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有一个太古神器开始 > 第一卷 武舟城沦陷
前言
作者:亡下七武海  |  字数:6294  |  更新时间:2020-05-03 14:24:48 全文阅读

苍穹之地,创世之始,灵力充沛,万物皆有灵。

  兽吸之可化妖,人如修之可为御灵师,如果要与灵气合一,就得觉醒灵脉了,吸收外界灵气进入灵脉化为自己修行,便是御灵师。

  每个人的灵脉各有不同,并决定了先天修炼的才能……

  “凡晨!醒醒!!”

  “吓!”

  温柔的声音,传入沉睡中的少年耳中,一下闭目的少年惊吓醒来。

  双眼睁得大大的他,嘴角边似乎还躺着一丝口水,放眼看去叫醒自己的那个人。

  一位巨大体魄的肥宅男站在身前,左手拿着面包,右手握着一瓶肥仔快乐水,脸上挂着疑惑的表情盯着他说道:“你怎么在这睡着了,还一脸爽歪歪的样子,不会是在做什么青春梦吧?”

  “老王!说什么呢!等等?……老王?你今天也来报到吗?”凡晨站起来,擦去嘴角边的口水,从刚刚梦中反应过来,面对王大哈的调侃似乎反应有点大。

  今天可是大学报到的日子,凡晨报到完不知不觉坐在草地就睡着了过去。

  而面前的王大哈则是他初中、高中六年的死党,富二代一名,凡晨是真正的土豪朋友,别看王大哈一脸呆目,他和凡晨可是很好的朋友。

  至于王大哈来大学报到,凡晨本来是惊讶的,因为他的成责还不到这分数线上,不过想了想他的背景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嗯,是啊!没想凡晨你也在这,你在那个班?我转过去!”王大哈虽然是凡晨的好机友,可是一遇见就直接问班级。

  “这……你说转就……?好吧!我在A5。”面对他这口气,凡晨也是惊了一下,说转班就转班,王大哈可为是真的有实力,不过有实力是他爸,而不是他。

  “好!”然而最开心的是王大哈,基实他也是被迫而来,被他父亲以身家财产传承迫他。

  正烦恼忧愁,没想到遇上了凡晨,可为是从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芒。

  在惊讶之中凡晨告诉了王大哈自己的班号,王大哈当然急不及待的直接拿出手机拨打电话,给爸打电话去了。

  凡晨一脸无奈的样子,身为孤儿的他,从小让爷爷收养,自从爷爷过世后,他就独自一人生活着。

  现有的生活费和学费都是爷爷留下来的,还有一笔赔偿款。

  初中时王大哈就帮了凡晨不少忙。

  回归到刚开始时的梦,应该不能说是梦,对于凡晨来说。

  一切起源都归于他高考结束后,凡晨在一个古代遗迹旅游景做暑假工时,向上山运送物资时,本想靠在护栏上休息下,谁知护栏松动,一下失足掉下了山崖。

  千米落差的悬崖就这样掉了下去,当时凡晨根本没任何挣扎的机会,脑里除了惊恐,什么都没有。

  哪还有像电视剧里的,还能冷静的去想些东西和回忆。

  好在崖下是观光湖,凡晨最后的记忆是自己拍打在湖水上,斯裂的巨痛让他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周边几台医疗器械为自己在运作。全身被包裹得像木乃伊,事后才知道自己95%全身骨折,能醒过来已经是奇迹,更奇迹是一个月他已经可以下床了,可为是惊动医学界。

  全身根骨回复如初,凡晨感觉到身体比之前还要好,这一奇迹倒是让景点公司松了一口气。

  他们负责支付了凡晨全部医疗费,还如此瞬速的带着合同和赔偿款来了。

  景点对他的医疗负责到此结束,以后有什么事与他们无关,只要凡晨同意签字,并赔偿十万。

  对于当时的他,正要这笔钱上高中,凡晨见自己已经没事了就同意了。

  回家后一切如常,还收到了市里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可当一切正常发展时,奇怪的事情就开始发生,昨晚睡着后,发现自己在另一个世界以另一个身份上醒来,像是一个很长长的梦。

