

喊杀声近了,更近了。

朝廷的铁骑踏碎了武林联军匆忙搭建起来的营地,将整个嘉山围了个水泄不通。

旌旗飘飘荡荡,一连遮蔽了几里的天空,为首的将领看着火焰硝烟弥漫的嘉山,面上露出冷笑,“隔着这么远本将也闻得到那火药的味道,一帮江湖草莽,真觉得我朝廷的东西是那么好拿的?”

副官在一边帮着腔,“将军,那几个上三品的武林高手,可能到现在还想着按计划行事到最后拿着赏银,脑袋上带着乌纱,从此便与过去的自己再不相识,嘿,真是想得美!”

“确实是想得美!”这将军骑在白马之上,“立好防线,务必不能放走了一个人!辎重营,火油火把准备,放火烧山!今日,就叫这嘉山寸草不生,就让这武林烟消云散!”

天空之上,云之,小七,南北,三人将江宏浚围在中间,两个玄重水化成的分身早已经被斩灭,就连他本身的龙体也尽是些血口焦痕。

一身光鲜的龙鳞支离破碎,一只龙爪无力的耸落着,看样子已然是断掉了。

“嘿...龙爷果然不是对手啊,但是这时间已经拖得足够了。”江宏浚的龙口中吐出滚滚雷音,“守信,失信,互相信任,互相欺骗,这就是人间,长乐,你觉得如何?”

“闭嘴,休要再扰乱我师兄的道心!”云之喝了一声,一道真炎再次射出,让本就重伤的江宏浚愈发的虚弱起来,“龙爷我命不久矣,但是,呵哈哈哈,所谓朝廷做的居然比我还要绝,呵呵,呵哈哈哈哈!弱小的凡人总是能给我惊喜,看,嘉山已经烧起来了,呵呵,多美啊,混乱,邪恶,这样的凡人却独得天道的青睐,这是何等的不公!”

南北手中的剑猛地挥出,不是斩向江宏浚,而是一剑将那山中的火焰尽数吹灭,“凡人,自生自灭就可,但是不能够死在你的手里!”

“这怎么能说是死在我的手里呢长乐,合况,你觉得这样就能阻止吗,那个风无凭很有趣,非常有趣,居然献祭自己的生命元神,永世不得超生,也要留下一道保险在这。”

“保险?”

“赤火炼狱焦...以天人之魂的堕落引发的大阵,片刻间就能让这方圆三十里化成火海...嘿嘿,凡人疯狂起来可是比我这条小龙更要疯狂..呵呵呵,呵哈哈哈!!”

赤火炼狱焦发动,不要说嘉山上的众人,就连周围围山的那一支禁军都被笼罩在火海当中。

南北神色狰狞,集结胸中的郁气难以抒发,最终只是压上所有的气力一剑刺入了江宏浚那颗巨大的龙首!

“吼!!!”

吼声宛如最终的哀嚎,江宏浚眼中的神采逐渐减弱,这一剑不仅仅破了他的肉身,也同样捣碎了他的龙魂。

云之看着脚下的景象久久不能言语,这种程度的阵法已经宛如天灾,冲虚的实力已经不足以逆转乾坤改变些什么了,“我只有一个问题,江宏浚...灵风小院里面的那具尸体,到底是谁的?”

“嘿...龙爷才不告诉你...”

江宏浚死了,巨大的龙躯掉落在地面的烈火当中,很快就燃成了灰烬,云之久久不语,而南北收回长剑,似乎有感而发。

“我在山顶眺望州城

浓烟,火焰,尸血,残骸

这世间哪有什么美好

都是那山下人的自说自话

.

纷乱,父子相残

争欢,杀死骨肉

构陷是因这浮世虚名

欺诈也只为那二两银钱

.

归去吧!不如归去

这山下哪有什么清净

清风拂过了褪不去污浊

雨水洒下了浇不灭野望

.

归去吧!不如归去

大觉而大梦

云深处遮了眼

却再不见这吃人的河山”

南北踩着剑光向远方掠去,只剩这山火孤寂的烧着,烧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