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翊上纪 > 第二卷 沧海间
第七十九章 群雄降恶首,妖女乱人心
作者:十方朔  |  字数:3417  |  更新时间:2020-07-04 23:30:12 全文阅读

千机门的弟子起到的作用要远远超过其他各派的弟子,这嘉山之上布置的陷阱多不胜数,依照布防图破解起来也并不容易。

从最简单的绳套陷阱,滚石,弓弩,火油,毒瘴,到后面的连锁机关,各式各样数不胜数。

天机门弟子,布防图,这两样但凡缺少了一个,想要攻上十恶城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抛开一众弟子不谈,各派掌门长老各自则是如同刀锋一样向着山顶突进。上三品的高手,如果不打算交手,单凭着轻功就不是一些下三品,中三品的喽啰抵挡得住的。

而这一行飞速突进的十几人正是为了对付十恶首特意挑选出来的高手!

十恶首都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积恶已久的高手,这些人的武功套路即便是没正面交过手,在场的诸位也是知道些一二的。而为了应对十恶首,正道联军的这十几人依照着武功之间的克制关系兵分几路,寻着布防图上面标注的十恶首镇守的路线飞掠而去!

首当其冲的是镜氏三兄弟,这三人精通连击之术,而面对这三人,联军选出了四位曾经与他们交过手的武人与之交缠。

登楼派四楼楼主精通合纵之术,上一次与镜三兄弟交手落败后,特意创出一套合击阵法,专破镜氏兄弟的连击。此番应战,必斩镜三兄弟之头!

其他恶首,魔教教主仇司空擅长“幻魔疑心大法”,而去与之交战的正是佛门正宗,禅心坚定的古佛寺方丈苦海和戒律院住持苦台,二人的袈裟伏魔功正好能够镇压仇司空的幻魔!

恶首人屠黄飞笑擅长砍头,相传这人本是一个朝廷的侩子手,后来头砍的多了激发了杀性,又自悟了一套砍头刀法,嗜杀成性。而应对此人的正是铁掌门勾玉山。

勾玉山的铁掌已到了空手白刃,单掌成刀的境界,因其门下弟子曾被黄飞笑砍下头颅,丢到山门脚下,曾经参悟典籍,在铁掌的最后一式中添加了屠恶式的变化,专破砍头刀!

摘头魔女司白卉,这女魔头和黄飞笑有些相似,都喜欢摘人头颅。不过与黄飞笑不同的是,她用的是一套铁爪。这套铁爪乃是玄铁特制,从上而下握住头颅,握紧拳头,爪尖的利刃就会自然而然地割断脖子,将头颅兜在爪套当中。

对付她可就不需要什么专人,司白卉的武功只能说勉强进到上三品之内,狂云剑派掌门浮山自告奋勇,前往将其诛杀。

魔人兄弟刑念,刑狱,此二人实力颇高,但具是残忍嗜杀之人。二人不仅武功高强,更擅长医术,最喜欢在敌人身上砍出虽不致命,但疼痛异常的伤口。被这二人杀害的人,通常都犹如遭受一便凌迟一样!

这对兄弟残忍嗜杀,但是他们的出身却是正统的武林世家,正道魁首!这二人是沙江枪王邢飞舟的儿子,而前来对付二人的也正是他们的父亲,邢飞舟!

无面魔君不知魔,剥皮手栾乐人,这两人相对而言名头稍低,不知实力如何,为了保险起见,千机门主,风无凭二人联手准备以千钧之力直接将这二人斩杀!

...

“嘁,这帮崽子的实力还可以啊!”一个正道弟子和一个恶棍纠缠着,稍稍侧过身的一瞬间,千机门的弟子射出一道袖箭直接钉在了那恶棍的胳膊上。

“有毒??”

“嘿。”千机门弟子轻啐一声,“武林败类,哪需要和你们讲什么江湖道义!”

到了这时候,无论是正道还是十恶城,早就没有了江湖道义一说,既然已经打成这样,双方早就已经不死不休,更何况背后还有着推手的存在...

厮杀还在继续,这个时候脚程较快的苦海,苦台两位大师俨然是已经抵达了恶首所在的位置。外面喊杀震天,十恶首虽然没有下山一探究竟,但是却早已经在入城的必经之处做好了埋伏。

等到苦海苦台二人站定的时候,上面的楼台之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娇笑,“嘻嘻,果然来的是两位大师呢,只要在这杀了两位,你们的人会很苦恼吧?”

听到声音,苦海苦台二人面色一边,依照布防图来看,这时候两人面对着的应该是魔教教主仇司空才对,但听这声音却是一个女声。

“想什么呢,两位大师~”司白卉从楼台上一跃而下,落在二人对面,“怎么,看到小女子很惊讶?嘻嘻,你们不会真的以为那布防图是真的吧?”

“阿弥陀佛。”苦海双手合十,“女施主,无论布防图真假,你都不是我二人的对手,只要将你制服,老衲自有余力去帮助其他各派掌门。”

“你很有自信呢,大师。”司白卉双手的铁爪一错,瞬间磨出了几道火花,“但是很多东西不是自信就行的哦,面对我一个弱女子,你们下得去手吗?”

苦海用行动回复了他的话,一股纯正的纯阳内力自丹田提起,挥掌之间隐隐有花叶浮现,佛光伴随,正是古佛寺的佛门武功,千佛千叶掌!