  梦中是一个玄幻的世界,只出现在小说中的世界。

  让他完全无法理解的世界,凡晨清晰知道那并不是梦,哪一个世界的事情,在现实也出现了。

  肩膀上的符文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凡晨感受着微风拂过,并吹起了他的衣角,转眼看着手臂上红色符纹绕在其中奇异图纹,看着有点像某种兽形。

  整个红色的符纹,可不是纹身,绝不是。

  因为凡晨跟着另一世界的方法运用起力量,手中出现了红色的能量气流。

  一切一切,他可为是一脸疑惑无解,眼看打完电话的王大哈转身回头,凡晨赶紧收回力量气流,回复平静。

  “凡晨!OK了!”王大哈挺起大拇指走了过来,告诉凡晨调班事情弄好了。

  凡晨也不知说些什么好了,嘴边勾了一道冷笑,回应了一句:“你真的牛,老王!”

  王大哈毫无羞耻的大笑说道:“哈哈!低调低调!!”

  凡晨当场一脸无奈,看着王大哈,心里有种想打他一顿的冲动,好像一时忍住了,告别道:“好了,老王!今天就这样,我们明见?”

  “嗯!明天见!”王大哈挥着手的告别。

  看着夕阳红光,凡晨和王大哈告辞离开。

  从后门走离校园,一路上还有不少新生走进来,从外面买着生活用品回宿舍。

  学校后门连接着一条杂物街,正门就是大马路并没有什么商店,反而后门面倒是繁荣。

  吃店、物品店交接,一路上都是。

  当然美女也有不少的,青春校园生活就要开始了,凡晨倒是有些期待

  ………………………………………………….

  “你好!这地址怎么走?”

  “美女?你也是新生?”

  “嗯?”

  “去这干嘛?不如与我们去玩吧?”

  “你们是谁啊?”

  “问得好!这是我们东哥,从这云深学院高中部直升大学的,我们云深七大少的七少!只要你跟了他,保证没有人敢找你麻烦哦!”

  “HI!美女!”

  ……

  凡晨走过时,听到小巷里传来几声与时代不合的语言,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着几十年代混混的台词,不知是不是电影看多了。

  还云深七大少?不会是七个葫芦娃吧?

  凡晨走了进去看到三人,二男一女,两个一脸猥琐的青年拦住了一位女孩。

  凡晨关注的重点是,他们对面就是垃圾桶,瞬间感觉到他们口味很重,在这端点,坏人怎么都喜欢在垃圾桶旁。

  当重点移到女孩身上时,瞬间让她吸引住,一个二次元的美女出现在现实之中。

  穿着淡青色的衣裙,拉着一个小黄人模样的行李箱,可爱的脸蛋上,散发着成熟的气息。

  不过,问路似乎问错人了。

  听了哪两男的回应,女孩似乎也感觉到他们不怀好意,拉着行李箱想转身离开。

  可是肉入狼穴,那有这么容易离去。

  暗处的凡晨见情况不对,走了出去,运用着手上的力量。

  他想试下力量的真假,而真正目的是想英雄救美,在这美好的幻想吸引下,他走了出去。

  淡红色的气流围绕在凡晨周围,一个美好的故事将要开始……

  那两个流氓也正要伸手去拉女美,四人交接在一线之间。

  “轰!!”一声摔倒的声音!

  “……?”

