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翊上纪 > 第二卷 沧海间
第八十章 相残为父子,骨肉可曾亲
作者:十方朔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20-07-05 22:41:56 全文阅读

爆炸声远远传出去,其余的掌门长老心中都掀起一阵阵涟漪。邢飞舟扭头望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那边...是苦海苦台两位大师吧。”

方才那一阵爆炸,让整个山体都感觉到了一丝震动,远远望去火焰,黑烟,空气中慢慢飘起了火药的焦糊味。

“火药...看来不能够大意,那边埋了火药,我这一边说不定也有...”邢飞舟提着长枪在树枝上疾走,“没有防备的话即便是上三品也不一定能在这种爆炸中活下来,希望两位大师没事...”

一边担忧着,脚下却没有减速,本来脚程不快的邢飞舟居然是第二个到达镇守关卡的。

依照司白卉所言,风无凭手中的布防图是假的,那邢飞舟就不会和预想的一样遇到刑念和刑狱两兄弟,但实则不然。等到邢飞舟站定,刑念和刑狱没有一句客套,直接就手持利刃向他杀来,丝毫没有一点和生父交谈一番的想法。

南北一直藏在嘉山之上的云层中观察着,刚才苦海苦台与司白卉交手时他就想出手阻止,但是被江宏浚以不干涉红尘的借口拦住,此时看着下面交战的三人他更是忍不住想要终止这一场无意义的杀戮。

“怎么,看不下去了?”江宏浚以云为床,侧躺着身子,“长乐,这是人间的江湖武林,是一场战争。”

双目灼灼的盯着南北,“你想要阻止是不是太过于天真了?”

“天真?”南北极力压制着自己躁动不堪的剑意,“或许吧,但是这样打下去的意义是什么?以杀止杀?”

“当初在集会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江宏浚换了个姿势,“当初你不是很看好那家伙的谋略吗,那个叫...风无凭的家伙。”

“此一时彼一时。”南北看着下方已经可以称之为战场的地方,“以道义而战,和在阴谋背叛中征战是不同的!”

“好好好,龙爷我不和你争这个。”江宏浚舔了舔嘴唇,“讲大道理我可说不过你,长乐,我们不妨换一个话题....你猜,为什么风无凭将有孕在身的司白卉替掉了魔教教主仇司空,但却没有换掉刑二兄弟呢?”

南北思索了一会,摇摇头,没有理清其中的关节,而江宏浚已经开始了大笑,“长乐,你是剑仙,是玄门正道,自幼熟读经意,看到的听到的都是美的,好的,你所了解的人间都是书中给你的人间,是凡人杜撰出来的红尘。而龙爷我不一样。”

看着南北静静听着,江宏浚接着讲道,“嘿,我倒是能理解风无凭的想法,比起什么魔教教主,恶首人屠,这家伙才是真真正正的恶棍...道理很简单,让普渡众生的大师去杀死孕女,让德高望重的父亲去杀死亲人...这种事情对一个恶人来说实在是太有趣了,比亲手杀人要有趣的太多太多。”

南北的眼神逐渐变得不可置信,“疯子...真是疯魔一般。江宏浚,听你所说之话,我已经渐渐开始改变主意,想要将你斩杀在此了!”

“想杀我,可以啊哈哈哈!龙爷让你杀,只不过遵从赌约,我们把这场戏看完如何?”

...

刑念刑狱二人嗜杀,这似乎不是后天的教育得来,反倒像是一种天然的习性。

这二人一奶同胞,但除了互相之间亲近,对外人却是少有热忱,包括他们的生父生母。

邢家乃是武林世家,在鲁国的地位一如分水赵家曾经在蚩国的地位一样,都是武林当中一顶一的领头人。邢飞舟号称沙江枪王,武功登峰造极,对于这二子的看法只有一样,要么武艺高绝,要么科举中的,亲不亲都无所谓。

这俩孩子自然是选择了学武,但是学武却成了邢家噩梦的开始。

四岁开始打煞身体,六岁的时候这两人就趁着家人不注意,砍死了院落中负责送饭的家丁。等到第三天,众人才在后院的石山下发现了那个家丁发臭的尸体。

刑念刑狱被一通训斥,但结果这件事还是被家族的长老压下,没人再提。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了十年,众人都要忘了这件事的时候,邢家小院的水井涌水,喷出了几十具尸体。

死相凄惨,甚至有不少都早已经化成了枯骨。邢家人就这样喝尸水喝了十年!

邢家身为正道,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自然是难以再压下了,家族祠堂一致决定将刑二兄弟就地正法,以正家规,但没人想到这俩小子在区区十六岁的时候就练就了一身本领,邢飞舟不在,诺大的邢家竟无一人拦得住两兄弟!