苦台也随之而上,单手捻指,弹出一道道佛光劲气,古佛寺佛门秘技,七色拈花指!

司白卉本就实力不强,被这二人夹击很快就落了下风,但是口中还是吟吟带笑,“二位大师不进女色,却也能对小女子下得了狠手...”

伸手放在苦海的面前,“不过不知二位,对小女子腹中的孩子能不能下得去手呢?”

苦海的掌势瞬间一滞,手臂之上顷刻间就出现了五道抓痕。苦台连忙几道佛光劲气逼退司白卉,口中喝到,“师兄,勿要听信妖女之言!”

“不对...”苦海跳出战圈,“方才交手时就隐隐有所察觉,这女施主好像真的...有孕在身。”

“嘻嘻...”苦海退出来,但是司白卉却穷追不舍,一招一式之间愈发的狠毒,“那么,面对无辜的孩子,二位大师舍不舍得出手呢?”

“师兄!”

看着苦海明显的迟疑,苦台不再用七色拈花指,而是换用佛光金刚掌欺身而上,招架住那一双铁爪,“师兄,如今镇守的恶首调换,其他人不知道情况如何,说不定破局的关键就在我们这!”

“但是,孩子是无辜的。”苦海白眉垂下,脸色说不出的悲怮,“老衲...咳啊!”

一不留神,那铁爪的尖端已经刺入了苦海的肩膀,而苦台也不再留手,不只是招架,双掌携着威势打在了司白卉的肩颈上,将她远远的抛飞了出去。

“师弟!”苦海惊呼一声,身披的袈裟向前一抖,化作一股柔劲接住了还未落地的司白卉,而那司白卉则是顺势披上袈裟错步来到苦海面前。

“大师,可曾近过女色?”一边说着,一边游走在苦海和苦台之间,声音飘飘忽忽,竟然充斥着难以抵御的淫靡之声。

“这是...仇司空的幻魔疑心大法...”苦海神色骇然,“你怎么?!”

“我怎么会?”司白卉靠着轻功不断地变换着身形,就是不与二人正面交锋,为了速度,甚至连一对玄铁爪套都丢下了,“我们十恶城可不像你们这些老顽固,门户之见这种东西对我们来说可有可无...幻魔疑心,我想学,自然就学咯!”

看着苦海和苦台沉默不语,司白卉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个正在用佛家内力压制着我这功法的影响..但是真的能压的住吗,两位大师?”

司白卉的声音缠缠绵绵,如莺声细语,又如恶鬼魍魉,直直的从耳朵钻进脑海里,“更何况,佛说色即是空,那么不知色,如何知空呢~~来吧~大师,与其沉沦经典,不如和小女子缠绵一场~~”

这一声反倒是让苦海清醒过来,以内力吸住袈裟的一角,“女施主...你有孕在身怎么能出此言语!”一咬舌尖,让混沌的脑海变得清醒,“师弟,袈裟伏魔!!”

苦台也抵住魔音,“五蕴皆空,金刚怒目!”

苦海面露悲色,口中唱到,“吾法灭时譬如油灯,临欲灭时光更明盛,于是便灭。吾法灭时,亦如灯灭,自此之后,难可数说。”

两面袈裟如同灯光明灭,一时之间佛光普照,明而又灭,一如佛经之言。

浓厚的佛家内力让司白卉瞬间收到了功法的反噬,一口鲜血喷出,斑驳的血点染在了袈裟和僧衣之上,“佛曰不可杀生,今日老衲却是开了杀戒...”

“大师....咳啊!”司白卉躺倒在地上,幻魔疑心大法被破去,一时之间身心俱伤,再加上有孕在身,已然是命不多时了,“大师的禅定功夫真是了得..若真对上魔教教主,恐怕胜的要更加容易吧...”

“女施主还是少说些话为妙。”苦海双手合十,默念往生咒,许是在为她肚中的孩子悲哀。

“嘿嘿,苦海苦台,你们以为风无凭拿到假的布防图是意外吗?”司白卉咬着牙,血从嘴角不住的流下,“当然不是,风门主可是我们的人啊...”

“你!妖女休得胡说!”苦台双眼一瞪,但那神色之间却是带上了一丝疑虑。

“要不然,昨夜登山之人怎么会一个都没有回去?”司白卉盯着两人,苍白的面容上是逐渐疯癫的笑容,“有趣,太有趣了,你们现在脸上的表情,那种疑惑,不解,还有怀疑...真是让我这个小女子大开眼戒...”

苦海微合双目,转过身去,“师弟,我们去狂云剑派掌门那边,若他遇到魔教教主仇司空,恐怕不是对手!”

“不理会我了吗,不敢看我了吗,大师,你的禅定功夫好像也不怎么样....”司白卉的声音已经虚弱的有气无力,“嘻嘻,到了现在还在疑惑着,还想走吗?”

“一切自会有分晓,老衲相信风门主的人品!”

“相不相信也无所谓了,拖了这么久...”司白卉终于闭上眼睛,“这楼台下掩藏的火药也该炸了吧...”

一道火光冲天而起,湮灭了司白卉的尸体,也同样掩埋了两位古佛寺大师的身影。

轰隆隆,声音震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