  突然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感觉到一阵气流,凡晨还没出手,那两个流氓其中一个飞了出去。

  三分之一秒钟!流氓飞到了垃圾桶里。

  惊讶之中,女孩拉着行李箱已经走离,没有反应过来的只有凡晨和另一个流氓。

  凡晨先一步回复过来,马上也要离开,流氓惊恐的目光注视着凡晨。

  “啊!马大炮快过来拉我一下!”飞了几米摔得狗吃屎的汪孙东,痛苦的在垃圾桶里大叫着,让手下马达咆过来帮忙。

  “东哥?哦……来了!”马达咆过去帮忙把一身臭气扑鼻的汪孙东拉了出来,狼狈的他自己嗅到身上气味也忍吐了出来:“呕……!!马大炮……你刚才有没看清怎么回事?呕……!!”

  马大咆想起凡晨来,肯定的回应:“东……东哥!一定是……是刚才那个小子干的!”

  “给我找他出来!”汪孙东双手紧握,满满怒气不服的说道。

  凡晨不知不知觉间背了这个锅,他根本没出手,也不知谁干的。

  他也奇怪着,刚才就四人在,两流氓是一起的,不可能对他同伴出手,自己也没有,只剩下哪个女孩。

  凡晨肯定是女孩出的手,瞬间脸角边流下一滴冷汗,一个女孩居然这么利害,虚弱的外表下,实则是一头母老虎。

  不过,那两流氓只认定是凡晨干的,在现场分析下,除了凡晨有这个实力,并没有其他人了,更不会怀疑那个虚弱的女孩。

  背着黑锅的凡晨,去市场买了蔬菜和肉,回到了自己的家准备晚餐,这是他爷爷留下的一个公寓套间。

  他刚喝了一杯水冷静冷静,门呤响了起来。

  “咚咚……!”

  “谁呀?”

  “是你?”

  凡晨开门后,顿时愣了一下,因为门前的那个女孩,正是刚刚遇见的她。

  对于她为什么出现在这,凡晨第一反应是奇怪,跟着是疑问,他可以肯定不是因为自己颜值吸引过来的。

  而女孩倒是一脸淡定,一手拉着行李箱,另一只手上拿着地址和门号合对了一下,微微的点了点头,确定是这里。

  “你好!有什么事能帮到你的?”凡晨面对美女的投门而来,当然要客客气气的打招呼,虽然他知道这美女一定是找错地方了。

  “帮我拿行李箱。”不过她的回应,让凡晨愣住了,那句拿行李箱的话一直在他脑里反复的响起。

  “……什……么?”在凡晨愣住时,女孩倒是一脸不在意的走了进去。

  凡晨马上清醒过来,拉着她的行李箱进去拦住她,虽然希望和她做朋友,但也太快了。

  孤男寡女的,她又来历不明,要是骗子就吃大亏了,或者她说自己对她做了什么,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凡晨此刻倒怕是这样。

  所为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送上门的更有鬼。于是凡晨才拦住了她,问道:“小姐姐,你是不是走错屋了?这是我家喔!”

  “没错!是这里!柳磊爷爷的家没错吧?”女孩淡淡回应。

  “你是谁?怎么认识柳磊爷爷的?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凡晨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眼前的女孩居然知道自己爷爷的名字。

  女孩冷淡的望了一眼他,无视的回应道:“你管我怎么认识柳磊爷爷的,我们什么关系?重要的是房产证在我这,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凡晨越问,知道的事情越不能接受,看着这房产证,心中一惊,嘴边默默念着:“怎么会?……柳云舒?”

  这间公寓的房产证居然在眼前的女孩手上,上面的名字也是她,柳云舒!