邢二兄弟叛逃了,判出家族,流浪江湖以后杀起人来更是毫无底线,堂堂正正的邢家枪法被这两人改成了《正破杀枪》和《反破杀枪》两本,靠着这路数奇诡的枪法混出了恶名,成了江湖上有名的杀手和人屠。

“锵锵锵!!”

几次交击,震荡激起碎石飞溅,到了此时三人已然是交手了几十个回合。正路的邢家枪法,邪路的正反破杀枪,孰强孰弱还不好说,但是比起全力施为的邢二兄弟,从头到尾只用八分劲的邢飞舟早已经是伤痕累累。

“你们...”邢飞舟内力鼓荡,霎时间方圆十米聚成一个内气圆环,将刑念刑狱困在其中,一点枪尖,一股凌厉的枪势汇集其上,这一击,会当凌绝顶!

招式含而不发,突然用出全力的邢飞舟打了二人一个措手不及,那个内气圆环称作“百汇合空圈”,除非内力高于邢飞舟三倍以上,否则根本无法从内打破。这一招配合着天下杀枪之最,邢家枪法破敌最强的“会当凌绝顶”,绝对是可以将圈内的二人一招打死的。

“为什么要选择站在这里。”邢飞舟枪指着刑念刑狱,“你们没有对我下杀手,但是此时站在这里的不只是一个父亲...念儿,狱儿,你们为何会走到今天?”

一直沉默的二人在这种情况下开口说话了,刑念提着枪,“走到今天?老匹夫,你是在对我说教吗?”

“说教?不。”邢飞舟摇了摇头,“事到如今,我不可能放过你们,我只是想听一听,你们最后的遗言。”

“呵..”刑狱开口笑了一声,“有意思,你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父亲?”

这一声父亲喊出,邢飞舟的手明显颤了一下,而这一次颤抖让刑狱笑得更加肆意,“呵呵,呵哈哈哈,你在迟疑,在犹豫,下不了杀手吗,是想要我们说些什么给你这个杀掉自己儿子的家伙最后一点慰藉?”

刑念接着刑狱的话,“老匹夫,你那套过时了,罪恶,背负,你的那套在当今的武林根本一文不值...你想要答案,我给你。”

刑念将枪插在地上,似乎知道自己已然没有了反抗的能力,“为什么站在这,为什么要杀你,很简单啊,因为...”

“你的脑袋...”

“值二百两金子...”

“因为我们是杀手啊...”

“接了悬赏就要杀人...”

“你也..”

“不过是猎物...”

刑念和刑狱一人一句,那一声声话语好像是在嘲讽着邢飞舟身为父亲的失职,“够了!!”

这也是邢飞舟的目的,这样的话语好像能够减少他杀死儿子的负罪感一般,眼神一凝,蓄势已久的一击悍然挥出,却在彻底释放的前一刻被迫停止,“怎么...会...”

哇的喷出一大口血,邢飞舟跪倒在地上,身前的百汇合空圈不攻自破,化作四散的火花消失在空气当中。

刑狱蹲在地上,看着已经浑身无力的邢飞舟,“你以为自己面对的是谁?普通的恶棍,人屠?你可得知道,邢家枪法我们已经研究了十年,什么会当凌绝顶啊,百汇合空圈,刚刚我们已经说过了,老匹夫,你那套过时了!”

“你真以为自己身上的伤口都无所谓吗?太差劲了吧,八品的实力却连自己体内的经脉快断掉了都发现不了...”

邢飞舟紧紧的盯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此时经脉尽断,所有的话都堵在嗓子里面,“逆...子....”

“什么逆子,明明是你先动的杀心,对吧。”刑念提起枪,对准了邢飞舟的脖子,“啧啧,两百两黄金,这就到...”

这句话没说完,一道横跨天际的庞大剑气自天上而来,滚滚十三里,径直的将整座嘉山斩开一个裂口!

这一道剑气将邢二兄弟与邢飞舟隔开,两拨人中间多了一道被人斩出来的天堑。

南北缓缓从空中飘落,森然的剑气冲天而起,将头顶的云彩全部击散,“你们...不当人子,而你,不配为父!”

江宏浚紧随着南北落下,“长乐,看来这场戏,你是不准备看完了。”

“我会斩了你,妖龙。”南北对江宏浚的称呼已然改变,“还有,这场无畏,无知,无理的争斗,都会由我来停止!”

“想法不错。”江宏浚鼓了鼓掌,“不过这场戏停不停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是吧,风无凭?”

江宏浚的话音未落,天边两道虹光飞速赶来,“南师兄,小心江宏浚,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阴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