  当时凡晨就奇怪过,爷爷去世前来了一群从没见过的人,似乎和爷爷很亲切。

  最后他爷爷什么也没交代,只留下了一些钱,后事也是一群从没见过的人来帮忙处理好。

  凡晨当时本想除理好爷爷的后事在问清楚,可是他应该是太累了,不知不觉中晕睡过去,醒来时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房子里。

  至于房产证,凡晨也找过,有一次街道办要住户补充房子信息和房产证复印件,可让他找完了整间房子也没找到。

  凡晨打算去街道办说明情况,结果房子信息和房产证复印件已经提交了。

  当场他就很奇怪,本要查看,得到的回复则是他们也已经上交,这事也就不了了知了。

  而现在房产证和这女孩的出现,凡晨的疑问就更多了。

  柳云舒这美女对这倒是没有显示出一点陌生,直接就坐到了大厅沙发上。

  凡晨把房产证还给了她,坐在一旁,脑里正一百七十度分析着情况。

  现在可为是无家可归,这房子已经不是他的了。

  “我要搬出去吗?我还是想知道你和爷爷是什么关系。”凡晨低沉的接受现实,面对房子真正的主人,他问了一下自己要不要搬走,但是他还是想知道柳磊爷爷和她的关系,毕竟他们是一个姓的。

  可柳云舒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下关系,而对凡晨的去留,她倒是一脸思考着的表情,说道:“嗯!我想想……!爷爷是我们家族的长辈,至于你……。”

  三房一厅一厕一厨房还带阳台的房子,倒是很合适情侣居住,可惜他们并不是。

  “那我收拾东西离开。”凡晨低沉的站起准备去收拾东西。

  “……等等!……我又没说赶你走,你怎么说也是爷爷收养回来的,我可以让你住在这,不过……?”柳云舒一下拦住他,沉思了一下问道:“你会煮饭抄菜吗?”

  “当然!”凡晨呆木的点了点头。

  “那行!你在这住,但以后一日三餐和家务都交给你了。”柳云舒可为快速答应,问道:“可以不?”

  “……可以。可……小姐姐?啊……?平时不在学校吃?”凡晨以为要被赶离,没想到意外来得太突然,不但不用离开,还能和美女共处一室。

  虽然有种做下人的感觉,什么活都要自己做,不过凡晨相信日久生情这句话。现在是下人,总有一天会做回主人的。

  “当然在,我是说不在学校用餐时。”柳云舒又冷淡的回应一句,打开电视专注在上面又突然说道:“还有,以后在家里可以叫我云舒。”

  “嗯!我叫凡晨,以后多多关照。”凡晨开心的去把她的行李搬到了原本空出的房间去说道:“小姐姐,我去帮你把行李放到这间房,这本是空房,褥子那些都在衣柜里。”

  “去吧!”柳云舒偷偷看了一眼他,嘴角边倒露出了一道笑意,可这道笑意似乎隐藏着很多秘密。

  突然出现的女孩,居然有力量可以把一个青年扔出几米远,还带着凡晨一直找不到的房产证,这一切倒像是设计好的。

  “呵呵!云……舒!你的行李箱,我放进去了。”面对她的注视凡晨倒是没留意到,放好行李后,倒是冲忙的走回了自己的房子里。

  “嗯!谢谢!什么时候弄晚餐?我有点饿了。”柳云舒真是赶了的一天路,肚子已经在打鼓了,问道。

  可凡晨似乎有什么急事,让她先去冰箱拿点牛奶充饥,说道:“冰箱里有牛奶,我放点东西回房,马上煮。”

  进到房里,看到凡晨房间墙上粘着的东西才知道怎么回事。

  “仓老师!波多老师……各位老师!对不起!可不能让云舒看见你们。”凡晨一边斯掉墙上的画,一边自言自语着,满满的一墙各位老师画像。

  并且打开从拼夕夕买回来的二手电脑,心如刀割的把哪1T文件删除了,切低清空不留下一点痕迹,返还回到一台清洁的电脑。

  凡晨欲哭无泪的沉静了一下,随后深深呼吸过后,努力的为自己打气,等追到云舒一切都值得。

  收拾好东西后,凡晨走了出去,打开灯光,便去准备弄晚餐,柳云舒已经不在大厅里,他见到房子里,被灯光扔射出闪动的影子,知道柳云舒在房里收拾着。

  转头看着阳台外伴随着黑暗的最后夕阳红光,一会后便走进厨房忙碌去了。

  好在,他今晚买了条鱼,虽然不是很大,但冰箱还有鸡蛋,加上青菜,应该也是够了。

  轻车熟路的凡晨,煮下饭后,倒是很快就弄了起来,清蒸鱼、蒸水蛋、一道青菜,虽然没什么技术在里面,但也有累积的厨艺经验在里面的。

  以前多得柳磊爷爷的教导,懂事以后厨房都是凡晨在忙碌了,这也是他为了报答养育之恩的一种感谢。

  夕阳失去了最后的光芒,天空完全被黑夜包裹,城市的夜生活也从这开始。

  繁华的都市,五光十色的街道,从没被夜幕拦住。

  静静的房子,直到凡晨弄好晚餐,端好饭菜放到餐桌上,见柳云舒还出来,便去叫她:“可以吃饭了。”

  啪啪!!

  礼貌的拍了一下门,见她弄好了床铺,劳累的坐在床边休息着,直到凡晨叫她,听到吃饭可为是精神百倍的走了出来,说道:“嗯!马上来,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

  面对三菜的家常便饭,柳云舒一点都不感觉到陌生,就坐在凡晨对面吃了起来,感叹道:“好吃!不错!有柳磊爷爷手艺的味道。”

  “……你小心鱼刺,这吃法!对了?你吃过柳磊爷爷煮的饭菜?”凡晨看到狼吞虎咽的她,顿是一愣,心想并不是自己的菜多好吃,而是柳云舒真的是饿了。

  “嗯!以前吃过几次。”柳云舒吃着饭的点点头。

  听到柳云舒说起柳磊爷爷,凡晨看着她沉默了下来,自己从小被柳磊爷爷收养,记忆中并没有见过她。

  而且柳磊爷爷并没有一次离开家很久没回来的,凡晨看着眼前的柳云舒就是一个迷团。

  自从柳磊爷爷去世后,一直孤独的凡晨,现在倒是感觉到了一丝温暖的光芒。

  就在他发呆之际,柳云舒可为是与别的女孩不同,不受减肥之苦,足足吃了两大碗饭。

  反而凡晨失算了,他只吃了一碗饭,不过看到柳云舒吃饱喝足的样子,他也挺满足的。

  饭后收拾的工作,凡晨是没办逃掉,为了有家可归答应下的条约,先收拾好放到了水盘里,把算休息下在清洗。

  正走回客厅休息时,凡晨倒是看到了另一奇景,不相信的呆目住了。

  凡晨没想到柳云舒这丫头也有稚气的时候。

  电视剧上放着的不是欧爸、小鲜肉这些,反而是在看少儿动漫《熊出没》。

  饭后休息之际,凡晨也坐到一旁,对着柳云舒他也不知说什么,也只有静静的跟着看电视了。

  一天之内自己的地位可为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更烦恼还不是这,而是手臂上的符咒。

  这事情他可不敢说出来,免得被拉去做实验。

  休息过后,凡晨见柳云舒没动静,先去洗漱了,洗漱完就回房间去了。

  而柳云舒还在哪看电视,一点也没留意凡晨一眼,对着陌生的地方丝毫不慌,倒像是比凡晨还熟悉。

  星星点点入人心,静静夜空烦丝不停。

  坐在窗边等到头发干后,便想早点睡去,明天可是开学之初,但是他烦恼着。

  而这静夜下,则有一处淡淡之声。

  “父亲!已按计划接近目标,目标灵脉已觉醒,我会继续观察。”

  “嗯!你自己要小心!现在太古遗迹挖掘已经进入到最后时刻,…………我这出了点事先这样。”

  伴随着的声音:

  “报告!发现一玉棺!”

  “活了!活了!……!”

  那边似乎很混乱,似乎发生了什么。

  这背后暗藏的阴谋,对于沉思着的凡晨可是一点也听不到,他现在满是昨晚梦中的记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